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權力家丁化是中國本質
 
公共權力家丁化是中國本質
作者: 陳有西

專題

更新於︰2012-09-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中國大陸知名律師陳有西這篇評論谷開來殺人案的文章,深刻剖析國家公權力已經私有化的嚴酷實質。被網民視為是對此案最到位的分析。


●谷開來愛子薄瓜瓜(後右二)未
出校門,就捲入父母龐大的金錢糾
紛。他和一班同學在留學時合影。

漢家失權柄,董卓亂綱常。谷開來案審判,揭開了中國當前政治權力中非常可怕的一面:綱常已亂。

一個普通的刑事案件,一個女性為了保護自己的兒子、為了保護自己的丈夫和家族的一些醜聞不被暴露,鋌而走險,投毒殺人,本沒有甚麼意外。

谷案的意外和遠離常規在於,這個殺人案從殺人預謀、殺人毒藥的獲得、運送、設計殺人方案、被害人從北京騙到重慶殺人現場、實施殺人行為、殺人後用警察權設計假情節、假筆錄、假勘驗進行掩蓋,都是運用國家公權、將國家權力家丁化而進行的。整個國家機器成了他的家奴。

整個國家機器成了薄谷的家奴

而且這次調動的不是一個人,一次行為,而是涉及到一個省級警察機構、警衛機構中的一批實權人物,獲取毒品是通過黨政機關的主要人物。也就是說,這種殺人犯罪事實,是直接運用公共權力進行、完成、並試圖掩蓋的。

這種行為,只有在封建割據時代的諸侯王的藩國裡,才能夠發生。

請看新華社報道的有限的庭審中國披露的犯罪事實,二○一二年八月九日報導:

《重慶市公安局原副局長郭維國等包庇薄谷開來被公訴》:二○一二年八月九日,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被告人薄谷開來、張曉軍故意殺人案。合肥市人民檢察院於二○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向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指控被告人薄谷開來及其子薄某某與被害人尼爾.伍德因經濟利益發生矛盾,薄谷開來認為尼爾.伍德已威脅到其子薄某某的人身安全,決意將其殺死,遂安排重慶市委辦公廳工作人員、同案被告人張曉軍邀約並陪同尼爾.伍德從北京到重慶。二○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晚,薄谷開來到尼爾.伍德所住的重慶市南山麗景度假酒店十六棟一六○五室與其飲酒、喝茶,趁尼爾.伍德醉酒嘔吐後要喝水之機,將事先準備並交給張曉軍携帶的毒藥倒入尼爾.伍德口中,致尼爾.伍德死亡。本案是共同犯罪,薄谷開來是主犯,張曉軍是從犯。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於八月九日公開開庭審理。庭審結束後法庭宣布休庭,擇期宣判。

二○一二年七月三十日,重慶市公安局原副局長郭維國、重慶市公安局刑警總隊原總隊長李陽、重慶市公安局技術偵查總隊原總隊長兼渝北區公安分局原局長王鵬飛、重慶市公安局沙坪壩區公安分局原常務副局長王智因涉嫌在辦理尼爾.伍德死亡案件中包庇薄谷開來,使其不被刑事追究,被合肥市人民檢察院以徇私枉法罪提起公訴,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將於八月十日公開開庭審理。

被告最後陳述與官方吻合

八月九日下午十五時十分許,庭審即將結束,薄谷開來在作最後陳述說:對起訴書指控的案件事實我表示接受。這個案子像一塊巨石一樣壓了我半年多,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噩夢一場。去年十一月的那幾天,當我確知兒子危在旦夕的時候,我的精神的確是崩潰了。一個悲劇因為我而發生,不僅對尼爾,而且延伸到幾個家庭。這個案子的發生給黨和國家帶來了很大損失,我應當承擔責任,我將永遠難以心安。感謝辦案人員對我的人道主義關懷,我向法庭鄭重表示,為了維護法律尊嚴,我願接受並坦然面對任何判決,我也期待法庭公平公正的判決。

張曉軍最後陳述說,我對我的行為表示認罪,在此向受害人家屬說聲對不起。希望法庭給我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我真的知道錯了。

谷案完全符合黑社會組織程序

網友九九九在我的〈陳有西學術網〉上評論說:谷開來殺人案真正符合黑社會組織特徵,是真正的黑社會行為。

一、涉案當事人除去薄谷開來以外,王立軍、重慶公安局四個高級警務領導人、張曉軍全部是在編在職國家公職人員。

二、薄谷開來是裹挾公權力公開殺人。

A:薄谷開來與公安局長曾經謀劃以販毒拒捕名義設置假現場擊斃尼爾.伍德;

B:薄谷開來與在職公職人員張曉軍幫助下毒死尼爾.伍德;

C:事後(於死亡報案前)直接告知公安局長已經毒死尼爾.伍德(既能報告王立軍,能否告知薄熙來可想而知)。這樣公開殺人不僅是明目張膽且組織有序尤其是是依仗調動公權力。

三、薄谷開來殺人不是私人個體行為而是利用公權力組織行為:

A:毒藥的來源獲取渠道不是個人行為;

B:同案張曉軍是在編在職公職人員;

C:殺人後親自直接告知案發地公安局長,公安局長又報告了市委書記,市委書記一氣之下將其免職;組織人員銷贓並殘酷追害尼爾伍德原辦案人員,一警察被毒打酷刑至死。

這些都說明這個殺人行為不是單純的個人行為。符合黑社會組織特徵,是真正的重慶黑社會老大家族行為。

這位網友的分析是振聾發聵的。他指出了中國公共權力被專制異化的事實,這是當前中國一切亂象的真正根源。公共權力已經被切割、割據、家族化、私有化,用來保護既得利益集團了。

無職無權夫人竟指揮龐大黨政機器

谷開來案完全可以解讀重慶打黑為什麼會出現這樣多的冤假錯案。可以解讀這個地方的檢察院、法院為什麼這樣害怕王立軍和警察的淫威。因為權力的家丁化,一個沒有職務的夫人都能夠這樣指揮全市的警察機器和黨政領導,作為政治局委員的市委書記薄熙來,還有什麼做不了的?要唱紅就唱紅,要打黑就打黑,要用錢就用錢,要輿論就控制和收買,沒有一條做不到,一路暢行無阻。

警察權受制於個人專權,警察權又通過無數的「專案組」控制檢察院、法院、司法局,控制檢察院起訴,控制法院強判,控制司法局壓制和迫害律師,通過宣傳部強迫人民唱紅歌,封鎖和控制網絡,勞動教養網上發言的人,通過公安局不經審判直接沒收拍賣民企的一千多億財產,再用這些財產拿出一部分搞市政建設、幫助弱勢群眾收買民心,這個太上皇就可以實現他的所有欲望,包括「民望」。而被奴役被賣了的草民,至今還會對他山呼萬歲。懷念他,希望他回來拯救他們。

為什麼重慶的檢察機關不能堅持原則把住錯案關,把那麼多錯案、冤案訴上法庭?

為什麼重慶的三級法院能夠閉著眼睛錯判出那麼多冤案?而沒有一點反抗?

為什麼那麼些科班出身的、受過良好法學基礎教育的公訴人、審判員,會閉著眼睛、不顧事實和法律,貫徹薄熙來、王立軍的旨意,而辦出錯案毫不臉紅?

為什麼重慶的律師,在這樣荒唐的審判中,不能發出真正的聲音?

公權力已經被專制權力竊據

為什麼重慶的輿論,在王奔薄倒之前,會這樣欺騙人民,一片鶯歌燕舞,直到現在,人民才目瞪口呆、不敢相信重慶還發生了這樣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一切皆因權力私化。專制獨裁之下,所有的司法制衡、輿論監督、黨內監督、人民監督,都已經被摧毀了。只有家天下和君天下。

不只重慶。以權壓法的案件,重大的久拖不決的冤案,沒有一件不是個人權力破壞法律原則的陰影在起作用。北海案如此,貴陽小河案如此,黑龍江伊春的光明集團案如此,湖北荊州的天頤案如此、近期網上不斷曝光的一些以權壓法的冤案莫不如此。

是什麼樣的機制,讓掌握一點地方權力的人的家屬,能夠直接調動這樣多的公共權力?谷開來沒有任何職務。她只是一個夫人。

是什麼樣的機制,能夠讓他們將殺人的事實直接告訴警察,並要求警衛參加殺人、警察保護包庇殺人、而警察果然堅決實施,並直接幫助包庇殺人?相反去迫害堅持基本良知、要真正偵查的警察?這是一個何其可怕的現實!

一切的原因,就是我們的公共權力已經異化,已經被專制權力竊據。國家公器、國家資源,已經變成權慾熏心、利令智昏者的私人工具。公共權力已經家丁化。

這個過程是如何完成的?我們下一步能不能糾正這種現象?這是個人原因,還是整個制度的慣性?這些才是我們要真正思考的。否則,政權失去民心是必然的。而其結束的日期也就不會太遠。

(陳有西,京衡律師集團董事長兼主任,一級律師,兼職法學教授。中國律師協會憲法人權委員會副主任。二○一一年《南方人物周刊》中國五十位年度魅力人物。)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