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開來說毒殺海伍德緣由
 
谷開來說毒殺海伍德緣由
作者: 林則宏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2-08-1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被控毒殺英國商人海伍德(Neil Heywood)的世紀大審,9日在合肥開庭,不到八小時即結束。谷開來對自己被控毒殺海伍德,「沒有表示異議」,她首次爆出殺害海伍德以保護兒子薄瓜瓜的動機。

◆薄瓜瓜遭綁架 向母親求救

原來,薄瓜瓜在英國遭到海伍德綁架軟禁,向母親求救。谷開來也向時任重慶市公安局長的王立軍報案。

谷開來審案中,法院嚴禁媒體及與法庭旁聽者對外透露詳情。但「華盛頓郵報」9日報導,根據一名圈內觀察人士的法庭描述,谷開來承認毒殺海伍德,因為海伍德的一封威脅要毀了她的兒子薄瓜瓜的電郵(you will be destroyed),使她相信兒子的安全受到威脅。

她在庭上也為被指為共犯的薄家勤務人員張曉軍求情。

美聯社也引述庭上消息指出,谷開來案中關鍵人物之一、前重慶副市長王立軍事前就知道她毒殺海伍德的計畫。

「華盛頓郵報」引述這位密切涉入此案的觀察人士的敘述指出,谷開來在庭上說:「我犯下了罪行,為黨和國家帶來了不良影響。」她感謝律師,以及法官給她一個「公開審判」,她也感謝檢察官「把簾幕揭開一角,顯露隱藏的骯髒秘密」。

◆「我願接受任何懲罰」

谷開來平靜地說:「我願接受任何懲罰。」她也請求法庭對張曉軍寬大。檢察官指控谷開來是主嫌,張曉軍是共犯。

這個在合肥中級人民法院審判的充滿戲劇性大案,只有官方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的記者可以入內採訪,中國的媒體全部採用新華社對此案的簡短報導,而新華社的報導幾乎完全根據法院的聲明。

在谷開來案中,法院平鋪直述的聲明只說,谷開來對檢察官的案子不抗辯,以及谷開來在謀殺時精神不穩定,她的自我控制能力比一般人弱。

◆海伍德電郵 揭金錢糾葛

這 位要求匿名的觀察人士說,檢察官在審判中詳述了海伍德發出的電郵,和谷開來與薄家勤務人員張曉軍如何把毒藥灌進喝醉酒的海伍德口中。這名觀察人士轉述,檢 察官說,在2011年11月10日,海伍德發電郵給在哈佛大學讀書的薄瓜瓜。檢察官說,海伍德對一項失敗的房地產開發計畫感到憤怒,這個計畫是薄瓜瓜介紹 給他的,預計可賺進超過1億英鎊(合1億5400萬美元),海伍德要求薄瓜瓜付給他10%的保證金,約1300萬英鎊(合2000萬美元)。

這封用英文寫的、據稱是海伍德發的電郵在庭上被展示,並有中文翻譯,海伍德在電郵中警告薄瓜瓜,如果不付錢,「你將會被摧毀」。但檢方並沒有證明這封電郵是否真出自海伍德之手。海伍德已在去年11月遭谷開來毒死。

據 另一名當天法庭旁聽者記憶說法,谷開來表示,她及徐明(大連實德集團董事長,已在押)與海伍德進行合作項目涉及法國一處地產項目,及重慶江北區建設的大項 目。若如期完成,海伍德可從中獲得1億4000萬英鎊的收益。但由於種種因素,此項目未能開工。海伍德於是向薄瓜瓜發郵件,索要預期收益十分之一的賠償, 即1400萬英鎊。薄瓜瓜承認自己家庭為此要承擔一部分責任,雙方數額談不攏。多次交往未果後,海伍德採取威脅手段,將薄瓜瓜軟禁在海伍德的英國住處,此 向谷開來施壓。

◆憂兒子遭撕票 谷開來報案

薄瓜瓜遂向母親電話通報自己被軟禁綁架的情況,谷開來擔心兒子遭撕票,先向重慶警方報案,王立軍受理此案。但由於案發地在英國,又無確切證據,無法採取強制措施。谷開來因此動了除掉海伍德、保護兒子的殺機。

據旁聽者稱,谷開來先與王立軍預謀,欲誣陷海伍德從事販毒活動(此時海伍德人在北京),將其誘至重慶,再藉抓捕販毒拒捕為藉口,將此人當場擊斃,除去大患。

但後來王立軍可能害怕風險,不願意繼續參與行動。谷開來便親自下手,通過重慶黑道人物,借口自己做實驗,弄到了毒殺海伍德的「三步倒」毒狗藥。為谷開來提供毒藥的七人,後因涉嫌販毒被捕。

檢察官則在庭上說,是張曉軍把這個威脅告訴谷開來,因為谷開來不使用電郵,谷開來因而邀海伍德到重慶相見,11月13日,由張立軍陪同海伍德從北京到重慶,海伍德被安排住在南山麗景渡假酒店。

谷 開來已事先要一名當地中共官員在重慶搜購含有氰化物的老鼠藥,並準備好了混合毒藥。谷開來指示張曉軍在11月13日攜帶毒藥前往酒店。谷開來與海伍德先單 獨在酒店房間內相會,並喝一瓶威士忌酒,直到海伍德喝醉,谷開來即打電話叫張曉軍進入房間,這時海伍德已醉倒,並嘔吐,弄髒張曉軍的襯衫,然後海伍德要水 喝,張曉軍協助海伍德躺上床,把混合水的毒藥灌入海伍德口中,然後離去。

◆案發次日 王立軍偷錄供詞

檢察官說,第二天,谷開來會見了薄熙來的左右手、重慶警察局長和副市長王立軍,谷開來認定王立軍在酒店房間內裝了竊聽器,她對王立軍承認與海伍德會面說:「你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但她沒想到王立軍秘密錄下了兩人的對話。

王立軍不只錄下谷開來的供詞,也留下海伍德心臟的血液樣本,王立軍兩次要當地實驗室化驗血液中的毒藥殘餘,但結果都是陰性。今年2月,王立軍因海伍德案與薄熙來鬧翻,逃到成都美國領事館內待了24小時,最後被情報官員帶至北京。

在審判中幾乎所有的證據都是書面形式,被高聲宣讀出來,唯一的證人是公安部的一位科學家,他說曾在4月化驗海伍德的血液樣本,確定有毒藥存在。前述法庭觀察人士懷疑此血液樣本是否被污染,因為王立軍數度違反正常程序,把此樣本拿出警方儲藏室。

◆4涉案重慶警察 今遭審判

美聯社也報導,谷開來的律師在庭上提出海伍德死亡的原因,指出海伍德血液樣本中氰化物含量並不足以導致死亡。

辯護律師提出了海伍德死亡的其他可能性,包括他可能死於心臟病發作,或另有人涉入此案,辯護律師也表示,海伍德自己也要負一些責任,因為他威脅薄瓜瓜。

新華社報導說,約有140人參加此審判旁聽,包括谷家與張家的親友、人大代表和兩位英國外交官,另有一位海伍德家族的代表,他要求法庭也考慮此案的民事賠償。

法院官員宣布,四名試圖協助谷開來掩飾罪行的重慶警察定10日接受審判。這是官方第一次宣布有更多的人涉入海伍德死亡和後來的掩飾事件。


世界新聞網特派記者林則宏 August 10, 2012合肥綜合報導)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