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北幫能否啟動中共改革?
 
陝北幫能否啟動中共改革?
作者: 凌 鋒

專題

更新於︰2012-10-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從中共黨內權力鬥爭歷史看出,出身陝北的一派高幹,從劉志丹高崗到習仲勳胡耀邦一直受到毛鄧主流派的殘酷打擊。習近平應感謝王立軍挨了薄熙來一巴掌,否則不知命運如何。


●習近平與父親。習仲勳曾是中共西北局的領導,彭德
懷的政委,國務院秘書長。與胡耀邦關係密切。
 

打破常規,「儲君」習近平沒有奉行「老二哲學」低調行事,九月以來鋒頭遠超現任老大胡錦濤。這個端倪其實在八月,由栗戰書接任胡錦濤第一大管家令計劃出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就開始了。習近平敢於如此,當然與他的家世、背景,乃至經歷、現在的人脈有關。

說起習近平,我在二十六年前還與他見過面。那是一九八六年十二月,我是香港大學經濟系主任張五常教授的助理研究員,我們接受福建省在香港窗口公司華閩公司的邀請,到福建考察。在項南的領導下,那時福建是改革開放先進地區之一,但是也有許多爭議,除了假藥事件,就是「走資」與溫州領先全國,那時「姓社」還是「姓資」還在纏鬥。

一九八六冬在廈門會見習近平

對此行,我在一九八七年二月號的《解放》雜誌(《開放》的前身)寫了一篇「故鄉三點行」,我祖籍廈門,所以寫「故鄉」;「三點」指的是廈門、泉州、福州。但是因為我的敏感身分,不想給以後的研究工作造成困擾,所以當作是個人的出遊觀察,隱瞞了三件與政治有關的事件:

一是在福州拜訪了因為敢言而從北京被「下放」到福建出任福建省社會科學院院長的李洪林;一是在福州東湖賓館吃早餐時見到從上海到福州「避寒」的著名作家白樺,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以後他多次來香港,我們都有交往,我還帶他參觀香港反共堡壘調景嶺。

第三件就是我們在廈門時,當時身為廈門市副市長的習近平在鼓浪嶼見了我們。我當然很熟悉他的背景,知道他是習仲勳的兒子,只是當時他的講話沒有特別聳動之處,也沒有高幹子弟誇誇其談、目中無人的「魅力」,所以對他沒深刻的印象。當時柯雲路所著的《新星》拍成電視劇,主角李向南炙手可熱,我也沒有

把他與李向南連在一起。如今這位「新星」攀上頂峰,可是快接近事實了。

只是習近平的從政過程,以往都沒有像李向南那樣多姿多彩,除了這次神隱兩個星期。也許,以往的平凡、低調,才能造就今天,問題是本來性格上的低調,還是有意韜光養晦的權謀。除非特大意外,否則習近平將成為未來中國的「最高」,已是不爭的事實,即使胡錦濤連任兩年軍委主席,也改變不了,因為習近平在軍內的人脈與哥們,胡錦濤沒法與他相比。也因此,人們關心他會如何施政,也就是內外政策,有的現在已經顯露出來了。

習近平胡德平的太子黨會晤

就在習近平開始神隱的時候,外媒從三位現任與退休的官員那裡,得知習近平見過胡耀邦的長子胡德平,表示了他不是薄熙來的盟友,對薄熙來會按照黨紀國法來處理;第二是表達進行政治改革的決心。這裡包含了許多值得玩味的信息。人們往往把太子黨當作一個整體,其實他們還是分左中右。

薄熙來是極左的代表,以復辟文革與毛澤東路線為目的,他們在軍內、黨內有一定實力;胡德平是右的代表,在中國就是自由主義的代表;這批人沒有政治野心,也比較清廉,因此在黨內、軍內及經濟領域沒有什麼實力,胡德平僅僅是政協常委;因為他們思想比較開放,以往做統戰的比較多。習近平這一批屬於中間派,或中間偏左,或中間偏右。他固然不會同意薄熙來的極端行為,但是他在左派中,尤其是軍隊少壯派裡,也有一些支持薄熙來的哥們,如何處理與他們的關係,來穩定自己的地位,也是對他的考驗。

對薄熙來如何處理,就看他能否秉公辦事,擺脫太子黨的「血緣」關係。在合肥對谷開來的審訊,人治斧鑿太深,那就是胡錦濤把它定位刑事與個案處理,與薄家完全不搭界;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事後還趕到合肥表揚當地的司法部門,更是欲蓋彌彰。在成都對王立軍的審理,雖然執筆時尚未判決,但是從新華社的報導,至少把「重慶市委主要負責人」的薄熙來沒有點名的牽進去了,王立軍說出的許多事實,也與原先傳聞符合,尤其因為王立軍匯報谷開來謀殺英國商人海伍德事件時,薄熙來摑了王立軍一巴掌,就點出薄熙來對谷開來殺人的包庇,因此薄熙來要脫罪是很難的了。這是否就是習近平向胡德平保證的體現?


●胡耀邦與胡德平(左)。胡下台曾被薄一波猛整。習胡後代合作推政改其來有自。

從炎黃春秋觀察太子黨動向

而人們更關心的是習近平對未來改革的意願,因為事關中國前途。為何習近平向胡德平談這些?因為胡德平是現在體制內中國改革派領袖,而他們的父輩胡耀邦與習仲勳可說是經得起考驗的莫逆之交。由於中共嚴密的新聞管制,現在要看中國改革派的活動,重要的窗口是《炎黃春秋》這本雜誌,我從中也尋覓太子黨中哪些人是支持改革的。不是我把希望都放在太子黨身上,而是中國目前的政治現實,太子黨掌控政治、經濟、軍事領域,他們內部如果不出現鬆動,改革就幾乎不可能。而他們講話也比較安全,可以說些出格的話。中國人奴性太強,不是順民就是暴民,因此如果太子黨內的改革派能啟動中國的改革,阻力就會少一些,避免中國出現大動亂而黎民遭殃。但是我從來也沒有因此就忽視改革的艱辛,或者對他們抱以很大的期望。

《炎黃春秋》今年一月號報導過「中國改革論壇會議綜述」,二月舉辦新春聯誼會,四月還舉辦政治體制改革座談會。根據我所知道的出現的太子黨名單中,有胡德平、胡德華兄弟、馬文瑞女兒馬曉力、陶鑄女兒陶斯亮、葉劍英女兒葉向真、陸定一兒子陸德、羅瑞卿女兒羅點點,甚至還有以劉少奇兒子劉源為首的太子黨軍師、炮製「新民主主義」綱領的張木生等人。

據說這些太子黨中發言最激烈的是馬曉力,她是中央統戰部原四局副局長,是馬文瑞的女兒。馬文瑞是中共陝北幫重要成員中被毛澤東逐一整肅後受衝擊相對較少的一員。原因大概是在文革前擔任十二年無足輕重的勞動部長,沒有涉入權力核心。當然文革期間也被整肅,但是還是逃脫大難,文革後出任陝西省委書記與全國政協副主席,二○○四年以九十二高齡壽終正寢。

陝北幫習仲勳被整肅五十週年

但是反觀其他陝北幫要員,一九三五年十月毛澤東進入陝北,創立陝北根據地的是劉志丹與高崗。劉在次年春天就被派去「東征抗日」,實際上在山西就與閻錫山部隊交火,劉志丹離奇死亡,後來有許多傳說,張戎所著《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有詳細記載。劉死後,毛大力提拔高崗,一九四九年後還榮任國家副主席,但是一九五四年就在中共權鬥中自殺身亡。前幾年在香港出版的《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崗在北京》,由高的秘書揭露了許多內幕,把鄧小平、陳雲的嘴臉都寫出來了。故中共黨內許多冤案都被平反,唯有高崗案沒有動。

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毛澤東大整國防部長彭德懷,彭德懷曾經是西北野戰軍(後改稱第一野戰軍)司令員,習仲勳是政委,習雖然也有壓力,但是還沒有被牽累。但是一九六二年的北戴河會議,時任國務院秘書長的習仲勳被整肅,罪名是「習仲勳反黨集團」與「西北反黨集團」。原因是劉志丹弟媳婦劉建彤出版《劉志丹》一書,被指是為高崗翻案,而後台就是習仲勳。

所謂「西北」,主要就是陝西,因為西安就是大西北的首府,當年的「陝甘寧邊區」也是從陝北根據地發展出來的。今年正是這個「反黨集團」五十週年,未知習近平有何感慨?

陝北幫的賈拓夫,於一九三三年到中央蘇區,是參加長征的唯一陝北籍幹部,也是他向毛澤東介紹劉志丹、高崗創造陝北根據地的情況,使毛下決心把長西征的流竄隊伍帶到陝北。毛澤東稱他為「陝北才子」。中共建國後,賈擔任過計委與經委副主任、輕工業部部長。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他與彭德懷同一個西北小組,也批評冒進與浮誇,遂成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雖然一九六二年七千人大會後平反,但是立即在同年,被打成「習賈劉反黨集團」。一九六七年,死於北京西郊一個小樹林裡,死因不詳,但身上有傷痕。

胡耀邦彭德懷彭真都屬陝西幫

陝西幫另一實權派是閻紅彥上將,當年他與劉志丹、高崗共同創造陝北根據地,文革前擔任雲南省委書記,文革風暴一來,自然難逃一劫,一九六七年一月自殺身亡,文革小組副組長陳伯達指責他是「大西北主義」。可見,這些人的被迫害,都與地域「陝北」或「西北」有關,而他們是原籍陝北者。

一九六四年,胡耀邦出任陝西省委書記,再兼任西北局第三書記、第二書記。長征後到達陝北的胡耀邦,與陝北有真正的感情,以後出任總書記,多次提及陝甘寧老根據地的貧困,因為大多數中共領導人進城後都忘本,但他還記得要為老區脫貧。相信他對陝北幫的不幸遭遇很有感觸,所以中共十二大後,習仲勳進入中央書記處,彼此很好合作。

可以說,胡耀邦是廣義上的陝北幫。正如彭德懷雖然也是湖南人,但是在陝北領導過「保衛延安」的戰爭,後來又是西北野戰軍司令,也算是廣義上的陝北幫,尤其他的悲慘命運也與陝北幫一樣。

從一些資料來看,對陝北幫同情的還有彭真,他對賈拓夫曾經伸出援手,把他留在北京;胡耀邦住院時彭真也去看他,說「讓我進去吧,哪怕看一眼。」但被醫生拒於門外。中共八大後,彭真號稱副總書記,總書記鄧小平明顯與他有心結。毛澤東後來起用鄧小平,就是不用彭真,因為彭真是白區黨,而鄧小平曾經與毛一起在江西中央蘇區挨整過。薄熙來在打黑的

李莊官司中,也與李莊後台的彭真兒子鬧翻。這些恩恩怨怨,似乎都有一些蛛絲馬跡。

元老與薄一波整胡耀邦至死

一九八七年一月胡耀邦被整下台,薄熙來父親薄一波是主要打手。根據一九八九年七月在香港出版,由重要知情人「旁旁」所著的《胡耀邦之死》一書,沒有點名的指責胡耀邦好友中,有一位政治局委員在會上揭發他,但是胡耀邦記不住是否講過那些話;還有一位好友部長在他下台被鄧小平找去談話後,假裝關心探望他,刺探反應。此人一出門就到另一位「中央巨頭」家裡,把胡耀邦的憤慨予以稟告,沒有料到巨頭強迫這個部長在政治局生活會上當面揭發胡耀邦的不滿,暴露了此人面目。

作者說:「革命是殺人或被殺。革命就是不認親爹娘。領導算什麼?朋友算什麼?連妻子都可以典當出去,又有什麼不可以獻給親愛的黨?」我不曉得哪一位中共領導人把妻子典當出去,只是知道鄧小平在江西蘇區挨整時,老婆金維映就嫁給整他的李維漢。曾經擔任毛澤東秘書的李銳在延安整風時被整,他的老婆就被鄧力群(胡耀邦擔任總書記時,鄧力群號稱是地下總書記)拐了去,這或者也是共產共妻的另一種形式?

在這種情況下,習仲勳是唯一為胡耀邦仗義執言者,不但是友情的可貴,也是人性的可貴。但是在中共這個絞肉機裡,高官的人性幾乎被黨性吞噬。習仲勳因為受刺激太深,後來出了精神問題,掛了人大副委員長的名,長期在深圳養病。

薄熙來一巴掌救了習近平

現在人們同情習近平,對習近平抱以期望,就是希望他還有習仲勳的人性基因。而習近平與胡德平的「兩平」會晤,也是陝北幫與廣義陝北幫的會晤,能否從中共歷史上他們的不幸遭遇,聯想到廣大中國老百姓的不幸,從而衍生一些改革的動力?

其實,如果不是薄熙來賞了王立軍一個耳光,導致薄熙來事件曝光,揭出薄熙來要倒習近平的陰謀活動,習近平也可能像習仲勳或胡耀邦一樣,甚至如同劉少奇那樣,成為絞肉機裡的另一位犧牲者。一巴掌救了習近平,習近平要感謝王立軍,更應該感受到改革的必要。尤其還有廣大受苦受難的黎民。

然而中國的改革談何容易?體制的改革包含對內與對外。即使十八大前作出了微小的改革姿態,然而從最近釣魚台事件的發展,中共一副軍國主義的面孔,不惜煽動暴民打砸搶燒,與文革,乃至百年前的義和團又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

不過,大概也是太子黨,因為其「自來紅」身分,比較敢於大刀闊斧做些事情。以北京大膽起用「港英餘孽」曾蔭權出任特首來說,如果不是主管港澳事務的,是當時的太子黨頭領曾慶紅,胡錦濤恐怕不敢做這種決定。但也是曾慶紅,為了家族(尤其是他的兒子)的利益,就別想他會改革了。未來的習近平,有魄力並且犯險來突破利益集團的阻撓嗎?

(凌鋒:中共黨史專家、專欄作家)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