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插手鎮壓匈牙利起義
 
毛插手鎮壓匈牙利起義
作者: 申 淵

批毛文選

更新於︰2012-10-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今年十月二十三日是匈牙利起義五十六周年紀念日。匈牙利英勇的抗暴鬥爭揭開二十世紀反共產奴役的序幕。也是引發中國反右運動的導火線,對中國政治發展影響深遠,包括毛的屠殺政策到八九年六四鎮壓。近年中共資料揭露毛澤東曾直接插手鎮壓匈牙利革命,本文對此有詳細報導。


●1955年赫魯曉夫(前左)主持蘇南關係和解,和米高揚(左1)
赴南斯拉夫與鐵托(白色裝)會談,右為鐵托夫人約婉卡。場面肅穆。
赫魯曉夫和鐵托是對匈牙利反共起義有重大影響的人物。

      中國納吉:廣西環江書記王定

「中國納吉」是指原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環江毛南族自治縣縣委書記王定(1923-2000),他因反對人民公社、主張並實行「包產到戶」,在一九五七年被劃為極右分子兼地方主義分子。在一九六一年摘帽後反擊右傾翻案風中又第二次戴上右派帽子。當年的中共廣西省委書記劉建勳給王定戴上的最可怕一頂大帽子便是「廣西納吉」。

二○○○年王定逝世後,廣西人民為了悼念這位黨內民主派,在他家鄉距桂林市東北一百幾十公里的全州兩河鄉上宅村修建了一座別開生面的墳墓,墓碑兩旁赫然寫著:

       反黨反社會主義右派分子王定 不屈不撓爭民主

這付對聯充分表達王定的特殊身份和後人對他的敬仰。橫批引用劉建勳的惡謚「廣西納吉」,如今成為對王定崇高的頌揚。

墓碑中間是他長子王新軍撰的墓誌銘。讚揚父親王定(廖基豪):

為人誠實正派,勇敢堅強,寬厚善良;做官勤政愛民,兩袖清風,一塵不染。他的高風亮節,深受人們敬仰。他的一生是光輝的一生。

王定有子女七人,長女為前妻蔣繼璘所生。一九四七年夫妻兩人雙雙棄家參加全州、灌陽武裝起義,投奔共產革命上山打遊擊。懷著第二胎的妻子被俘遇害,腹中胎兒被民團團長剖腹取出泡酒吃掉了。續弦葉葵先在王定離世後,與子女一起把王定的著作和他人的評論共五萬餘字,刻在六十多塊板石上,嵌貼在故居的牆壁,供人瞻仰。

一九五八年王定被武裝押解到柳江縣新興勞教農場開荒隊,該地有三百多名區、縣級極右分子兼地方主義分子。因主張包產到戶而打為黨內右派分子的至少還有浙江省永嘉縣委書記李雲河。王定是極右分子,同時還「兼任」地方主義分子。「地下黨」和「地方主義」都是毛、鄧在反右補課時清理的黨內民主派的重點。僅廣東、雲南和廣西三省就清洗了黨內地方主義右派分子三萬多人。

中共環江縣委被迫改組,四個正副書記,三個劃為右派,除王定外,副書記車丙寅和陳朝群亦為地方主義右派分子;農村部正副部長劃為中右分子;全縣八個區中有四個區委書記劃為右派分子。全縣幹部中有九十七人打成右派分子,六十六人中右分子。更多幹部被扣上地方主義分子帽子,遣返農村管制勞動。

環江縣反右運動引起「反右派—大躍進—大饑荒」多米諾骨牌效應,全縣人口不足十七萬,餓死五萬多,占全縣人口三分之一。王定知道後痛哭三天。一九六一年王定摘掉帽子、解除勞動教養。因不服處理,先後八次向中共廣西省委、四次向中央組織部申訴,在反擊右傾翻案風中,重新二次戴帽。

一九七九年王定改正右派,恢復黨籍,復出擔任農校校長、統戰部宗教處長。他長期搜集整理環江縣餓死五萬多人的大慘案,為受株連的幹部翻案,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納吉:匈牙利黨內改革家,1956年出任總理,
事件後被親蘇政府處決。1955 和孫女在一起。

      斯大林整肅南共領袖鐵托和匈共領導人納吉

納吉.伊姆雷(Nagy Imre,1896-1958)墓位於布達佩斯東郊新公墓的「1956年遇難者墓區」中間。碑石上面寫著「伊姆雷.納吉,匈牙利人的總理,一九五六年」。沒有裝飾,沒有雕像,甚至沒有生卒年月。簡樸無華。

赫魯曉夫在回憶錄中指出,一九五八年六月匈牙利政府「按照蘇聯人意志,處決了納吉」。但墓碑上為什麼寫著一九五六年呢?

二戰結束後,匈牙利實行反法西斯政黨聯合政府,共產黨在議會和政府中都不佔優勢。一九四七年冷戰開始,斯大林召集東歐各僕從國開會,突然成立「共產黨情報局」,不允許東歐各國實行「人民民主制度」,統一實行一黨專政,受到南共、波共和捷共的質疑。

斯大林首先拿南斯拉夫鐵托(狄托1892-1980)開刀,指責為「民族主義」,開除出共產黨情報局。在東歐各國一直存在著「本土派」與親蘇的「蘇聯派」之間的爭鬥。

匈牙利共產運動有其獨特性,社會民主黨比共產黨歷史更長、威望更高。匈共本土派領袖拉依柯在「匈牙利民族獨立陣線」中任總書記。並在聯合政府中擔任外交部長。在共產黨情報局成立後,斯大林對東歐各國本土派大清洗中,拉依柯被誣陷為叛徒、間諜,勾結南斯拉夫武裝奪權,慘遭處決。隨即匈共半數中央委員被撤換,拉依柯案株連二十萬人,上百萬人成為監控對象,冤案遍地。

匈共政治局委員、國民議會議長、內務部長納吉與主政的匈共總書記拉科西一樣出身「蘇聯派」。納吉參加過蘇聯紅軍,長期在布哈林領導下工作,深受布哈林思想影響。在大清洗中指他犯有「布哈林傾向錯誤」,被免除政治局委員和中央書記處書記職務。一九五三年斯大林逝世,人稱「匈牙利斯大林」的拉科西下台。赫魯曉夫任命納吉為總理。

      赫魯曉夫秘密報告與匈牙利十月起義

納吉在一九五三年六月剛一上台,便提出「六月政策」,進行大刀闊斧改革,解散七百二十九個農業合作社,震動了蘇東陣營。可惜好景不長,一九五五年蘇聯馬林科夫失勢,納吉也被開除出黨,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但在他身邊集結了一大批他的擁護者。

一九五六年蘇共二十大赫魯曉夫所作的《個人崇拜及其後果》秘密報告在東歐各黨引起巨大震盪。六月是納吉「六月政策」出台三周年紀念,裴多菲俱樂部徹夜集會紀念,數萬聽眾高呼「納吉-伊姆雷!」、「納吉回來!」、「我們要納吉!」 同時提出為拉依柯平反,隨後有三十萬人為拉依柯和其他冤魂舉行國葬。十月納吉恢復黨藉,重新出任總理。納吉成為匈牙利人的精神領袖和改革符號。

邱吉爾說,一九五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是「拉開鐵幕」的日子。在這一天匈牙利人民舉行了導致共產陣營崩潰的全民起義,數十萬布達佩斯人舉行反蘇反共示威,推倒斯大林塑像,翌日,蘇軍兩個師開入首都和市民武裝衝突。新政府在鬥爭中成立,與蘇方停火談判撤軍。但蘇共突然改變態度,十一月四日,應匈共「請求」和毛澤東敦促,以十七個師的兵力進入匈牙利。一舉鎮壓整個起義。一百多輛坦克開進布達佩斯開始血腥大屠殺。

自十月二十三日至十一月四日整整十三天,在九百五十萬人口的匈牙利,有七千八百人喪生,一萬二千人受傷,二千多人判處死刑,二萬多人長期徒刑;二十多萬人經奧地利逃往西方,四萬七千人流亡美國加拿大。幾百名起義領導人遭處決。納吉和他的十五名支持者躲進南斯拉夫使館政治避難,兩年後他被迫從羅馬尼亞誘騙回來,與國防部長等四人處以絞刑。納吉臨刑前高呼:「獨立的社會主義匈牙利萬歲!」

一九八九年,納吉和同案犯獲徹底平反,六月十六日三十萬人為其舉行國葬,匈牙利進入民主轉型年代。從拉依柯平反國葬到納吉平反國葬,兩者之間相隔了三十三年。

二○○六年美國國務卿賴斯在匈牙利大使綰紀念匈牙利起義五十周年的儀式和酒會上說:「懷著對自由的熱愛,匈牙利愛國者忍無可忍,奮起抗擊不可一世的蘇維埃帝國。他們衝進監獄,釋放政治犯。奪回本國的廣播電臺,他們設想新匈牙利的未來。他們和他們的同胞要求自由決定自己的未來,不要受外來壓迫,也不用擔心秘密員警半夜敲門。」


●匈牙利事件是一場反共反蘇的全民起義,武力反抗
蘇軍鎮壓。布達佩斯交火後,死在街頭的蘇聯士兵。

      毛澤東出爾反爾,力主蘇軍鎮壓

在匈牙利事變中,毛澤東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他顢頇攪屎,翻覆無常,一會兒要求蘇聯撤兵,一會兒又敦促蘇聯武裝干涉。一九五六年因赫魯曉夫秘密報告引起東歐政局動盪,赫魯曉夫召集各僕從黨開會,劉少奇率中共代表團蒞會。會上他秉承毛澤東旨意,建議蘇軍繼續駐留波、匈,防止反革命復辟,雙方達成共識。但狡詐多變的毛迅即改變主意,又令劉少奇告訴赫魯曉夫,蘇聯應從其他社會主義國家撤軍,讓他們自主獨立,並建議蘇方發表公開聲明不干涉他國內政。

毛澤東同時在中南海菊香書屋臥室半夜穿著睡衣緊急約見蘇聯大使尤金,神情嚴肅地警告尤金:「我們的政治局才剛開過會⋯⋯我們一致認為,蘇聯武裝干涉波蘭是違反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原則的。中共中央堅決反對蘇共中央這樣做,希望你們懸崖勒馬。如果你們竟然不顧我們的勸告,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中共中央和中國政府將公開譴責你們。就是這幾句話,請你立即打電話告訴赫魯曉夫同志。情況緊急,時間無多,談話就此結束,請你趕緊立辦。」(吳冷西《憶毛主席—我親身經歷的若干重大歷史事件片斷》)尤金滿頭大汗,「達」、「達」連聲(俄文:是),迅速退下。蘇共政治局經過劇烈爭論,又接受了毛澤東意見,發表了不干涉他國內政的公開聲明。

可是在蘇共聲明後不久,毛澤東再度出爾反爾,令劉少奇鄧小平緊急會晤蘇共領導,聲稱要保衛匈牙利社會主義政權,蘇軍應立即返回布達佩斯。於是蘇軍十七個師悍然再次入侵布達佩斯,醞成震驚世界的匈牙利事變,納吉等近萬人被殺。毛之所以先主張撤兵,和平解決分歧,實際上是反對蘇聯「大國沙文主義」;後又力主鎮壓,則與他錯誤估計形勢,生怕事變會瓦解共產陣營,亦與他多疑善變的個性有關。然而不論他出什麼主意,都顯示斯大林死後他要充當國際共運領袖的狼子野心。

周恩來在匈牙利事變中的作用亦招人非議。中共八屆二中全會剛開完,周恩來出訪亞歐十一國。起初無意訪問匈牙利。到了莫斯科赫魯曉夫建議他去匈牙利,做些安撫工作,周欣然接受,卡達爾專程到莫斯科迎接。一月十六日周飛赴布達佩斯,蘇軍派幾輛坦克在他下榻的賓館旁保護。下午出席匈共組織的群眾大會,他在講話中說:「帝國主義者和他們指使下的匈牙利國內外反革命分子⋯⋯利用人民正當的不滿情緒,發動了武裝暴亂,企圖摧毀匈牙利人民的社會主義制度,企圖恢復資本主義和法西斯的恐怖統治。」

劉賓雁在《迷霧重重的中共八十年》中說:「可以斷言,中共領導集團和中共反動派造下的罪孽,遠遠超出今天已知的最大限度。它們是逃不過總清算和大審判的。審判席上還將有外國人在場。因為毛澤東一夥手上不僅染著中國人的血。一九五六年,蘇軍第一次進入布達佩斯後,曾一度撤出。是在毛澤東派出中共特使劉少奇赴莫斯科力促之下,蘇聯才再次出兵,對匈牙利人民起義血腥鎮壓的。」

       匈牙利事件導致中國反右引蛇出洞

面對變幻莫測的國際風雲,毛澤東憂心忡忡,認為東歐發生騷亂出現反革命復辟,關鍵是階級鬥爭沒有搞好,沒有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分清敵我是非。

在匈牙利事變中,毛澤東力主鎮壓,以為最好等反革命多暴露一些,人民看得更清楚的時候再動手一網打盡。原來毛澤東引蛇出洞的陽謀策略早已在反右前形成,而且這把陽謀快刀先砍在匈牙利頭上。而不像衛道士所說是右派反黨言論逼迫老毛操刀反右的。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中旬後,匈牙利事變是毛澤東談論得最多的一個話題,他認為匈牙利等國反革命殺得太少,還有那麼多反革命沒有搞掉,結果一有風吹草動,還會出來興風作浪。他一再用階級鬥爭方法分析波匈形勢,並聯想到中共內部鬥爭。幾次三番問周圍,出了匈牙利事件怎麼辦?出了納吉怎麼辦?其實他早已捉摸好應對之策了。他在中共八屆二中全會上甚至講到「裡通外國」,認為有人「背著黨中央向外國人通情報」,高崗就是其中之一。他警告說:「我們的高級幹部、中級幹部中,還有個別的人(不多)裡通外國」。

毛澤東有目的有計劃地逐步實施引蛇出洞的陽謀,從社會層面的大鳴大放著手,首先整知識份子和民主人士。然後通過反右補課轉向黨內,由表及裡,由下而上,其最終目的是清黨,清洗睡在身邊的納吉、黨內民主派和階級異已分子。毛認為他們才是自己最危險的敵人。他身前怕人奪權,身後怕人鞭屍。

       兩起中國「小匈牙利事件」冤案

在中共官定的五十五萬二千七百八十八名右派分子中,中共黨內右派分子幾達一半,其中不少人像王定一樣被冠以「中國納吉」的帽子。毛澤東在各地爪牙人為地製造數起「小匈牙利事件」,用以蒙蔽和煽動群眾。最典型的有兩起,湖北漢陽和福建仙遊。

一九五七年四月,湖北漢陽第一中學幾百學生因不滿升學和畢業前景而向縣教育局遊行請願。黨員副校長王建國為了息事寧人,趕往縣府交涉,要求釋放被扣學生。這樣一場無政治目的的中學生鬧事,中共縣委層層匯報,誇大事實,上綱上線,最後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小匈牙利事件」。王建國(時年三十二歲)和其他二名教師被槍斃,十名教師學生判刑兩至十五年,三名教師定為壞分子,勞動教養三名,十一名教師和十九名縣府幹部紀律處分,三十三名學生開除學藉、團藉、勒令退學。造成轟動一時的「小匈牙利事件」大冤案。

福建仙遊位於晉江地區,一九二七年便建黨成立紅色政權。紅軍北上後許多人堅持在當地鬥爭。中共掌權後南下的「延安派」排擠打擊「地下黨」。鳴放中積怨暴發,時有衝突,與社會矛盾結合一起。中共晉江地委將其打為「小匈牙利事件」,大抓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和地方主義分子。僅在縣委機關就揪出一百三十四人,農村、學校、工礦企業,反革命和右派帽子滿天飛。毛澤東在中央工作會議上聳人聽聞地指出,福建和浙江發生的「小匈牙利事件」是中國爆發匈牙利事件的前兆,與會同志千萬不可掉以輕心。

匈牙利事變對中國影響深遠,是一九五七年反右運動的導火線。中國的情況與匈牙利何其相似:匈牙利有一九五六年的人民起義,中國有一九八九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匈牙利有民族英雄拉柯依、納吉,中國有體制民主派胡耀邦、趙紫陽;匈牙利有裴多菲俱樂部,毛澤東在文革中把所有文藝團體都打成裴多菲俱樂部;匈牙利起義是被蘇軍坦克輾碎的,中國六四被中國自己的坦克輾碎;匈牙利人在一九八九年說:「要變革就無法繞開一九五六年事件和納吉問題」,中國人現在也喊出口號:「中國民主化必須平反六四、五七」;有了一九五六年匈牙利起義,才有一九八九年民主轉型;匈牙利一九八九年的民主轉型,不就是今天中國變革的前景嗎!

二○一二年九月二十日(鳴謝:本文圖片來源:Erich Lessing 《匈牙利革命》)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