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首富投資朝鮮血本無歸
 
東北首富投資朝鮮血本無歸
作者: 姜維平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2-09-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周老闆給我的印象很精明,怎麼會慘敗在朝鮮人的腳下呢?原因在於體制內謀利,前程不好預測,何況朝鮮那樣言而無信的流氓國家。


●2007 年,遼寧首富周福仁(前左)與朝鮮
嶺峰聯合會社合資開發礦產。但在周投資
後,朝鮮撕毀了合同,周等於被搶劫了。

讀了網上的有關遼寧富豪周福仁在朝鮮投資被騙的故事,撫今追昔,多有感慨,以前我與周老闆有過一些接觸,知道他生意上很成功,但二點四億探路朝鮮,西洋集團六億噸鐵礦項目告吹,卻是一個負面消息,看來誰都不是常勝將軍,問題是他的教訓是什麼?

報導似乎只在描述他上當受騙的過程,並沒有使我看到他的悟性,記得上個世紀在大連與海城兩地,我們把酒論談,海闊天空,他給我的印象很精明,怎麼會慘敗在朝鮮人的腳下呢?原因在於體制內謀利,前程不好預測,這是我的奉勸,不知道周老闆贊同否?

原是海城的成功商人

在遼寧海城,素有「四大家族」之說,指的是靠鎂礦開採而發家的幾個富豪,有青花鎂、大西洋、鏵子磨等地的老闆,我與他們大都有過交往。周福仁是一個儒商,文化水準不高,但對文化人比較看重,較之當地一些奸商,他是誠實守信之人,我多次去過他辦的酒店和豪華的辦公室,還經其介紹,在香港見過他的大兒子,無疑地,周是一個成功的商人。

但報導說,對於五十五歲的遼寧首富周福仁來說,在鄰國朝鮮的一段投資經歷無疑是場噩夢。此前,周福仁曾頻繁往返遼寧海城市與朝鮮甕津郡之間,來回奔波後,這位來自中國的民企大亨在那個神秘的國度砸下二點四億人民幣,但現實並未像其當初設想般美好,如今,這一筆真金白銀能否追回仍然不得而知。

我認為,周與許多民企老闆一樣,身上更多體現了官商密不可分的特點,李鐵映曾給予他不小的支持,當地官場的方方面面對他也一路綠燈,但官員們沒有告訴他,朝鮮不是一個守信的法制國家,把一塊「大蛋糕」放進金家的眼皮底下,儘管合作雙方有合同,但分割蛋糕時,卻沒有公平的裁判,國內也不怎麼有,但周憑人格魅力和關係網,易於擺平,不過在另一個言而無信的流氓國家,面對出爾反爾的無賴舉動,就束手無策了。

報導說,作為東北最大的民營企業——遼寧西洋集團的董事長,周福仁早在兩年前就已完成了在朝鮮的佈局,在毗鄰朝鮮西海岸的海州,西洋集團拿下了儲量接近六億噸的鐵礦資源。彼時,當西洋集團準備挺進朝鮮市場時,有人提醒他:朝鮮法制並不完備,政策風險較大。但他說,富貴險中求,越是不完善的市場,機會越大,利潤越高。

算起來,大約有十幾年未見過周,由此觀之,他長進不大,因為他在盯著巨大蛋糕的誘惑時,忘記了自身危險的處境,這是商人的通病:他們很在乎象徵財富的數字後面增加幾個零,不知道單個的「零」都是人生的空白。

我記得上個世紀,去大西洋耐火材料有限公司的情景,與其談話時,不僅他的手機不停地響,催命似的,而且,秘書小姐會不斷地呈送票據和文件,要他批復,只有晚上坐在酒桌前,他才有片刻的安寧,他在奔向財富的路上,像霍英東一樣迷惘。他們不知疲倦地在「錢眼」裡翻跟頭,而他的家人和朋友們卻正在消耗和盡享他的奮鬥成果,正如我辛苦地筆耕幾乎沒有稿費,而抄襲我文字編書的文賊卻吃得腦滿腸肥,我建議周老闆適可而止,放平心態對待流逝的金錢,總結幾條人生的教訓。

官方承諾不可輕信

首先,切記當官的話不可信。二○○七年三月,經中國政府商務部批准,西洋集團與朝鮮嶺峰聯合會社合資設立「洋峰合營會社」。該境外企業註冊資本為一百二十八萬美元,投資總額為三千八百零五萬美元,其中中方以設備、技術出資二千八百五十四萬美元,占百分之七十五;朝方以土地、礦權出資九百五十一萬美元,占百分之二十五。經營期限為五十年。八個月後,朝鮮貿易省對該項目予以正式批復。然而,物是人非,周福仁以及他的西洋集團在朝鮮黃海南道甕津鐵礦投資二點四億元人民幣興建的鐵礦石選礦廠,卻被朝鮮單方面撕毀合同並遭驅逐,很有可能血本無歸。

想必周老闆經京城的老友引薦,也拜訪過商務部長薄熙來,即使不請客送禮,也得周旋在下邊的小官僚之間,他們知道朝鮮的內情,應當力阻西洋的決策,要不,還審批做什麼?在此之前,西洋集團對這專案曾描摹出極具誘惑的藍圖——預期每年可達十五億人民幣的淨利潤。顯然,官員們誇大了投資的把握,而隱瞞了風險和真情,因為每個審批項目做成了,都是他們的業績,也難免有好處,但若失敗了,無人承擔責任,周老闆吃了啞巴虧。

賺了大錢,要見好就收

其次,不要太貪心。報導說,西洋集團在朝鮮投資的洋峰合作社是中國目前對朝鮮投資最大的專案,從二○○七年至二○一一年,總計投入三千多萬歐元,建成現代採礦廠和年生產五十萬噸鐵精粉選礦廠及相關配套設施。為什麼要這樣做?該公司新聞稿透露了玄機:投資這個項目主要是看中了甕津礦山豐富的鐵礦資源,朝方合作企業當時承諾只占總股份的百分之二十五;其次考慮到朝鮮國家收入低,企業所得稅僅為百分之十;朝鮮勞動力廉價,每個工人只要三十美元一個月。西洋集團項目負責人是這樣解釋投資初衷的。

問題的癥結就在這裡,西洋企業的員工每月至少二千元,而朝鮮呢,才一百六十元,這差距有多大?再說,周老闆成了福布斯排行榜上有名的大亨,但西洋員工呢?還只是溫飽養家的低水準而已。風水輪流轉,以前是周家步步順,不斷地發大財,而如今是一步錯,步步錯,走背運啊。應當想,損失一兩個億是破財免災吧。要我說,朝鮮人,是人;中國人,也是人;員工,是人;你周福仁也是人;為啥你總走運,當那麼大的老闆,而人家卻忍受著貧窮呢,在海城賺了錢,還不趕快見好就收,還貪婪地在官員的鼓動下,跑到一個「流氓國家」去投機,能不倒楣才怪呢。

作為周福仁的舊友,筆者認為這事是一個強烈的信號,不論他多麼努力,按《周易》之言,否極泰來,反之亦然,周老闆不宜再進取,應退而求自保,還是移居海外吧。明年薄熙來在遼寧的勢力將受到大面積整肅,而與之有關的李鐵映的黨羽也就成了軟肋,不要以為西洋是不敗的戰艦,既然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何必為了那些印著老毛頭腦袋的廢紙而無休止地奔波。要我說,幸虧損失了錢財,周老闆沒親自留守朝鮮,否則,當兵的給你一槍,誰能為你與金正恩講理,如果命都沒了,還要福布斯排行榜上的零蛋幹嘛?

二○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