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派是幕後黑手
 
周永康派是幕後黑手
作者: 蘇仁彥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2-10-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九月十五日開始的大規模反日狂潮,遭到中國知識界和網民強烈的譴責與譏諷,許多見證指控周永康政法系統策動暴亂,製造難題,打擊政敵。


●薄案初期,盛傳周永康涉嫌薄篡權陰
謀。但後來頻頻出訪。9 月23 日還在
新加坡開會。是不是刑不上常委?

九月十五日開始的大規模反日狂潮,遭到中國知識界和網民強烈的譴責與譏諷,許多見證指控周永康政法系統策動暴亂,製造難題,打擊政敵。

中國最近的局勢發展,使海內外人都看得目瞪口呆,解讀分析莫衷一是。就在薄谷開來謀殺案剛審,王立軍案將審,十八大即將召開之際,接班主角習近平竟然神秘地失蹤兩個星期。接著又突然爆發全國性保釣反日狂潮。

中共高層一直秉持胡總書記謹小慎微的性格,維穩為大,生怕出亂子,民間稍有風吹草動,就調大軍對付,僵硬保守,被譏諷為維持會。這次有如義和團拳亂般的反日暴力鬧劇,很多人都看到是由中共內勢力策劃組織,甚至有公安武警換穿便衣到現場指揮及親自帶頭的打砸搶,顯示背景殊不尋常,狂潮發起可能內因大於外因。有網友指出:這不是在爭奪釣魚島,而是要爭奪釣魚台(中南海)。

一天砸爛日系車一千九百餘輛

事件起因於日本政府準備從島主栗原家族買下釣魚島,將釣魚島國有化而刺激中國反日情緒。風波初起時,中共應對尚屬理性,外交部系統的講話,一直強調中日友好,甚至指責香港保釣分子硬闖釣魚島不是愛國,而是害國,但其後官方輿論全部轉調,對日態度趨向強硬。由於官媒的煽風點火,中國反日情緒升溫,九月十五日突然之間進入癲狂狀態。出乎意外地,全國五十二個大城市同時爆發反日示威,並且演變成暴亂,西安、長沙和青島都出現相當嚴重的打砸搶燒暴亂,大批日系車輛被砸毀,日資商店和日本菜餐館被圍攻劫掠。暴徒衝擊北京日本大使館,毆打日本人和日系車司機乘客,西安的新加坡資本的南門城堡酒店兩部電梯和大堂幾十萬元的高級鋼琴被暴徒砸毀。行為激烈的反日遊行者在青島經濟技術開發區實行三光(砸光,搶光,燒光),「所到之處所有財物、建築等被損毀焚燒,造成的損失極為嚴重。」最後暴徒放火,將該店和辦公樓,員工宿舍和庫存車輛全部付之一炬,大火整整燃燒三小時。估計兩家車行損失上億元。

據網友統計,反日暴徒就在這一天共打砸日系車輛一千九百餘輛;砸搶疑似日系企業開辦商店七十餘家、燒毀三家;擊傷所謂的「親日分子」五十多人,有兩名「親日孕婦」被打流產。是日暴徒造成損失高達二十九億五千萬人民幣。有網友計數,日本政府收購釣魚島約合人民幣一億六千萬人民幣。九月十五日中國保釣暴亂等於砸掉了十七個半釣魚島。

九月十六日暴亂升級,向中國二線城市蔓延,共有八十五個城市爆發反日示威,深圳和廣州最激烈。深圳數萬示威者在反日旗幟下,衝擊深圳市委。大量暴徒包圍日本駐廣州總領事館所在的花園酒店,並衝入酒店大堂,砸爛玻璃、大肆破壞。

九月十八日,是日本侵佔中國東三省的九一八事變八十一週年,反日狂潮進一步擴大,逾百個大小城市爆發反日大示威,不少地方演變成暴力破壞事件。而且大量毛左示威者打出樣式統一的毛澤東畫像,毛左學者韓德強掌摑了一位批評毛的八十歲老人。使社會為之震驚。反日更演化成反美,五十多暴徒高呼反美口號,圍攻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的座駕。

大量揭發是當局組織策動

如此大規模的民眾暴力騷亂,是文革以來所未發生過的。人都在問,何以在這樣一個控制得密不透風的警察國家會發生如此失控的暴亂。作家十年砍柴問道:「真是弔詭,以黨國這些年練就的維穩能力,各大城市怎麼可能發生這麼惡劣的打、砸、搶呢?」

這次中國反日示威並非如人民日報社論和外交部發言人所說是民眾自發的,據網友大量的揭發,而是由當局組織策動。上海一家企業的總經理Bobo秦在微博上說,其外甥是高三學生,參加了打砸燒搶株洲日資百貨公司平和堂的集會,示威是株洲日報社組織的。香港大公報報導,十五日河南鄭州萬人反日示威,「鄭州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楊玉章走在遊行隊伍的最前面,時而用對講機通知沿途交警注意保持道路暢通,時而提醒遊行隊伍暫停休息,時而帶領大家高唱國歌。」河北滄州反日大遊行是由當地交警支隊長組織的。作家慕容雪村和藝術家艾未未直言反日示威是被政府操縱的遊行,艾未未說「我相當驚訝,因為我們全都能看到整場示威是經過官員的策劃。」九一八示威後,中國漁民千帆闖釣魚島海域向日示威,網友揭露是受當局脅迫當炮灰。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衝在最前面打砸搶的竟然是穿著便衣的中共軍警人員。西安暴亂時一位身穿寫著「打倒小日本」白色T恤帶頭奮力砸車的暴徒,被網民稱為「砸車哥」,經網友人肉搜索,發現他是西安新城分局胡家廟派出所所長朱錮,環繞他左右的是聯防隊員。廣州衝擊花園酒店打砸搶的暴徒多是講普通話的外來者,不會粵語,不熟悉當地地形,而且集體行動,個個都是精幹的中青年,懷疑是外地調來的便衣軍人。

誰支持毛左上街喊口號挺薄?

廣州民眾打著「我愛廣州,反對暴力」的標語,還受到這些暴徒的攻擊。深圳網友在現場甚至發現便衣公安現場打電話請示上級。北京網友說,看見示威結束後一群人上巴士後換回軍裝。有人指出,凡有打砸搶燒的地方,基本都有斜挎包的中青年在鼓動,個別的還親自上陣,斜挎包裡放置步話機、手銬、胡椒噴霧器等物。警方對這些暴力行為基本是聽之任之。熱線報警,無人接應,起火也不救。

但深圳示威遊行中,兩位高舉「民主、自由、人權、憲政」橫幅的青年林國輝、姜衛東即刻被警察拘押問話。顯然警方一直嚴密控制監視示威現場,不容許有挑戰中國現行體制的任何言行,而對打砸搶則聽之任之。

挑起打砸搶,甚至衝擊政府機關,圍攻美國大使專車,讓事態惡化失控,似乎已不是向外示威,而是要在中國製造動亂,破壞穩定大局,這完全不合中共政權的邏輯。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上將的兄弟美國喬治亞帕里米特學院任副教授劉亞偉在推特上暗示,這是中共內鬥激化的象徵,有人要利用亂象搞倒對方。他說,打著紅旗反紅旗的事在本朝常常有。當利益一致時,一致維穩;否則,亂象就成了武器。

誰是暴亂幕後黑手,目地何在?近代史學者章立凡在微博上貼出幾大疑問要大家猜想,一、誰組織了全國各大中城市統一行動?誰有權批准遊行示威?二、警方不作為,誰在暗中支持打砸搶燒?三、舉毛像,挺薄三(毛左分子舉毛像示威,為薄熙來喊冤,未被制止),誰在挑動毛左造反?誰要與誰過不去?

周永康亂搞給習近平製造難題

綜合各方議論,有如下說法:

一,胡錦濤想繼續留任軍委主席,需要製造事端;二,這一套打砸搶紅衛兵手法,只有經歷過文革的太子黨人物才爛熟於心,並有這樣敢於大破壞的梟雄魄力,習近平兩周不露面就是在策劃這次風波,目地是亂後他出來收拾殘局,以樹立強勢領袖形象;三、因薄熙來事件失勢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想鹹魚翻身,聯手意識形態主管李長春向胡溫和習近平發難;四、在王立軍案開審前用保釣主導輿論,轉移國內矛盾視線;五、毛左學者劉仰指是體制內外的右派冒充愛國打砸搶,妖魔化愛國者形象。

據筆者從北京獲得的消息,三四兩條才是這次動亂的真正原因。由於國內外多種因素,中共高層確實達成一致決定,要組織民眾上街抗議日本將釣魚島收歸國有,但事件炒熱後,誰都不願在釣魚島問題上顯示理性,怕主張綏靖務實會給政敵攻擊的藉口。事態惡化的元兇,消息人士認為是周永康的政法系統搞鬼,是周永康在執行中央決議夾帶私貨,以圖給習近平製造內政外交難題,保住將被削弱的政法委的權力。政法委系統別有動機地製造動亂賊喊捉賊,已非首次。

二○○八所謂的拉薩三一四藏人暴亂,實際就是中共政法系統精心策劃的,最先出來打砸搶燒的是假扮成藏人的中共軍警,而暴亂發生時,駐拉薩的軍警也同樣不作為任憑暴亂肆虐,最後把暴亂的罪名扣在藏人頭上,藏人吃了啞巴虧。據說,中共內部檢討還認為這是非常成功的經驗。這次政法系統故技重施,想不到因強大的網絡力量而破綻。很多穿便衣冒充群眾的公安員警就是被人肉搜索下現形。多數網民都認為周永康是黑手,章立凡的疑問所指之人已呼之欲出。

高層被迫下令反日全面降溫

消息人士說,現在中央高層權力交接之際,明爭暗鬥得相當厲害,激烈程度非外界可以想像,但周永康這一著是臭棋,並無法幫他和薄熙來解套翻身,甚至還會適得其反。各地處理這次反日暴亂其實差別很大,因為中共內部分裂,有的諸侯吃不准中央的真實意圖,寧願保守一些避免出亂子。如西安在九月十五號的暴亂後,九一八這一天全城形同戒嚴,無人上街示威。廣州現在也在追查打砸花園酒店暴亂分子,已逮捕多人,如果其中證實是有特別任務的軍警人員,問題將相當嚴重,中央一定會嚴查到底,將有人為此付出代價。現中央知事態嚴重,已下令反日全面降溫。最新消息是,中國將賠償這次暴亂中受損的日本大使領事館和日資企業。中國並通知日本,本月二十七日的中日邦交四十週年紀念儀式將如期舉行。

北京知識界將這次反日狂潮與清末的義和團動亂和毛澤東發動的紅衛兵運動相提並論,指出這是一個專制政權已無法維持內部凝聚力,開始自相殘殺而走向衰落的凶兆,將從反面有利於中國的民主轉型。

這次反日狂潮,反的是日本人,但受害的是中國人,特別是城市中產階級,因此非常不得人心,傳播力驚人的微博上是一面倒的強烈反對,譏諷反日保釣的順口溜不絕如縷:

先廢勞教再保釣,以防保完被勞教。給我三千城管兵,一定收回釣魚島,給我五百貪腐官,保證吃垮小日本。沒醫保,沒社保,心中要有釣魚島;就算政府不要養老,也要收復釣魚島;沒物權,沒人權,釣魚島上爭主權;買不起房,修不起墳,寸土不讓日本人。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