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西村神話敗落
 
華西村神話敗落
作者: 溫克堅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2-09-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華西村神話敗象百出之際,請來朝鮮女孩做勞務,她們是沒有自由被殘酷剝削的一群奴隸,用來裝點兩國「社會主義特色」的門面。


●華西村的酒店張貼提供朝鮮女勞工歌舞服務的廣告。

從二○○三年開始關注華西村現象,筆者陸陸續續寫過若干篇文字,揭示其中荒唐怪誕之處,坦率的說,到如今,多少有些審醜疲勞,已經沒有太大興趣去批評華西村了。陽光底下沒有新鮮事,像華西村這種政治經濟勾兌的玩法,既不空前,更不絕後,玩的更大的更絕的海了去了,犯不著老是拿華西村說事。再說吳仁寶先生已經八十多歲了,和我輩畢竟沒有任何個人恩怨,而歲月不饒人,就讓他安享晚年吧。時間會讓真相浮出水面,一個假的神蹟,真要敗象的時候,擋也擋不住。

華西村請來北韓姑娘做勞務

當然另外一個原因是,二○一一年十一月份《南方人物周刊》《南都周刊》等媒體對華西村進行了深度調查和採訪,發了系列稿子,還原了很多事實,引發了廣泛的傳播,質疑的聲音已經成為主流,華西村的光環已經黯淡。雖然官方對華西村的吹捧依舊不絕於耳,但我以為華西村主事者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經過了那一輪輿論攻防,依靠人民日報和CCTV的宣傳套路不一定管用,因此夾緊尾巴,低調做人,悶聲發財才是正經。經常出來騙人,侮辱公眾智力,畢竟是不厚道的。

不過當我看到南方周末《華西村來了朝鮮女服務員》這篇報導之後,還是產生了強烈的憤怒。通常來說,每當看到弱智媒體吹捧華西村,朝鮮,金正恩等等,都會帶來心理的不愉快。南周的報導提到:「這些姑娘聲音甜美,多才多藝,每個人都會一兩種樂器,如電子琴、架子鼓。她們會唱朝語歌《阿里郎》、《桔梗謠》,漢語歌《好日子》、《青藏高原》」(http://www.infzm.com/content/79132)讀上去,敘述的似乎是一個跨國勞務合作的溫馨故事,這讓我相當憤慨。

Make no mistake(不要搞錯),南周的報導沒有吹捧的意思,而且隱隱約約的提及了其中諸多不正常之處,比如朝鮮駐華大使館要求中方對此不拍照、不攝影,不採訪報導,這些姑娘工資是六千元(中方服務員僅有二千多元),絕大部分上繳朝鮮政府,實際到手不過一百五十元。這些姑娘不准用手機,不准上網,不准戀愛,三年後必須回國。

不過這種輕描淡寫很容易讓人誤讀,以為這是一次正常的朝鮮對外勞務輸出,甚至意淫成金正恩改革開放的預兆;或者對於這些服務員來說,是一個難得的出國工作機會,對於華西村來說,則是一次跨國合作和成功的公關故事。對於一般讀者來說,這種輕描淡寫滿足了某種優越感,刺激了某種獵奇心態,甚至可能把朝鮮女服務員到華西來工作想像成某種具有小清新色彩的浪漫故事——網絡上很多網友的評論可以證實這點。

慣於利用政治資源獲取經濟利益

這是我不能接受的,殘酷也許經常被掩蓋,甚至被忘記,但是殘酷不能被粉飾。這些來華西村的朝鮮女孩,沒有自主意志,沒有自由,她們是奴隸,她們的勞動所得不歸她們個人所有,這不是勞務輸出,這是奴隸販賣,華西村是這樁買賣的幫凶,這就是殘酷的真相。

有人會說,這些女孩如果留在朝鮮,連飯都沒得吃,來到中國做奴隸,起碼吃得飽。也許這是對的,但是請記住那句名言,所有北朝鮮的罪,都有西朝鮮的惡,對朝鮮人民的苦難,我們理應懺悔,並為洗刷這種罪惡做努力。當這批朝鮮女孩來到中國,人們斷無理由配合朝鮮官方,對他們繼續進行奴隸般的管制,除非我們自己也享受這種奴隸般的待遇,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是最基本的準則。對朝鮮的苦難,我們也許很難直接做甚麼,但是我們不應該容忍在我們的土地上複製這種苦難,更不應該以一種獵奇的心態去消費他們的苦難。

顯然,在這個荒誕劇中,華西村不過是一個配角。雖然華西村精於利用政治資源獲取經濟利益,但是說要從朝鮮引進服務員,做一筆跨國政經勾兌買賣,好像超出了吳仁寶的想像力。再說朝鮮是外交敏感領域,沒有高層特許,絕不是華西村能涉足的。華西村是政治的,更是物質的,意識形態需要轉化成物質利益,政治正確也需要轉化成物質利益,當華西村為朝鮮服務員支付了六千元月薪背後,合理的邏輯是官方會輸送更多的利益進行彌補。

華西村的經濟正處在最艱難的時候,華西村最重要的行業板塊鋼鐵、房地產以及對外運輸都遭受著本輪經濟危機的嚴重衝擊,從華西集團下屬的上市公司華西股份的半年報中可以看出其端倪,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比上年同期降百分之二十二點四;淨利潤比上年同期降百分之四十一點八;加上華西村所屬的航空,酒店等注定虧本的花架子生意, 華西經濟處在外憂內患之中。在這種困境中,利用政治光環,對接北朝鮮,從國家對外援助的巨大黑箱套中套取利益,也是符合邏輯的。

朝鮮和華西村:氣質相同的怪胎

為甚麼朝鮮女孩來到華西村就顯得意味深長? 表面看來,華西村在對村民自由的管控方面,多少和朝鮮有些類似,而且具有表面的經濟成就。以前曾有人評論,朝鮮是失敗的華西,而華西村是成功的朝鮮;兩個氣質相投的怪胎被撮合在一起,具有了更多魔幻現實的特徵,使得人們失去了警惕,朝鮮女孩姣好的面容被人們討論,她們不被允許戀愛的事實被當作八卦事件廣為傳播,而背後奴隸般生存的殘酷現實則被人們忽略。

更重要的因素當然是政治心理暗示。華西村經濟雖然千瘡百孔,管理模式也被媒體廣泛質疑,但是其政治上一直忠心耿耿,亦步亦趨追隨著北京,客觀上成為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表徵之一。而朝鮮人民饑寒交迫,經濟接近崩潰,但是其政治上一直高舉社會主義旗號,因此金家父子雖然在外交上給北京帶來無數麻煩,但是依舊每年可以從北京榨取大量經濟援助。把華西村和朝鮮撮合在一起,在經濟上同時向雙方輸送利益,回饋他們對特定政治符號的傳播,以此強調社會主義依舊是體制的外包裝,是體制根深蒂固的偏好,借此向公眾傳遞某種政治心理暗示,通過恐懼和利益的組合來收穫公眾心理認同。

當然,心理操控的意圖是一回事,有沒有效果則是另外一回事。讓朝鮮和華西村作為象徵舞台,來演繹對社會主義的忠誠和主義的生命力,那總是不夠審美吧。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