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議:建立青藏高原省
 
倡議:建立青藏高原省
作者: 旦曲徒邁

特稿

更新於︰2012-09-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為了長遠利益,最好在藏文化為主的青藏高原建立一個青藏高原省或叫香格里拉省。如果一時難以調整,那就暫時保持現狀但有所改變。


●作者建議中國設立青藏高原省(或香格里拉省)。
香格里拉一景。她已是世界聞名的風景區。(網上圖片)

甚麼是西藏問題?你怎樣看待西藏問題呢?或者說,是否存在所謂的西藏問題?中國政府方面一直否認所謂的西藏問題而宣稱西藏在中國政府的領導下,在經濟等各個領域取得了史無前例的成就和具有良好的發展勢頭。但不管其性質和歷史背景如何,毋庸置疑的是,在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中文世界習慣於稱之為西藏流亡政府)或者說達賴喇嘛的流亡本身就在說明某種問題的存在。

自始至終,藏人行政中央就在國際上扮演著西藏問題的見證人或代言者。那麼,誰是誰非呢?筆者認為,兩者都對。如果我打個分,兩者各得百分之五十。其實,中國政府主要是在講西藏境內的正面狀態;而藏人行政中央或達賴喇嘛方面主要提出負面的東西。

中國在西藏發展上的創造和缺失

所以,無論如何,為了共同的利益,我們應該循序漸進地采取一些具體的措施和實際行動而達到比較圓融的狀態。

不可否認的事實是,現今西藏社會的經濟,基礎設施和教育普及化等方面,過去的任何時代都無法比擬的。當然,這是人類歷史發展到今天的必經之路,但同時也不可或缺社會與政府創造的發展環境。由於筆者的工作和學習時間,同時理解現代社會讀者的心理狀態,在此不想詳細地提一些實例來支持這個論點。如有興趣者,百聞不如一見,實地旅遊調查是最佳的方式,也可索閱中國政府國務院發行的關於西藏發展的白皮書瞭解情況。

當然,眾所周知,不足之處是在所難免的。筆者覺得西藏的最大問題是,除了在一些藏文報刊工作和學校當藏文老師之況外,只懂藏文基本上沒有任何工作的機遇。如果信封上只寫藏文,甚至連一封信都無法傳送。所以,在藏族新生代中產生了藏文無用論的說法。從此,博大精深的藏文化面臨著遠離藏人的命運。

達賴喇嘛對國家軟實力的貢獻

自從一九五九年,由於政治風波達賴喇嘛逃離西藏至印度之後,他和他的追隨者在印度、尼泊爾、歐洲、北美洲等世界各地創建了許多藏傳佛教寺院和中心,甚至在西方等名牌大學設立藏文化研究所等,是西藏文化的精髓-藏傳佛教在世界各地形成一種欣欣向榮的狀態。世界各地藏傳佛教的追隨者日益增多。近年來,達賴喇嘛在世界各地頻頻接觸科學家,推動了一項持續性的科學與佛教研討項目,此項目引起了科學界對佛教的興趣。

不言而喻,一個國家的發展強大,不僅要靠經濟等硬勢力,從長遠而言,更重要的是文化等軟實力。五十六個民族,五十六朵花;這是中國這個大花園的現實。那麼,藏文化就是一個中國不可或缺的軟實力資源。達賴喇嘛就在這個軟實力領域,立下汗馬之功;這是達賴喇嘛對藏族和中國及對世界的最大貢獻之一。

為了長遠的利益,筆者覺得最好在藏文化為主的青藏高原建立一個青藏高原省或者叫香格里拉省。如果一時難以調整,那就暫時保持現狀但有所改變。變是不滅的真理。建立青藏高原省或稱香格里拉省有以下幾個理由;

建立青藏高原省的理由

第一,在藏語中一般稱藏區為博或博薩,稱藏族為博巴或博美(拉薩方言),英文稱藏區為 Tibet 稱藏族為 Tibetan。而在中文中對藏區沒有一個統一稱呼。有人稱藏區為西藏,以上筆者就采用了這個稱呼,但此稱呼很難給中文讀者提供一個全面的藏區面貌,因為在中文中西藏指的是西藏自治區,但此稱呼無法包括青海、甘肅、四川、雲南的藏區在內。如果,我們用青藏高原這個稱呼,中文讀者就自然知道是指那個區域而有一個全面的理解。

第二,有人覺得藏區應該稱之為特伯特或圖博等,因為這些稱呼有歷史根據或發音接近藏語。但給人一種倒退歷史巨輪的感覺,就像稱呼中國為唐朝的那種感覺。再說,中文世界對這個稱呼也不習慣。

第三,青藏高原這個遼闊的區域,是一個藏民族為主的民族雜居區域,但藏文化基本覆蓋了每個角落。故此,青藏高原省或香格里拉省的領導人物,可以是藏族、漢族、裕固族、門巴族、土族或回族等任何種族,只要他/她對本區域的文化有深刻的瞭解和感情以及有顧全大局的能力即可。

第四,建立青藏高原省或香格里拉省對國家發展特殊的區域旅游業和保護藏文化以及藏語言文字更加簡便,而且,具有絕對的優勢。比如,青藏高原省內創建一個在各個領域中,只要你懂藏文以及夠資格就可競爭工作的環境機制。這樣不但能夠幫助發展藏語言文字,而且是一種鼓勵。從而,特殊的藏文化氣息永久性地吸引更多的國際旅客到中國來,間接強化了中國的軟勢力。可以說是一石多鳥,何樂而不為呢。

若建省暫緩可維持現狀有所改變

如果說,建立青藏高原省或香格里拉省還需考慮。那麼,暫時維持現狀但有所改變。比如,在藏區的各個領域給只懂藏文者創建更多的工作機遇等,以鼓勵藏族新生代繼續學用藏文。藏語文是藏族歷史與文明的主載體和交流工具。所以,藏族在學校用藏文學習東西就比較快,更不需要藏族像學習漢語那樣給於優惠條件,這對國家和區域的發展也有利。

因此,筆者覺得,在藏區通用藏文為主很重要,再說應用藏文無任何障礙。中國教育部語言文學應用管理司副巡視員彭興性頎曾在一個藏文在電子化發展的訪談中說:「包括字符集,操作系統,基本上能夠達到和漢字兼容,達到了和漢語基本上同步的水平。」他還說:「我印象中當時十幾項成果都是國內領先,甚至有些是國際上比較先進的成果。」

總之,青藏高原的文化和語言文字的去向,與我們藏族每個人息息相關。我們應該運用智慧來討論而找到更加實際的答案。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