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殺案怎能孤立處理?
 
謀殺案怎能孤立處理?
作者: 劉正清

專題

更新於︰2012-09-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薄熙來唱紅打黑挑戰了中央的權威,但在維護共產政權的立場上不是與中共當局一致的嗎?中共既然「祖宗之法不可變」,薄案的處理便極為尷尬與無奈。


●很多人拿薄谷案件的審判,與審判四人幫相比。
可見相差很大。30 年前的那場世紀大審,公開審
判從1980-11-17 到1981-1-25,長達兩個多月。
而且,江青可以抗辯,喜笑怒罵,咆哮法庭,宣
稱「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他要我咬誰就咬誰。」
完全不像今天的谷開來,在庭上念劇本。

關於薄谷開來殺人案,我有幾點感想。非常之事不用非常之手段,不足以揭開事實真相——王立軍私奔美領館一曝光,同廣州幾位大學老師吃飯時聊起此事。一位老師不解地說,像這樣一位「打黑」英雄,反美鬥士,竟然投奔了美領館簡直是不可理喻,至於說薄熙來也沒有理由要加害他呀。

一、可與林彪事件相比對

我說,現在要揣測王立軍事件就一定要與林彪事件聯想起來分析,在中共高層真正瞭解毛澤東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林彪,一個是周恩來。林彪之所以要炸毛澤東,之所以要出走蘇聯,並非叛國不叛國的問題,完全是出於自衛和保命。因為毛可以隨時輕而易舉地將他搞掉。表面上看,王立軍是薄熙來所倚仗的打手,王是薄一路提攜而來,情同手足,共事多年。正因如此,王對薄打擊政治對手之毒辣及為人是非常瞭解的,在文革時薄熙來為了達到政治目的竟然不顧親情將老爹三根肋骨踢斷,不可能不給王立軍留下恐懼的陰影。

王立軍肯定是掌握了薄熙來天大的秘密。王非草莽英雄,他身為公安局長和具體操刀者,對體制內的暗箱操作是非常清楚的,他不可能不知道文強、烏小青之死的內幕,他也學過法律,根據國際法,使領館是不能提供政治避難的,他又不是甚麼政治異議人士,美國不給他政治避難沒有道義壓力。王之所以要投美領館就是要把事搞大,目的是保命,不要落到重慶手裡,以便落到北京手裡,就是要死也得死過明白,他的目的達到了。

果不其然,事隔不到一個月,外媒就曝出薄谷開來涉嫌謀殺英國公民海伍德之事。

現在我們可以反過來設想:海伍德在重慶之死,薄熙來已完全擺平了,無論是海伍德的中國妻子,還是英國家人也都相信海伍德是正常死亡;儘管薄熙來身為中共政治局高官,可以將海伍德之死搞成與國家行為無關的個人行為,但仍難免一場外交風波。為了黨國利益,就算是王立軍沒有投奔美領館而是直接到北京告狀,身為高級公安幹部,他難道不知道,到了北京就能揭開海伍德之死的真相嗎?他不會被失蹤或被精神病嗎?從這個意義講,王立軍投奔美領館功莫大焉!谷開來殺人案的被揭露,中共實屬尷尬與無奈。

二、謀殺案還有其他併發案情

溫家寶總理二○一二年三月十四日在人大閉會期間答中外記者時說「調查和處理的結果一定會給人民以回答,並且經受住法律和歷史的檢驗。」王立軍在解剖台上割下海伍德一片肉,以證明死者遭毒害身亡(據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報導)。海伍德被謀殺致死,在王立軍的有力證實下,可以板上釘釘,誰也否定不了。單就此謀殺罪,若要判處涉案人死刑,確實是經得住「法律和歷史的檢驗」。但海伍德之死的真實並不代表整個案件的真實。

根據刑訴法規定,對犯罪事實要全面偵查和處理的原則。媒體披露,薄、谷曾涉嫌大連女主播等多宗命案。當然,定案要有事實根據,需要立案偵查。然而,這些命案是否進入了谷案的偵查範圍?或者說立案偵查了,結果又如何呢?外界無法知曉。這些多年前的驚天命案一旦偵破,薄谷的案情就會加倍嚴重,而且對中共在國內外的負面影響,更為不堪。

三、薄熙來與谷開來切割猶如毛江

另,據新華社披露谷開來殺海伍德是因經濟糾紛引起的。其子薄瓜瓜海外巨額學費問題;轉移到海外巨額存款問題。這些都是涉嫌犯罪的事實,根據我國刑法規定,作為國家公職人員的薄熙來對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有舉證責任,但在谷案審訊中只涉命案,不涉經濟問題。不能不讓人懷疑這是出於政治考量。

薄熙來不經商,是典型的「祼官」,但卻有如上所述的經濟問題,薄熙來在本案中能逃脫干係嗎?然而谷案卻不礙薄熙來的事,為甚麼會這樣呢?從江青案中我們可以得到啟發。

當年審判江青四人幫時,中共就使用過切割術,即將支持江青的毛澤東高高掛起,罪責全部推到江青身上。谷開來案與當年對江青的審判有相似之處。當然中共無需把薄熙來當作一面旗幟高高掛起,他也沒有毛的威望和影響力。但在中共政權合法性面臨嚴重危機的今天,以胡錦濤為首的黨中央不也是在借毛屍還魂嗎?薄熙來的「唱紅」與胡錦濤的崇毛,只不過是五十步與百步之差。如果類比一下,它真有點像羅姆的衝鋒隊與希姆萊的黨衛隊之區別。正因如此,在重慶模式如日中天的時候,政治局常委們不得不紛紛去重慶站台跟風。現在重慶模式破產,中共處理薄谷便很尷尬。

在重慶黑打運動中的冤案,雖然現在有個別案子,如方洪譏諷薄熙來、王立軍被勞教案得到平反,但中共從未在正式場合否定重慶模式,只不過是冷處理,不提罷了。原因就在於重慶的問題不單是薄一個人的問題。

薄熙來的垮台雖然與陳希同、陳良宇都是權力鬥爭的結果,但有本質的區別,二陳純系權鬥與經濟問題,而薄熙來不然,除了經濟問題外,「唱紅打黑」還涉及到中共的意識形態問題和中共政權來源的合法性問題,是路線問題。在中共所謂改革開放三十餘年中,我們不難發現它有點類似慈禧的清末改革,經濟上可以鬆綁,可以探索,允許犯錯誤;但在政治上絕對不允許逾越祖先定下的規矩,這被中共視為立場問題,核心利益問題。雖然薄熙來「唱紅打黑」挑戰了中央的權威,但在維護共產政權的立場上不是與中共當局一致的嗎?在中共的改革無法衝破慈禧「祖宗之法不可變」的瓶頸之今日,你能把薄熙來怎樣?

二○一二年八月八日(劉正清:廣東維權律師)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