湖南詐騙大案七年未了
 
湖南詐騙大案七年未了
作者: 任何、王沁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2-10-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湖南長沙中天行非法集資案,曾是全國五大集資詐騙案之一,案發至今已七年,該案因受到省市領導人支持,至今眾多受害人的賠償一無著落,維權上訴屢受打壓。可見大陸弊案的官商背景何其複雜。


●「中天行」案受害人聚集於長沙市
賀龍體育廣場,向政府表達訴求。

原長沙市中天行房車俱樂部有限公司(簡稱「中天行」)非法集資案,是湖南省涉案金額最大、涉及人員最多、經濟損失最嚴重、影響最惡劣的涉眾型經濟案件。它曾經是二○○七年七月《人民日報》央視一台新聞聯播報導的全國五大集資詐騙案之一。「中天行」於二○○四年一月註冊,四月開業。九月已向四百六十人集資一千六百萬元。○五年九月被查封時,已向七千六百人集資一億六千七百萬元,會員近五千人,遍及黨、政、工、農、商、學、醫、新聞等各行各業,主要是離退休老年人,包括高工、教授、院士、及海外華人等。還有不少下崗工人、工齡買斷者和貧苦百姓。被騙金額兩萬、十萬、數十萬元不等。長沙市人民政府有關部門對於此案採取「一拖、二壓、三抓人」的辦法竟拖延近七年,至今沒有了結。違反常理和法規。

政府大力支持的民企突然被查封

早在二○○四年八月,長沙市工商局向市政府匯報了 「中天行」涉嫌從事非法集資。國家工商總局認定「中天行」涉嫌集資詐騙。九月長沙市公安局將「中天行」立案偵察。但其後一年多內,當局不僅未向社會公眾發出警示,居然還繼續為中天行在各地頒發執照,擴充集資業務,並對其授牌嘉獎,省內多家媒體也為其大造聲勢,還舉辦系列活動,長沙市領導出面為其捧場。稱「中天行」有法律上合格的營業權力和能力。

省工商局於二○○五年一月還為「中天行」註冊了「信昱擔保有限公司」,對會員的投資作虛假擔保。同年八月「中天行」獲授「最受尊敬的非公有制企業」榮譽證書,省市領導出席授獎儀式。在各種榮譽的光環下,中天行「非法集資」迅速蔓延,投資人數及涉案金額急劇增長。投資人出於對政府的信任,將一生省吃儉用的錢投入之例,不勝枚舉。

二○○五年九月十三日「中天行」突然被市公安局查封。○六年六月十九日新華社對此案發出標題為《「重合同守信用」光環下的詐騙》的新聞稿,也有媒體轉載。八月,長沙中院對高大慶等四人分別判處無期徒刑和有期徒刑,並處罰金。但時至今日,長沙市政府對為「中天行」非法集資鳴鑼開道而誤導民眾的失職瀆職部門卻沒有任何追究。

長沙「中天行」是合法註冊登記,以從事房車旅遊業為主的民營企業。其法人代表高大慶等以房車租賃為名吸收公眾存款。根據國務院頒佈的《非法金額機構和非法金融業務活動取締辦法》,「中天行」屬於非法金融業務活動。應該按照規定負責清理清退其債權債務。

公司被摧毀,投資人血本無歸

當時長沙市政府卻混淆政策界限,錯誤地將「中天行」公司作為非法金融機構予以查封、取締和摧毀,並非法成立所謂「長沙市中天行公司資產保全和處置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保全辦」)負責清理清退其債權債務。

這個中天行資產「保全辦」沒有會員代表參與,並未代表投資人的合法權益真正保全剩餘資產。當初查封時,長沙市公安局沒有履行財產登記和監督手續,各個現場一片狼藉,如同被洗劫,原始帳目蕩然無存;後來多次財產拍賣,都是虛設拍賣現場,眾多警察壓陣,完全是走過場,財產被大大縮水。

查封後,中天行投資的建廠被停工,設備、場地被荒廢;剩餘資產的帳目,投資人毫無知情權和監督權。在○五年「九一三」被查封前,中天行運營正常,每月都按時向投資人返還本息,資金鏈也未斷裂。公司對投資人有合約公證,依法負有賠償責任。可是政府對「中天行」採取突擊查封、取締和摧毀的行動後,投資人的損失追討無門,得不到賠償,血本無歸。據說當時凍結資金為四千零四十六萬,一億二千萬資金不知去向。

許多老人眼見自己的血汗錢返還渺茫,焦慮過度,精神崩潰。已有吳其祥、甘德元、李光玉、朱子成、何振林⋯⋯等老人憂憤去世;李玉泉老人投河自盡;有的憂慮成疾而發腦溢血致殘(吳錦生夫婦,張潤華等);退休教師胡迪雲自殺(未遂);還有許多家庭因此劫難而引發家庭暴力、夫妻離婚⋯⋯事發迄今已七年,受害人不斷向政府申訴,都如石沉大海。


●作者王沁之漫畫。

公眾利益巨大損失政府熟視無睹

湖南省高院在對中天行高大慶等的刑事裁定書中指明,此案(集資詐騙罪)係高大慶等人的個人犯罪,並非機構犯罪。

查封前,「中天行」在郴州東江湖房車島旅遊工程,在長沙縣、常德市等地五個工程和聯營專案正在施工和運作之中,因公司被查封和取締,這些專案都無一倖免地工程下馬,專案作廢,汽車設備和各種材料殘損變質,資財遭受巨大破壞和損失。有的建設項目原可繼續進行,發揮其社會和經濟效益。如郴州東江湖松林島的房車營地和旅遊工程(占地近三百畝,已投入資金四千五百多萬元),原定○五年九月底即可完工開業,但下馬後荒涼至今。可見「保全辦」罔顧中天行的資產,造成重大經濟損失,且無人過問!

幾年來,「中天行」被查封的受害者,維權上訪,卻遭到長沙市當局以高壓手段,進行跟蹤監視、電話監聽,動輒帶人到公安部門問訊,甚至拖人上車,押至遠郊再放人。二○○六年二月廣大受害人申請遊行,當局不批准,還將首位簽名者拘留達半個月之久。二○○七年四月又將十八位受害老人從上訪途中押上汽車,軟禁達九個多小時。

當局還壓制受害人發聲。公開地無端指責「中天行」受害人是為了貪圖高額回報才受騙上當(稱中天行用百分之三十六的高額年回報率引誘群眾。其實,投資合約書訂明是百分之八到十);市司法局還威脅支持「中天行」會員進行維權活動的律師,「要發現一個處理一個」。十位受害人代表向長沙市中院提起訴訟,請求對有關職能部門行政亂作為造成公眾損失進行法律追究,被無理拒絕立案。

至今,政府對所有這些違法行為,仍然沒有清查和糾正,還受害群眾以公道。

案情不白帳務不清政府不負責任

關於「中天行」案釀成的真相和責任,當時市政府最高領導人究竟是如何決策和指揮的?前屆個別領導人如何一手遮天,以權代法、違法執法的?至今諱莫如深。

七年來,不論酷暑和嚴冬,每週一上午都有受害群眾聚集於長沙市賀龍體育廣場,溝通資訊,期盼「保全辦」公佈清理清退「中天行」債權債務的結果,挽回自己的經濟損失。可是最近,市政府某官員在與受害人代表對話會上放言:該案的剩餘資產已「時過境遷」,要大家養好身體,帶好孫子,安度晚年。看來市政府對此案不打算透明、公正、合理地解決,想就此草草收場。受害群眾近七年的上訪,數百萬字的申訴書將無果而終。這是廣大受害人決不能接受的!

政府部門聲稱是人民的公務員,對人民群眾竟如此不負責任,釀成「中天行」案的真相還沒有查清,剩餘資產帳務也未公佈,竟想就此草草了結,豈非咄咄怪事!

後記:最近(七月十三日)長沙晚報登出了「中天行」資產「保全辦」關於剩餘資產拍賣的公告(包括拍賣幾輛鏽跡斑斑的房車)。既然市政府某官員所說該案已「時過境遷」,那麼荒廢擱置多年的殘破房車還能賣幾個錢!以前多次財產拍賣完全是走過場,如今查封七年,將這些殘餘的資產拿來拍賣,豈不是一件荒唐奇事嗎?人們等得鬍鬚發白了,事情還沒有個著落,有關部門是工作效率太低還是另有隱情?須知我國抗日戰爭也只有八年啊!

(本文涉及詳情,可與下列受害人代表聯繫查實:
任何、楊連生、文釗、劉惠玲、吳正康、王沁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