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黃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作者: 陳破空

專題

更新於︰2012-08-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共統治者循例在交班下台前,要為自己樹碑定位。胡錦濤炫耀他執政十年是黃金十年。可是哪個強盛的國家大量官員外逃、資產外流?哪個經濟飛翔卻貧富分化達到極至,民怨沸騰?胡十年是蒙混的十年!淪喪的十年!

胡錦濤當政,接近尾聲,開始為其十年任期尋找歷史定位。一如前任鄧小平和江澤民一樣,胡錦濤也自說自話,發動御用文人和官方喉舌,精選辭藻,標榜政績,自我定義為「黃金十年」。

自我標榜「黃金十年」

一九八九年,鄧小平鎮壓民運後,決定退休,退休前將自己定義為「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二○○二年,江澤民任期屆滿,自誇他當政時期,「政通人和,國泰民安」。江自稱:他當政的十三年間,國民經濟年均增長百分之九點三;國民生產總值跨越八個萬億台階;經濟總量已居發展中國家首位;世界排名也由第十位躍升到第六位。是一九四九年以來,「中國歷史上發展最好的時期,是人民群眾得到實惠最多的時期,是社會最穩定的時期。」?與江澤民自我美言不相上下,胡錦濤如是總結他的「黃金十年」:十年間,國民經濟年均增長百分之十一點五,十年前,中國GDP首次突破十萬億元大關,十年後,中國 GDP躍居世界第二,即將接近五十萬億。「這是國家強盛的十年,是經濟飛翔的十年,是溫暖人心的十年,更是脫穎而出的十年。」

縱觀世界,還有哪一個國家,在「國家強盛的十年」裡,大量官員外逃或大規模向海外轉移資產、家屬和子女?還有哪一個國家,在「經濟飛翔的十年」裡,貧富分化達到極至,民心不平,民怨沸騰?還有哪一個國家,在「溫暖人心的十年」裡,大量移民朝外,爭相湧往異國他鄉?還有哪一個國家,在「脫穎而出的十年」裡,受到周邊國家和國際社會的空前孤立?

經濟慣性增長,何足掛齒

無論鄧、江還是胡,都將自己政績的重點,集中到經濟上,唯經濟論,而罔顧一個國家的全方位發展。即便只論經濟,增長不過是慣性。萬事開頭難,自從七十年代後期,華國鋒宣布結束文革、把毛時代的「以階級鬥爭為綱」扭轉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中國經濟便呈現大幅度的恢復性增長。隨後,憑藉中國的人口和幅員優勢,借助港台經濟窗口,在胡耀邦、趙紫陽主政的八十年代,外資湧入,外貿勃興,呈現良性循環,經濟開始起飛,並為縱深發展打下堅實基礎。

到江澤民、胡錦濤當政,中國經濟規模已具加速擴張勢頭,整個國家的工業化和城市化,已有基數,已成慣性,勢不可擋;實在地說,與誰當政、如何當政已經沒有太大關係。產值雖然增長,但伴隨增長的問題卻日益深重,盲目投資,重複建設,資源浪費,環境污染,通貨膨脹,物價高企……貫穿江、胡當政的整個時期。經濟總量雖然增長,人均產值和人均收入,卻依然排位世界百名處,數十年不變。

中國理念:金錢至上,人權至下

中南海喉舌《人民日報》發表系列文章,為「黃金十年」定調、定格。其中,所謂「十年轉型,形成中國理念,」不過就是經濟搞活、政治搞死、金錢至上、人權至下的傾斜理念;「十年改革,寫下中國探索,」其實,並無改革,也無探索,只有墨守陳規,懶人主義;毫無創新,只有「拿來主義」,小偷哲學。所謂「十年挑戰,塑造中國精神,」無非是對內不講法、對外不講理的無賴精神;所謂「十年崛起,做出中國貢獻,」不過是操縱匯率、低價傾銷、趁火打劫、轉移他國財富自肥;所謂「十年奮進,鑄就中國品格,」就是不惜造假、不擇手段、不計道德底線的惡質品格。

「總的說來,形勢很好,就照這麼幹下去,方向不會錯,只要產值上去了,對我們黨來說,就是成功。黨的利益高於一切,我們自己要穩住陣腳,只要國力強大,老百姓害怕我們,外國也害怕我們,拿我們沒奈何!」可以想見,私底下,這樣的話,鄧小平對江澤民如是說,江澤民接過來又對胡錦濤如是說,胡錦濤再對習近平如是說。

借助洋人金口為自己臉上貼金

在《人民日報》的系列文章裡,御用文人頻繁而選擇性地引用外國人評語,借助洋人金口,為中共臉上貼金。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約翰辛普森(John Simpson)的一篇報道,更給胡錦濤平添了助力。該記者寫道:「在胡錦濤主政的十年裡,中國取得了超乎尋常的成績,可以說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與之相比。這一代領導人自二○○二年上台以來,中國經濟增長了四倍。過去,中國億萬富翁人數屈指可數;現在有二百七十一名,比任何國家都多。」 該記者可知,這二百七十一名億萬富豪,絕大多數都是高幹子弟、太子黨,所謂紅二代、官二代?憑特權暴富,這便是「中國模式」。

該記者並說,「這兩大了不起的成就,只有英國工業革命和十九世紀美國靠殘酷剝削致富的資本主義時代可以比較。」 說到殘酷剝削,世界歷史上,恐怕沒有哪國資本家比中國紅色資本家集團走得更遠了:公開欺壓弱勢群體,無情拖欠農民工薪資;密建血汗工廠,管制如同監獄;開動幾乎所有監獄、勞改場、勞教所,在零工資和暴力脅迫的條件下,大量生產出口產品;強行拆遷加暴力拆遷,無視平民家破人亡……

如果經濟增長是鑒定一個國家和社會的唯一指標,那麼,整個世界的觀念都將為之改變;如果各國都像中國那樣發展,不擇手段,不計道德底線,抄襲、盜版、剽竊,假冒偽劣商品泛濫,那麼,任何國家的經濟規模都將毫無約束地急劇膨脹,在那種條件下,「中國奇跡」也根本不會存在,

獨裁與腐敗,江規胡隨

該英國記者也提到胡任內「兩項重大失誤」:貧富差距和社會不公。但輕描淡寫,並未深入追究這兩大失誤背後的深層根由:一黨專政、排斥新聞自由與司法獨立的黑暗政治制度。

事實上,胡錦濤十年,不僅未能解決江時代留下的問題和危機,而且坐視問題和危機加劇,比如官場腐敗。毛澤東時代,共產黨享盡特權,但還無須使用「腐敗」二字來定義;到鄧小平時代,共產黨把持特權的同時,出現日益擴大的局部腐敗;到江澤民時代,除特權之外,共產黨全面腐敗,腐敗,是全黨團結的粘合劑,成為江澤民的「發現」,並奉為「治國秘訣」。作為腐敗集團的領頭羊,江澤民家族通吃中國電信、李鵬家族壟斷中國電力。

到胡錦濤時代,官場腐敗以更大規模推進,其增長、其速度,遠遠高於國民經濟的增長和速度,大多數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省部級高官及其家族,以權謀私,瘋狂斂財。陳良宇和薄熙來,作為權力鬥爭的犧牲品,有關他  們的驚天腐敗醜聞,不過是中共高層集體腐敗的冰山一角。

至於封鎖信息、鎮壓異己、迫害良知、對抗文明世界,江規胡隨,毫無鬆動。這名英國記者撰文的標題是《成功與失誤:胡錦濤的政治遺產》。從中共政權的維穩理念而言,胡錦濤當政,只有成功,沒有失誤;而從中國民眾的期待來看,胡錦濤的作為,只有失誤(甚至錯誤、罪行),絕無成功可言。

中國真民意與官方調子絕然相反

值得參考的倒是,不久前,國內共識網刊登一份由湘潭大學副教授李開盛主持的網上民意調查報告,題為《中國網民的政治與社會認知》。超過半數受訪者不認同中國現行政治制度,而超過百分之七十的受訪者最認同美國政治制度。在中國網民最不認同的國家中,排列前五名的,除了中國,還包括:朝鮮、伊朗、越南和巴基斯坦,幾乎都是中共的鐵桿盟友、或中共昔日的鐵桿盟友。在最不認同的人物名單中,中國網民將毛澤東與希特勒、斯大林、金正日和卡扎菲並列。超過八成受訪者認為中國官場腐敗「非常嚴重」,並認定這是中國要出問題的最大底因……

中國真民意如此,與官方調子截然相反。胡錦濤的信條是「不折騰」,就是不作為和蒙混過關的代名詞。囿於既得利益,中南海拒絕政改,這本是十年間最緊迫的課題:經濟發展的瓶頸,官場腐敗的深重,貧富分化的加劇,社會矛盾的激化,天災伴隨的人禍,都因於政治體制的積弊。開拓不足而守成有餘,公心缺失而私慾纏身,胡錦濤十年,哪裡是「黃金十年」?分明是蹉跎的十年!蒙混的十年!淪喪的十年!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