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紀委調查薄熙來五宗罪
 
中紀委調查薄熙來五宗罪
作者: 姜維平

專題

更新於︰2012-05-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薄熙來像冰雕正在融化
中紀委組織多個專業團隊,在薄熙來經營二十年的大連調查薄的五方面問題:斂財和洗錢、冤假錯案、謀殺與失蹤事件、顛覆中央、包養情婦。


薄熙來在大連星海廣場搞的華表,高過天安門那個。被指為有僭越之心。
 

形象一些描述吧,政壇新星薄熙來如同哈爾濱的冰雕,正在中國人的視線裡,慢慢地融化,事實是陽光,自從他被中紀委「雙規」以來,有關他和谷開來及其家人貪腐和枉法的指控和傳言越來越多,可能有些消息誇大其詞,但總體上看,基本上是靠譜的,隨著更多問題的展示,薄熙來以「毛左」清廉,忽悠老百姓的假象,成了冰雕流下的眼淚,雪水滴盡,人們終會看清他的貪婪和偽善本質。

中紀委約談涉薄案者上百人

無疑地,大連是中紀委查處薄熙來的突破口,這個擁有五百九十萬人口的海濱城市,數十年來沒發生大的官員貪腐案件,即使「慕馬大案」雷震一時,官場和商場都基本上平安無事,但如今中紀委發現,不是大連沒問題,而是保護傘太大,以往薄熙來苦心經營了二十年,從一九八四年到二○○四年,不僅他和谷開來囊括了當地生意的巨額利益,而且培植了一大批死黨,他們共同貪污受賄,而又奮力封殺知情者的聲音,所以,累積的罪行如洪水滔天,如今一旦揭開就令人咋舌。

大連消息人士說,中紀委在全國抽調了很多人組成專案團隊,正在深挖薄熙來的問題,其中分幾個要點,一是以權謀私,行賄受賄,經商辦企業,大肆斂財和洗錢;二是操控公檢法司,打擊報復,徇私枉法,製造數十起冤假錯案;三是涉嫌謀殺和造成公民非正常死亡,失蹤事件;四是多年來預謀顛覆胡溫,籌集資金,收買幹部,打擊政敵,指鹿為馬,無所不用其極;五是包養情婦,道德敗壞,數量和情節都令人髮指。

由於薄熙來的政治生命起步於金縣,八十年代中期,他就扶植了金州某建,阿某濱建築公司等農民企業,谷開來就暗中與大連一大批農民企業家有權錢交易,所以,中紀委辦案人員約談了上百人,其中多為商界精英,其中幾乎包括所有的大企業老闆,和時任市區縣鎮鄉各級領導,為了縮小打擊面和減輕震撼力,相當小心謹慎,雖然發現許多嚴重的問題,但只「雙規」了牛剛,徐明和富彥斌等幾個人,其他人正在等待處理。有消息說,省委副書記夏德仁的哥哥因捲入「地鐵貪腐案」而被拘捕,楊樹房鎮女企業家李某因涉及「重慶警服案」被「雙規」,但這些尚待進一步證實,不論大商集團董事長牛剛,還是上市民企老闆李某,都曾與薄熙來及其家人關係密切。

中外媒體吃了「閉門羹」

自從海伍德案曝光以來,許多海外媒體駐北京的記者都承受了上級的工作壓力,他們紛紛派人趕赴大連深挖獨家新聞,但大都吃了「閉門羹」,即使是當年受到誣陷和迫害的人,也不敢接受記者的采訪,於是,我的電話被打爆了,幾乎所有的規模較大的媒體記者都給我發過郵件和電話,許多是老外,我不得不請加拿大CPC的一位朋友幫忙翻譯,但已是窮於應付,焦頭爛額。我發現,以前寫的上百萬字的批薄文章,由於沒有英文稿,他們所知甚少,在提問時顯得茫然,有許多記者連谷開來的基本情況都不知道,我告訴他們,早在上個世紀,香港《開放》雜誌記者蔡詠梅,就根據我的口述,撰寫了一篇短文,首次披露了開來律師事務所以權謀私的事情,也點出了惠瑞斯顧問投資有限公司的秘密,正因為如此,谷開來和程某君匆忙把公司遷往上海,但生意還在大連做,一點也沒有收斂。

趕去大連的外媒記者說,根據《薄熙來傳》的線索,他們找過了十幾個人,都回避了約見,還沒有人敢於直言,這說明在現有的體制下,公民或者出於恐懼和自律,不想找麻煩;或者上級有指示,不得傳播謠言,即使薄熙來倒臺了,有些話也怕講錯,被政府扣上「大帽子」,唯一的辦法是隱瞞身份明察暗訪,但這樣違背職業道德,又不便做,西方記者說,親臨大連只能找到現場感,沒有太多細節的收穫,大概只有一家媒體記者見過海伍德的太太吧。

實際上,不光海外傳媒,就是國內的記者也不得要領,北京敢言的雜誌《財經》記者徐凱可能是收穫最大的媒體人士,這位曾隨同李莊從重慶飛抵北京的年輕記者對我說,他找到了一點線索,從大連,哈爾濱,瀋陽等地搞到了一些獨家的消息,寫了一篇披露徐明所掌控的實德公司背景的長文,目前,我認為這是最精彩和最權威的,官方也沒有對他的采訪活動有什麼公開的限制,但同樣的情形,我曾給他提供了大連「天天漁港」老闆張永祥等人的地址,但他找不到人,張的助手說,老闆不知道在哪裡。依我二○○一年在大連開發區看守所與他相處的性格分析,可能生意發達的張家,不再想節外生枝,記憶雖痛,已是往昔啊!

海邊腳印和「世紀倉」面臨拆棄

大連消息人士說,薄熙來留在大連的痕跡,如星海灣的銅鑄腳印和勞動公園的「世紀倉」可能難以傳世,原先,薄熙來一手撈錢,一手撈名,在大連苦心經營了十多年,名利雙收,一九八八年,谷開來看其夫當了宣傳部長,就成立了民俗文化學會,巧立名目大肆斂財數百萬;九十年代初又開辦了律師所,盈利上千萬;一九九六年與程毅君合作又搞了惠瑞斯顧問投資有限公司,已故的大連書法家于某某說,什麼顧問,還不是背靠大樹索賄受賄?據調查,那時該公司就年盈利上億元,也就是說,薄谷家人是建國以來最大的「貪腐之家」,九十年代中期,谷開來就有了特殊身份,巨額不義之財隨著薄瓜瓜求學而外流,薄熙來是最早的「裸官」。

可笑的是,就是這樣一個作惡多端的大貪官,竟想名垂千古,他斥巨資在星海灣建造了百年城雕,搞了銅鑄腳印,市委常委人人留跡,他居要位,薄熙來想讓子孫後代都銘記他貪腐枉法的所謂「功績」,不僅以全國最高的華表昭示野心,亞洲最大的廣場延伸自己的夢想,而且,希望腳印能世代留芳;同時,他還在一九九九年,邀請江澤民題寫書法「百年風雨洗禮,北方明珠生輝」,自己寫了一封致百年後大連市長的信,放在一起,挖了一個大坑埋在勞動公園裡,美其名曰「世紀倉」(按:港稱「時間囊」),這是仿照秦始皇,好大喜功,勞民傷財,貽笑大方。

現在,薄熙來由王立軍案和海伍德案而臭名昭著,重慶警方已組織人力鏟除了他留下的題字牌匾,大連新聞界消息人士說,目前大連官方也承受了老百姓的輿論壓力,薄熙來把城市建得像歐洲,農村建得像非洲,他的家人貪腐數十億元,但大連普通老百姓還不太富裕,連市政府的公務員工資都落後了一級,不用說鄉下的窮苦人和下崗工人了。剝去薄熙來鮮亮的外衣,大連人看到了他虛偽的本質,老百姓強烈要求挖毀「世紀倉」,回遷蘇軍烈士紀念塔,鏟除他的黑腳印,抹去他留在大連圖書館前文化廣場上的刻石題字,和留在星海花園樓上的書法劣作,推倒紀念他的位於金石灘的「牛雕」,一位大連市民說,「熙來草」害了多少人啊!人都吃不飽,何來水養草?不到三十年就變成了和珅,還想萬古流芳呢!

只做不說,按程序辦案

消息人士說,中紀委吸取重慶打黑運動化的深刻教訓,在大連和重慶兩地的調查,低調進行,只做不說,尊重事實,不搞株連,雖約談很多人,但不會牽連太多的人治罪,有許多企業家與薄熙來有交易,但說清問題,積極檢舉揭發,就會從寬處理,對待薄熙來在官場上的諸多死黨也是如此,比如,抓捕了他的「大秘」吳文康和車克民等人,但原被其利用的鷹犬──大連市國安局特務鄭義強,彭東輝,王富選等人還沒動,專案組會深挖他們徇私枉法的細節,看他們是跟風跑,還是涉及了謀殺貪腐等案件,一切「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

接近專案組的消息人士說,其擔憂中紀委的知情能力,因為薄熙來案歷時年代久遠,黑幕太深,涉及的人太多,而群眾的信息饑渴症嚴重,都急於知道真相。所以,傳聞和謠言也滿天飛,所以,辦案人員壓力較大。目前抽調的人員主要來自遼寧等各地的檢察院,有人並不太瞭解薄熙來,他偽裝得太深,太絕,有些線索和證據已被知法犯法的谷開來銷毀,何況她辦理的公司已經涉外,巨額財產已轉移海外,因此,撕開裂口,順藤摸瓜,難度很大,還有知情者是外籍,比如,程某君,有關部門也不好約談。

但是,薄熙來在大連官場的一批鐵哥們,已成了案板上的肉。比如,劉某德,孫某田,宋某彬,成城等都在可控的範圍內,與其成為階下囚,不如反戈一擊。所以,很多老闆和貪官紛紛主動檢舉揭發薄熙來的腐敗和枉法事實,其中,有人還舉報了新某企業集團與薄家的交往,孫某有死了,但企業還在,赤峰市長「徐長源案」曾牽扯了孫某生,但後來不了了之,知情者說,是薄熙來親自打電話叫中紀委放他回家的,因為薄熙來怕深挖下去,拔出蘿蔔帶出泥,而薄熙來也在貪腐的「泥」中。這回舊案重提,他怕是逃不掉了。

好在,原大連市委書記于學祥,曹伯純和原副市長高姿,原省委書記聞世震都還健在,他們不僅遭到薄熙來的打壓和迫害,而且非常瞭解內幕,態度堅決。據悉,他們已主動向中紀委提供了證據材料,原被判刑的十幾位官員和老闆已對薄熙來作了書面舉報,有的也被約談,但由於媒體被噤聲,普通大連人還心存疑慮,有的還為薄熙來評功擺好,今年八十高齡的原大連體育用品商場老闆于雲盛說,不管怎麼樣,能把薄熙來拉下馬,避免了「二次文革」,對中國人民來說,是一件了不起的舉動!

二○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