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女碩士話鄉情
 
山東女碩士話鄉情
作者: 裴毅然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2-06-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魯籍女碩:上海財經大學一○屆文學碩士生。


●山東臨沂東師古村以前圈禁陳光誠的一景。如今「人去樓空」。此照成了一段可惡歷史的見證。

裴毅然:上海財經大學教授、女碩士生導師。

一位山東壽光縣農村女生到上海讀大學,她家鄉情況如何?改革開放有無進步?畢業之後怎樣成家立業?難得一見的師生一席談。

裴:開學還有一周,怎麼這麼早回來?

女碩:這還是提前十天訂的票,無座站票。濰坊到上海的一一八四次直達慢車,要十六小時零七分。動車快是快,五個半小時,也能買上票,但要四百六十五塊呢!

裴:為甚麼不坐汽車?汽車不用一天吧?

女碩:濰坊到上海有臥鋪汽車,二百九十塊,十二小時左右,但沒有學生半價票。我這次回上海,先從壽光縣城坐一小時長途汽車到濰坊火車站,十四塊;火車票半價七十六元;最低費用,我們農村人都是能省則省呵!

【農村醫療】

裴:你母親得肺癌五六年了,近況如何?

女碩:母親這場大病掏盡我家積蓄,前後一共近二十萬,報銷約五萬,我家實掏十五萬左右,借了三四萬。我父親種塑料大棚蔬菜,收入在農村還可以,每年大約四萬多塊,這兩年還掉一些外債,還拉著一萬多塊的饑荒。母親進一次醫院就近萬,化療一個療程九天,「新農合」報銷後,自己要掏五千多。放療更貴,一分鐘就得七百二十塊,我家「放」不起。我們農民只能「梁靠牆,田靠天,病靠命。」

裴:不是已建立「新農合」(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可以報銷一多半嗎?

女碩:「新農合」?話長呵!我們村繳納的醫保金逐年在漲,○六年十五元∕人,到一○年三十元∕人,今年漲到每人七十元。村裡很多人心疼這七十元,不肯入「新農合」。此外,想要報銷醫藥費,就得按戶口本上的人數繳費,一人七十塊,四口人就得二百八十塊。有一人沒繳,就不給報。

裴:具體怎麼報?可報多少?

女碩:山東農村現行醫保政策規定:上鎮醫院可報銷百分之九十,縣城醫院百分之七十,轉外縣醫院百分之五十,到濟南百分之二十到三十。出了省,一般都不給報了。即使報銷百分之五十,也並不是所有費用都給報。

裴:醫生在你們那兒收入如何?地位高嗎?

女碩:正規工資一般,也就三千多,但紅包等灰色收入遠遠超過工資。我們那兒,醫生可神氣了。但醫科畢業生想進縣醫院,至少得掏二十萬!否則,能力再強,都進不去。不過,比錢更重要的是關係,要想進醫院,既要有錢還得有關係,沒關係有錢也不知道給誰,人家也不敢貿然收你的錢。泰山醫學院畢業生,好幾個在商店賣衣服。如今縣高中生都不報醫科專業。「不讀書,永遠窮;一讀書,馬上窮。」

我認識的一位衛校女生,她長輩在醫院當主任,繳了兩萬四,才讓當護士,去掉五險一金(養老、醫險、失業、工傷、生育及住房公積金),月薪才七百。不過,自從她閨女當上正式護士,一大群人給她張羅對象,吃香了。

裴:當個護士還這麼費勁?為甚麼不來上海求職?上海醫院挺缺護士的。

女碩:哎呀,裴老師,我們那兒的人都很戀家,也不知道上海怎麼回事,都不敢來上海,只想守著家過日子。而且重男輕女、重多輕少,我們那兒在生育上一直老土得很。其他方面也一樣,如鎮上中學,歷史系大學生安排教生物。我上中學就這樣,十多年後還這樣。

【教師吃香】

裴:難道沒有一點改革開放的新人新事?

女碩:有呵!縣醫院有一條規定,護士給病人打吊瓶,第一針沒扎準靜脈,得跟病人說「對不起」,然後自掏兩元罰款給病人。如第二針還扎不上,再給病人兩元,直至扎上。不過,大部分病人不要這錢,覺得人家給治療就不錯了,扎不上很正常,收錢不太妥。

裴:你剛才說教師在壽光也很吃香,那可是一件好事,優化師資的前提呵!

女碩:教師在我們壽光就算好職業了,我都打算回去考教師。教師找對象絕對有的挑。實習期女教師,月薪不過兩千一,轉正也才三千,可挑遍全壽光適齡男的。縣裡一所著名私立貴族中學的女老師,長得不錯,全壽光的男人讓她挑個遍,還沒找好呢!如今都三十了。

裴:真的假的?那麼男老師呢?也能挑遍全縣姑娘麼?

女碩:男老師差點,但也能挑遍半座縣城。我們那兒,只要你有一份穩定工作,哪怕退休老頭,都有人搶著要。我母親住縣醫院時,我陪床,隔壁來了一位車禍受重傷的老太,這邊還沒斷氣,那邊就有一位中年婦女托媒婆來「續弦」,老頭有一份退休金。老太一「走人」,中年婦女幫著老頭一起辦喪事,接著再辦喜事。

裴:真是藍天之下故事新,咋這麼著急上火?這邊還沒走人,那邊就續上了?

女碩:我們那兒的人都說——枕頭上兩顆人頭比一顆人頭好!

裴:壽光農村娶老婆容易麼?彩禮如何?

女碩:我們壽光農村娶媳婦可是一件很難的事兒,花銷特別大。女孩出嫁,男方要有房有車,給女方的彩禮至少兩萬,多的六七萬,甚至十萬。還要給媳婦買三金(金戒指、金項鏈、金耳環),現在至少五金,金手鐲、金腳鏈。

【婚姻風氣】

裴:你也不小了,轉過年二十六周歲了,想在哪兒解決個人問題呵?

女碩:還是想回去,雖然有點不甘心。不過即使擁有教師這樣的好工作,在壽光都很難找個好小夥。我一直想讓堂姐表姐給我在縣裡介紹對象,姐姐們都說找不上,在壽光沒遇上幾個本科生,研究生就更少了。小縣城裡,學歷與婚戀很矛盾。本科畢業回家,女孩子也就二十二三歲,還能找個年齡相當的大專生將就著過日子。一讀研究生,就二十五六,成了老姑娘。要是讀到三十歲再回來,只能嫁二婚了。壽光大部分好男人早在二十五歲之前就辦全人生三大事——穩定職業、洞房花燭、生兒育女。

裴:那又怎麼說「一讀書,馬上窮?」

女碩:一個孩子在外讀書,花光家裡積蓄。孩子畢業回家,背著空空行囊,除了縣城工作單位二三千元工資,甚麼都沒有。沒車、沒房,光棍一個。村裡小學畢業的女孩都找個有房有車的呢,反倒拿了學歷回來的我們,只能挑個一無所有的。用我媽的話說「可讓人笑死了!」就算你不怕與心上人一起吃苦,甘願與他同甘共苦一起拼打,人家有可能還嫌你家裡窮,拖累他呢!這年頭,做個高素質女孩,好是好,但都是對別人好了。

裴:那老一輩如你爸媽咋解決婚戀問題?

女碩:我爸爸長得好,全村數一數二的靚小夥,就因家裡成份高——富農,一直到二十五歲都說不上媳婦。八二年不太講成份了,我媽人敞,自己看上的,不嫌我爸家的成份,我外公外婆不同意,硬嫁的。我媽大我爸三歲,長得也差點。他倆也算取長補短吧?

裴:你來上海求學一年半,各方面收穫如何?上學期你在一家培訓公司兼職,還好嗎?

女碩:收穫很多呵!尤其是PMP(拍馬屁)總結:「真話不能說,假話不能多,跟公務員差不多。」兼職三個月,我體會到:最重要不是個人能力,而是態度,能力不夠可以學嘛,態度則一下子就決定了去留,用我們那兒俗話說,就是「凡事嘴邊要留個把門的」。

裴:你真是在走向成熟。古人說,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學會如何與人相處,也是一門人生必修課。「五經」中有一部《禮記》,文化造反給造掉了,人與人相處失去規範教本,當代教育也缺乏這一環,只能靠你們進入社會去摸去趟。你最好將家鄉的情況一一記下來,建立一個文檔長期保留,今天的新聞就是明天的歷史,生活就是最好的文學。

女碩:也是。在農村,報紙上再大的事兒,村民們也是等全世界都知道了,才知道「原來還有這麼一回事」,飯後閑聊一下,然後就當沒發生過。

老師,給你帶了兩根我們那兒的蘿蔔。

裴:蘿蔔?

女碩:順便做一下廣告。「煙台的蘋果,萊陽的梨,不如濰坊的蘿蔔皮。」壽光屬於濰坊地區,我們那兒的蘿蔔就是好吃!

二○一二年二月九日至十一日於滬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