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別開生面的婚禮
 
秦永敏別開生面的婚禮
作者: 鍾 波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2-09-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在武漢公安國保操控下,秦永敏王喜鳳舉行一場維穩體制的婚禮,各地眾多朋友被攔阻,作者是有幸出席的少數人之一,見證兩位為理想奮鬥的伴侶喜結良緣。


●今年5 月31 日,武漢異議人士秦永敏和王
喜鳳舉行婚禮,全國七十多親友參加,婚禮
受到當局騷擾。

今年五月十三日,秦永敏結婚大喜的日子。他與我是有聯繫但未見過面的朋友,也是中共束縛區裡爭取公民自由民主的戰友。

五月十二日一早,我離開湖南望城縣的如家旅館,經長沙坐火車到達武昌。下午五點多,我找到了位於青山區紅鋼城十七街坊三十門的七號秦永敏家門口。經相互介紹確認,他請我進屋。進門他就向我介紹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兩位:這是國保的人。他讓我進房間休息。裡面有一位來自青海格爾木的男士劉本琦。

國保不斷攔截婚禮來賓

等國保走後,秦永敏跟我們說,他與國保達成協議:明天上午十點至中午一點,秦永敏可以舉行婚禮以及宴請朋友,此前不許他到酒樓見人,此後不許他在酒樓停留,也不許他在家接待朋友。秦永敏說,很多準備參加婚禮的朋友在全國各地甚至已到武漢被攔截。

當晚,秦家又來了兩位外地朋友:廣州的孫德勝、哈爾濱的女士陳惠娟。我說出去租旅店住,秦永敏說怕明天我們被國保「和諧」掉。他說讓女客與王喜鳳住,他住飯桌拼接的臨時床上。我們不同意,哪能這樣對待明天的新郎官。最後決定,我們四位客人在一室一廳中過夜。一夜,睡得很不舒服。

十三日一早,我們一起出去吃早餐,路上又接到兩位朋友:男士賈剛,女士劉惠琴。早飯後,一起到婚紗影樓陪新娘王喜鳳化妝。化妝後穿上婚紗的新娘,在兩位女客人的陪同下坐出租車直奔婚宴酒樓。十點鐘,我們男士來到舉行婚宴的醉江月酒樓。

有客人說,與他一起來的朋友被抓走了,走得慢的被橫行的「河蟹」抓走。客人石玉林躲在廁所裡怕被抓走,後來,石玉林果真被抓走了。他在武昌開的攝影店被迫關閉。

新娘:一生的三種激情

來賓輪流自我介紹後,十一點婚禮開始。司儀致詞,然後新娘王喜鳳致詞《追求奉獻》:

「⋯⋯我的座右銘: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總要有一批心憂天下、勇於擔當的人,總要有一批從容淡定、冷靜思考的人,總要有一批剛正不阿、敢於直言的人,這是千百年來中國仁人志士崇高的精神追求。三種簡單又極為強烈的激情支配我的一生:對愛的渴望、對知識的追求和對人類苦難的不堪忍受的悲哀。⋯⋯下面的兩首詩表達了我和永敏共同的心聲:

一、人生得一知己足,綿纏糾結何其俗。但有大業共攜手,微軀此外更何求。

二、我們為人並不風流,生活並不浪漫,但是如果我們有偉大的理想/如果我們有共通的語言/如果我們作為愛人/又能戰鬥在同一條戰線/這就是我們唯一的心願。

最後,粗茶淡飯,請大家吃好,喝好,招待不周之處,請多海涵!謝謝大家!」

新郎:感謝父母感謝好老婆

接著由新郎秦永敏致詞《感恩圖報》:

「今天,我心中充滿了感激之情!首先我要感謝天地自然,它是我們地球生靈的化育者⋯⋯其次我要感謝我們的父母,他們是我和王喜鳳的生養者⋯⋯第三我要感謝王喜鳳女士,不是她不畏艱險千里迢迢前來相聚,我就沒有一個情投意合能共患難的好老婆!

現在,我們就: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在此,我還要感謝眾位親人⋯⋯在此,我尤其要感謝來自全國各地的友人⋯⋯

今天在座的絕大多數來賓,都和我素昧平生,但是,你們卻為了我的個人私事,不遠千里從北京、從上海、從廣州、從成都、從哈爾濱,從我國的東南西北趕來!是你們,在我身陷囹圄的時候為我大聲疾呼,絕食抗爭。是你們,在我出獄時慷慨解囊,以便讓我度過最艱難的時期。是你們,始終對我關愛有加,不棄不厭,高度關注,大力支持。

正是你們給了我生命!給了我價值!我只是一個小學生,一個下鄉知青,一個工人,一個坐穿牢底的囚犯,何德何能,值得你們這樣垂青?所以,我要感謝你們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友人!發誓不辜負大家的期望,和大家一起來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事情!

我們的事業是偉大崇高的,為了我們的偉大事業,我還會一如既往的追隨大家,繼續努力奮鬥!在此,我還應該感謝政府。大家知道。我們的政府是全能政府,手眼通天無處不在。我也誠邀政府光臨此會,他們也已經賞光蒞臨。在此,我要告訴大家:今天,我能在這裡舉行婚禮,應該說是政府當局對我幾十年來倡導的『全民和解,人權至上,良性互動,和平轉型』的一個良好回應。

最後,我要感謝我自己!作為一個小學生,我能半個多世紀一路走來,是因為十四歲時就立志:活著,就有理想,存在,就得奮鬥!⋯⋯我在《五十抒懷》詩中寫道:天命已知,人道當守,守道之人,何患亦有!一息尚存,殊死奮鬥,浩然正氣,天長地久!

始終奉行以上人生信念,我才能贏得我的小嬌娘,贏得大家的青睞,並和大家一道跨入人權至上的新時代。衷心感謝大家賞光蒞臨。特向大家三鞠躬致謝!」

中午一點,婚禮被結束

此後,在國保壓力下,醉江月酒樓的司儀宣布儀式結束。新郎秦永敏一聽,立即搶過話筒,他宣布:「由此開始,婚儀由我本人主持!」隨後,陳惠娟、北京光達、湖北胡俊雄先後致賀辭。宣布「廣東鍾波致詞」後,我說:

「首先祝願新郎新娘秦永敏王喜鳳百年好合!在此,說說我的公民情結。我是個聰明的讀書人。七四年初中畢業後,不准我上高中,只能回家務農。七八年我考上了華南工學院。以成績而言,我該考上清華北大。八六年成為北方交大碩士研究生。我在美國的表叔回國,願意資助我到美國去讀書發展。我回絕了。我不想當二等公民,哪怕是美國的。

我對公民權的通俗理解:/反對獨裁,避免極權;/行動自由,人有尊嚴;/言論自由,腐敗難掩;/競選自由,民掌政權。⋯⋯」

婚儀結束,客人入席,新郎新娘巡迴敬酒。

秦永敏預定了十二桌酒席,國保只允許開六桌酒席,在秦永敏抗議下增開了一席。還不到中午一點,婚宴就被結束了。大家出酒樓門口合影留念。人群陸續散去。突然,我看見追捕的行動,動手的人全都是便衣,沒有一個穿警服的。我想往前看,被人攔住,問我哪裡來的,我說北京的,他要看我的身份證,我說你先把工作證給我看看。他看出我不是好惹的,對付他們也有經驗,也就不再問我了。

最後,一位參加婚宴的客人被強行推入一輛沒有車牌的車,拉走了。秦永敏經過多方面、長時間打聽,才確認那位無端失去自由的人是杭州來的張宏海先生(簡稱海子)。

我們隨新婚夫婦回家,匆匆拿了行李趕緊離開。秦永敏夫婦一直送我們到和平大道公共汽車站,送上五一一路公共汽車才回去。

請問地球村其他地方的讀者:您聽說過像秦永敏王喜鳳新婚大喜如此不自由地接待親朋好友的嗎?您聽說過像我們這些客人一樣如此不自由地參加朋友婚禮的嗎?

八月十二日,我坐火車到武昌,探望秦永敏夫婦,竟受到國保黑社會式的捆綁阻攔。直到秦永敏夫婦鍛煉身體回來,他們說我是客人,我掙脫束縛,才跟秦永敏回家。

讀者請注意,無論是大街這邊還是武鋼三中大門口,都有不少人觀看便衣國保與我們的爭執。在大都市武漢光天化日的眾目睽睽之下,中共黑勢力竟敢如此蔑視公民探親訪友的自由和接待朋友的自由。這社會和諧嗎?

(作者鍾波為廣東異議人士。秦永敏,武漢異議人士,中國民主黨的創建人之一。三次坐牢,前後共二十二年。)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