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二代北京團拜會
 
紅二代北京團拜會
作者: 裴毅然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2-05-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赤潮的迴光返照
當今中國乃「銀髮政治」,只有老人關心政治。這次紅二代「新春團拜會」顯示,紅色意識形態後繼無人,青年遠離政治,社會也就少了衝動與偏激。


中共左王胡喬木女兒胡木英在今年紅二代新春團拜上講話。

二月四日,「延安兒女聯誼會」在北京天地劇場舉行新春團拜會,一千二百餘名「紅二代」與會。「新春團拜」為名,政治聚會為實。新版「公車上書」,主題為質問改革開放大方向。大會召集人、胡喬木之女胡木英致辭:

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伴隨輝煌成就的卻是兩極分化、貪污腐敗泛濫、人們精神空虛、思想混亂、道德淪喪,娼妓、吸毒、黑社會等等在新中國建立之初已消滅的醜惡現象又捲土重來,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胡喬木女領頭要求回到社會主義

我們這些老共產黨人的後代也不能不想:父輩們流血犧牲創立的新中國是這樣的嗎?為甚麼當年打倒和反對的又重現了?當年無數英烈、革命群眾的鮮血難道真的白流了?這樣下去,共產黨的江山還坐得住嗎?

在這樣的困惑中,我們將迎來黨的十八大……期盼新一屆領導人能認識到危機,並能糾正走歪了的路,像老一輩共產黨人一樣,不怕犧牲、不怕困難,堅定帶領我們廣大黨員和人民群眾向著社會主義大步前進!捨此沒有前途和未來!

馬文瑞之女馬曉力代表陝籍「紅二代」:

要努力要切記,我們的政權不是為一小撮人服務,更不是為了某些特權階層服務,而是為最廣大人民大眾,是為老百姓服務的!

左網稱:掌聲雷動,許多人叫好。

這批紅二代否定改革開放大方向,將現實描繪得一團漆黑——兩極分化、貪腐泛濫、思想混亂、道德淪喪,娼妓吸毒、黑社會,最後希望十八大新一代領導人扭正國家航向。

這批「紅二代」不認同國家現狀,不認同改革開放大方向,認為這樣走下去,烈士鮮血白流了,紅色事業玩完,「共產黨的江山」也坐不住了(好像共產黨的江山可以脫離國民利益,必須「至於萬世」)。


中共建黨90周年,曾在中共革命聖地延安生活過的紅二代訪問舊地。(中新網)

正答「紅二代」

紅二代的詰問有一定出處。中共曲筆下的五十年代似為乾坤朗朗的完美社會。可真實的五十年代:精神恐怖、道德虛假、貪腐照舊。因不報導負面信息,才被裝飾成「激情燃燒的歲月」。他們知不知道五十年代,曾出現冤案遍地的肅反?失信天下的反右?餓死四千萬人的大饑餓?還不說跟著而來的十年文革。

一九七八年GDP三千六百二十四億人民幣,人均不到二百美元;二零一一年GDP四十五萬億,人均七千餘美元。經濟數據才是硬道理,真理必須體現為人民的利益。若非改革開放,能進入小康麼?至於三塊膿瘡(腐敗、賣淫、吸毒),請聽聽邱吉爾的名言:「完美主義等於癱瘓」。提出超越歷史可能的要求,用以否定改革開放實績,再走「完美」的共產之路,受益的人民能答應麼?

事實上,「老一代無產階級革命家」從未建成他們的「新社會」,因為本來就建不成。試驗品的五十年代根本無法「入住」——只能平均分配恐怖與貧窮,社會第一驗尺不是客觀效益,而是主觀教條,整個社會價值完全倒置。農民不能進城、學生必須服從分配(畢業後只能上山下鄉)、調動工作難如登天、除了《憲法》只有一部《婚姻法》、天天講月月講的階級鬥爭……這樣的毛時代誰願意「回去」?

九四年了,筆者執教杭州高校,月薪四百五十元,緊緊巴巴,只得主辦培訓班扒分,聘請幾位校內教師上課,課酬稍豐。實驗室五十多歲的一位高工,希望我為他安排點活兒,我隨口調侃:「啊唷,僱用你?豈不是剝削你了?」高工一臉莊肅:「我這一輩子,苦就苦在沒人來剝削我,所以才這麼窮!」這一聲「宮花寂寞紅」的感歎,長埋我心,乃是對「公正式貧窮」最有力的駁斥。

紅二代激憤現實,但開錯藥方拜錯神。

「不爭論」乃爭不起

出現這一批「紅二代」,根子當然在三十年跛足改革——「打左燈向右行」,鄧小平「不爭論」的底牌是爭論不起,共產黨怎麼不搞共產了?實在不好意思呵,只能將這一實踐與理論的脫節留給後人——江山留與後人愁。

本身的悖扭形成紅二代的質疑理據——「父輩們流血犧牲創立的新中國是這樣的嗎?」中共要創立的「新中國」確實不是今天這樣,但他們的理想為實踐所否定。在走不通「公有制」的無奈下,不得已才轉身搞改革,重回「私有制」,重新培養出新一代「資產階級」。因此,錯誤是老一代革命家捏錯圖紙請錯神,本來就不應該走那條絕路。紅二代捏著紅色圖紙喝斥「走錯路」,你們會放棄改革帶來的好處嗎?再搞一次「三大改造」?

已無後來人

今天的左右之爭,事關國家方向,在不可能全民公投的條件下,只能由中央「乾坤獨斷」。因此,誰成為「中央」很是關鍵。紅二代怎麼不想想建立一個公平產生中央領導的方案?

六七十歲的「紅二代」,紅水泡大,高幹子女的優越、「主義」第一,無論思想認識還是階級利益,都使他們意識到必須捍衛老一輩「紅色成果」。如今現實與紅色圖紙越走越遠,共產革命的意義被一點點否定——資本主義已經復辟!反革命罪九八年已經取消,意味著革命因而也沒有必要。你們要什麼?

紅二代未必真想回到貧窮「乾淨」的五十年代,他們擁享私有制的富裕,卻呼籲回到公有制的意識形態,根子實在于欲保住紅色革命坐江山的特權,已顧不得遮醜了。

繼續「打左燈向右行」是不行了,用一套與現行價值完全悖扭的學說來解釋改革開放的合理性,連中宣部都不相信。攤牌(即政改)成為必須面對的「歷史任務」。但政改又顧及「維穩」,萬斤重擔集「中央」。民主本可為中央分憂減負,同時避免國家動盪。專政之下,權固集中,可擔子也太沉重了。「今上」心慌,士林心冷,兩頭都累。

當今中國乃「銀髮政治」,只有老人關心政治。這對紅二代是致命的,這次「新春團拜會」有可能是紅色意識形態最後的迴光返照。因為,紅色意識形態後繼無人,新一代青年已明白:經驗不可棄,理性不可否。青年遠離政治,社會也就少了衝動與偏激。民主派倒不用擔心繼承問題,因為後人一定會根據利益進行選擇,「主義」不會再是他們的第一選擇。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