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路:保留荒島維持現狀
 
出路:保留荒島維持現狀
作者: 許 行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2-10-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最近中國大陸近百城市掀起保釣反日狂潮。中日關係緊張到戰爭邊緣。本文澄清釣魚台歷史,分析保釣運動的性質,指出日本只要遵守中方三不要求,自然可以化險為夷。 因為日本政府收購釣魚台將它國有化,使中日兩國長期來無協議而擱置的釣魚台問題擺上台面,引起中國巨大反日浪潮,造成中日關係嚴重惡化,瀕臨戰爭邊緣。


●大陸918反日示威超過100個城市,
如圖北京。顯然有官方策動。

釣魚台問題由來與保釣運動

釣魚島在琉球群島與台灣之間,如以東海海底大陸礁層而論,它屬於台灣海盆,是台灣大屯山及觀音山山脈向東伸延入海底而突出的部分,不屬於琉球群島,況且琉球群島遠在明朝洪武年間己是向中國朝貢的藩屬。中華民國五十二年台北中正書局出版的《中國歷史地圖》,其中《清代盛時疆域圖》有一條國界紅線

清楚表明琉球群島屬於清朝版圖。連琉球都是中國藩屬,更遑論釣魚台是中國的領土了。

一八七九年三月三十日(清光緒五年三月八日),日本侵占琉球,廢琉球王,將琉球改名為沖繩縣。當時日本仍未注意到釣魚島。後因日本古賀家族想租用釣魚台辦工廠,日本才於一八九五年將釣魚島劃入自己版圖。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英美與中國建立同盟,一致反對日本侵略,羅斯福、邱吉爾和蔣介石一起在開羅舉行會談,訂立一般被稱為《開羅宣言》的會談公報,其中明確表達「同盟的目的是要剝奪日本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在太平洋所占據的一切島嶼,恢復所有日本從中國掠奪的土地,例如滿洲、台灣和澎湖群島,歸還給中華民國;要將日本驅逐出所有用武力和貪婪所佔有的其他土地。」憑籍這一澈底的精神,羅斯福當時曾向蔣介石建議中國收回琉球群島,但蔣介石只滿足於收回東三省、台灣和澎湖列島,卻將琉球群島推給美國托管。事後蔣介石知道自已錯了,責怪王寵惠為甚麼當時不糾正他,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由此種下今日的禍根。一九七一年美國結束托管時便將琉球群島連同釣魚島諸嶼一起歸還給日本。

一九七二年日本琦玉縣大宮市企業家栗原國起向古賀家族買下南小島和北小島。一九七八年古賀善次去世,其妻花子又將釣魚台賣給栗原家族。

釣魚島是一個岩石峻峭,沒有淡水,不適宜居住的島嶼,很難開發,無論古賀家族或栗原家族實際上都沒有開發過。一九六八年十月,聯合國亞洲經濟開發委員會會同日、台、韓海洋專家對釣魚島列嶼海底進行學術性調查,發現該處海底儲油豐富,可能是一個大油田,因此引起日本、台灣、香港的注意。尤其是一九七○年九月十日美日雙方為琉球移交所達成的協議將釣魚台列嶼包括在內,由此掀起海外華人為爭取釣魚台主權的運動。

一九七○年九月一日《中國時報》派記者宇美熒、姚琢奇、劉永寧、蔡篤勝等乘海憲號於次日登上釣魚台,在島上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消息傳開,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台灣留學生於同年十一月成立「保衛釣魚島行動委員會」,反對美日私相授受,得到台灣和香港學界響應,正式開啟了保釣運動。

中國大陸保釣反日運動的內因

一九七一年十二月三十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表聲明,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南小島、北小島等島嶼是台灣附屬島嶼,它們和台灣一樣, 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國將這些島嶼給予日本是非法的。但一九七九年鄧小平提出「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便將主權爭議擱置起來,日本雖然占據釣魚台,也沒有對它進行開發。今年四月,日本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這位極端軍國主義者挑起事端,要向栗原家族購買釣魚台,逼使野田政府不能不插手由國家出資收購,使釣魚台國有化,由此引起台灣和中國大陸以及海外華人一致反對,爆發今天廣泛的反日浪潮,使中日關係瀕臨戰爭邊緣。

這次保釣反日的運動,中國大陸比台灣和海外更熱烈,原因有二,其一是官方有意放寬遊行禁制,讓人民發泄反日情緒,既可以藉此對日施加壓力,也可以激發人民的民族意識,轉移他們對政府日漸高漲的不滿。所以有些城市的遊行是由警察或某一單位帶頭發起的。高潮的時候,一日之內全國有八十多個城市同時

舉行示威,勢如猛虎出閘。

另一原因是人民長期來被壓制的反抗情緒的確需要發洩,差不多自上世紀八九民運之後,廿多年來人民完全無法進行自己集體性的活動,民間無數次申請遊行,不僅被拒絕,甚至因此被關押或送去勞改。現在官方既已放鬆,所有上訪人士、維權人士和異議分子全都聞風起舞,乘機投入運動,他們原都愛國,保衛釣魚島也是他們的目標之一,今天能有機會參與集體活動,便可一舉兩得,既可反日,又可伸張正義和反對官權濫用,正如所願。

出現反政府傾向與暴民作風

因此,陝西寶雞在游行隊伍中出現「抗議高房價」、「縮小貧富差距」、「實行新聞自由」、「推行多黨合作」、「英九哥,大陸人民歡迎你!」等標語。湖南、貴州出現「鏟除內奸、復興中華、裸官下台」等標語。全國很多地方出現反對強徵,反對強拆,反對貪官污吏和申訴冤案的標語。成都出現喊「打倒共產黨」的口號。深圳當軍警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和水炮的時候,在電視上出現一位口對喇叭的青年領導群眾高喊「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打倒解放軍!」。此外,在廣州和深圳都出現要求民主、自由和人權的標語。正因為抗日示威包含強強烈反政府的內涵,官方擔心示威可能出現不同的後果,便急急降溫,控制示威繼續進行。

從這次全國性大規模遊行中值得注意的是明顯出現暴民意識。這因為中國長期來接受毛澤東領導的影響。毛自從井崗山起直至執掌政權之後,始終具有濃厚的暴民作風,文化大革命更將暴民政治推向峰巔,鼓勵打砸搶,以至今天文革式的遺毒仍未消除,一遇到可以發洩情緒的時候,便野性發作,亂砸自己同胞所擁有的日本汽車,攻打中國人開設的日式餐館和商店,甚至乘機搶掠,衝擊豐田車房,衝入日資西武百貨、法資家樂福超市、李嘉誠旗下的屈臣氏百貨,以及中國人自己經營的蘇州「日本一條街」,大肆洗劫,給正當的和平示威扭曲成失序的騷亂。

有些地方打砸搶竟有公安便衣參與,更足以顯見當局平時收羅流氓和黑社會分子,幫助拆遷,打壓百姓,今天這些社會渣滓便成了破壞和平示威的搗亂分子一部分。相比香港的群眾運動,素質實在相差太遠。香港即使是五十萬人或一百萬人示威,依然秩序井然。這就是文明和不文明之間的區別,連官方的傳媒都感到羞恥,不斷呼籲理性反日,不要將愛國變成害國。這也正如我們所擔心的中國未來茉莉花革命不要演變成為暴民叛亂才好。

解決爭端不難:遵守三不原則

中國官方除了有限度釋放抗日民情給日本施加壓力之外,提出重劃海域界線,將中國在東海的大陸架延伸至沖繩海槽,在法理上將釣魚台諸島嶼確定在中國海域線內。但釣魚島問題鬧到今天,已不單是法理問題,而是國力較量問題,中國必須採取更強勢的姿態才能取得日本某種程度的妥協。最近千艘漁船在十多艘漁政船和海監船保護之下齊赴釣魚台海域捕魚是一種姿態,中國又派兩艘導彈艦駛入釣魚台西北八十海里巡航更是一種姿態。

事實上中國不想同日本打仗,同樣的,日本也不想在釣魚台問題上同中國兵戎相見,但中國必須有強勢姿態,擦槍而不走火。

由於中國這些強勢姿態,加上美國再三強調在釣魚台主權爭端問題上不持立場,敦促中日兩方避免采取挑釁行動,通過和平方式解決爭端,逼使日本首相野田佳彥開始承認自己誤判形勢,擬派特使赴中國談判。事實上釣魚島風波很有平息的餘地,只要日本保證中國所提的「三不」原則:不登島、不在島上進行任何資源或環境調查、不在島上建任何建築,或者像台灣學者所提的「三不」:不駐軍、不作島上資源開發、不作海底資源開發,將主權爭端擱置起來,便可暫時息事寧人。

野田佳彥說,國有化已不能改變,但這些條件都不牽涉國有化問題。無論國有化也好,私有化也好,只要日本不開發釣魚台及其海底資源,保留一個荒島,維持現狀,便能化解目前中日緊張局面,且看日本將何去何從? 寫於二○○二年九月二十一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