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權力的「內部承包制」
 
高層權力的「內部承包制」
作者: 金師炎

中南海

更新於︰2012-09-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九常委相當於九個總統、九個內閣,實際上不是治國,也不能治國,而只能內耗,內耗下去就是內亂,民間力量才有出頭的機會。


●中共九常委忙於權力分贓,唯恐壞了十八
大的分贓大計,提出保衛十八大的口號。

研究中國國情和穩定的清華大學教授胡鞍鋼說中國是集體總統制。九個常委等於九個總統,再加上一個換屆後暫時留任的軍委主席,基本上是十個總統。

這使我想起後羿射日的神話來,那時天上有十個太陽,本是每天每個輪流值班,可有一天十個太陽同時升出,世人不堪其曝,神射手後羿出現,一下子射掉了九個除害,只剩下一個,天下清明。而今天的政治局常委恰恰相反,本來人民只需要養一個總統,現在必須養九個總統,可今天誰來把這九個「太陽」射下去,另外從民間選一個「黑馬」總統呢?

十八大趨向:權力內部承包

這一天快要到了,因為我們看到十八大的運作模式正朝這個方向發展,其中最突出的就是「權力內部承包」,中共決策機構是政治局,而政治局行使最高權力的只是九常委,就等於中共權力內包給九個常委,天下人的財、權、利、法由這九個人說了算,財指財政,權指人事任命大權,利指個人所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法就是對自己的人用「家法」,對草民用刑罰,古代「刑不上大夫」,今天「刑不上太太」,看看薄谷開來直接殺人只是被判死緩,和毛澤東妻子江青一樣「免死」。

這說明薄熙來也算一個「小總統」,政治局常委是九個「大總統」,另外十幾個委員都是「小總統」,殺人可以免死,或許胡鞍鋼下一步會說「集體總統制」充分體現了所謂依法治國的優越性。

民主國家都是一個總統權力集中,是總統負責制,另外有立法、司法和民意相互制約和牽制,可專制國家不一樣,則是九個總統權力「內部承包制」,有利的事情九人都增光添彩,無利的事情就是集體不負責制,比如廢除勞教、公布「六四真相」等等,看到有哪一個總統說一句真話了?

常委因任期和年齡限制而內鬥

我們看看九常委的身份標簽就知道,央視《新聞聯播》每次播報九常委的新聞,都是先把常委及具體職務通報一遍,從總書記、主席到委員長、總理、政協主席、副主席、常務副總理、紀委書記、政法委書記,九個人,等於九個總統,各有各自的財、權、利範圍,十三億人,都成為了他們的私家奴隸。

比如賀國強「承包」的紀委是以反腐敗為名,實際是保護腐敗的部門,別人就無法插手;周永康的政法委是中國除了「槍桿子」之外的另外一個「刀把子」。「槍桿子」和「刀把子」都屬於「凶器」的範圍,掌握這個權力的人都是不好惹的。曾有消息傳,薄熙來謀求上位,目標中的最高職位不是政法委書記,但最低也是這個職位,因為它是「刀把子」,在重慶,王立軍便是他的「刀把子」,王立軍的做法就是黑社會做法,想抓誰就抓誰,想打誰就打誰,想提拔誰就提拔誰。

當然,玩「刀把子」也有風險,薄熙來就是被王立軍這個「刀把子」意外戳傷了,結果魚死網破,薄熙來所有的上位夢都離他而去。薄熙來還沒有進入,九常委就按捺不住了,那麼已經進入九常委的人是不是就達到目的了呢?未必,因為九常委有任期和年齡限制,年齡到了,任期到了,除了退下來的總書記還可以繼續效仿鄧小平、江澤民繼續擔任兩三年的軍委主席職務(太上皇、太太上皇),其餘都讓位新的九常委。

比如十八大習(近平)李(克強)兩常委留任,另新選七個常委(有說十八大恢復七常委制),加上留任軍委主席的胡錦濤,和七個新常委組成新的九常委,這就等於老的九常委必須有各自的接班人,胡溫的接班人或許排名在前是習(近平)李(克強),另外七人就要爭奪了餘下的席位,僧多粥少,爭執之下會不會使整個盤子破裂呢?

常委非少數服從多數必然分裂

改朝換代的危險就在這裡——這不是危言聳聽。因為這不是鄧小平時代,也不是江澤民時代,鄧小平時代基本是鄧和陳雲說了算,江澤民時代有江澤民、朱鎔基和曾慶紅,基本上他們都是同一條路線。不像今天有九個總統,九條路線,九個人說了不算,這個事就做不成,除非九個人一條心。

此種模式就是確認式的「認可」模式,不是「表決」模式。其中的區別是,表決就是少數服從多數,票多優勝,「認可」就是大家都認同,當然就是大家都確認了,若有一個不能確認,就先擱置,等確認後再通過(比如黃菊常委未死之前堅決頂住不同意政治局開除陳良宇的黨籍,胡溫沒有辦法,巧合的是黃菊生病早死,陳良宇才得以被開除黨籍,然後被判刑十八年。如今薄谷開來被判死緩也得到了九常委的「認可」)。  

這說明在政治局內部,若遇到事件發生,九常委一時無法達成一致的事情,基本上就幹不成,幹不成就分裂,這說明十八大的危險就在這裡。

這樣看來,九常委相當於九個內閣,實際卻不是治國,也不能治國,而只能內耗,內耗下去就是內亂(當然是在黨內內耗,結果就是亡黨,步蘇共後塵,但不是亡國,中共下台反而是民主治國得以新生)。

現在看得更清楚了,中共權力的「內部承包」,就是一定要承包給自己人(紅色後代,比如毛新宇、劉源都是十八大代表)才放心,前二十八年基本上包給了毛澤東,後三十多年先後包給了鄧小平、江澤民和如今的九常委,中共是個外殼,九常委才是「核心」,才是十三億奴隸的「包工頭」。

不過,中國人不是永遠都是這些「包工頭」的奴隸,中國也要像利比亞、埃及、突尼斯、緬甸、叙利亞一樣有一部奔向自由的「出埃及記」,現在他們九總統集體負責制就要失靈了,又加上經濟危機以及國家治理的徹底失敗,他們「內部權力承包」制度通過薄谷開來殺人「免死」已完全透出敗象來。

無法無天、內耗嚴重的「家天下大廈」隨時都可能崩潰,只是不知到底在哪一天,或許就在十八大爭奪九總統(或七總統)之時,他們的分裂對民間社會來說是最大的危機,一旦分裂必然會引發垮台之危,結果才有民間社會的機會。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