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了一半又如何?
 
天塌了一半又如何?
作者: 蕭雪山

專題

更新於︰2012-07-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從歷史經驗看,中共是特別扛得住自身醜聞的黨,是一貫從反面而不是正面吸取經驗教訓的黨,要指望它從王立軍薄熙來事件中吸取教訓而自我革新,不切合實際。

中共十八大將在年內召開,這次會議早就引起海內外人士的關注,原因無他,這將是一次中共最高領導的換屆大會。除了習近平取代胡錦濤成為黨國第一號人物幾無懸念外,其他可能人選誰上誰不上變數很大,而人選背後,或者說與人選密切相關的問題是,路線、方針會有所變化嗎?

王立軍、薄熙來事件相繼發生,人們對十八大的關注更加急切了,懷抱的希望更大了,人們認為,長期僵滯、死水一潭的局面打破了。王薄事件把中共的弊端和危機以空前尖銳的形式表現出來,中共似乎處在不改弦更張就不能維持的關頭,而溫家寶在三月十四日兩會結束之後的中外記者招待會上的講話,更是點燃了有些人心中的希望之火,甚至有些一向悲觀的人士都認為,即使中共不想改,但王薄事件猶如共產黨的天塌了一半,它不想改也得改。

王薄事件已經發生三個多月,除了剛開始的喧囂、混亂、緊張,一切都是照舊,警察仍然橫行,異議人士照樣被抓、被打、被關,非法強制拆遷依舊進行,「維穩」的手段沒有任何改變,在這種情況下,接近十八大時作任何估計與猜測,都不容有樂觀的幻想。

「另一個林彪事件」又怎麼樣?

王立軍事件發生時,有人就將其比喻為文化大革命中的林彪事件。其實,除了情節的離奇、曲折和出人意料,這麼比,有些誇大,林彪畢竟是二號人物,三軍指揮,黨章上載明的接班人,一個公安局長怎麼能與之相比?但加上一個炙手可熱的政治局委員,加上毒殺外國商人的情節又如何呢?

說實在的,不必計較王薄事件加起來是否可以與林彪事件相當,我們要問的是,就算是又一個林彪事件,那又怎樣?

林彪事件對於「光榮、偉大、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確實是空前的醜聞和巨大的打擊,都有驚人的內幕爆出,都像吹得過度膨脹的氣球突然爆裂,人們都以為,這等事件居然發生,執政當局如果不痛定思痛,切實改變,將無顏面面對世人。王薄事件在這種意義上分量與林彪事件相當。但是,林彪事件發生了又如何,最高領袖不是依然英明和明察秋毫,黨不是照舊光榮,偉大、正確?

溫家寶在記者招待會上提到文化大革命,說明重慶問題是路線和政策的問題。但現在看來,這不是最高當局的意思,薄熙來問題將按一般刑事案件處理,這就完全談不上路線和政策的反思與改變。

林彪事件之後,還有一個短暫的「批極左路線」階段,搞了一陣撥亂反正,而這一次遠遠不如,溫家寶的主張只不過是曇花一現的空洞言論而已。

可以預料,十八大的議程中不會有從王薄事件中吸取教訓,以制度革新來杜絕此類事件再發生的話題。

十八大會產生政治強人嗎?

由於在現任領導之下的中國政局在十年間一直停滯不前,政治體制改革毫無動靜,劉源上將的智囊人物張木生作了一個非常形象、尖刻的比喻,說中共最高領導人像是在抱著炸彈玩擊鼓傳花的遊戲,只想把難題留給下任,自己則下定決心不作為。多年的無望使一些期盼革新的人變得走火入魔,他們把領導人的無所作為歸結為他們性格軟弱,沒有決斷,他們把希望寄托在政治強人身上,他們對十八大的最大期望是出現一位政治強人。

在薄熙來倒台之前,政治強人的唯一人選就是他。薄的倒台使這種希望完全落空,這不是壞事,而是好事。如果薄熙來在十八大當選為政治局常委,而且如人們預計的那樣主管政法委工作,那麼可以預料,重慶的「唱紅打黑」模式將很快推廣到全國,重慶那種亂捕、亂判、亂殺的做法將蔓延到全國,中國將從後極權時代退回到極權時代,退回到文革,演化為赤裸裸的法西斯專政。

不是說沒有薄熙來中國的事情就好辦了,專制、鎮壓、「維穩」肯定照舊進行。同樣肯定的是,有可能強力推動政治改革的人不會在十八大出現。分析現在進入政治局常委的可能人選,沒有一個人像是強力人物。更重要的是,中共的體制使得這樣的人物難於出現(薄熙來是個異數,他正是在這個體制下失敗了)。

毛澤東、鄧小平這些共產黨的真正當家人在生前最認真考慮和安排的,就是江山不變,他們認為關鍵問題在於最高領導層不能分裂和「變質」,他們絞盡腦汁,周密安排,現任最高領導層中群龍無首的局面就是這種安排的結果。這種安排的要害是堅決防止出現赫魯曉夫或戈爾巴喬夫式的人物,最上層領導之間要相互牽制。而最上層領導人與軍隊之間的關係,更是考慮防範的重中之重。

沒有好人,即使有好人也出不來,出來了也只會無所作為,這已經是現有的固定格局,十八大不可能打破這種格局。

太子黨能大膽政改嗎?

比對於議論期盼強人政治而希望落空更為重要的,是分析和說明為什麼崇拜政治強人是幼稚的、錯誤的。

與對強人政治的期盼相關,一些人認為從整體上說太子黨處於政治上的強勢地位,他們有魄力、有決斷,能做團派不敢做、做不到的事。他們對自己那種一廂情願的想法痴迷到這種地步,以至於發展出一套理論,模仿古代聖人孟子所說:「民之為道也,有恆產者有恆心,無恆產者無恆心。」這些人認為,團派和其他人只是暫時替共產黨看管家財的奴僕,他們看管的不是屬於自己的財產,所以不會盡心盡意,只有太子黨這種真正主人的後代接管了家財,他們才會替黨國的前途大計作想,才會不怕得罪人,敢於冒險,大膽革新。

令人難過不安的是,一些平常自命為民主派的人士也持以上怪論。

中國具有強權政治的深厚土壤,人們總是把希望寄托在青天大老爺身上。但歷史證明,中國的政治強人總是做壞事的能力和魄力強,而不是為民著想的心願和努力強。毛澤東是中共超強的政治強人,他搞大躍進、人民公社,導致至少餓死三千萬人,劉少奇面對災難有所心動,說發生這樣的事,歷史上會記下一筆的,毛輕蔑地斥責說:「怎麼,你頂不住了!」真是夠強人了,他有敢於餓死幾千萬人的魄力。

鄧小平也是強人,從李鵬在日記中的描述和最近陳希同在自述中的說明,看起來這些上層人物並不敢承擔血洗北京的責任。鄧小平敢拍開槍鎮壓這個板,這種強人是屠夫。

中共高層中還有強人模樣的,就是周永康、薄熙來,他們強在何處,人盡皆知。在中共的統治下,強人就是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做壞事出格的人。

政治強人迷信論在邏輯上也不通,在全球高揚人權和民主旋律的時代,把國家視為自己家產的人,能有多好?他們不是更理直氣壯地,像處分自己私產一樣地處分國家和人民嗎?

現在的太子黨,在文革時叫血統論者,看看他們在尚不老練成熟時對小民是怎麼說的:「我們要正告你們,如果你們死不悔改,反動到底,那我們就不客氣了!我們要像父兄一樣,把刻骨的階級仇恨凝聚到刺刀尖上,挑出你們的五臟六腑,那你們就活該倒楣!」這些人與薄熙來同屬一類,指望他們政改,無異於與虎謀皮。

能寄希望於習近平嗎?

習近平將在十八大登大位,這基本上是篤定之事。於是,沒有希望可寄托的人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這可靠嗎,有道理嗎?

習近平明顯沾了他父親習仲勳的光,問題是,習仲勳的開明和開放一定會遺傳給他嗎?不一定。習仲勳吃過苦頭,他吸取了文革和黨內政治鬥爭的教訓,但薄一波在文革中遭過大難,薄熙來又怎樣呢?

說習近平下過鄉,知道中國的國情,瞭解中國的問題,這照樣靠不住。在現代資訊發達的條件下,統治者的惡行與蠢行,不是出於不瞭解情況,而是價值觀的倒錯。毛澤東導致餓死三千多萬人,不是因為他不知情。古代的那種笑話很難重演:有人向晉惠帝報告天下糧荒、百姓餓死,他反問「何不食肉糜?」

從習近平從政之後的言行,從他表現出來的知識結構和政治歷史視野看,他也不像是一個會銳意改革的人。他最喜歡並向人推薦的書有兩本,一是張維為的《中國震撼》,這是惡俗地吹捧「中國模式」的書,這說明他喜歡聽的,只是自己的回聲;二是金一南的《苦難輝煌》,此書重複以前官方歪曲的,肆意自我吹捧的黨史神話,這是連多數體制內學者都不做的,而且此書被揭發有大量的硬傷和剽竊,這說明習近平的無知和思想陳舊。

展望十八大,甚麼幻想都不能有。中共能自我革新固然好,但不可一廂情願。

從歷史的經驗看,中國共產黨是特別扛得住自身醜聞的黨,是一貫從反面而不是正面吸取經驗教訓的黨(激烈反對赫魯曉夫的秘密報告就是一例),要指望它從王立軍薄熙來事件中吸取教訓而自我革新,不切合實際。

(作者:蕭雪山,北京政法學者)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