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自編自演的一場騙局
 
黨自編自演的一場騙局
作者: 許 行

專題

更新於︰2012-09-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震撼世界的謀殺外國人的世紀大審判,沒有律師辯論,沒有人證物證,更沒有陪審制,被告或主審官,都按照早擬定的腳本宣讀,七小時結案。如此粗製濫造的表演,真是太兒戲了。


●谷案只經過一天審判,8 月20 日宣判死緩。谷致答詞:感謝
法庭對生命的尊重。這天,她換了裝束,不像開審時那樣難看。

近來傳媒上多的是谷開來在合肥審判的新聞,卻少有北戴河會議關於權力交接的訊息。其實,谷開來的審判只是中共今次整個權力交接中的一個小插曲,整個權力交接的內幕,比這個小插曲要複雜得多。

薄案牽涉太廣,胡習大事化小

可以這麼說,谷開來謀殺海伍德是破壞薄熙來篡權大計的一個意外。如果沒有谷開來的謀殺,就不會有王立軍與薄熙來的衝突,更不會有王立軍叛逃美國領事館,爆破薄熙來整個篡權大計,導致胡錦濤聯合溫家寶和習近平,將薄熙來扣押審查,阻遏了中國重返毛左方向的一次政變。

但薄熙來問題並不只是他個人權力慾的問題,而是有當今社會矛盾的社會基礎的。因此,他的篡權陰謀會得到部分基層和部分上層的支持。基層支持來自黨內外不滿權貴資本主義的毛左勢力;上層支持則有政法系的周永康和軍中部分少壯將領 ,包括重慶、成都軍區和他父親舊屬,以及國防部長梁光烈等。憑著薄熙來雄據重慶的地盤,他盡力搜括資金,購買軍火和先進竊聽設備,在高層各方面搭內線,豢養文人,攏絡海內外傳媒,整個計劃的牽涉面相當廣。如果薄熙來能入中常委,他便可以在黨核心裡起事,否則,他便會憑他「西南王」的諸候地位發難。

面對如此龐大的篡權陰謀,胡錦濤處置起來非常棘手。他不能將整個陰謀如實公布,因為公布實情不僅大大破壞了黨的形象,且會牽涉到很多涉案的同謀者和支持者,包括中常委周永康、國防部長梁光烈,以及軍中一大批將領。他怎有能量處置這麼許多有權有勢的大人物?弄不好還會逼使他們走極端,爆發奪權與反奪權的內戰,整個中共政權便會由此陷於崩解。所以他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將薄熙來與所有同謀者和支持者切割開來,只把薄熙來當作是個人的違紀來處理,又將谷開來的謀殺與薄熙來和王立軍切割開來,免得牽涉到整個陰謀計劃。

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才會有今天的合肥庭審表演。接下來,還要對薄熙來的處置另作一番表演。現在大家正在等著看胡、習怎樣導演。放虎歸山,當然擔心他捲土重來,交司法公開審判,又怕牽連太廣。憑常理推測,最好的選擇是僅作黨紀處分,開除黨籍,藉故將他長期軟禁,像鄧小平、江澤民長期軟禁趙紫陽那樣。即使如此,也還須取得黨內各方有勢力派系的認同,畢竟胡錦濤或習近平都沒有鄧小平那樣權勢,可以一人話事。

合肥審判是一場最蹩腳的表演

從這個大局的背景去看谷開來的庭審,就可以明白,它原本就是一次司法表演,其目的不過是要對英國,對世界和國人作一次交代,走過場而已。只是這麼個走過場的表演幹得實在太蹩腳了。哪有如此震撼世界的謀殺外國人的世紀大審判,不在北京開審而要移到安合肥去審的;既沒有被害者家屬的代表或律師出庭質詢,又沒有人證物證,更沒有雙方律師在法庭上辯證或實施陪審制,甚至連主被告谷開來都被薄熙來姊姊指為「貨不對辦」的替身。整個審判過程,無論被告或法庭主審官,都明顯地按照黨擬定的腳本宣講一番,總共只化了七個小時就匆匆結案。如此粗製濫造的表演,簡直連正式舞臺劇都不如,真是太兒戲了,怎能讓眾目睽睽的世界人士和國人相信?

合肥審判的表演,又一次暴露出中國這個黨治國家根本沒有司法獨立可言,黨不僅超越司法權力,而且可以任意捏造司法,欺騙國人。你不信嗎?反正中共就是這副模樣,有權在手,你怎奈它何?

當然,公眾輿論在國外可以揭露整個庭審的許多破綻,有人提出五個疑點,有人提出十個疑點,但在國內,所有的訊息和議論都被封鎖,唯有新華社的通稿一種說法。

宣判的結果亦是眾所預料的死緩,畢竟不敢處死聲名如此顯赫的諸侯夫人,但既認定她是有預謀殺人,不能不判最高刑罰死刑,但同時加上緩刑兩年,便等於放生。法庭已有暗示她患有精神憂鬱症,這是一個伏筆,很可能谷開來被關兩年牢獄之後再被送進療養院去監押。至於她家的勤務員張曉軍,法庭己認定他是從犯,故從輕發落,只判九年。

北戴河會議猶如宇宙的黑洞

老百姓對共產黨的司法弊政亳無辦法,但共產黨自已對它內部的高層權鬥和權爭也同樣無辦法消除。

胡錦濤在處理薄熙來和谷開來問題的同時,更重要還是要盤算在黨高層權力交接的變換中怎樣保持剩餘權力,這才是他的真正關注所在。他要盡力爭取將自己的親信安插到新的領導核心,霸占多數,又想效法江澤民那樣延任軍委主席兩年,但這些企圖自然會受到習近平以及黨內各實力派系的抵制。習近平當然不願只當一個無實權的黨領,但他又無法完全擺脫胡派勢力,因為胡派主將李克強出任新總理己成定局。於是未來政治局常委這個黨領導核心的人選便成為胡習之間以及黨內各主流派爭奪的重點。究竟未來常委是九人或七人,該由誰入局,最後必須由黨內各實力派系集商的北戴河非正式會議來拍板。但這麼重要的會議幾時召開,有哪些人出席,全都黑箱作業,密不通風,像個宇宙的黑洞。

外界只能憑現有九常委的行蹤推測,北戴河會議大概在八月初召開,至八月半前已經結束。事後傳出新中常委和新軍委名單。據博訊得到的傳聞說,新常委七人,即習近平(總書記)、李克強(總理)、俞正聲(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政協主席)、李源潮(國家副主席、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王岐山(第一副總理)、汪洋(中紀委書記,有可能又是中央軍委委員,兼管軍紀)。

如果這個名單屬實,那末真正是胡錦濤親信的只有李克強和李源潮,汪洋雖被歸入團派,實際上他的頭腦比胡錦濤開明得多,可說是「團派的異端」,但這個「異端」如果被當上常委去管黨紀,等於綁住他不要在地方上搞風搞雨。看來新常委決定七人,等於是削掉原有掌管政法和意識形態的兩位,這可能表明黨內強烈反對政法委和宣傳部的呼聲起到作用。

軍委名單:習拉攏劉源和張海陽

關於中央軍委的名單,據中國軍事網站最近傳出的消息,胡錦濤不可能像江澤民那樣留任軍委主席,勢必裸退,習近平會接任軍委主席。副主席是常萬全和許其亮,國防部長是吳勝利。其餘四總二軍和二砲,有兩份不同名單,一份是:總參謀長張海陽,總政治部主任劉源,總後勤部部長范長龍,總裝備部部長章沁生,海軍司令員孫建國,空軍司令員馬曉天,二砲司令員魏鳳和。 另一份名單是:總參房峰輝,總政張海陽,總後勤劉源,總裝備范長龍,海空軍和二砲與上一名單相同。

從上述名單看來,原本支持薄熙來的劉源和張海陽都高居四總之一的位置,可見習近平已和薄熙來的支持者握手言和,人們可以說這是習近平拉攏他們,或者也可以說劉、張己受招安。無論如何,這顯示出無論胡錦濤或習近平,都必須將薄熙來的支持者同薄熙來切割開來,使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反過來也可以猜測,無論胡錦濤或習近平,都不會對薄熙來的處置太過嚴酷。

還有一點值得提的就是章沁生,他是解放軍中首屈一指的戰役專家,曾任國防大學教育長和總參作戰部部長,有現代意識和改革意識,今年初他頂撞胡錦濤,主張軍隊國家化,氣得胡錦濤憤而離席,一度傳說他被解職,這次在第一份名單中被列為總裝備部長,而在第二份名單裡沒有了他,不知是習近平忌才或什麼別的原因。

習近平的接手工作事實上已經開始,貴州省委書記栗戰書調任中央辦公廳常務副主任便是證明,他接替令計劃出任中央辦公廳主任的機會甚高。因為栗戰書過去曾任河北共青團書記,一般人將他劃為團派,但另有一說他是習近平三十多年的老相識,早在八十年代初,習、栗兩人都在石家莊市屬下的正定縣和無極縣分別當過縣委書記。

如果汪洋確實進入常委,那末今後就要看上海、重慶、廣東三大重鎮的第一把手將會換成由誰出場了。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