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案轉機待看十八大
 
薄案轉機待看十八大
作者: 阮 銘

專題

更新於︰2012-05-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打破中國二十年恐怖平衡
編者按:資深政論家阮銘先生隔岸觀火,對薄案以來中國局勢作宏觀分析,批駁政變論和國共聯手的黨內民主論,指出薄王爆炸啟示,只有體制內外互動才能開啟未來新局。


薄熙來夫婦在父喪儀上,和毛家後人合影。毛派在中國東山再起,一度有擁薄組黨之勢,胡溫冷漠相對。

薄王案爆發以來,各界議論紛紜,事情繼續發展中。正如當年抓了「四人幫」,只是一個歷史進程的開始,直到十一屆三中全會才看到歷史的轉折。當前發生的歷史事件,也將延續到十八大和明年人大換屆。

鄧派毛派自由派二十年恐怖平衡

議論中有兩種值得注意:一是混淆是非的「太子黨團派權鬥論」,二是顛倒黑白的「右派政變論」。「政變論」尤為荒唐:既指胡溫為「右派」,又說胡溫搞「政變」,難道他們搞自己的「政變」,把黨國政權交給薄周了?

一九七六年華國鋒誘捕「四人幫」,是打破毛澤東文革後期不穩定的恐怖平衡,開啟了歷史變局。二○一二年王力軍走進美國領事館,引發薄王案提前爆炸,打破了中國政權近二十年的恐怖平衡,將開啟新的歷史變局。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屠殺後,中國有兩年多內外交困,導致經濟「大滑坡」。鄧小平坐不住了,一九九二年春節「舉家南巡」,發表號稱「政治遺囑」的「南巡講話」,從此「無聲勝有聲」。

「政治遺囑」核心是兩條:第一,對外開放、對內反自由化,「兩手都要硬」;第二,中國要警惕右,但主要防止「左」。接著在十四大指定兩代「接班人」:江澤民和胡錦濤。

之後二十年,江胡兩個人奉行鄧的兩句話,維持中國政權「壓倒一切」的「穩定」;即鄧派、毛派、自由派三種政治力量的「恐怖平衡」。坊間流傳「太子黨」和「團派」內鬥,是誤斷;事實上既無聚眾結盟的「太子黨」,也無團結無間的「團派」。

主導「恐怖平衡」的是鄧派。照胡錦濤的說法,毛派走「老路」,是「左」;自由派走「邪路」,是右。只有堅持鄧小平「兩手硬」,才是走「正路」。

二十年「兩手硬」,中國GDP持續增長,「崛起」為世界工廠與軍事霸權;然而壓倒自由、民主、人權和公平正義的結果,造成貪瀆腐敗、貧富懸殊、環境惡化,治安敗壞、道德淪喪、社會動盪,「群體事件」不絕的假穩定。

近兩年「溫家寶猜想」與薄熙來「唱紅打黑」之爭愈演愈烈,「群體事件」從幾萬件增至幾十萬件,表明二十年的「恐怖平衡」已接近臨界點。這臨界點就是中共十八大。

薄為毛派共主外強中乾絕無勝算

溫家寶是將下台的總理,倡言「政治改革」、「普世價值」,招來不少「猜想」。余杰譏之為「影帝溫家寶」,我看溫是真心,身為大國管家,對瀕臨沸騰的民怨有所關切,對國務院政令飽受諸侯抵制親身感受,他的擔憂不是演戲。

溫在中央是孤鳥,自知鳴聲在任內難以實現;但對社會、對地方、對國際,均有影響。近日美國「時代」雜誌評選溫家寶支持的廣東改革派汪洋為「全球百大最具影響力」人物,說他「對中國政府權力可能帶來柔化作用」,可見一斑。

薄熙來雄霸一方,無法無天、冤獄如山,被擁戴為新老毛派「共主」。全球都有他的「粉絲」,美國的季辛吉、奈伊,台灣的連戰、吳伯雄,都視薄為「明日之星」。

薄自知十八大此關難過。他是毛澤東中國同齡人,今年已六十三歲,黨內風評甚差,難與習近平、李克強競爭 。薄「最後一搏」的戰略,是挾「重慶模式」擠進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常委;變更黨國體制,實現黨、國分開,爭取當國家元首、三軍統帥(即吳伯雄獻策的「中國馬英九」之夢)。

從薄的部署看,發難時間點應在今秋十八大前的政治局會議和中央全會。胡溫已有所因應,中紀委調查王力軍,即試探薄熙來動靜。薄若有所收歛,薄案可能低調處理。王力軍走進美國領事館這一步,加速了打破恐怖平衡的歷史進程。

從三方政治力量對比,薄絕無勝算。此人既無自知之明,又無知人之識,外強中乾;自稱九常委六個支持他,怎麼去年六月親率五百人唱紅隊晉京廣邀黨政軍領導,竟無人捧場?連周永康都不敢亮相。

薄王案提前爆炸,迫使毛派分化。面臨奪權威脅的胡錦濤、習近平、李克強,已與溫家寶聯手對付毛派。薄王案的後續發展,將深刻影響中國打破恐怖平衡後的未來變局,世人拭目以待。

法庭公審與路線辯論處置薄案

薄熙來在重慶的恐怖專政,熔文革暴行、國民黨渣滓洞、現代高科技手段於一爐。薄若得逞,全國都成無法無天的重慶,人民的自由、生命和財產還有何保障?所以王希哲說胡溫右派政變,錯了!薄案敗露,避免了未來可能發生的假左派政變和希特勒、蔣介石式的法西斯專政。

為了讓全世界看清薄王案真相,為了撥正中國未來的國家航向,胡溫應有自信和勇氣,採取明智的處置方式。

第一,薄王案的處置,應採取公開的法庭審判。此案涉及貪贓枉法、殺人滅跡與路線分歧多種問題,已引發激烈爭論。有不明真相者,有以「太子黨與團派內鬥論」混淆是非模糊真相者(台灣流行此說),也有顛倒黑白指胡溫搞「右派政變」者(如「民運領袖」王希哲及新老「左」派)。必須憑證據經法庭辯論以昭公信。

第二,路線分歧應與司法分開,開放公眾辯論。薄熙來「唱紅打黑」,意在掩蓋排除異己、亂抓亂殺、製造大量冤假慘案,但同時也打擊了黑勢力。薄熙來貪污腐敗、揮霍公帑、債台高築,但同時也做了民生工程。他的民粹法西斯專政迷惑了不明真相者。今天不應封殺新老極左派和受騙擁薄者的言論自由,而應開放公眾辯論,使真相與真理愈辯愈明。

第三,從十八大到人大換屆是新的歷史轉折,國家目標與人事更新,應從開創歷史新局考量。鄧小平晚期對外開放對內反自由化、封殺政治改革的「兩手硬」,必須在十八大與明年三月人大予以修正,回到早期胡趙時代的「全面改革」,開創中國走上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公平、正義、和平、幸福的歷史新局。

第四,實現新的歷史轉折,必須依靠黨內外自由民主力量的聯合與互動。當年葉劍英有言:「十一屆三中全會是黨內民主的典範,西單民主牆是人民民主的典範。」這兩種自由民主力量的聯合與互動,終結了「兩個凡是」統治,開創了毛澤東之後的歷史新局。

後來鄧小平封殺民主牆,把文革法西斯專政扭曲為「大民主」,把否定文革扭曲為「反自由化」,導致兩任改革派總書記含冤下台,最後以比毛澤東文革更兇殘的軍事暴力鎮壓學生民主運動,陷整個國家於二十年的恐怖平衡,其結果是孕育出薄熙來這種未來暴君。

體制內外民主派聯合必將成功

終結二十年恐怖平衡之後的未來中國,只有兩種選擇:一是薄派得逞,必然全國走向無法無天的法西斯暴政;二是全國自由民主力量聯合,推進黨和國家制度全面改革。

歷史表明,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之路,必須體制內外自由民主力量的配合互動,制衡內部盤根錯節的反民主、假民主力量,才有成功的可能,否則必敗。

近觀薄案敗露後,台灣假民主派邀集中國假民主派余克禮等,在高雄演了一場假民主鬧劇,國共兩黨均否定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倡言以「黨內民主」取代所謂「西方」自由民主制度。

這使我想起蔣經國晚年的故事,蔣準備開放黨禁,當時總統府秘書長沈昌煥說:「開放黨禁,將來國民黨會失去政權。」蔣答:「天下沒有永遠的執政黨!」解除戒嚴,蔣經國也是先在「華盛頓郵報」董事長來訪時宣告國際。當時在旁記錄的馬英九,自承「聽到嚇了一跳」!

可見專制黨國走向自由民主,黨內改革力量必須與體制外和國際自由民主力量配合互動,才有成功的希望。蔣經國若是走「黨內民主」之路,台灣永遠不會有民主!

直到今天,連戰還說台灣走上民主之路那十幾年是他的「噩夢」,他要「一刀兩斷」!連戰、吳伯雄們到重慶給薄熙來捧場,吳吹捧「薄書記的形象、氣度、才華,很像台灣的馬英九先生,今後仕途前程不可限量!」絕非偶然。

國共聯手以虛偽的「黨內民主」阻止自由民主歷史潮流的動向,值得兩岸人民關注。中共黨內居弱勢的自由派,只有聯合民間自由民主力量,才有可能終結黨國專制統治,使中國走上民主改革之路。

中國流傳「擊鼓傳花」笑談,如今花未傳到習近平手中,被薄王案提前炸得鼓裂花飛。中國已面臨歷史新變局,新一代領導人誰要逆歷史潮流與人民意志而動,薄熙來就是前車之鑑。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