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楚歌中的十八大
 
四面楚歌中的十八大
作者: 易 岩

專題

更新於︰2012-10-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假如沒有王立軍私自進去美領館,這樁殺人案不就這樣天衣無縫地了結了?這豈不是劉少奇死後被草草收屍、家法殺人的重演?

「劇終」,或許是十八大不得不面對的一句結束語,通俗地說,就是它「快完了」,「該完了」。有明顯的跡象表明,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各方面,中共實在難以維持下去了:政治是一黨權力主導下的無法無天;經濟,是一黨權力主導下的壟斷交易、掠奪和土地及資源強買強賣;文化,是一黨權力主導下的謊言統治和洗腦術;社會,陷入備受權力政治、權力經濟、權力文化入侵和傷害下的毫無法治的混亂和無序。這四個方面,是中共治國面臨的「四面楚歌」,這一看法可在王立軍、薄熙來案件後看得更為清楚。

中共四代六王,四面楚歌

中共一九四九年建政以來,自毛澤東起,已經換了六個「王」(毛、華、胡、趙、江、胡),算是六代黨的王朝,可中共自身的歷史卻貶低自己為四代:「毛鄧江胡」。毛是貪戀權力的獨夫,對外賣國求榮,對內無法無天;鄧是挾天子令諸侯,雖然不敢自稱為王(未曾出任總書記、國家主席),但卻從不按牌理出牌,實用主義治國,將中共領入死胡同;江是身著演出服的「二道販子」,從蘇聯學來的獨裁戲,折騰中國十六年,至今意猶未盡;胡算是最縮頭的維持帝,維持中共第四代「九個皇帝」表面上的風光,實則努力並試圖掩蓋其中的內鬥和分裂。或許,他的時候趕上了,能為中共送終——如果真是他,這四個人總算湊成一桌牌,不出牌是輸,出牌也是輸,中共的牌運總是改不了前面那「四面楚歌」,免不了成為共產運動中最後最大的一個「楚霸王」。

十八大開與不開,這樣開或那樣開,已經不重要了,重慶名義上「唱紅打黑」實則十足涉黑的公安局長王立軍已經提前為公眾揭開了令人震驚的內幕一角:外面看黨似乎無限風光,實際看黨內則滿了罪惡。王立軍和薄熙來突發案件,雖然至今真相並沒有被完全揭開,但有趣的總是先謠言,再被證實,所謂謠言都是真實發生,真相隨之一步步被揭露。

先是中紀委在遼寧查王立軍的案子(中紀委是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或放棄這個爪牙卸磨殺驢,或丟車保帥,或不能自保,隨後就有王立軍叛逃到美領館的一幕,隨之牽出最大的案件——薄熙來妻子殺人案,薄熙來將來若被判刑也會與此案有關。此先,他們是主子和奴才的親密關係,後來因為壓力而變成「狗咬狗」的關係。

家法殺人,六十年沒有改變

二○一二年一月二十九日,薄熙來得知妻子殺人案有意外動靜,認為重慶警方紙裡包不住火,或認為是王立軍為求自保而逼宮,遂動怒,毫不留情地朝王立軍臉上打了一記響亮的耳光,這響聲仿佛林彪的「五七一工程紀要」給毛澤東臉上打了一記耳光一樣突然,使人們看到中共內部最不堪入目的一幕,原來領導人可以這樣隨意動用家法殺人,無情使用這些家奴。當年,毛澤東殺劉少奇,鄧小平重判「四人幫」和廢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重判陳希同,和如今薄熙來妻子殺人,能說薄熙來不知情不參與其中嗎?家法就是家法,什麼法律也不敵家法,六十多年來無進步,沒有一天被普世的文明之光照耀著。

重慶事件顯明,中共的歷史軌跡一目了然,它已經通往一個只有終點站的死路上,不會再有什麼多長的餘生了。這次突發事件,使原本有望在十八大換屆後升任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或總理、總書記的薄熙來,突然亮相在一樁殺人案件的現場邊,這是多麼不堪的一幕,其中多少罪惡的曝光,不能不說這預示著中共這個邪惡政權,仿佛西邊的殘陽快要落山了。歷史的岔路口,總有一些人站在那裡,充當罪惡失敗者的角色。

謀殺犯參與人之一或知情與包庇人的薄熙來,他的這一記耳光,不早不晚,導致謀殺犯參與人(中止或退出)及知情與包庇人王立軍意外出走美國駐成都領館,從真正造謠的「休假式治療」到真實的逃命,繼而叛逃美國領館,中間的驚心動魄誰人知?九月十九日新華社公佈了王立軍案件始末,非常邪惡地用了這樣一個標題《在法律的天平上》,雖然沒說出全部的真相,但其中不難看出困獸一般的薄熙來、王立軍在薄谷開來去年十一月十三日夜毒死英國商人伍德事前、事發時刻、事後,他們都有知情和參與,或稱為同謀犯,不過因王立軍意外出走撕開了這樁謀殺案的罪惡的口子——中共內鬥和分裂的大戲還在後頭排隊呢。

王立軍做了一件超級正確的事

一個人的生命被非法剝奪,就這樣輕而易舉地被塗抹過去——假如沒有二○一二年二月六日王立軍突然私自進去美領館約三十六個小時,這樁殺人案件就這樣天衣無縫地了結了,這豈不是劉少奇死後被草草收屍、家法殺人的重演?不能不說要謝一下王立軍,他在錯誤的時刻做了一件超級正確的事情,製造了使真相得以揭露的機會。

不過,這一過程令人恐懼,足以讓人得出這樣的結論:權力一家獨大,一人說了算,若是他到了政治局委員或省、市委書記或公安局局長級別,如果他的家人或他們自己要謀殺人,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甚至換句話說,他們想殺誰,就可以殺掉誰,所謂公安局局長,不過是領導人的家奴、劊子手,用完最後還可以犧牲掉——卸磨殺驢。

所以說,類似王立軍這樣的家奴的命運更不堪,不是殺人後被殺,就是殺人後亡命天涯,最後逃不脫就會被追殺。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對王立軍實施所謂「休假式治療」的意圖,不難看出背後是讓家奴王立軍消失,幸虧王立軍跑得快,不然就是伍德的下場——被死亡,被自殺。之後,他們以為事不關己,以天下人為傻子,他們可以動用權力隨時把黑洗成白,把白抹成黑。

王立軍、薄熙來一案,顯示出以穩定為名的依法治國的「特色」:叛逃是「休假式治療」,活人可以變成死人,律師可以隨時被抓,不但得罪薄熙來、王立軍的人要抓,他們看不上或視為「眼中釘」的任何人都可以抓、判,甚至處死。比如重慶打黑律師李莊被抓,因為得罪了薄熙來的「唱紅打黑」,出了他的醜。

陷入政經文化社會包圍中的末日

即使沒有得罪任何高官的維權律師高智晟(或許他得罪了依法治國)也照樣被抓,二○○六年十二月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如今仍在新疆戈壁灘深處監獄服刑,他何罪之有?他不過是不服中共罪惡統治的良心犯罷了。

還有山東維權人士陳光誠被判刑四年三個月。一個盲人,不過是維權而已——真正的踐行依法治國,卻被指控故意破壞財產和聚眾擾亂交通罪成立,服刑四年三個月之後仍然被軟禁在自己家中,年初意外逃出進入北京城,尋得機會進入美國駐華大使館,如今到達美國避難。還有文人劉曉波,不過是行使公民正當權力,卻被判刑十一年,如今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卻仍然被關押在獄中⋯⋯如此「黨天下,家天下」,如此罪惡統治,真是罄竹難書。

胡錦濤、溫家寶治理中國十年,所謂「穩定第一」的依法治國,就是沒有人權、沒有法治的所謂依法治國。如果說一九四九年之後的中共治國史囊括一下,用一句話描述,就是:黨領導一切,加強黨領導一切。就是黨天下,家天下。其餘什麼依法治國,什麼人大政協,什麼統一戰線,什麼和諧社會和三個代表,什麼鄧小平理論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都是擺設,都是形式主義,都是空話廢話,毫無價值。這六十多年的民脂民膏,都被黨使用暴力一一收取了,如果說這些財產本屬於民有民治民享,那麼這個對黨內黨外一律實行家法的黨就是竊國大盜,竊取了這些本來屬於全民的財富,最終導致中共陷入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四面楚歌」包圍之中。

如今看,兩千多年前的楚霸王死於四面楚歌,而兩千多年後的「楚霸王」,一樣沒有鹹魚翻身的機會,共產黨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的規律顯示,眼下就只剩下死路一條了,或許「劇終」之時就是這段時間了。樂觀說,這段時間是這幾年;悲觀說會在十年八年之內吧。人算不如天算,或許,王立軍、薄熙來事件就是引爆這一時刻的「導火索」,大戲還在後面——儘管十八大的會期至今遲遲未公佈,不妨耐心期待吧。

(大陸記者來稿)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