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劉安恭烈士墳墓
 
發現劉安恭烈士墳墓
作者: 徐澤榮

批毛文選

更新於︰2012-08-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二○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本人(牛津大學訪問學者)偕黃小梁(新婦)、曾欣林(表哥),乘何志誠(朋友)駕駛的新吉普車,由廣東梅縣鬆口鎮梅教中村(本人母親故鄉)出發,前往東北方向幾十公里外的福建永定縣仙師鄉務田村,尋找中共黨史上唯一成功罷免過毛澤東的劉安恭烈士的墳墓。


●徐澤榮(左)終於在六月份前往福建永定縣仙師鄉,在老村民協助下,
找到劉安恭的墓碑,以水代酒拜祭這位反毛的先驅。(作者)

劉氏聯合於德於法結識的朱德、陳毅,三位四川老鄉(於三十年代蘇區)遂行了此次罷免,並且得到上海中央的支持。至於劉、毛思想路線有何重大分歧,至今未能確知其詳,本人猜測應與民主建黨、建政有關,劉氏應是中共黨內繼陳獨秀之後的第二位民主派領導人。中共黨史雖有明確記載劉氏葬於該處,但卻從未顯示墳墓照片,令我心中長期存疑:這是怎麼回事?

近午時分到達仙師,下車詢問村民,皆說不知劉氏為何人、劉墓在何處。一位民企老闆當即駕車引領我們前往仙師鄉民政辦瞭解情況。民政辦的溫主任和其下司法所的許所長(女)熱情地接待了我們。他們亦如村民一樣,對於劉氏墳墓一無所知,拿出本縣、本鄉中共烈士名錄翻閱,亦未找到任何有關劉氏的記載。我們當即為其下載電腦上面有關劉氏生平及其下葬介紹,他們方才相信確有其人其事,當即報告本鄉黨委賴副書記。年輕的賴副書記凝視著我說,革命烈士是我的偶像,我們一定會設法找到劉氏的墳墓。

在鄉政府機關飯堂循例享用一頓豐盛午宴之後,溫、許二位驅車引領我們前往務田村凹下村民小組,去找一位曾當過六十年務田村黨支書的顧興香老人。

皇天不負有心人,顧興香老人果然知道這位「紅軍大官」的墳墓所在,不過他從不知道這位大官姓甚名誰。顧氏生於劉氏去世之後五年,及長,從他祖父口中得知劉氏葬於顧家田地旁邊。祖父告訴他;千萬不要去動這個墳墓,將來會有貴人前來尋找;那人是被紅軍戰士用竹床抬到位於凹下的顧家祠堂,驗明傷重不治,方才僱人掘墓無棺下葬的,地點在祠堂一側半里開外的一座黃土公山斜坡,叫做「打穀場河扡塘」(作者疑為「禾扡塘」)。顧家祠堂如今已被夷為平地,上面鋪設鐵軌,一旁建成車站。顧氏又說,據祖父說,死者年約四五十歲。其實,劉氏死時才三十歲左右,面部顯老應是流出鮮血腦漿模糊所致。

說完之後,顧興香老人拿起一把短鋤, 引領我們前去河扡塘辨識劉氏墳墓。穿過一片竹林,跨過兩道鐵軌,走下一條小路,越過一處水溝,爬上一面陡坡,劉氏墳墓赫然展現眼前:沒有墳包,只有石磚一塊,青瓦數片用作標誌。時為下午二至三時,陽光極其燦爛。

偉大的中共先知劉安恭烈士的墳墓終於被我發現了!此時距其戰死下葬已過八十二年(1930-2012)。

本人以水代酒灑在石磚上面,心中默念如下語句,告慰三尺黃土之下的劉氏遺骸:

在您短暫停靈的顧家祠堂,據顧興香老人回憶,刻有一副對聯,上書「紀念宗親光垂百世,公餘視澤榮耀千秋」——下聯赫然嵌有「澤榮」二字。此事表明上天早已屬意於我萬里來尋貴體。從此以後,您不再會孤眠於野,獨睡於郊了。你我同為祖籍四川,都曾留學歐洲,更為重要的是,均極懷疑毛氏。所以您和包括本人在內的千千萬萬中共疑假問真志士仁人的心是相通的。汝既出,河清有日,您安息吧!

鄭重聲明:本文闡發觀點僅為本人所持,同行各人與之完全無關。劉氏遺骸仍需取樣查驗DNA,方能確認正身。

二○一二年七月十一日於廣州

劉安恭簡介:

紅軍早期第四軍政治部主任二縱隊司令員。一九二九年十月在廣東東江右下壩國共作戰陣亡,年僅三十。該年任紅四軍委書記,對前敵委員會書記毛澤東獨裁專斷作風很反感,於六月紅四軍龍岩會議上,為主反毛,給毛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大會改選前敵委員會,毛落選,陳毅當選書記。由於這段反毛歷史,劉直到一九八五年才被中共追認為烈士。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