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裡靜悄悄
 
中南海裡靜悄悄
作者: 余 杰

中南海

更新於︰2012-09-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哪個國家不希望自己的國家穩定呢,哪個國家不需要維穩呢,美國不也有維穩嗎?它的開放言論,社會保障,民主選舉,新聞自由不都是美國人維穩的手段嗎?世上維穩的方式可以有千千萬萬種,但我們的上層卻偏偏選擇了最容易導致不穩定的維穩方式,可見,維穩的手段總的來說只分為兩種模式,一種是中國模式,一種是非中國模式。


●余杰將在9 月1 日香港上市
的新著《和諧大帝胡錦濤》。

一場大雨,水淹北京,凸現「中國模式」處於「風雨飄搖」之中。連歷來「不向蒼生說人話、只向權貴說鬼話」的無良媒體《環球時報》,亦破天荒地批評說,北京暴雨導致七十七人死亡「讓北京作為中國首都慚愧,也讓中國吸引了全世界矚目的現代化蒙羞」。

群眾的智慧是無窮的,即便經過中共長期的洗腦教育,依然還有那麼多國民保有清醒的頭腦。在推特上,順手可拈來幾段一針見血的評論:

●大雨把首都淹了。官員們忙的泡妞的泡妞,喝茅台的喝茅台,沒去救在水中掙扎的屁民。屁民們去營救水中的賤民,高速趁次發橫財,交警弄罰款。屁民們還在悲痛中,酷吏們就高唱勝利的凱歌。豬的死亡數字出來,而屁民們死亡的數字是個謎。屁民們終於知道了自己是個連豬都不如的東西。

●北京水災的幾點提示:一、北京所有地鐵站已統一站名:積水潭;二、有車族們終於理解政府要求私家車交納「車船稅」的良苦用心;三、「南水北調」工程已見成效;四、「北漂一族」終於有了正確的注解;五、「汪洋」要進京就職;六、北京正式更名「中南海」。

●北京暴雨成災,根本原因是下水道缺乏黨的正確領導。一九四九年後,北京市下水道一直沒有成立黨組織,既沒有下水道黨委會,也沒有黨支部,黨對下水道的領導嚴重缺失。這是造成此次水災的主要原因。建議中央責成北京市委加強黨對下水道工作全面領導,確保黨的方針政策暢通無阻⋯⋯

—張澤佳《一座輕易被淹的城市》

維穩不是救命符而是催命符

中共當局災前不作為,災後不認錯,箝制媒體,封鎖消息,布防維穩。二十三日,《北京日報》的頭版頭條刊登了題為《當前要把工作重心轉到救災善後維穩上來》的文章。文章指出,二十二日晚上,北京市召開領導幹部緊急會議郭金龍強調,當前要把工作重心轉到救災、善後和維穩上來。「確保社會穩定,以優異成績迎接黨的十八大勝利召開。」

災後不到一天,剛剛高升的胡錦濤的愛將郭金龍,就把維穩放在救災之前。民眾不由不怒氣衝天,網上一片罵聲——「還沒有出事就開始維穩,為什麼如此心虛?」、「大雨無情,人命關天,要做的是善後,跟維穩沒有關係!」、「已經不穩了,所以才要維穩,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官員思維已經脫離人類了,叫國人情何以堪!」、「天災死人都怕人民鬧事,可見官場風聲鶴唳到了什麼地步!」

還有網民翻出周恩來在一九四六年講的一段話來:「蔣介石說,中國不能搞民主,中國需要的是一個中央集權的政府使中國走向穩定,只有穩定了,中國才能走向富強。這是什麼強盜邏輯啊!以穩定為由,拒絕民主,充分暴露了蔣介石這個獨裁者的本質。」當年,周恩來何等義正詞嚴地批評國民黨政權的專制腐敗,沒想到六十六年之後,把「蔣介石」換成「共產黨」,這句話更加貼近現實。穩定絕對不是專制的遮羞布,獨裁絕對不是通向民主的捷徑。

北京市接著宣布,由機關黨員幹部帶頭,發起為「七二一」特大暴雨捐款,並號召全市民眾也參與捐款。然而,這項呼籲如同火上澆油,覺醒的民眾再不受欺騙和愚弄。當局收穫的是兩萬多條「捐你妹」,一萬多條「滾」,八千多條「你大爺的」,六千多條「你媽逼」⋯⋯民眾出奇地憤怒了,很多人罵出粗話來。心驚膽戰之下,當局關閉了微博上的評論功能。

中國政府真的缺錢嗎?有網友揭露說:「中共政權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注資四百三十億,給上合組織一百億 ,送阿富汗一點五億,非洲兩百億,免除越南五百億債務⋯⋯哦,忘了,全是美元哈,不是人民幣。現在一場大雨,這些狗日的又要我們捐款。」於是,一副對聯應運而生,廣為流傳——上聯:對外援助減免貸款大筆一揮十分瀟灑;下聯:對內逼捐推卸責任貪得無厭一等下流。橫批:捐你媽逼。確實,這個「劫貧濟富」的無恥政權,只配收穫人民的痛罵。

此次北京暴雨,檢驗的不僅是北京的現代化程度,更是全國的民心所向。中共當局拙於救災卻擅長維穩,救災拖泥帶水,維穩雷厲風行。有網民諷刺說,維穩已經成為天朝臨終掙扎的救命符。不過,在我看來,維穩不是中共的救命符,乃是其催命符。天作孽,猶可活;人作孽,不可活。既然胡錦濤堅持胡作非為,那麼中共就是非倒不可。

「九皇」集體缺席新聞聯播

北京遭受這場嚴重的水災之後,「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在幹些什麼呢?

心機叵測之人,行動必然遲緩,胡錦濤就是此種典型人物。他信奉「一動不如一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治國十年,如老僧入定,如烏龜縮殼。一有風吹草動,便讓溫家寶衝在最前面,自己躲藏在幕後觀測風向,待到局勢平穩,才施施然地登場。在薩斯危機和四川地震的時候,均如此安排。對溫家寶來說,樂得第一個現身災區現場,博取「人民的好總理」的高帽子;對胡錦濤而言,雖然被溫家寶搶去表演親民秀的風頭,卻能贏得最大的「安全性」和「穩定性」。

御用學者胡鞍鋼以「集體總統制」形容中共的政治局常委決策機制的「優越性」。其實,與其說「九總統」,不如說「九皇帝」。在古代中國,積貧積弱,故而「天不可有二日,地不可有二君」;在當代中國,國富民強,故而供養「九皇」不在話下。既然是準超級大國,地大物博,當然需要「九皇共治」。美國只有一個總統,遇到「九一一」恐怖襲擊和卡特琳娜颶風之類的緊急情況,總統分身乏術、顧此失彼,恨不得變出九個腦袋來;與之相比,中國有九個皇帝,正可「分田到戶」,各管一攤,井井有條。此次北京遭受六十一年未有之大災,「九皇」有了一次證實「集體總統制」優越性的好機會。

然而,北京大暴雨之後,中共九常委無一人出面講話,集體在「新聞聯播」中失蹤。據外媒報道,當時九常委正在北戴河開會,為分配十八大的位置及如何處理薄熙來案等問題爭執不下。在會議室外等候的秘書們,不敢貿然進去彙報災情。因此,就連一向愛作親民秀的溫家寶,這一次也未立即趕回北京,指揮救災,慰問百姓,白白失去一次名垂千古之良機。

北京的暴風驟雨比不上北戴河的驚濤駭浪。在此關鍵時刻,「九皇」個個都掂量得出孰輕孰重。比起出鏡的機會更加重要的,是繼續討價還價的分贓大會。北京死幾十個人、損失幾十億財產,又算得了什麼?中國有的是人,中國有的是錢。讓「九皇」念茲在茲的,乃是如何讓自己派系的人馬佔據更多的肥缺,這才是「運籌於帷幄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的頭等大事。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誤將「河蟹」作「和諧」的是少數自作多情的「知識分子」。即便沒有這場暴風雨,中國也早已開始晃動,這一點老百姓心知肚明,只有「九皇」假裝若無其事。有網友說:「今天新聞聯播,九個小太陽集體缺席晚七點檔。」有網友表示:「一個領導都不出現,只關心自己的位子,百姓死了人都沒人出來說說話!」還有網友分析說:「這就是為什麼沒有軍隊參與救援的原因吧。」也有網友做了一首打油詩:「一場暴雨首都澆,中南海依舊靜悄悄。幾句流言耳邊漂,今夜何人睡不著?」人民的怨聲載道,傳不到胡錦濤的耳朵裡。胡錦濤「以不變應萬變」的策略能夠拯救病入膏肓的中共體制嗎?

胡錦濤毫不動搖乃是自欺欺人

胡錦濤對北京水災造成大量民眾死難之事不發一言,在水災之後第三天,卻率全體政治局常委出席中央黨校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並發表所謂的「重要講話」。這是十八大之前胡最後一次發表「重要講話」,算是十八大之序幕,也透露出十八大報告之草蛇灰線。

雖然習近平在總結發言中說,胡錦濤的講話深刻闡述了黨和國家面對的重大問題,但實際上,胡錦濤的講話依葫蘆畫瓢,毫無新意,在此間不容髮之際,仍然不敢面對其執政十年造成的「改革變成權力和經濟壟斷」的困局。胡錦濤提出繼續推進整治體制改革,卻不對其內容作出界定。報禁和黨禁兩大要點寸步不讓,表明真正的改革不可能啟動。

海外輿論過於樂觀地評述胡錦濤的講話,居然認為「改革是全文的一大主題」,「該講話是為政改鋪路」。大概是饑不擇食,畫餅亦可充饑。如鳳凰網,便故意「弄假成真」,將胡錦濤的講話往改革的方向上生拉活扯。二十四日上午九時,鳳凰網以《胡錦濤:要堅持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為題,全文轉載胡錦濤的講話。其時新華網等官媒的新聞標題是《胡錦濤在省部級領導研討班上發表講話》。僅僅兩小時後,鳳凰網的標題就換得與新華網一字不差。顯然,鳳凰網先前的標題遭到中南海嚴厲批評,不得不立即認錯改正。

從這個細節就可以看出,半官媒身份的鳳凰網,希望打一點擦邊球,將胡錦濤的講話與當年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倡導的改革路線貫穿起來。本來是好心好意,卻弄巧成拙,胡錦濤不接受這種給他臉上貼金的行為。胡錦濤內心深處對改革充滿恐懼和仇恨,跟八十年代的開明路線格格不入;他更傾向於回到密不透風的毛澤東時代,只是心有餘力而力不足。

胡錦濤的講話,根本精神在於這句話:「我們必須毫不動搖走黨和人民在長期實踐中開闢出來的正確道路,不為任何風險所懼、不為任何干擾所惑。」換言之,他堅持認為,自己執政十年所走的道路是正確的,要把這條路一直走到底,接班人也必須這樣走,絕對不能換一條新路。在他心目中,從自然災害、經濟衰退到民眾抗議,任何風險都不足為懼;民主轉型、還政於民的呼聲,更是不能容忍之「干擾」。明明中國已經在「動搖」之中,他卻掩耳盜鈴地宣稱「毫不動搖」,可見他對時代的脈動麻木不仁。

從「六四」屠殺到水淹北京,中共已民心盡失。江澤民時代,當局以「生存權」之說取代「人權」之內涵,搪塞海內外之批評;胡錦濤時代,乾脆連民眾的「生存權」都一鍋端掉,因為中共要「生」,民眾就必須「死」。從中央到地方,賣官鬻爵、掠奪土地、壟斷資源,甚至悍然上馬危及民眾生命健康的污染項目。於是,從四川什邡到江蘇啟東,民眾揭竿而起,與其被毒害至死,不如反抗而死,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於是,平日不可一世的啟東的市長、市委書記成了人民手上狼狽不堪的俘虜,這是中共建政以來「民強黨弱」之轉捩點。今日,被剝掉楚楚衣冠的是基層官員;明日,這就是胡錦濤們的下場。

(本文選自余杰新書《河蟹大帝胡錦濤》,

香港晨鐘書局出版,九月一日正式上市)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