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事件體面落幕
 
陳光誠事件體面落幕
作者: 曉 鳴

專題

更新於︰2012-06-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國有二千多萬人想移民美國。陳光誠留在中國一天,他的安全就一天沒有保障,中共的任何承諾都不可置信。他來美國讓中美都不失面子。

陳光誠事件是今年中美戰略經濟對話一個意外話題。經中美兩國官員協商,陳光誠離開停留六天的美國駐華使館,住院療傷,妻子兒女來京與他團聚,近日得到美國上學。有美國媒體認為,這是令中美兩國政府都不失面子的解決方案。國際媒體和美國政界對這個中國盲人的高度關注,令中國官方及媒體不知所措,進退失據。這次美國的自由理念與中共的專制蠻橫的較量,使陳光誠多年來爭取自由的努力得以實現。

中共原則:政權穩定重於國民人權

山東盲人陳光誠四月下旬的一個深夜,在維權人士幫助下,隻身逃出被嚴密監控的東師古村家,後進入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消息在海外曝光,陳光誠發表錄像講話,指控地方當局使用維穩經費,以暴力手段剝奪他們全家人,包括母親妻子兒女的自由,要求中國總理查處違法施暴者。中國官方及媒體沉默不語。

五月二日,陳光誠出乎意料地在美國大使陪同下住進北京朝陽醫院療傷。美國官員稱,他是自願離開使館的。時逢北京中美會談開幕前夕,兩國外交角力浮出台面。陳光誠表示,不尋求美國庇護,但在醫院接受美國記者采訪時,表現出對自己及家人安全的憂慮。抵達北京的美國國務卿希拉里發表聲明,稱將持續關注陳的安全。

當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發表措辭嚴厲的回應,首次談及陳光誠事件,稱美國駐華使館以非正常方式將中國公民陳光誠帶入使館,是對中方內政的干涉,要求美方道歉,並強調「中國是法治國家,任何公民的合法權益都受憲法和法律保護,同時任何公民都有義務遵守憲法和法律,維護祖國的安全、榮譽和利益。」一直對陳光誠事件默不作聲的中國媒體,包括獲特許落地大陸的港媒隨之起舞,高調批判美國,貶損陳光誠。

三日,有外國記者質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您強調中國是個法治國家,能否解釋,陳光誠是因為觸犯了甚麼法律才在被釋放後,仍被拘禁在家?」回答是:「我不是對每個中國公民的情況都很瞭解。中國有十三億人,我們關注的是絕大多數人的福祉,而不是一小部分人。」

這十足的官腔表明,在中國特色的「法治社會」,公民是被分為絕大多數和一小部分的,一個人一旦被當局劃歸一小部分之列,其命運就任由貪官污吏擺布了,被強拆,被拘押,被毆打,被判刑,被猝死,沒商量。中共黨報《環球時報》發文,指控美國媒體借陳光誠事件「攻擊整個中國的人權是無聊的,陳光誠的事情只是中國社會前進路上極小概率的事件。它不會給中國社會的穩定帶來實質傷害」。在中國官媒眼中,政權穩定重於國民人權。中共似乎掌握了事件主動權,又可隨意處置陳光誠了。

                                                    陳光誠5月31日應邀在美國外交委員會對數百位
                                                           官方和社會人士發表演講,並回答問題。

美國一直堅守個人自由不可讓渡

在比中國時間晚十二小時的大洋彼岸,盲人陳光誠的遭遇經媒體曝光後受到美國國會議員關注,三日國會召開緊急聽證會,罕見地聽取了陳光誠在北京朝陽醫院的同步電話證詞。美國電視台全程現場直播。有美國議員批評奧巴馬政府與中國官方妥協,出賣陳光誠,違背美國的立國精神。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通過網絡介紹陳光誠在使館內六天的情況及其對自己去留意向的表達,強調陳是自願離開使館的。中國方面的承諾被披露。

事態再次急轉,四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一改要求美國使館道歉的立場說,「陳光誠如果想出國留學,可以像其他中國公民一樣,依法通過正常途徑到有關部門辦理有關手續。」中美角力初見成效,中國立場軟化,一直與陳光誠同樣失去自由的妻子兒女到北京與他團聚。陳光誠獲官方承認有正常「中國公民」身份,儘管他可能仍是中共政法委黑名單上被監控的「維穩對象」。中國媒體對事件要麼輕描淡寫,要麼繼續抹黑陳光誠,攻擊他「挾洋自重」干擾中美關係大局。

中美兩國政界和媒體對陳光誠事件的反應為甚麼差距如此之大?我認為,是治國理念使然。中國仍是共產專制的黨國,國民只是被黨全面代表了的馴服工具。美國則是民有民享民治的合眾國,人民的自由權利不可被剝奪。

陳光誠事件關乎個人的自由權利,起因是他幫助當地婦女打官司,爭取免於被強制墮胎的自由,為官府所不容,二○○六年被拘押,並被判監四年多;刑滿出獄後仍被軟禁。陳家成了律師,記者,賓客都不可進入的禁地,接近者大都頭破血流,令地球村的良善人無不憤慨。可能的救助途徑都試過了,海外媒體,互聯網,國內外維權者,包括美國國會,都不斷呼籲中國當局還陳光誠自由,但中共依然我行我素,迫害變本加厲,連他們年幼的孩子也不能倖免。

如此迫害一盲人古今中外無先例

放眼全球,指控一個出行認路要借助手杖或他人幫助的盲人聚眾擾亂社會秩序,並將其判四年多監禁的法庭,除中國大陸外絕無僅有。一個盲人服刑四年,只許家人探視三次,刑滿後還被無限期軟禁在家,不准他人接近,古今中外都找不出第二例,堪稱中共治下崛起的中華「和諧盛世」之獨創特色。就是遍查中共自己寫的黨史,在那些被描繪成凶神惡煞的國民黨政權和日本占領軍的罪行中也找不到如此迫害一個盲人的記錄。

公道何在?有人想到,偌大中國或許只有美國外交機構能接納救助陳光誠。這冒險一搏奏效了,問題提到外交層面,中國當局不得不坐下來與美國外交官就盲人陳光誠的自由問題進行談判。此舉無疑是對中共長期非法剝奪陳家人自由維穩國策的挑戰,是對中共宣傳的社會主義法制的一大嘲諷;反映出陳光誠對中共暴行的抗議,對自由的渴望。

這令人想到一句名言「不自由,毋寧死」。那是美國獨立戰爭時著名政治家帕特黑克.亨利(1736-1799)的吶喊,鼓舞過無數拿起武器為自由而戰的民兵,美國在殊死征戰中誕生,人的天賦生命權,自由權及追求幸福權成為美國獨立宣言的靈魂,個人自由權不可侵犯被寫入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禁止制定任何法律,確立國教及阻礙信仰自由;禁止剝奪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和集會自由;禁止剝奪人民和平請願的權利。這是人類歷史上對個人自由提供最切實保障的憲法條款,不僅在美國領土上貫徹至今,也成為美國外交政策的基石之一,美國因此成為令世人嚮往的自由世界和受逼迫者的避難所。

一百多年後,羅斯福總統(1882-1945)提出四大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和免於恐懼的自由,將自由理念擴展到個人生活保障和人身安全等經濟政治領域。羅斯福以四大自由為綱,實施自由化新經濟政策,使美國擺脫了大蕭條的困境,為後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奠定了精神和物質基礎。美國得以在二戰後迅速崛起,高舉自由人權大旗,與蘇聯為首的共產陣營對壘,並戰而勝之。可以說,美國成為當之無愧的自由世界領袖,功在自由之精神。

悲哉!鼓動一盲人和中國作戰

蓋洛普網站今年四月二十三日公佈的最新調查顯示,全球約有一點五億人表示想移民美國,其中以中國人為最多,達二千二百萬。他們渴望移民的理由除了美國機會多,孩子教育環境好之外,還有在美國可以沒有恐懼地表達自己的觀點,足見自由對中國人的吸引力。

  但中國大陸的教育宣傳卻告訴人們,必須反對自由主義,特別是個人自由,國家利益高於個人權利,如不立法限制個人自由,必將天下大亂。不僅如此,還對「人權高於主權」的國際共識大加批判。令中國人談自由色變,連網絡寫手韓寒的《要自由》也只涉及寫作自由,交換條件是不揭當局歷史傷疤,不談敏感問題,手段是去毫無決策權的作協文聯大會前站立抗議。也因此,他可自由出入國門,出書賽車賺大錢,外加起訴質疑者。

有人對陳光誠改變意願,表示不願留在中國上學多有微詞。在我看來,陳此舉應該是依其離開美國使館後的處境所做的再選擇,無可厚非。有旅美華人論證,陳光誠若留在國內與中共當局周旋,利用美國的壓力,更能促使中國政治改革。難道不覺得讓一個盲人犧牲全家人的自由,換取中共改變專制本性,太過天真嗎?難道不明白,依照美國的立國精神,個人的自由是不可讓渡的天賦人權,選擇權只在當事人陳光誠手中嗎?這也是為甚麼美國官員及議員都表示,尊重陳光誠的選擇,願意幫他到美國上學,僅此而已。悲哉,在聰明的中國人中竟有那麼多明眼人鼓動一個盲人在被剝奪自由之地與全副武裝的中共爭戰。

                                                  陳光誠受到紐約華僑界的熱烈歡迎。

為何沒有人尋求中國使館庇護?

美國外交機構擔負傳播美國的人權民主價值,維護美國利益的使命,美國駐外機構的領地如同美國本土,凡獲准留在其中的人,都受美國法律管轄。每位尋求美國幫助的人,都有申訴機會,並會依程序得到答復,或被拒絕,或被接受。

事實上,外國人進入美國領地(包括美駐外使館)求助的事在美國和各國時時都在發生,也是無數中國人都嘗試過,正在嘗試或準備嘗試的,包括那些以合法或非法方式進入美國,以及指責陳光誠求助美國是叛國的人。因為美國是一九五一年《聯合國難民公約》的發起國之一,承諾無論哪國國民,在危難之時,都有權尋求美國的庇護。美國成為全世界受迫害者的避難所是美國主動承擔的一項國際義務,關乎受害者的人權,是正義人類對戰亂和逼迫受害人的人道救助,也是對施暴者的抗爭。凡將難民庇護視為干涉內政的當權者,其本質必邪惡,必自外於文明人類。

中國政府一九八二年有保留地簽署了《聯合國難民公約》,承認難民庇護的國際法原則。中國外交部指控美國救助陳光誠是干涉中國內政,無異於公開毀約失信。近年來中國強制遣返非法入境的北朝鮮難民,受到國際社會批評,中國因此被視為不負責任的大國。按國際難民公約原則,中國駐美使領館也有義務接納難民,但卻從未見報道有一個美國人或他國人,包括佔領運動的成員,試圖進入中領館尋求庇護。原因很簡單,目前中國大陸是全球公認最不自由的國家之一,任何信息靈通的人都不可能為爭取自由尋求中國庇護。即使有臺灣違法者藏匿大陸,也只是在利用兩岸法律不接軌之機逃避刑責,他們絕不敢向中國當局申請庇護。也從未見有中國簽約以來曾接納任何外國人庇護申請的報道。

中國人向美國求庇都因無安全感

陳光誠進入美國使館並停留多日,即使要求庇護也不為過。但他表示,不尋求避難,只希望擺脫迫害,獲得學習深造機會。這是他走投無路的一個選擇。他受迫害的遭遇告訴世人,在中共治下已沒有他安身立命之處,逃入美國使館求助合情合理,因為美國信守道義,扶助弱小由來已久。

  早在抗日戰爭時就為中國人所稱道。若沒有美國的無私幫助,中國的抗戰會更艱難,死傷會更多。中共掌權之前,其喉舌《新華日報》對美國民主大加讚揚,以對抗腐敗的國民政府。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在延安接受美國記者採訪,借新聞自由揚名國際。這些都是例證。在國共內戰時,美國沒有像後來支持大韓民國那樣全力支持蔣介石政權,國民政府退守臺灣後,若不是中共不宣而戰出兵朝鮮,與美軍作戰,中國兩岸分治局面應不至持續至今。中共與美國為敵完全是毛澤東選擇向蘇聯一邊倒外交政策的結果與延續,體現了中共的專制與美國的自由兩個對立價值體系的衝突。

中國人進入美國駐華使館得救助不僅需要勇氣,也是有條件的。比如方勵之夫婦,在一九八九年北京城那腥風血雨的日子裡,他們被指控為操縱學運的背後黑手,受到通緝,情急下進入美國使館尋求庇護。中美兩國經過長達一年的談判,方教授夫婦才得以離開中國,後定居美國。方勵之不久前突然去世,享年七十六歲,時任美國亞利桑那大學教授,美國物理學會成員,是頗有成就的美國華裔科學家。在中國大陸,還未見有如此高齡的科學家還在教學第一線向來自世界各國的年輕學子授業解惑。美國國務院當日對方教授的去世表示哀悼,稱贊他「是中國人權與民主改革的先驅」。

  中共喉舌《環球時報》也發表文章,貶損方勵之等「『精英』在美國的遭遇提供了一個啟示:對中國來說,少數人受外國庇護與國家對抗的模式難以為繼,它總體看屬於舊時代,是在往回走。而中國的前進風生水起。」(四月九日)那時距重慶副市長王立軍進入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未果已兩月有餘,難道也已成了「舊時代」之事?事實上,這一「難以為繼」的對抗國家模式一直為中國眾多將妻兒送出國的裸官們所津津樂道,環球時報作者本人是否求之不得,也未可知。

中共的任何承諾都難以置信

陳光誠和王立軍進入美國外交機構都事出有因,在中國他們都沒有安全感。不同的是,王立軍以副市長身份進入美國領事館,想用重慶官場醜聞,如英商海伍德死亡案內幕,換取美國庇護。細節至今未見公開,也無媒體介入,看來其申請理由可見光符合國際法之處不多。王即使有性命之虞,也與遭受迫害扯不上多大關係,何況他在公安局長任內,靠刑訊逼供打黑,不乏違法之嫌。我想美國拒絕其避難請求不無道理。即便如此,仍有美國國會議員質疑行政當局處理不當,認為應該為王立軍這個共產黨叛逆者提供庇護。

王自願走出美國領事館後,被押到北京接受調查,他所掀起的中共政壇整肅風潮至今暗流洶涌,黑幕重重,不僅王本人音訊全無,命運叵測,據傳已連帶數十人被羈押。王的頂頭上司薄熙來被罷官,與妻子雙雙失去自由,接受黨紀國法調查。他們的兒子在美國發表聲明,為父母辯護。中美兩國制度孰優孰劣,兩國居民所享有的自由及權利差距之大一目了然。

有鑒於此,只要陳光誠一家留在中國大陸一天,其人身自由及家人安全就仍是個大問號。在缺乏誠信的中國大陸,當局的任何承諾也都難以令人相信,因為在那裡,除了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九個常委以外,恐怕無一人敢誇口,自己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目前陳光誠已經攜妻兒到美國求學,但是,他在中國大陸的親屬仍面臨當局打擊報復的危險,他的侄子因與夜闖家宅的歹徒爭鬥而被警方拘押,命運叵測。有消息說,當局以此為籌碼,想換取陳光誠在海外保持低調。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