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原諒
 
我無法原諒
作者: 吾爾開希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2-07-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二十三年前,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北京作出一件了天理難容的惡行,向和平請願的中國公民開槍,血腥鎮壓中國歷史上最壯觀、最動人、最偉大的一次群眾運動。我身為這場運動的一分子,至今仍深深對那些為理想,為中國的自由民主而犧牲的夥伴致感悲慟,對於屠殺者仍憤恨難消,同時也背負著巨大的倖存者的負疚。


六四23 週年晚,吾爾開希在台北自由廣場六四紀念音樂會上
發表演說,此文是他對柴玲六四講話的回應。

同樣是廣場運動夥伴的柴玲,想必也是同樣背負這樣難以承受的負疚感,並從宗教中找到她個人的救贖之道,對此,我為她感到高興。宗教主張寬宥、諒解,對此我也深感敬佩,柴玲出於這個宗教價值提出原諒鄧小平、李鵬等屠殺元凶,我雖然可以理解,卻完全無法接受。

柴玲所信仰的宗教主張的寬宥與諒解是在正義是非釐清之後,罪人祈求寬恕之時應有的態度,同樣的宗教對於正義、真相的堅持絕對先於寬恕,這不僅是這個宗教的價 值觀、也是普世價值、更是十幾億中國人民、千千萬萬八九參與者以及尤其諸多六四受害人心中所堅持的目標。對於踐踏和平、正義及人類良知的殺人凶手鄧小平、 李鵬,我無法原諒,我無法在正義是非得到匡正之前原諒,無法在被害人原諒他們之前原諒!也想善意提醒柴玲,我們如果認同自己八九民運一分子的身份,我們就 無權原諒。

和解是我們所追求的目標,期待終有一日,我們可以放下過去、擁抱未來,但那一天的到來首先需要的是對於真相還原不懈的努力,正 義伸張不懈的堅持,首先需要的是追究責任,首先需要的是罪人的懺悔,直到那一天到來之前,我們這些天安門學生都背負不可推卸的責任,和所有的受害者一起, 在道義上、法律上堅持對鄧小平、李鵬及所有的責任者厲聲譴責,堅持討伐。二○一二年六月六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