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古以來屬於中國嗎?
 
新疆自古以來屬於中國嗎?
作者: 蔡詠梅

特稿

更新於︰2009-08-0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有關新疆的歷史,最早的記載來源於中國史書。即照此一面之詞,新疆要到清朝乾隆才真正歸於中國版圖。而且自清以降中國政府在新疆一直是鐵腕軍事統治,造成多次屠殺慘案。

  維吾爾是中國一個主要少數民族,但真誠地與他們交心,聆聽他們的聲音的,在我們這個大漢族的圈子中,王力雄可以說是絕無僅有的了。他為之坐過牢、並差點喪命的新疆考察報導《我的西域,你的東土》讓我們看到維吾爾民族較真實的內心世界,亦讓人看到漢維兩個民族之間的鴻溝之深。就如本書的書名所揭示,對中國西部這片廣袤的土地,中亞民族幾千多年世代居住的家園的歷史,漢維兩個民族的認知也是有天淵之別的。

  被中國史書最先稱為西域的現中國新疆,有關其歷史的最早記載,主要是中國的史籍,如《漢書》、《後漢書》等,因此中國人對西域的認識基本上是根據中國自己的歷史記載,這也構成今天大漢族主義者的「新疆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的歷史依據。

  不過即或只以中國史書的一面之詞,如果實事求是,不以中國傳統的君臨天下觀作強詞奪理牽強附會的解釋,也很難認定現今中國歷史教科書所謂「新疆自古以來屬於中國」的論斷,畢竟古人寫歷史,即或有大漢民族的偏見,也根本不可能考慮到千年之後的子孫立場,筆者辛苦查閱了好幾天的歷史資料,覺得有關新疆一些基本歷史事實還是很清楚的。

  現今中國的新疆地區在清代之前漫長的幾千年歷史長河中,曾被中國政權統治的時間其實很短暫,僅兩個朝代而已,加起來一共兩百來年,而且是否為有效統治仍然值得商榷。

西漢唐朝時的西域

  第一個時段為中國西漢時代。在漢武帝以大軍攻破西域樓蘭、車師、大宛三個西域國家後,於公元前六○年在今新疆天山南麓的輪台縣設西域都護府,總理西域事務,並在高昌故城和樓蘭駐軍屯守。從地圖上看,這三個地方只是西域通往西亞的絲綢之路天山南麓段的孤零軍事據點,據中共《中國新疆歷史與現狀》編委會資料,三處駐軍估計約四千兵卒。西漢帝國以如此軍力要在廣袤的西域地區維持長期的統治是根本不可能的,這只可能是以一種點線軍事佔領作威懾之勢,以換取西域數十小國家的臣服,目的是在北方強敵匈奴與漢帝國之間建立緩衝地帶,並保障中國商旅前往西域的絲綢之路暢通。嚴格來講,西域諸國與西漢帝國應該只是一種藩屬國關係而已。在這種關係中的西域是否也算屬於中國?

  此藩屬關係到西漢末年王莽篡漢,西域都護府撤銷而告終,前後不到一百年。爾後東漢班超出使西域,只是去搞符合東漢王朝利益的合縱連橫外交,根本說不上對西域的統治。

  西漢末以後又過了六百年,到公元六五七年,唐帝國擊敗控制西域(唐稱磧西)西突厥汗國後,在天山南麓的庫車建立安西都護府並駐重兵,並於今和田、喀什、焉耆三處屯守駐防,總稱為安西四鎮。隨後又在公元七○二年在天山北麓建北庭都護府。這是所謂中國統治西域的第二個時段。看譚其驤編製的唐時版圖,唐朝的勢力範圍可達帕米爾高原以西直到波斯。唐朝對西域的控制約一百四十年,到安史之亂後結束。唐對原西域各王國實行的是羈摩政策,即在西域表面行唐朝行政制,封各國以唐官名,實際是完全的統而不治。各國原國王部落首領權力皆世襲,並保有獨立軍隊,除朝貢,並不向唐帝國繳稅,其內政亦不受唐帝國干涉,這仍僅是一種藩屬朝貢關係,只是比西漢多了些門面功夫。

  當時進入新疆的漢人主要是在軍事據點區域的戍邊屯田,因為新疆離中原太遙遠,只能靠自我生產來提供給養。總的來說,除在靠近甘肅的新疆東部吐魯番一帶的高昌國有明顯的漢化現象,如政制仿中原政制,在廣袤的西域其他地區,漢人一直未形成真正具規模的根本土的移民社會,所以即或在唐朝所謂完全控制西域的時代,唐人王維詩句仍說「西出陽關無故人」。

維吾爾民族居新疆已上千年

  陽關現於甘肅敦煌城西七十公里處,是漢唐時中國進入西域的邊關。當時商旅要去西域,需在朝廷設在陽關的都護府申請出國護照「關牒」,才得出關。可見漢人文化圈在陽關就止步了,而陽關離現今新疆邊界還有一段路程。

  即或有少數戍邊屯田於西域軍事據點的漢人及後裔留在西域,最後也在漫長的歲月中消融於西域中亞民族中。現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焉耆回族自治縣共有八十六萬回族人。史載其祖先是十三世紀蒙古軍西征中國時從中亞西亞帶回來的兵卒和工匠,以及清代從內地移民新疆的回族,但估計也有唐代時戍邊屯田的漢人血統,因為此兩處當時皆是唐代軍屯重鎮。

  一九四九年中共進新疆時,全疆人口四百萬,漢人約佔百分之五比例,維人佔百分之七十五。歷史學家認為百分之五的漢人主要是清代以後遷入,定居歷史最早不過兩百年。

  新疆最古老民族被認為是主要居於南疆的歐羅巴人種的土著居民。這些南疆民族後來被移民而來的蒙古人和突厥人同化融合,現在僅存的只有帕米爾高原的塔吉克族,人口為四萬。

  其次古老的均為講突厥語的維吾爾、哈薩克、柯爾克孜、塔塔爾、烏茲別克的突厥民族,其定居新疆至少一千二百年以上,並佔現新疆總人口一半,維吾爾八百八十二萬(中共官方承認維吾爾是新疆世代居住的主體民族。)哈薩克一百二十一萬。至於人口所佔比例很少的鍚伯族、達斡爾族及滿族,皆是清朝時隨清軍從東北進入新疆駐防而定居下來。天山北麓鄰接中亞國家哈薩克斯坦還有一個蒙古自治州和一個自治縣,總人口十六萬,是十三世紀隨成吉思汗西征而留下來的蒙古人。

東土耳其斯坦公認是地理區域

  這次新疆七五暴力事件,西亞國家土耳其反應最激烈,舉國聲援新疆維吾爾人,因為他們都是突厥族人,有血緣之親。現公認為,土耳其人是西域古帝國西突厥後裔,西突厥被唐帝國滅亡後其一部份在公元十一世紀西移到小亞細亞,先後建立塞爾柱帝國、奧斯曼帝國。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奧斯曼帝國崩解之後,一九二三年建土耳其共和國。

  在中國史書中,維族人最初起源於居住於漠北蒙古草原的狄人,後狄人北遷到現貝加爾湖與葉尼塞河之間,又稱為赦勒、高車、鐵勒。在西突厥被唐滅後,鐵勒人在中國北方建立了一個幅員廣闊,其疆域與後來蒙古汗國相當的回紇汗國。九世紀回紇汗國崩潰後部份族人逐漸西遷到新疆,有部份更翻過帕米爾高原來到今日中亞突厥國家。

  維吾爾人與土耳其同為突厥種族,今天幾乎已是定論,丹麥語言學家湯姆森在一八九三年成功解讀出公元六世紀鐵勒人的碑文。發現這是一種古代突厥文,鐵勒人自稱Turk 或Turuk,即突厥人之意,而漢文的翟、狄、丁零、狄歷、鐵勒都是這兩個突厥詞的音譯。回紇也是突厥語Uighur唐代的音譯,即團結、同盟之意,現譯為維吾爾。

  對於西方地理學家,所謂土耳其斯坦或曰突厥斯坦(兩詞為Turkestan的不同音譯),是指中亞突厥民族聚居的地區。這是一個地理區域,現包括中亞突厥五國(土庫曼、烏茲別克、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阿塞拜疆),土耳其、俄屬土耳其斯坦(韃靼共和國等突厥民族居住地區)、阿富汗土耳其斯坦,以及被中國稱為新疆的東土耳其斯坦。因為中國新疆位於此地理區域的東部,故名東土耳其斯坦。此區域的突厥各民族可互通語言,不需翻譯。東土耳其斯坦與唐朝滅掉的古代突厥汗國是兩回事。突厥汗國疆域東至遼海,西達海,南自蒙古大草原,北到貝加爾湖,後分為東西兩部份,先後被唐朝所滅。中共將新疆中亞民族的東土耳其斯坦運動翻譯為東突厥斯坦運動,可能是要堅持中國歷史記載的傳統,但卻產生了某種混淆,網上即有中國憤青指責道:古代東突厥不在中國新疆地區,東突厥斯坦運動的主張沒有歷史依據。

清朝以暴力征服統治新疆

  中國近代統治新疆,是從一七四五年清乾隆派兆慧向天山之北的准噶爾蒙古發動戰爭,以野蠻的種族滅絕方式獲得新疆的統治權開始。此時離唐朝失去對西域的控制已有一千年之久。對准噶爾一戰現佔據中國影視舞台被吹捧為英明偉大帝王的乾隆皇帝是個殺人魔王,親下手諭,命令前線將領對准噶爾人「必應全行剿滅,不得更留餘孽」,「徹底剿滅,永絕根株」。清軍展開慘絕人性大屠殺,殺得「數千里內,遂無一人」,五十萬人的准噶爾國家被徹底從地球上抹掉。乾隆將這片新吞佔的土地命名為「新疆」。

  然後清政府在新疆重兵佈防,駐軍達一萬九千人,駐軍之多,全國僅次於北京和東北,可見清朝是以殘暴的軍事征服方式統治西域。

  清朝同治年間,因太平天國之亂,清廷一度對新疆失守,只剩下幾個軍事據點,一八八一年左宗棠以洋人槍炮收復新疆失地。一八八四年新疆建省。左宗棠此人是個種族屠夫,最惡名昭著的是以種族滅絕方式鎮壓陝甘回民起義,屠殺陝甘回民近三百萬,僅陝西一省一百八十萬回民,殺得只剩三萬人。當時的童謠唱道,「殺得十村九村煙,血水成河骨成山。回軍損失幾十萬,見回不留血洗完。」

  中國民族主義者一貫罔顧中國傳統政治十分黑暗血腥的歷史事實,卻大講中國儒家傳統文化是和平仁愛,但在這位死後溢為文襄的典型的著名儒家知識份子政客身上,和平仁愛無從說起,殘忍血腥倒是多多有餘。

  西漢征西域滅樓蘭、車師、大宛三國本是一場侵略戰爭,人家國破家亡,但在唐人王昌齡的眼中卻是「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的豪情壯志。今天中共統治者以民族主義立國,以大一統作為意識形態,所有對中國拓疆擴土有功的人都成了民族英雄,而不論他們是如何的血腥殘暴,一律予以歌頌,其屠戮暴行也就被淡化了,甚至被說成是統一中國必要之惡。作家柏楊讀清史乾隆血洗准噶爾民族之慘烈憤而寫了篇歷史小說《塔什干屠城》,取材於唐朝名將高仙芝征西域血洗石國(今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唐時屬西域)的歷史慘案,對中國人發出詛咒,實際是寄寓中國人對我們自己歷史種種反人道行為作出反思,不要再沉迷於甚麼天朝上國的虛妄價值中。

中國是東土運動的始作俑者

  清廷亡,以暴力統治少數民族國家的傳統在中國仍延續不絕。民國時代,新疆先後為三位軍閥(楊增新、金樹仁、盛世才)統治,採用鐵腕手段治疆,不斷激起新疆人民的起義反抗,而中國軍閥都一律以血腥鎮壓。盛世才更被冠以屠夫之名。在民國時代的少數民族起義,其中兩次是宣佈成立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的獨立運動,即今東土運動的濫觴。

  第一次是一九三三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新疆喀什喀爾宣佈成立的伊斯蘭共和國,次年被回族軍閥馬仲英鎮壓摧毀。第二次是蘇聯策劃,中共支持參與的所謂「三區革命」,由新疆伊犁,塔城和阿勒泰三地區的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發動起義,成立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後因斯大林改變政策,與國民政府達成和議,取消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之名,但以三區建成一個分離的三區臨時政府,與國民政府一直對峙到中共上台。中共執政後三區軍隊改編成人民解放軍新疆軍區第五軍團。參與三區革命曾任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中央委員、宣傳部長的維族中共黨員賽福鼎後長期任新疆自治區政府和新疆軍區領導人。另一位參加三區革命的維族人包爾漢是共產國際特工,但一直以非共身份活動,一九四九年一月任國民政府新疆省主席,九月起義通電宣佈新疆和平解放,後任中共高職。因為後來中蘇失和,參加三區革命的中共人員先後被捕,有的則逃亡到蘇聯。

  現在被中共視為極反動的東土其斯坦分裂運動,中共實際是始作俑者,而且還是真正在外國(蘇聯)策劃煽動下分裂自己的國家。證諸今日中共的言行,真是此一時彼一時也。

  中共治新疆,沿襲清朝鐵腕軍事統治政策。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共鐵血將軍王震率第一野戰軍第一兵團進疆,成為新疆最高軍政統治者。進疆途中,凡遭武力抵抗,王震即大開殺戒,每一解放軍被殺,即殺十倍的維族人以報復,有村莊窩藏叛軍或不交出襲擊解放軍的疑犯,王震軍隊以大炮轟村進行屠殺。王震在新疆推行極左鐵腕政策,殺了數以十萬計少數民族,造成五十萬人逃離中國。王力雄的《我的西域,你的東土》引維族異議知識份子資料說,王震殺害了六萬維族知識份子和宗教人士。王震因殺人兇狠,新疆人民竟以王震之名來嚇唬小孩。一九五四年王震在新疆建立生產建設兵團。這是仿漢唐清帝國屯墾戍邊制度,為殖民主義行為,是今天新疆民族騷亂不絕的原因之一。

  概述之,即按中國史載,所謂新疆自古以來即屬中國是無論如何說不通的。如按凡我們中國人佔領過的土地即屬中國的奇怪邏輯,則被日本人佔領過的台灣和東北乃至抗戰時被日佔的半個中國都應該屬於日本。此結論中國人能接受嗎?

  況且在王權時代,帝王將相武力佔領一個地區即宣佈擁有其主權,是那個時代的叢林法則,但在當今人民主權的普世價值舉世公認的時代,土地的主權自然應歸於在該土地上世代繁衍生息的在地住民,只有住民才有權決定其土地的歸屬及選擇其在此片土地上的生活方式。因此新疆的前途命運也只能由這片土地上的人民來決定,不必扯上一千年兩千年前的甚麼唐皇漢武。

  但不論新疆前途如何,新疆是統還是獨,過去的歷史是決不能為現實的利益所扭曲的。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