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藏人很難保持平靜
 
流亡藏人很難保持平靜
作者: 達瓦才仁

特稿

更新於︰2008-04-0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藏區大規模的抗議和流血事件,令奉行溫和路線的流亡政府感到尷尬。青年藏人走向激進和達賴喇嘛可能的隱退,對西藏和中國都不是福音。

  三月十日,是西藏抗暴周年紀念日,這一天世界各地的藏人都會以各種方式進行紀念活動。中共對藏人的防範,往往因採取過分的措施,成為激起藏人反抗的導火索。位於青海省南部的康區重鎮結古鎮,三月九日出現大量要求西藏獨立的標語,就是當局強行收繳二百餘張達賴喇嘛照片的直接反應。到了三月十日,以沙拉寺僧人為主的十四名藏人在拉薩的大昭寺前打著西藏國旗示威遊行,很快就遭到中國員警的逮捕,軍警瘋狂毆打被捕藏人,終於引發整個藏區長時間和大規模的僧眾抗議示威並釀成多處血案。

藏區大規模抗議和溫總理的謊言

  三月十日那天,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首次對過去六年來的漢藏會談做出了總結,公開承認在基本問題上不僅沒有達成任何實質成果,而且,過去幾年對西藏的鎮壓已經是變本加厲了。現在的事實證明這一總結。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大規模的反抗運動,中國當局的反應,首先是習慣性地不拿出證據就聲稱「有充分證據證明這次破壞活動是境外達賴集團有組織、有預謀、精心策劃和指揮的」。

  當中國政府耀武揚威地鎮壓拉薩藏人的反抗並向外界宣佈事件已經平息的時候,西藏東部安多和康區卻開始了更大規模的反抗運動。甘肅省夏河縣四百多名僧俗群眾走上街頭,揮舞著西藏國旗,高呼「西藏獨立」、「達賴喇嘛萬歲」、「還我宗教自由」等口號,晚上被軍警武力驅散。

  四川省阿壩縣的上萬名藏人從三月十六號開始進行抗議示威,中國政府開槍鎮壓,造成幾十名藏人當場死亡。當天僅僅是送到格德寺的就有十八具屍體,中國軍隊還搶奪被打死藏人的屍體,企圖毀屍滅跡。

  三月十八日,中國總理溫家寶竟然言之鑿鑿地向全世界宣稱他們從未開槍殺人。第二天,境內藏人冒著極大的危險通過互聯網將部分在阿壩被槍殺藏人的照片發往境外,從而揭穿了中國總理的欺世謊言。

達賴喇嘛與西藏流亡政府的尷尬

  達賴喇嘛一直堅持和平非暴力以及不尋求獨立的立場,隨著二○○二年中藏雙方恢復和談,中間道路甚至上升到法理層面而成為流亡藏人的唯一選擇,每年一輪的會談以後,西藏代表總是不厭其煩地向外界傳達情況正在向積極方向發展的資訊。同時,流亡政府為實現和談,也做了很多的努力,不僅和談的目標從高度自治調整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範圍內尋求民族區域自治」,而且在流亡社會推行了一套「創造和談環境」的活動,在前後五年多的時間內,流亡政府命令政府所屬機構的所有工作人員不得支持和參與任何主張獨立之組織的活動,並呼籲所有藏人和支援西藏的組織配合政府的和談政策,不要對中國政府和中國領導人的訪問進行抗議活動,還有在媒體或正式檔中禁止使用可能令中共不滿的辭彙等等,雖然這一系列的政策在很多人看來無疑具有卑躬屈膝的味道,同時也導致分佈在世界各地的所有支援西藏組織長期停頓無力,嚴重削弱了藏人在國際社會的活動能量......。

  雖然有諸多的消極因素,但由直選產生的桑東仁波切所領導的西藏流亡政府還是堅定地推行了這一政策,從而使一些非政府組織也感到難於施展,青年會會長在接受採訪時就曾表示:「現在我們很難組織活動,雖然中藏和談肯定不會有任何結果,但如果我們展開一些活動,就可能有人把和談不成功的原因歸咎於我們,因此,現在我們是在蓄積力量,等著和談走入死胡同後,我們再出來收拾殘局」。

  最後,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終於不得不正式承認和談沒有取得任何實質的進展。實際上在此之前,達賴喇嘛和桑東仁波切就已經多次強調,由於中國政府拒絕做出任何哪怕僅僅是表現誠意的讓步,他們約束藏人的「道德力量」已經被嚴重削弱。

青年會組織「徒步返鄉運動」

  隨著對漫長和談的失望,人們開始把目光投向了持激進立場的西藏青年會,其實對此變化連青年會自身也沒有意識到,從青年會去年組織的抗議活動中即可見一斑。去年八月八日,青年會高調組織藏人在德里進行示威遊行,結果竟然有一萬多名藏人回應並從各地匯集到德里,很多人辛苦趕來是以為很久沒有組織大規模活動的青年會這次要大幹一場。其實青年會不僅沒有料到有這麼多人回應他們的號召,而且也沒有任何要大幹一場的計畫。

  當很多藏人頂著酷暑奔波幾日抵達德里時卻發現找不到組織者,更沒有任何明確的指令。八月八日,萬餘人匯集後,青年會才匆匆組織人力物力去印製遊行示威所需要的標語橫幅等,由於沒有時間等待油漆乾透就打包送來,很多橫幅字跡斑駁。更離譜的是,前後三天兩夜的抗議活動,除了在馬路上呼喚口號而外,幾乎沒有其他的安排,很多人甚至晚上都是在馬路邊席地而臥,三天後活動結束,自然引起普遍的不滿。不少人甚至遷怒於西藏政府,因為每當有活動時,西藏政府總是不厭其煩地發文呼籲保持克制。

  青年會雖然被這突如其來的巨大支持所鼓舞,同時也對領導層的無能感到普遍的不滿。後來,青年會又組織十幾個人衝擊中國駐印度大使館,但人們普遍將此視為是青年會為挽回萬人集會無作為所引起的不滿而出的招式。面對這一狀況,青年會急欲振奮人心,挽回受到損害的名譽,幾個月前產生的新一屆領導層在當選伊始,就宣佈並組織了「徒步返鄉運動」,並得到境內外藏人積極的回應。

  不論「徒步返鄉運動」的結果如何,這次的活動與西藏境內抗議活動的巧合足以讓人產生聯想,對青年會無疑具有加分的效果。同時,境內外藏人的一些過激行為也似乎在表明:藏人青年開始背離達賴喇嘛路線的說法並非是空穴來風。實際上,還有消息稱西藏境內的一些藏人不甘束手待斃,試圖組織武裝抵抗。顯然,達賴喇嘛聲明:如果事態繼續惡化並向暴力轉化而失去控制,他將辭去職務,完全隱退──絕對不是無的放矢。

  當然,促使發生這些變化的最大功臣是中國政權,正是由於他們的殘暴、傲慢自大和倒行逆施,才使原來主要集中在拉薩及其周邊地區的反抗運動發展成為目前整個西藏遍地開花,並使反抗的規模從原來的成百上千人變成現在的數以萬計。同時中共的頑冥不靈也讓達賴喇嘛的溫和路線陷於進退維谷的尷尬境地,使激進思想在西藏境內外得以滋長。如果中國政府繼續這樣蠻幹下去,也許有一天就真的會迫使達賴喇嘛隱退讓位,這對西藏、對中國都絕對不會是一個福音。

       二○○八年三月二十日深夜

(達瓦才仁:西藏流亡政府駐台灣代表)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