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的選擇與美國三贏
 
陳光誠的選擇與美國三贏
作者: 許 行

專題

更新於︰2012-06-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陳光誠在醫院改變主意後,美國不能不尊重他的選擇接受他去美國,便安排他去紐約大學進修,讓中共有面子,美國有裡子,光誠有安全,是為三贏。


陳光誠夫婦5月19日抵達紐約後,在孔傑榮教授安排下,住進了紐約大學宿舍。第二天陳光誠夫婦出門曬太陽。享受紐約的陽光和自由空氣。

陳光誠是一位失明的維權律師,曾與總理溫家寶一起被美國《時代周刊》選為二○○六年 「世界最有影響力一百人」之一,又曾獲亞洲最崇高的麥格塞塞獎,只因他反對粗暴的一胎化政策,為婦女爭取權益,被判四年三個月徒刑,刑滿出獄,仍沒有自由,在家鄉山東臨沂沂南縣東師古村被嚴密監控。政府起初一年花三千多萬元,去年增至六千萬元,雇用看守人員,從縣到鄉到村有幾百人,包括縣鄉村幹部、民兵、警察、打手,光是村裡的打手就有幾十人,日夜監控,不准任何陌生人進村,所有進村探訪他的人,如著名律師、大學教授、維權人士、熱心同情者、中外記者,甚至美國電影蜘蛛俠的男主角,先後共數百人,通統遭到駐守的公安人員和雇傭的打手毆打,搶去手機,打碎相機和汽車玻璃。

如此經歷了十九個月,他居然能於四月廿二日黑夜,隻身從多道特築高牆的封鎖中越牆逃跑,經過無數次跌撞受傷,終於逃到一個僻靜的樹林裡,用手機與預先約好的「女俠」南京女教師何培蓉取得連絡,由她驅車至北京,再由郭玉閃(男)主持的民間維權組織「傳知行」收藏,轉而進入美國大使館,在大使館停留六日,又被轉送到北京朝陽醫院療傷,再次受到中國國安系統監控。經過美方不斷交涉,終於達成協議,允許他去美國紐約大學法學院進修,最後離開中國,於五月十九日登機赴美。

陳光誠眼盲,心智卻很明亮天真

整個事件的過程,像一部曲折離奇、高潮低潮交疊起伏的電影。在這短短二十七天之內,全世界關注中國時事的人,都會對著電視機、報紙和網絡,心情跟著事件的發展而興奮,而憤怒,而沮喪,而歡欣和祝福。現在事件暫時告一段落,讓我們重新作一回顧,對整個事件加以透視和剖釋。                          

首先我們應該了解,陳光誠雖然眼盲,但他的心智是相當明亮的。他有非常堅強的意志力,這表現在他整個人生的歷程中。他兩歲發高燒致盲,十七歲才接受正規小學教育,但他能從廿三歲起進青島盲校完成中學課程,廿七歲進南京中醫藥大學,然後自修法律,憑法律知識替自己和殘疾人爭取應有的權益,被稱為「赤腳」律師。他曾在中國法學會負責殘疾人維權項目,替鄰村村民集體控告鄉政府濫收捐稅,打贏官司,因而在鄉里名聲雀起。後來進而反對當地縣市政府粗暴推行計劃生育,濫施墜胎、結紮、罰款,被當地政府視為眼中釘,受到眾所週知的一連串迫害。

在他短短的四十年人生歷程中,處處顯示出他有充沛的奮鬥精神、堅韌的毅力、無私的正義感和獻身人群的抱負。不過在我看來,他對中共這個政權惡毒根源的認識尚不夠深透。他似乎以為他在臨沂所受的一切迫害是出於當地政府的濫權,故此逃到北京後仍不知後果的嚴重性,寄希望於溫家寶的援助,向他提出三點要求,要他徹查臨沂政府對他迫害和一切貪瀆行為,並向美國大使館表示不想離開中國,要留在中國繼續從事維權工作,爭取在中國過自由生活。這種想法就有點太過天真了。

監控陳光誠是全國維穩的一部份

事實上,臨沂政府對陳光誠的迫害是中共中央整個維穩計劃的一部分,臨沂政府所得的一年三千萬至六千萬元監控陳光誠的經費,就是由中央一年六、七千億多元維穩經費中撥支的(二○一一年預算六千二百四十四億元,二○一二年預算七千零一十七億元),而掌管維穩的權力不在國務院和總理,而在黨中常委執掌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手裡,總理溫家寶無權干預周永康所掌握的全國公檢法系統。

當然,在法理上可以向總理申訴,但中國是黨治國家,政府只是黨治的外殼,真實的權力都掌握在各級黨委手裡,由黨中央統率,而黨中央各中常委又各有分工,執掌某部分大權,因此黨的權力永遠駕臨於政府之上。目前,黨在政治上首要任務就是維穩,即維持黨對人民統治的穩固。因此黨在政府財政中撥支巨額維穩經費去建立龐大的武警隊伍、國保和公安系統,以及遍佈全國的維穩辦,設置網絡「防火牆」封鎖訊息,在主要大城市廣設攝像機監視市民行動,其目的就是為了對付人民的反抗,將全國所有異己份子和維權人士統統由安保人員逐個監視起來,防止他們彼此串聯和與國外連絡,封鎖他們資訊來源和發言場地,以約談(俗稱飲茶)作為日常威脅手段,進一步便派人抄家毆打,再嚴重的是居家軟禁甚或逮進監牢。中共的統治就是靠這麼一個維穩網羅來維持的。社會越不穩,維穩支出越大,終致超過國防經費。這樣龐大的維穩網羅,外殼是政府,實權卻操在各級黨的政法系統手裡,其最高統帥就是掌管全國公檢法的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陳光誠所受的一切迫害,就是這個遍佈全國維隱網羅的一部分。

是胡佳指點,逃進美國大使館

在政法系統的人眼裡,任何抗拒監控都必需給予狠狠的回擊,才能維持其威權。臨沂政府之所以對陳光誠的監控如此橫行無忌,一方面出於奉命行事,另一方面是他們將監控陳光誠的任務作為財源廣進的手段。現在陳光誠逃離監控網羅,其嚴重性在政法系統的人眼裡看來相等於越獄,更何況陳光誠進入美國大使館尋求外國勢力保護,簡直是叛國。      

當陳光誠逃到北京之初,他還沒有深切了解到中國政法系統全國恐怖統治的可怕,以為自己逃離臨沂的網羅,便可以在北京爭取更大自由。事實上他只逃出地方的小網羅,逃離不了政法系統構建的全國大網羅。胡佳就明白這個道理,向他指出,即使在北京,也沒有一處是安全的,唯一安全的是美國大使館。因此便與美國大使館接觸,大使駱家輝得到消息,既感到意外和驚奇,也同時感到責無旁貸,立即徵詢正在北京的美國國務院法律顧問高洪柱的意見,並向希拉莉報告,徵得她的同意,便由使館派車與當時收藏陳光誠的「傳知行」創辦人郭玉閃連絡,約定地點,將陳光誠從傳知行的車裡轉移到大使的專車,才能進入使館。

美國之所以允許陳光誠進入使館,因為陳光誠是國際著名的被迫害者,希拉莉、奧巴馬以及美國國會早已關注陳光誠事件,向中國當局再三呼籲過,現在陳光誠能夠逃離臨沂,在北京處於危急關頭,當然沒理由不伸出援助之手。以美國尊重人權的價值觀念,由大使館收留他是義不容辭的。但問題是,如果長期收留,將會像「六四」時方勵之夫婦逃進美國大使館那樣,進得去,出不來,結果變成中美外交上的一個死結,當時經過一年多的折衝樽俎才獲得解決。這次在陳光誠事件上,美國不再想重複過去的經驗,況且中美戰略與經濟會談剛好在這個當口將要舉行,在外交上美國需要中國政府在制止朝鮮核彈問題、敘利亞政府鎮壓平民抗暴問題等方面的協助,因此不想在陳光誠事件上鬧至外交破裂,使中美會談流產。出於這些考慮,美國是處於兩難困境:既要保護陳光誠,又要不讓美中外交破裂,這就要考驗美國外交人員交涉的智慧了。

美將陳送進醫院,以保中美會談

在這個關頭,陳光誠的天真便利了美國的政策。因為陳光誠進入美國大使館之後,一開始就表示不是來尋求政治庇護的,他甚至說不想離開中國,仍要留在中國繼續替民眾爭取人權和自由。於是駱家輝根據他的意願與中方暗中接觸,歐巴馬更派助理國務坎貝爾飛赴北京協助,中美雙方都有一種默契,避免透露陳光誠已在使館的消息,以便利暗中談判。初步的結果是中方表示中國從來沒有限制人民自由,保證陳光誠及其家人留在中國是安全的,如果陳光誠想進修法律,可以進七所大學的任何一所,最好是天津。於是美方便由駱家輝和坎貝爾一起護送陳光誠到北京朝陽醫院療傷,初步避免了中美會談的流產。

滕彪的警告改變陳留下的初衷

在美國看來,如此鄭重的外交交涉,中方會尊重對美方的承諾,日後還可以繼續與陳光誠在醫院裡保持接觸,替他爭取到最理想的結果。但美方完全沒有料到,陳光誠一進入醫院便被國安人員監控,限制美國使館人員與陳光誠直接接觸。這時候大家都認為美國受騙,有人甚至說美國出賣陳光誠。

在陳光誠離開美國大使館的時候,滕彪就曾向陳光誠指出,逃離臨沂之後再想留在中國繼續從事人權抗爭是不可能的幻想,他警告陳光誠說,如果不離開中國,就會有比四年監獄、兩年軟禁更殘酷的報復等著你,前景非常可怕。滕彪的警告,加上一進醫院即受到國安監控和家鄉親屬受連累遭迫害的事實,使陳光誠幡然悔悟,最後下定決心,哭著要帶同家人離開中國赴美,但此時已離開使館現身在醫院了。美國知道陳光誠改變主意,要離開中國,便想出一套既能顧全中國面子又能保護陳光誠安全的辦法,就是根據陳光誠進修的意願,安排他到美國紐約大學法學院進修。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是陳光誠的老相識,當然十分歡迎這樣的安排。這就是美國所說的「三贏計劃」,即:中國有了面子,美國有了裡子,陳光誠有了安全。

依陳光誠意願,美國安排三贏計劃

通常去美國進修,不是都能帶同家眷的,在陳光誠問題上美國特別通融,讓他帶同妻子兒女一起同行。妻子袁偉靜是外語教師,當她零三年與陳光誠結婚的時候就說過,她是陳光誠的眼睛。一個盲人單獨在美國生活是不可想像的事,為了人道,為了避免陳光誠牽掛親人,美國要做到盡善盡美。

但在中國政法系統官僚的眼裡,他們是不願意輕易放走陳光誠的,所以陳光誠自五月二日進朝陽醫院,官方除了派一位不表明身份和姓名的官員與陳光誠接觸之後,再也沒有下文,不知官方是否真心同意美國的安排。美國方面再三表示已辦妥獎學金和入學手續以及入境手續,只等中方發給護照,但中方老是像泥牛入水,杳無信息,讓人們懷疑中方真實的意圖。如此拖延了兩個多星期,據估計最後是胡錦濤親自拍板,才促使急急辦妥護照,原說是十五天之內可給,結果第三天便將陳光誠一家車送到機場,到了機場,陳光誠仍未見到護照,在登機前十五分鐘才收到已有美國簽證的護照,就這麼匆匆上機去國。於是擾釀了廿七天

(下接30頁)

(上接40頁)

的陳光誠事件便暫時告一段落,剩下來的是在臨沂陳光誠哥哥陳光福和侄子陳可貴的命運,因為陳可貴被毆之後持刀還擊,砍傷鎮長和幾個打手,被控殺人罪,不准律師替他辯護,將會受到嚴懲。

對深受迫害的人,去國是唯一選擇

有人說,陳光誠得到了天空,將會失去了土地。這當然是事實,因為這一去,再回國是不容易的,中國官方就是有意放有影響力的異己分子出國,減少政治壓力。但是我們也要明白,中國這塊土地的確太苦澀了。劉曉波就是不願意失去土地被判十一年重刑,在被囚期間,再也無法發揮他一向勇於發言,結集力量,給當政者施加壓力的作用了。同樣敢言的余杰,若不離開中國,有可能被毆至殘,甚至受到被活埋的危險。像高智晟,長期被人間消失,現在連想要離開國土的自由和權利都沒了,簡直申訴無門。

當然,在中國土地上尚能發揮作用的維權人士或異議人士不應離開中國,但處境危殆,留下來顯然不再有活動空間只有受嚴酷迫害的人士,千萬不要盲目地鼓勵他去當烈士。俗語有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畢竟流亡國外也並不等於完全無法起到作用,不應以少數人的內鬥或轉向去否定海外民運人士對中國民主事業能夠作出的貢獻。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