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資金外逃綜合報告
 
中國資金外逃綜合報告
作者: 許 行

專題

更新於︰2012-08-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前言】胡錦濤交出黨權大約還有三個月。臨別依依,自我標榜他領導的十年是「黃金十年」。他的依據是:十年間,GDP年增長11.5%,躍居世界第二,即將接近50萬億元。「是國家強盛的十年,是經濟飛翔的十年。」但是,在今年爆發的王立軍薄熙來事件中,中外媒體揭露了大量的事實說明中國經濟崛起外表下面的腐敗、不公和嚴重的體制危機。而這些黑暗面,正是二千年以來得到急劇的發展。最為醜惡和驚人的是大量黨政高官與富豪將巧取豪奪的上千億資金轉移外國,權貴家族則大量移民西方。為世所罕見。本專題針對中國特色的這種繁榮,作出多方面剖析。並深入揭露中國高速市場化、城市化帶來的問題,中國科技教育的面子工程,實質的空虛與落後。揭開帷幕一角,可以看到黃金十年是假,蒙混十年、淪喪十年是真。(編者)


●中共官方媒體承認30年外逃貪官4000餘人,捲走資金5000 億人幣。

中國三十年權貴資本主義的發展,特權階層撈得盆滿缽滿,不安全感迫使他們將巨額資金轉移外國,大炒房地產。同時大量移民,不做中國人。

美國國務卿希拉莉預測,廿年後,中國將成為全球最窮國家。這個預言忽略了中共的壽命,誰能相信,中共政權還能在中國繼續維持廿年而不墜?不過就中共治下的目前形勢而論,中國經濟在歐美經濟衰退的大潮襲擊下,出口減少,生產萎縮,民營企業陸續倒閉,GDP降為百分之七點六,外匯儲備減少,則是確切的事實。這顯示出中國不可能再保持十多年來的那般好景。

經濟衰退是由世界大勢造成,怪不得誰,但中國的問題不單只是經濟衰退,更重要的是那些靠中國好景時撈得盆滿缽滿的權貴們和富豪們不僅沒有藏富於民的善心,連藏自己財富於國內的愛心都沒有,紛紛將從國內撈到的錢往國外逃跑,這倒真的要使中國變窮了。

權貴資金外移:曾慶紅家屬和薄熙來

中國資金外逃已是普世周知的事實,它有兩大方面:一方面是權貴家族和貪官將不義之財和非法之財偷存國外;另一方面是中國富豪和企業家對中國前景沒有信心或因民營企業在國內無法生存而將資金轉移國外;有的富豪甚至連人身都感到不安全,索性移民國外。

權貴家族攜資金移民國外最顯著的例子是曾慶紅兒子曾偉。今年四月十七日博訊網報導,辛子陵公開舉報曾慶紅腐敗行為時指出,二○○六年曾慶紅兒子曾偉從銀行貸款七千萬買下山西太原一座煤礦,然後通過一家有關係的評估公司評估該礦值七點五億,讓山東國有企業魯能集團出資七點五億收購。經過幾次相類似的反覆操作,像變魔術一樣,曾偉手上竟擁有三十三億元。於是他再用三十三億元買下帳面淨資為七百八十五點零五億、實際價值上千億的魯能電力公司百分之九十一點六股權。據說是控制電力系統的李鵬家族幕後插手,讓這筆交易給《財經》雜誌披露出來,引起輿論嘩然,曾家被迫將股權吐出,結果國家賠他們四十二億。因為魯能事件太過轟動,曾慶紅便偷偷地讓曾偉夫婦移民澳洲。但這對夫婦闊綽成性,以三千二百四十萬澳元(約合人民幣二點五億元)買下悉尼最高尚的 Point Piper 區一幢豪華住宅「葵閣墨」(Craig-y-Mor),二○一○年又花了五百萬澳元加以翻新,所有這些舉措,經《悉尼先鋒晨報》加以報導,便成了為所周知的新聞。

權貴家族資金往外移的另一個例子便是今年暴露的薄熙來案。多家國外新聞報導,薄熙來夫婦有六十億美元經由英人海伍德和法人多維爾轉移到英、法等國。現在海伍德已被谷開來謀殺,多維爾身居柬埔寨,因中方要求,被柬埔寨政府拘押,經中柬雙方協商,在中方承諾不會對他起訴的情形下,多維爾已於七月十七日前赴北京接受調查。究竟這些錢放在哪裡,尚待揭曉。

世銀估計中國貪腐年二千億美元

由於薄案的牽連,又暴露出薄熙來兄長薄熙永化名李學明在香港光大國際任副主席,谷開來的兩個姐姐也在香港多個公司任董事。十年來,薄谷兩家的親屬,在境外擁有一億六千萬美元。同時又揭露出賈慶林之子賈偉國和賈建國也已移資和移民到澳洲。

上述這些只是個別例子,更全面的資料常在網上流傳。今年七月十四日,溫哥華 《世界日報》編譯中心綜合報導:根據去年年底中國人民銀行網站發佈的研究指出,一九九○年代中期以來,有一萬六千多名官員把一千二百五十億美元資金帶出中國,這些錢全都被納入私囊 。但據今年五月廿六日《經濟學人》雜誌說:中國社會科學院的一份評估報告稱,一九九五年至二○○八年間共有一萬八千名官員外逃,捲走八千億人民幣,折合美元約為一千三百億。另有一項研究發現,三百名中共中央委員之中,有百分之九十家屬常住國外或已是外國公民;中國貪官及其家屬,每年把五百億美元帶到外國。世界銀行估計,中國官僚貪污的總數約佔GDP百分之三,而中國 GDP為七兆美元,由此推算,中國官員每年貪腐的金額高達二千億美元。

富豪和民營企業家紛紛移民

至於企業家富豪的資金外逃,沒有確切數字,但它在外匯上可以顯示出來。據統計,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對外國的非金融類直接投資高達一百六十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加百分之九十五,對比進入中國的外資二百一十億美元,整體外匯資本只餘五十億美元,是中國近十五年以來最低的水平。由此可見,中國流向海外投資的資金陡升。此外,另據招商銀行與貝恩管理顧問公司共同發布的《二○一一年中國私人財富報告》指出,擁有資產一千萬人民幣以上的企業主中,約有百分之二十七已完成投資移民,另有近百分之三十三正在考慮移民。那些已經成功投資移民的企業家,自然會將在國內擁有的資金全部或絕大部份轉移到移民國家去。他們之所以將資金轉移國外,主要就是想將己賺到的錢放在一個比較安全的國家。

在中國,凡是經營大企業的人,沒有一個不是與大官們有私底下交易的,他們分分鐘擔心,這些大官一旦倒台,勢必連累自己,所以他們很想移民,舖設後路。有些中級企業家為了子女教育和尋求一個較安全的生活環境而移民。更有一些企業家是因為經濟蕭條、企業經營在國內遇到困難而移民。甚至有人指出,薄熙來未倒台之前的「黑打」運動累及許多無辜民營企業家,引起重慶企業家們恐慌,也促使他們紛紛將資金外移。

富豪和企業家們的移民也反映在美、加、澳和新加坡等國家中國移民數目的增加。美國移民局公布,二○一一年共有二千九百六十九名中國公民申請投資移民,其中九百三十四人已獲得批准,它占美國EB-5投資移民簽證額 百分之七十五(而二○一○年只有百分之四十一),遠遠超過其他國家同類移民的總數。

在加拿大,近十年來,中國移民一直占最大比例。二○○五年及以前,主要是技術移民,二○○五年一年就有七千多名中國技術移民來到卑詩省。二○○六年後技術移民人數逐年減少,二○○九年只有一千七百零二人。而投資移民卻愈來愈多,二零一零年光是卑詩省就來了三千七百七十九名中國投資移民,占全國投資移民三分之一。移民部部長康尼認為加拿大原訂投資移民門檻太低,等於「廉售」,便將投資移民者所擁有的資產從八十萬加元增加為一百六十萬加元,實際投資額從四十萬加元增加為八十萬加元。即使如此,對中國有錢的人來說仍是「便宜」。只因加拿大投資移民申請積壓案甚多,全球超過二萬五千宗,於是移民部去年七月將原本全年二萬七千個投資移民名額縮減為七百個,這一縮減,對中國投資移民者影響甚大。

中國富人紛紛投資移民,逃離中國,已經蔚然成風。他們的逃離,不是為了尋求資金更高的回報,真的高回報仍在中國,他們之所以逃離,主要是對中國失去信心,因為中國沒有真正的法治,高壓的維穩使得社會越來越不穩定,環境污染嚴重,空氣太差,教育制度僵化腐化,食品安全沒有保障,投資環境持續惡化,如此等等,使他們下了決心移民。

資金外逃和移民促美加地產興旺

中國貪官和富豪的逃亡潮,興旺了美、加、澳等國的地產市道。《華爾街日報》報導,在洛杉磯、紐約和邁阿密,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的買家,正在改變當地地產市場的格局。一對中國夫婦,六月間斥資三千四百五十萬美元購入加州比佛利山莊日落大道一座凡爾賽宮風格的豪宅。在過去六個月裡,紐約曼哈頓一幢名為ONE57 的全新高層豪華樓盤,有數套的整層公寓被中國買家買下,每套售價五千萬美元左右。為了迎合中國買家,該幢將於二○一三年竣工的樓盤,特地把最豪華的幾層公寓設在第八十層至八十八層,以討好中國人對八這個幸運數字的偏愛;而該樓第八十八層公寓,真的很快便給中國人搶購了去。

該報導又說,過去六個月,另有十五名亞洲人買下位於紐約東七十二街五一五號的公寓,每套約一百萬元左右。在洛杉磯市中心新開發的麗思卡爾頓公寓,也有半數買家是亞洲人,他們一買就是整批買。

根據美國全國地產經紀商協會六月發佈的數據,截至三月的過去一年之中,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的買家,在美國購屋金額高達九十億美元,比二○一○年增加百分之八十九,僅次於加拿大人,成了第二大海外購房群體。但許多地產經紀人認為這個數字被低估了,因為它只顯示出經過上市交易系統的數字,沒有把私人銷售的部分包括在內。

據地產經紀說,中國買家目前的主要目標是紐約、洛杉磯和舊金山,但已有跡象顯示,他們開始轉向注意南佛羅里達和西雅圖以及拉斯維加斯等地。中國買家與八十年代的日本買家不同,他們往往用現金支付,很少貸款。中國移民潮對美國原本疲弱的地產市道確是一大刺激。

加拿大也有相似的經歷。中國買家在加拿大主要看准多倫多和溫哥華兩地。大溫哥華地區三百萬元以上的豪宅,去年共售出六百九十一棟,比二○一○年的三百七十五棟,增加近倍。今年上半年已售出二百四十三棟,預估全年銷售量可能比去年低,但會高過前年。今年上半年售出最高價的一楝住宅在溫市西區灰岬(Point Grey)地段,以一千九百七十五萬加元成交。該地段是溫哥華著名高尚區,早年榮智健就曾花數千萬加元在該地段建了一座臨海有私家遊艇碼頭的豪華別墅。去年最貴的一棟豪宅也在溫哥華市,成交價一千六百八十萬加元。至於最昂貴的一戶公寓,今年以五百萬加元成交,另有三百萬加元以上的公寓,今年上半年售出二十六戶。據麥當勞地產公司說,主要買家來自中國。

在澳洲,中國買家主要在悉尼、墨爾本、黃金海岸和柏斯。悉尼已成為中國富豪和「富二代」的聚居地。二○一一年中國人在澳洲購屋的數量比二○一○年增加百分之三十。

在新加坡,中國買家二○一一年占海外人士購房總量百分之三十,首次超過馬來西亞人。據說,中國買家有許多來自深圳,他們幾乎與京、滬人三分天下。深圳人不想到太遠的國家買屋,特別喜歡新加坡,可以講唐話,樓價比深圳便宜,以在深圳市中心買一個公寓單位的價錢可以在新加坡買到一間海景房。

移民置業和國企海外物業投資

近年來中國人在海外置業和移民的興旺,使許多美加兩國地產經紀商紛紛向中國進軍。現代網絡的發展,中國買家在美加的網上都可以清晰地看到物業的圖片和詳細資料,便利客戶在網上進行交易。

在中國國內,由優博集團、外灘網和《中國地產報》等舉辦的「中國國際高端物業展」,將特別介紹世界各國高檔物業。今年九月,它將在上海世博中心舉行第七屆展覽,有世界著名的地產商和地產經紀商參加。

不僅中國富豪和移民將資金投入外國地產,中國國營企業也將部分資金投入美國地產。二○○八年末,中國安中石油以一點五億美元向美國AFI公司手中買下JP摩根大廈。二○一○年十二月,中國建築以一千八百萬美元低價買下位於紐約曼哈頓的美國鈔票公司大樓(原價四千五百萬美元)。二○一一年七月,中國搜房網以四千六百萬美元買下華爾街七十二號,作為該網全球培訓中心。

最近另有一宗大投資在談判,就是中國發展銀行準備以十七億美元,接手美國第三大房屋建築商萊納公司在三藩市的兩個建築工程。這兩個工程在三藩市金銀島和 Hunters Point 海軍造船廠原址,計劃興建近兩萬戶住宅,一個體育館,以及數百萬平方呎的辦公樓和零售商業區。全部工程預計要花數十年,全部投資將需一百零五億美元。萊納公司因為資金不足而使工程長期拖延著。目前雙方談判尚未結束,如果談判成功,中國發展銀行接手此一計劃,那末將顯示中美經濟機制的某種變換,也即是說,美國公司在本國無法融資而要仰賴中國金融機構解困。

資金外逃的傷害和禍根

中國國有企業在美國買樓是一種投資,不算是中國資金外逃,那些權貴、貪官和富豪的出走,才是對中國經濟的傷害。中國政府也知道這是一種傷害,但它完全束手無策。

論權貴的資金逃離,整個執政階層就是權貴,是他們自己對自己政權和國家沒有信心。難道你能叫曾慶紅將曾偉帶去澳洲的錢追回來嗎?所有權貴只有當他們倒臺的時候才會被揭露有資金外逃,像薄熙來那樣。如果薄熙來不倒,誰敢說他有六十億美元留存在國外?同樣的道理,現在所有在位的權貴們,誰能動到他們一根毫毛?

論貪官的資金逃離,只有那些被雙規被懲處的貪官才會發生追查問題。據中央黨校教授周天勇計算,中國「吃皇糧」的有七千萬人。這些吃皇糧的,無論官大官小,都有一份權,都可貪瀆;大官大貪,小官小貪。小貪的還沒有資格將資金外逃,能將資金外逃的都是大貪;官越大越容易被查緝,也沒有人敢於查緝他們。官方也不想挑起「貪污的蜂窩」,因為牽一髮動全身,不僅要牽出一大夥人,甚至有可能連上級高官自己也要牽涉進去。說真的,當官的都不想真的反貪,若是反貪運動擴大,他們更擔心失控,整個政府架構都要塌了。

十多年前,民間出現過幾個揭露貪腐的網站,相當有作用,若讓這些揭貪的網站繼續存在,一定會引起民間反貪大潮,政府擔心控制不了,結果全給查封掉。

官方擔心傳媒揭貪,便下令限制所有傳媒除照新華社報導外,不得擅自報導貪腐事件。

所以說,權貴資金外逃和貪官資金外逃,問題都出在共產黨身上。是共產黨人自己貪污,怎能由共產黨政府去懲治他們貪腐?事實上,懲治貪腐的權不在政府手裡,而在黨的中紀委手裡,中紀委會偶然抽出幾個貪官作樣板,以表示他們在反貪。那些被抽出的貪污犯,不是因為在黨內權鬥中失勢,便是背後靠山不夠硬,或者沒有後門直通中紀委,於是晦氣臨頭,給中紀委祭出來作為醜表功。

至於民間富豪和企業家的資金逃離,也同中國政治體制和經濟體制有關。近年來中國首富黃光裕被囚、浙江女富豪吳英被判死刑,都是很震撼人心的事,以致許多被上了福布斯財富榜或胡潤中國財富榜的民間富豪,往往被人戲稱為得了死亡令。由此可見,在中國當富豪,分分鐘有危險,不知幾時橫禍從天降。

近年來由於經濟不景,特別是「國進民退」,使得許多民營企業的生存空間收窄。他們既得不到國營銀行的貸款,資金周轉自然困難,若由民間集資有可能像吳英那樣被判死刑的,只好依靠高利貸過日子。這般困境,最後逼使他們結束企業,攜資選擇移民。

高官及其親屬不想做中國人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最近調查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多數香港人不認自己是中國人,可惜中國大陸無法舉行這類調查。事實上許多中國人也不願或不想做中國人,只是說不出口,心裡卻羨慕那些暗中已取得外國護照的人。

據中紀委一份秘密調查報告泄露,全國人大代表有百分之五十七點四七人擁有外國護照,全國政協委員有百分之七十六點七七人有外國護照。另有資料報導,第十七屆中央委員裡有一百八十七名委員的直系親屬在西方國家居住、生活、工作或已加入所在國國籍,有一百一十三名紀委的直系親屬在西方國家居住、生活、工作或已加入所在國國籍;已退休離休的省一級高幹直系親屬,有五萬六千至六萬人持有雙重國籍,現職省部一級高幹的直系親屬有一萬八千至二萬人持有雙重國籍。

近來澳洲網上有一篇題為《高官的親屬為何不願做中國人?》的文章,例舉出:鄧小平孫(鄧質方子)鄧小弟美國籍,劉少奇女劉婷婷美國籍,江澤民孫(江綿恆子)江志成美國籍,陳雲子陳元美國籍,劉華清女劉朝英美國籍,宋任窮女宋彬彬定居美國,吳官正孫女(吳少華女) Christie 定居美國,張萬年子張建國定居美國,徐運北女徐南南美國籍,袁木女美國籍,李敏女孔冬梅美國籍。此外,又有訊息稱,習近平弟弟習遠平是澳洲永久居民,習近平女兒習明澤現在美國哈佛讀本科,最近還參加了哈佛費正清中心召開的薄熙來事件研討會。

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事實上有許多高官和他們的親屬都擁有雙重國籍。中國官方不斷鼓吹愛國主義,事實上幾乎絕大部分高官及其子女都不想做中國人。

中國移民風氣之盛,以及權貴、貪官和富豪們將巨額資金轉移外國的情況,對官方近年來拼命鼓吹的「大國崛起」、「黃金十年」和「太平盛世」是一大諷刺!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