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的傲慢
 
帝國的傲慢
作者: 西藏流亡政府

特稿

更新於︰2009-12-0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編者按:對於中共指稱「達賴喇嘛並不代表西藏人民」,位於印度達蘭沙拉的西藏流亡政府作出正式回應。從大量歷史和現實的證據說明藏人對達賴喇嘛尊者的擁戴和熱愛。

  中國官方所謂達賴喇嘛「並不代表西藏人民」似乎是一個簡單化的評語,旨在破壞西藏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聲望。不僅境內外的西藏人擁戴達賴喇嘛為自己的精神和政治領袖,而且也有許多中國人通過各種資訊更好地認識到真相,進而尊重和讚揚達賴喇嘛尊者為藏漢兩個民族的長遠利益而所作的努力。更重要的是,由於西藏人民的信仰和對尊者的信任,達賴喇嘛也認為自己是西藏人民自由的代言人。

  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入侵西藏後,西藏國民大會(Bod-lJong- Tshogs-vDu-rGyas-vDzom)一致要求達賴喇嘛承擔西藏政教領袖的職權。一九五四年達賴喇嘛到北京時,也是以西藏人民領袖的身份會見了毛澤東、鄧小平和周恩來等中國領導人。因此,中國當局現在聲稱達賴喇嘛並不代表西藏人民的說法完全違背過去的歷史事實與中藏關係。至於西藏人民,達賴喇嘛的駐錫地,自然會認為由達賴喇嘛為首的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

尊者多次提出民選藏人要求續任

  達賴喇嘛作為西藏人民領袖的顯著特點是,在世界大部分地區的人民從他們的領導人手中用流血和犧牲生命來爭取民主權利,而在西藏,達賴喇嘛多次試圖把所有的合法權力下放給西藏人民和議會,然而西藏人民和議會,又一直請求尊者繼續擔負無可爭議的領袖職權!

  早在流亡初期的一九六三年,達賴喇嘛親自頒佈西藏民主憲法草案,並對西藏流亡政府架構進行一系列民主化改革。一九九二年出版發行的《西藏未來政體及憲法要旨》中尊者指出;「在未來的西藏政府中,我(達賴喇嘛)早已決定將不接受任何傳統的或其他的政治職務。」他還表示,希望西藏傳統的三區包括衛藏,安多,康巴,將實行聯邦和民主。目前,在達賴喇嘛的指引下,流亡海外的民主政權由西藏內閣(噶廈)領導,噶倫赤巴(總理)由流亡藏人直接選舉產生。自由世界許多國家的政府、議會和人民敬佩西藏流亡政府的組織及其運作方式,甚至許多華人羡慕達賴喇嘛領導下總部設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政府的透明度及其職能。

  達賴喇嘛能否代表西藏人民的另一個例子是;去年三月,當藏人西藏各地舉行和平示威時,主要口號是「達賴喇嘛萬歲」,「希望達賴喇嘛回家」。西藏境內提出這些口號,甚至會遭到逮捕和監禁。

  令人鼓舞的是,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尤其是知識份子拒絕屈從於官方中文宣傳。例如,在西藏發生示威請願後,於二○○八年三月二十二日,部份中國知識份子要求通過中國領導人與達賴喇嘛的對話來解決西藏,並呼籲說;「中國政府宣稱『有足夠證據證明這(二○○八年拉薩三一四事件)是達賴集團有組織、有預謀、精心策劃的』事件,我們希望政府出示證據,並建議政府邀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證據和事件過程、傷亡人數等進行獨立調查,以改變國際社會的相反看法和不信任心態」。迄今為止,中國政府還沒有允許任何一個獨立的國際調查組織到西藏。

  如果我們從第一世達賴喇嘛根敦根敦朱巴開始計算,達賴喇嘛的機構距今大約有六百多年的歷史。如果第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被蒙古首領俺答汗授予了達賴喇嘛的尊稱算起,達賴喇嘛的機構至今已四百五十多年。如果一六四二年五世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將西藏宗教和政治權威結合在一起開始,達賴喇嘛的機構至今(二○○九年)已是三百六十七年。回顧一下歷史,目前世界上只有極少數政府可以追蹤他們的體制和法律的起源具有如此悠久的歷史。達賴喇嘛的機構已經經歷了明、清及中華民國,我們認為,它可以輕鬆地與中國共產黨展開馬拉松式的壽命競賽。

中共合法性受到越來越多的挑戰

  與這傑出的系譜相比較,中共成立於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初期。經過一場毀滅性的內戰之際,饑荒、混亂和二戰中,中國共產黨取得勝利,得以在一九四九年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今年十月一日,中共將其六十年的執政生涯舉行盛大的紀念活動。這並不是否定中共的成就,這一卓越的成就是長期軍閥割據的基礎上取得的。在軍閥割據期間,北京或南京假裝統治全中國,整個中國也假裝臣服這兩個首都的統治。但軍閥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們自己,有時兩個首都也由他們牽著鼻子走。

  一九四九年中國統一後的成就被共產黨在過去六十年揮霍殆盡。意識形態接管優先於善政、政治運動凌駕於經濟以及個人崇拜凌駕於集體的決定,一個偉大的民族幾乎頻臨崩潰。

  然後是鄧小平,他把一切都放在經濟發展上,因而迎來了中國當前成為世界上經濟增長最快的轉變過程。但是,這項工作沒有法律依據。由於沒有法律和體制的制衡規則,中國的經濟奇蹟是一場混戰,這一奇跡是犧牲勞動群眾的福利來達到的。他們的勞動成果被謀取私利的黨政官員勾結貪婪商人,相互提供防護與賄款的過程中剝削殆盡。然而,這些財富的來源是基於當前中國社會制度的根本不公正。一些評論家稱此系統為「掠奪性的國家」。

  雖然不能說是全世界,但至少在中國人眼中,中共的合法性逐漸縮小,在此背景下,十四世達賴喇嘛已經成為一個全球性的機構。達賴喇嘛的機構開始作為一個藏族人的機構,三世達賴喇嘛把整個蒙古變成藏傳佛教徒,以及四世達賴喇嘛出生在蒙古這兩個事件,使達賴喇嘛的機構促成為中亞機構。偉大的五世達賴喇嘛不僅使它成為中亞加喜馬拉雅的機構,而且深深扎根於中國佛教徒。十四世達賴喇嘛更把這一機構變成全球性的機構,而且還為他的人民設置了充分的自由,給了他們民主和選擇的禮物。這說明西藏流亡社區的生命力。

帝國的傲慢:當羅馬統治世界時

  當被問及是否在帝國適合老百姓納稅給羅馬時,耶穌基督說:「屬於凱撒的歸凱撒,屬於上帝的歸上帝。」 儘管這一政治問題的處理方法上採取了中間道路,可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他的追隨者在整個帝國遭受迫害,許多人被扔進獅子窩點。所有這些都是為抑制影響帝國穩定的新思路。最終,曾經強大的羅馬帝國崩潰了,而基督教在世界各地廣為傳播,基督教最強盛的喇嘛──教宗在羅馬梵蒂岡統領世界基督徒。耶穌基督開始傳播他的和平、友好和寬容的教誨時只有十二個門徒,但最終制服了一個帝國。

  以在長期的耐力和適應性來講,沒有一個帝國能與宗教和人類心靈的力量相比。這點滿清皇帝康熙是理解的,他寫給第七世達賴喇嘛的信中說:達賴喇嘛「遍知一切,像日輪懸空,不能被手掌遮蔽,他的慈悲和功業之光將普照整個大地,使佛教發揚光大。」(引自《七世達賴喇嘛傳》上冊)達賴喇嘛關於佛教永恆資訊的教導和他的個人魅力,感動了全球數以百萬計的民眾並改變了他們的生活。最重要的是,這些充滿希望、寬容和善意的資訊,通過前來印度聆聽尊者教導的普通中國人,正在逐步進入共產主義帝國。今年八月初日內瓦舉行的漢藏對話會議共識文件中,百餘名漢藏與會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創造條件,以便達賴喇嘛尊者有更多的機會向各界華人宣講他的價值理念,為華人的精神重建提供機會。」並聲明「達賴喇嘛尊者返回家園的神聖權利是不可剝奪的」。

  宗教力量辛酸地顯示在二○○六年,這一年達賴喇嘛在印度南部聖地阿麥瓦迪(Amravati)傳授時輪金剛灌頂,藏族和來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徒──其中包括八千多名來自西藏的藏族和中國大陸的幾百名漢人──感受法露,法會上達賴喇嘛敦促西藏藏人不要穿獸皮衣服,並要求把這個資訊傳給西藏境內的藏人,一周之後,西藏各地的藏人紛紛燒毀了衣服上修飾的價值昂貴的獸皮,西藏人的這個舉措,可以顯示他們對達賴喇嘛的熱愛。即使這些都不足以證明達賴喇嘛是西藏人民的合法代表,那麼解決問題的簡單的方式是:

  中共當局可以讓西藏人民舉行全民公決,讓他們決定誰是自己的合法領導人。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