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議人士遭遇空前網絡監控
 
異議人士遭遇空前網絡監控
作者: 易之光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2-07-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網絡監控是中共控制社會的重要一環,異議人士首當其害。中共網絡警察的監控雖然無所不在,但這也是記錄他們罪行的一大證據。

互聯網時代的監控,中共採取的是人海戰術,「人肉特色」的網絡圍堵高於一切,其中為數不多的異議人士則在無形的人海包圍下,付出了透明自己的巨大代價。東德共產黨國家曾有「竊聽風暴」,中共則是互聯網時代的「竊聽風暴」,比一般的監控和竊聽還要強大無數倍。我接觸的異議人士,深受其害,但又無奈。無論他們是使用國外的谷歌Gmail信箱,還是微軟的MSN即時聊天工具,使用時都能發現經常有被非法侵入的痕跡。

谷歌Gmail信箱常被侵入

先說谷歌信箱,非法侵入者居然使用的是美國IP地址侵入的(可能他們設置的是虛擬地址),每一次登錄谷歌信箱會有記錄,但也不能阻止,它只能提示你修改密碼,密碼甚至長達二十八位、三十位,居然也會被入侵,可見共產黨的網監分子十分強大。再說微軟的MSN聊天工具和信箱,有次蘇州的網友和浙江的網友通過即時軟件相互留下電話,然後撥打電話,沒想到此刻電話居然死機,對方無論如何也打不進去,直到第二天早晨才恢復正常。

杭州異議人士朱虞夫通過Skype聊天工具向群內網友發送一首《是時候了》的詩歌,不到兩百字,居然被判刑七年,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還有騰訊的聊天工具QQ、新浪微博的私信留言,更是透明聊天工具,其工具本身具有監控用戶的屬性,你什麼時候登錄,使用的是怎麼樣的電腦,發表什麼言論,記錄一清二楚。所以在中國當個普通的網友有多麼艱難,你的網絡一舉一動都被官方「人肉備案」、「人肉搜索」,言論敏感的隨時都有警察登門的危險。

還有,本地異議人士與外地異議人士網絡聯絡,或與外國人聯絡,他們先是跟蹤阻止,或者盯梢、跟蹤,然後向上級匯報完成一項重大任務,取得重要勝利,就可以領取一大筆維穩經費了。

複製一台和你家電腦一模一樣

網監警察對於異議人士上網,除了傳統的監控器、攝像頭、竊聽器外,還有專門的「監控帳戶」,即通過你家的這個寬帶網線進出的所有文字、數據、圖像,都被監控和記錄,而且網警還可以通過你的寬帶帳戶隨時記錄你的信箱密碼,你的電腦雖然在你的家裡,但同樣還有一台電腦和你家的電腦一模一樣,即他們複製了你的電腦登錄系統,你隨時進入他們的視線,他們也隨時「在線」。

不要以為網絡比電話安全,其實都不安全,對於異議人士來說,最好的方法是使用一些機構不登記姓名的Wi-Fi方式登錄,比如星巴克咖啡吧的Wi-Fi無線上網,可以將個人電腦、手持設備(如PDA、手機)等終端以無線方式互相連接,此外就是不停地註冊新的信箱帳號,一人甚至十幾個信箱帳號,常用信箱要不停地更換密碼,這樣使當局很難固定對你的監控,有時候難以捉摸,這樣就加大了他們的監控成本,使他們的「人肉監控」疲於奔命,甚至他們的監控任務永遠也無法完成。這樣,他們的維穩就會被拖垮,他們的維穩系統就會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也留下秘密警察的犯罪記錄

網絡時代的監控是中共控制社會的重頭戲,包括異議人士在內的網友們都是當然的首選。中共網絡警察的監控雖然無所不在,但這也是記錄他們罪行的一大證據。

前幾天與德國朋友交流,德國朋友對東德時代的監控也很熟悉,但是東德政權垮台後,秘密警察的檔案被一一公開,德國還有專門開放了秘密警察的監視檔案材料庫,公民都可以查錄自己當年被監控的記錄。如今,中共這個共產黨國家也會重蹈覆轍,將來這些秘密檔案就會完全開放,秘密警察的罪行就會暴露在陽光下,對他們的審判也將從此開始。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