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可能判處死刑
 
薄熙來可能判處死刑
作者: 姜維平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2-10-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薄熙來這樁最複雜最具爆炸性的貪腐殺人案件,已由中紀委調查結案,等候先黨內後黨外處理審判。薄不僅身敗名裂,且難逃一死。


●資深記者姜維平出於對薄熙來的第一手深入了解,堅信
惡人劣績必將受到黨紀國法嚴厲懲辦。他(右)在東北
文匯報任上和薄(左)多次接觸。中為上司劉永碧。

早在二○一○年,筆者就在一篇文章中預測薄熙來晚年將在監禁中渡過,像年輕時在秦城蹲了五年多大牢一樣,他一生中的兩頭在監,這怨不得別人,應從自己身上找原因。

當共青團派的勢力如日中天之時,他的狂妄自大和無法無天,都授人以柄。不要以為谷開來殺人是遭到政敵圈套的算計,也不要認為王立軍夜奔美領館是偶然的突發事件,薄熙來的徇私枉法在大連演練了十多年。二○○七年之後,隨著其父保護傘的倒掉,他沒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最後只有被王局這塊「口香糖」絆倒而身敗名裂,現在他面臨的是:嚴重的刑罰:死刑。死緩、立即執行都有可能。

中紀委完成薄案貪腐枉法調查

大連新聞界消息人士說,中紀委在大連的專案組分設兩個辦公地點,一個在大連棒槌島賓館,一個在周水子國際機場附近,九月二十三日已全部完成了對薄貪腐和枉法案的調查。參與工作的沒有本地人,都是中紀委從全國各地抽調來的精兵強將,以防大連地方勢力的遮掩。由於薄谷做案時間長,手段狡猾,情節惡劣,涉案金額巨大,且牽扯美英日等國家,破案難度空前。辦案人員稱,這是中紀委辦理的最複雜,最具爆炸性的貪腐殺人案件。六月二十六日至三十日,曾借世界反腐大會展示的全球網路,追查薄谷藏在世界各地的不義之財,金額已經過億,這只是尚未徹查的保守數字,薄熙來是中共建政以來最大的貪官之一。

據悉,中紀委副書記馬馼在九月六日至八日,於瀋陽聽取了有關薄案的匯報;賀國強於八月三十日至九月十二日,這段時間沒出來,也是在研究這一案件。他仔細審批了全部的證據材料,並將摘要呈送胡錦濤親自過目。他指示要尊重事實,不枉不縱,依法處理,給人民一個負責任的交代。這些材料將依黨紀國法走程式,先黨內後黨外,先上後下,先易後難,「雙開」在十七屆七中全會決定,而判刑在十八大之後進行。也就是說,這是一次伴隨中共權力交接的審判,但胡溫習李統一了思想,薄熙來罪大惡極,不能軟著陸,也不能讓他有機會翻案。因為只有依法懲處才能挽救四面楚歌的中共政權,為了維護一黨執政,中南海高層已決定拋棄薄熙來。

據透露,谷開來殺人判死緩與其歸案後積極檢舉揭發薄熙來有關,內容有多項,一是他授意谷開來誘殺了英商海伍德;二是他下令王立軍等警員包庇遮掩和毀屍滅跡;三,他直接參與了谷開來的索賄斂財和轉移資產。按照事實,薄有這樣幾條罪行:殺人罪,受賄罪,職務侵佔罪,徇私枉法罪,濫用職權罪,如果數罪並罰,難逃一死。

薄授意將海伍德「給我往死裡整」

現在的問題是,判死是緩期還是立即執行,目前中共高層意見不一,消息人士說,胡主張死緩,留他一條命;溫則主張處死,不留後患,最終結果要看中共高層的一系列會議的投票情況,在強人已去,集體領導的今天,該案依然充滿變數。但不論怎麼變,薄熙來的政治生命已經死亡。

世界第一部權威的有關薄熙來事件的新聞紀錄片將在十一月十五日播出,其導演愛德華在九月二十三日於多倫多對我說,薄下令殺英商海伍德的直接原因,不是他給瓜瓜的電郵,而是他向美國媒體透露了法拉利豪華房車的事。另一消息人士說,谷向薄講述了原兒子保姆兼英文老師海伍德與其反目為仇的危險性:他九十年代初進入薄家私人領域,並代理海外資產,如果洩露真相,將阻斷薄熙來的仕途,薄說,「給我往死裡整」,於是,薄瓜瓜和谷開來先假裝和解,把重慶江北聯合國供應基地專案腰折的責任推到溫家寶身上,並承諾給英商以經濟賠償,引海伍德上鉤,後谷以色相誘,約其在酒店對飲尋歡,還使海伍德裸身倒在衛生間,最終由張曉軍協助,殺人滅口。

但薄熙來被「雙規」以來矢口否認事先知情,他知道承認預謀殺人的嚴重後果。谷開來殺人認罪後,因有王立軍,郭維國等多人佐證,薄不得不承認徇私枉法的罪行。對貪腐的事實,薄也認同,但金額上與谷開來的坦白交代差距較大,既便如此,他涉案金額已多達一個億。如果由官方公佈將引起民憤,知情者說,如何把薄谷案件與政治制度切割,即不影響黨的形象,在判了他之後,不要引起對其他高官的聯想,是目前的難題,更重要的是,薄熙來下令殺人是一比一的證據,由其妻提供,似乎不足,對中央政治局委員這個級別,「一比一」顯然不夠,即便疑罪為無,他的貪腐數額及情節足以判其死刑。

大連薄黨紛起交代薄的經濟問題

另據悉。吳文康,車克民,徐明,富彥斌等涉案人員歸案後都揭發和交代了薄谷的經濟問題。其中最積極的是原大連國安局黨委書記車克民,他八十年代中期就成了薄熙來的家奴。為了效忠他而不惜離婚,知情者說,他和薄一起找小姐,互不避諱,可見私交密切,但不料薄被抓後,他第一個檢舉揭發,痛哭流涕,並交代了其在金州,開發區,大連等地有數千萬房產的貪腐罪證。他還根據薄的旨意抓捕了成百上千的政敵和批評人士,犯下了徇私枉法和濫用職權的罪行。

大連消息來源說,車克民進去後,國安局的馬仔王富選,鄭義強,彭東輝,藺剛等都惶惶不可終日,還有五百多名與薄關係密切的企業老闆受到約談,發現了很多犯罪線索,這些人將在十八大之後進一步查處,王健林擔心受牽連,已將民企與美企捆在一起,但為時已晚,如果二○○九年他聽從我的善意勸告不去重慶,與薄保持距離可能會好些。

目前,中共高層的形勢十分詭異,江澤民露面看戲,李嵐清貴州參演節目表演等,顯示了他們想穩住江系人馬的意向,因為薄的垮台使江系成鳥獸散;而習近平去農大巡視,不去北大和清華,似在顯示不偏不倚,以靜治動;胡溫聯手上「遼寧號」航母高調亮相,則顯示胸有成竹,大權在握。

九月二十七日,官方公佈的《死緩限制減刑刑期不能少於二十五年》,為薄谷案擬定了前程,也許薄熙來與谷開來一樣判處死緩,但別想以保外就醫為由逍遙法外。回顧二○○七年以後重慶「唱紅打黑」的聳人聽聞的故事,就會知道,有多少人因為他的徇私枉法而夜不能眠。薄熙來的罪行如果只是判死,而不能促使中共變革政治制度,就又一次失去了民主轉型的良機,未來五年不排除底層民變,社會動盪的可能性,有人借薄屍而還魂就不是危言聳聽。記住「黑打」警察的一句話:這裡是「渣滓洞」,但沒有「江姐」。我但願「渣滓洞」和「江姐」都永遠從中國消失。

二○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