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黑領崛起白領慘敗
 
中國黑領崛起白領慘敗
作者: 網友提供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2-07-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黑領壓倒白領說明,二十年前的那場反腐敗反官倒運動之後,新興知識群體在與權力群體博弈中已經完全被動。權力經濟終於從量變到質變,完成了對知識經濟和自由經濟的徹底顛覆。


●英國媒體報導中國形成一個黑領階層。並點名十大黑領人物,包括:周永康、李小琳、王建宙、蘇樹林、陳元、蕭鋼等。

白領曾是一個全社會人人稱羨的身份。白領是指那種在高級寫字樓裡上班的專業技術人員,特點是高學歷、高收入。特別是寫字樓裡外資企業,更是白領群體雲集的根據地。

白領必定畢業於名牌大學,甚至是碩士、博士或海歸,每天朝九晚五打卡,坐在格子間的電腦旁,MSN,麥當勞,卡布奇諾,丁克,地鐵,打的,坐經濟艙,住星級賓館,泡吧,煲電話,聽藍調,加班,聖誕節,斯諾克,暫住證,紅酒,抽五五五,住租來或按揭的公寓,買簡約的宜家傢具,收藏CD,不看中文報紙不看中國電影,看《國家地理》《名牌》《讀書》雜誌,看卡夫卡看張愛玲、看伊朗電影,潔癖,鄉愁,健身,瑜伽,香水衣服,月光一族。

十年來新興黑領階層全面崛起

白領的產生是中國市場經濟發展初級階段末期的典型現象,證明了「知識改變命運」。他們嘗試一種西方發達國家中產階級的雅皮士生活。精神貴族深深地吸引著他們。

十年過去,物是人非。曾經的白領已經老去,在一場百年不遇的經濟危機面前,破產的破產,失業的失業,離婚的離婚。……白領的傳說就這樣隕落了。 同時,一個充滿神秘色彩的社會群體崛起,他們開著大排量名牌汽車,出入高檔酒樓,高級夜總會,乘坐頭等艙或軟臥,住星級賓館,擁有黃金位置的幾處豪宅,購全套紅木傢具,在位置最好、景觀最佳,裝修最豪華、質量最安全的辦公樓上班,獨立辦公室,不打卡,飯局,會面,喝茅台五糧液,品天價普洱,抽極品中華,精裝《毛評二十四史》,VIP,炒股投資保險理財,收藏古玩字畫珠寶黃金,高級會所,勞力士,路易威登,奢侈品,國際頂級品牌服飾,高爾夫,公派出國,移民,護照,遊拉斯維加斯,美容減肥按摩,療養,免費醫療,貴族學校,MBO,脫產學習,黨校,傭人,情人,養藏獒,帶薪假……

他們就是在全中國一線二線三線城市遍地開花,全面崛起的新興黑領階層。相對於乾乾淨淨清清白白的白領,他們的衣服是黑色的,汽車是黑色的,臉色是黑色的。他們的收入是隱蔽的,生活是隱蔽的,工作是隱蔽的……所謂隱蔽,就是像站在黑夜裡的黑衣人,你知道他在,他也知道他在,但你不知道他什麼樣,在做甚麼。他們就是就職於政府和官有壟斷企業的一個龐大群體!

十年間,官有建築已經屢屢刷新了所有中國城市的高度。在氣度輝煌富麗堂皇的官方辦公樓面前,商業寫字樓登時顯得寒酸來。拔地而起的大樓成為城市黑領新貴們的「鳥巢」。白領及其辦公室,被黑領遮住了所有的陽光。

十年間,通過土地財政和壟斷政治權力,官方組織一步步通過各種手段將社會財富向自己手中集中。不僅以重稅和重複收費罰款的方式,從橫向上苛刻聚斂社會財富,而且以資源浪費和環境污染等方式,從縱向上大肆透支謀奪子孫後代賴以生存的根基。官有經濟在壟斷的無競爭市場所向披靡,源源不斷的暴利如滾滾長江。水氣電油電信金融煙草衛生教育海關公路等行業自不用說,即使出版、郵政、新華書店、市政、環衛、公交、鹽業、礦業、鐵路、民航、文化、體育、新聞、旅遊、土地等這些領域,因為禁止自由競爭,其利潤之豐厚仍足以使任何外企眼紅得流鼻血。一個稅務監管員都可以開著路虎SUV上班,他可以在單位裡健身桑拿游泳……

全國黑領人數估計有二千萬

一個剛工作兩年的警察就已經買車買房,沒要父母的錢也沒按揭;一個國家電網公司的抄表員基本月薪達到八千元……全國有一千多個省級,兩萬個廳級,好幾萬到十來萬個縣級,這還不包括中央部門和軍警系統。普通黑領年收入十到二十萬元極普遍,年終發個十萬元獎金不是甚麼稀奇事。

這是「合法」的收入,這一部分財產是不怕公示的。對黑領來說,收入絕對不止薪水這一塊,醫療交通吃喝拉撒貪污受賄等等,所有的地方都享受納稅人無償供養,每月的車貼甚至比農民工辛苦一個月的薪水還要多,他們也可以在超市買個床單褲衩都開發票報銷,或者把免費領來的大量昂貴藥品賣錢。甚至嫖娼也要發票。可以說,黑領除了沒給法律意義上的配偶外,其它都是享受無償供給的。

黑領階層之所以富裕,是因為其壟斷了包括政治、法律、經濟、信息在內的一切社會資源,他們的崛起,構成了中國新二元社會的顯赫一極。這個以壟斷為業的群體的絕對數量,粗略估計一下,在全國約有二千萬人!

這些人絕對已經達到甚至超過歐美發達國家生活的水淮。黑領對來自民間草根的白領的顛覆,體現了政治權力向自由經濟領域的滲透和僭越,這種食利自肥的經濟身份使官方的超脫精神和公益基礎遭到侵犯,政治的倫理尊嚴蕩然無存。官方從國家和社會的守夜人退化為自私卑鄙的盜竊者。

和窮人的孩子可以通過讀書實現白領夢相比,黑領階層則完全是封閉的,正因為封閉,公共機構實際上已經成為官僚權力集團把持的私家後院,普通人家的孩子要想進入這個群體,理論上說不是不可能,只能說很渺茫。高級職務有招聘,但地球人都知道這裡面的規矩——潛規則,考不考得上並不取決於考試分數。黑領正在走向組織化和世襲化,前者鞏固,後者繼承。

今天,一個私企的所謂白領,他的收入僅夠維持溫飽而已。不久前官商雲集(沒有幾個身家低於千萬)的北京兩會上,一個黑領代表竟建議小白領們應該去賣豬肉。在席捲全球的金融風暴中,無數白領們倉皇失業。中國官有組織卻財大氣粗逆市飄紅,令世界五百強為之羡慕,黑領們仍然毫無罪惡感的集體加薪。

近水樓台先得月,溫家寶四萬億投資計劃使無數紅了眼的黑領們激動得額手稱慶:還是中國好、組織好啊。白領們從這四萬億民脂民膏中想撿點殘羹剩飯也是痴心妄想。如果說白領曾經掀起一股托福熱、小資熱的話,黑領的江湖則使傳統國學和勢利文化大熱。易中天的陰謀學、王立群閻崇年的帝王學、于丹的犬儒學和馬未都的收藏學等等,無不映照了黑領這個社會核心消費階層的威嚴。

權力經濟對自由經濟的徹底顛覆

黑領的興起說明,二十年前的那場轟轟烈烈的反腐敗反官倒運動之後,新興知識群體在與權力群體博弈中已經完全喪失了主動權。權力經濟終於在近十年從量變到質變,完成了對知識經濟和自由經濟的徹底顛覆。權力組織在文革後重新收復了對共和國的壟斷話語權。先後熱映的《激情燃燒的歲月》、《軍歌嘹亮》、《金婚》和《天下兄弟》等劇,集中反映了文革時期第一代黑領的優裕生活。文革被演繹得無比溫馨富足和諧,根本看不到知識階層生不如死和農民食不果腹的悲慘災難。

這種以主旋律色彩出現的懷舊情緒充滿復辟邪惡和美化罪惡的企圖。當代厚黑學大師馮侖老闆毫不客氣地把白領鄙視為「房奴」,一個「奴」字撕下了一群人體面的假領。黑領則是這個國家的上帝選民。一場導致無數孩子受害的「三鹿」慘案,也未見一人因職務犯罪被追究法律責任,僅僅紀律處分了事。因為對立法權和司法權的把持,黑領群體普遍享受到一個共和國公民所應當享受的一切政治權利。

從基本人權、財產權、公民權、選舉權和一切社會福利,他們都應有盡有的得到了充分保護和滿足。與之相反,「普通老百姓」在政治層面和法律意義上,僅相當於「人畜」、「奴隸」或者「機器人」。他們經常被官方作為十幾億的巨額國家財產來看待,說好聽點叫作「勞動力資源」。對外的稱呼為「人民」,多用在「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時候。白領的隕落代表著知識精英的窮途末路和理性精神的落敗,黑領的興盛代表著反知識重權力的血統論和陰謀論王者歸來。

中國社會從此向封建資本主義進一步靠攏。社會文化日漸沙化和鹽鹼化,重歸流氓文化和宮廷權謀黑幕政治的覆轍。黑領對白領的阻擊和絞殺使構成未來社會主流的新興中產階級胎死腹中,建立憲政公民社會的啟蒙運動被迫土崩瓦解。青年一代被年邁保守的既得利益者壓制封堵在社會最底層。

健康的社會流動和財富循環陷於停滯。勝者為王的狼圖騰文化、不擇手段的官場權謀文化、暴殄天物的面子文化和崇高偉大的滿清皇帝戲之所以大行其道,正映射著白領的隕落與黑領規矩的升起,中國社會無可挽回地退回到野蠻與無知的權力通吃、弱肉強食中去。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在全社會的羡慕、嫉妒和仇視之中,黑領階層一方面繼續低調的鞏固其社會地位,另一方面他們開始悄然向新大陸挺進——攜款外逃,或者投資移民,實現自己正式加入發達國家高級人類的夢想,同時也使他們的後代永遠徹底的擺脫水深火熱的中國。(本文曾引發高度重視,與作者是誰的爭議。本刊摘要轉載)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