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奇帆不倒與薄案走勢
 
黃奇帆不倒與薄案走勢
作者: 林保華

專題

更新於︰2012-05-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江家父子利益的大恩人
從重慶市長黃奇帆被江派力保,可見薄案處理要面對上海幫的影響。習近平有如華國鋒,不徹底搞掉薄熙來,他未來也沒有安靜日子過。


重慶市長黃奇帆在兩會之前,參加鳳凰衛視的活動,被記者包圍問王立軍事件。

王立軍與薄熙來事件爆發後,據傳被扣押審查的相關人士已達三十九人,但與案關係密切的重慶市長黃奇帆卻紋風不動;而作為一個中央直轄市的市長,相當於部級幹部,有關他的資料也非常缺乏,實在是一個神秘人物。

六四後中共高層黨內鬥爭涉及到的政治局委員一級的,有一九九五年的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案與二○○六年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案。當時的北京市長李其炎一年多以後調任勞動部副部長,顯然是受到牽連而降職。而陳良宇案的上海市市長韓正涉案也深,一度傳說職位不保,但最後安坐寶座至今,看來得江澤民力保而不失。不過在案發後,這兩位市長都很低調,由新來的市委書記主事,而他們顯然在努力檢討、劃清界限,甚至須「反戈一擊」建功。相對與上述兩位市長因為職務關係平時長期與「主犯」合作,則黃奇帆與市委書記薄熙來不但有平時的合作,在王立軍夜奔成都美國領事館後,黃奇帆不但沒有收斂,而且一直高調配合薄熙來的辯解與「反攻倒算」,在薄熙來被扣押後,他才高調配合新任市委書記張德江批判薄熙來及處理重慶市工作,完全不受牽連,好像原先就是派去「臥底」似的。

薄王出大事,市長若無其事

且不說王立軍事件爆發前,即使黃奇帆與薄熙來在「唱紅打黑」的政治領域方面沒有怎麼插手,但是在創造「重慶模式」方面的建設五個重慶,因為涉及經濟工作,顯然他著力很深。但這是借用許許多多的國家資源來建設一個籠絡民心的面子工程,雖然討好百姓,卻也背上沉重的債務負擔。根據新華社記者周方提供的資料,重慶市實際上已經破產,因為負債五千億人民幣,而一年的財政收入才一千億,靠「打黑」來沒收民營企業家的財產(類似土地革命時期的「打土豪,分浮財」與文革對「黑幫」的抄家),還遠遠無法彌補這個財政黑洞。這點黃奇帆無法逃避責任。在副市長王立軍奔入美國領事館時,黃奇帆率領七十部警車越界追擊,進入成都,不但包圍美國領事館,甚至與成都的武裝力量對峙,不論從國際角度還是國內角度,都是相當嚴重的政治事件。但是直至一個月後北京「兩會」的召開,黃奇帆不但沒有反省,還配合薄熙來在重慶團做小動作乃至大動作。

兩會前夕的二月二十八日,黃奇帆作為唯一被邀請的地方政府高官,在北京出席由鳳凰衛視主辦的「二○一二金鳳凰金融理財盛典」活動,一到會場便被記者團團包圍,被追問薄熙來請辭的消息時,連說兩次「胡說八道」作為回應。出席同一場合的中國金融博物館理事長王巍在微博還透露,黃奇帆形容副市長王立軍闖入美國成都總領館是「一件孤立的有病理因素的事件」,顯然還要為薄熙來開脫,並堅持最早對王立軍「休假式治療」的說法。

三月五日,黃奇帆接受鳳凰衛視的專訪,先是否認自己帶了七十輛警車去成都,說這是「子虛烏有胡說八道」。隨後又強調:「我知道了這個事情以後,我就過去,我是一輛車,帶了我的一個秘書長去的。」但是同一天華龍網報道的重慶市政府新聞發言人聲稱:「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們,只有黃奇帆、陳存根、徐敬業三位重慶市領導和市政府秘書長受市委、市政府委派一起去的。」這個說法與黃奇帆的說法不同,事後不是發言人服從黃奇帆的說法,而是鳳凰衛視刪去黃奇帆的言論,顯示是黃奇帆在「胡說八道」。根據多維網的報道,中共高層一位政治局常委「極為震怒」,要求相關部門責令鳳凰立刻撤銷這一視頻報導,消除影響。

後台江澤民吳邦國,胡溫不敢動

總理溫家寶在三月十三日上午全國人大會議閉幕後的中外記者會上回應重慶「王立軍事件」時,刻意提高聲調表示,「現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並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吸取教訓」。「市委」指向書記薄熙來,「市政府」就指向市長黃奇帆了。顯然,在薄熙來被扣押審查時,黃的處境,遠不如當年的李其炎與韓正。

其後黃奇帆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而且看不出職位不保的跡象。這有兩個可能:第一,依照中共歷來對敵對陣營的「分化瓦解」策略,必是先集中力量打擊首犯,還要利用黃奇帆繼續穩定重慶的政經局勢,因為張德江剛到,摸黑很難開展工作。借這個緩衝時期,也考驗黃奇帆會不會站到胡總書記的革命路線上來。如果表現良好,可以立功贖罪,否則慢慢收拾不遲。第二,黃奇帆有強大的後台保住他,所以胡溫根本動不了他。

四月二十日香港蘋果日報刊出張華的文章「清洗薄熙來勢力進展緩慢」說:「據說黃奇帆也是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的愛將,當年協助吳邦國開發上海浦東,成績斐然,甚得吳賞識,今次就是吳邦國出面力保他。」我相信這個說法,但是黃奇帆更大的後台是江澤民。

十一年前,我寫了一篇「六四締造三個腐敗王國」(收入凌鋒《中共風雨八十年》一書),提及其中一個腐敗王國是江澤民公子江綿恆的「電信王國」。當時我查看了一些江綿恆的從商過程,寫了下面一段:「江綿恆在九四年用數百萬人民幣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而開始他的「電信王國」生涯。上聯是由一位姓黃的上海市經委副主任策劃創辦,為此而付出了大量心血。但是成立和運作了三個月之後,黃突然被調回經委,然後「空降」而來誰也不認識的江綿恆,並且自任董事長兼總經理而成「電信大王」。那位黃先生就此消失,連名字都沒有人記得了。」

在爆發王立軍、薄熙來事件後,我查了黃奇帆的簡歷,其中一段是「一九九三年一月任上海市浦東新區管委會副主任(同年十二月明確為正局級);一九九四年九月任上海市委副秘書長兼市委研究室主任(一九九四年十月至一九九五年五月借調中央辦公廳工作)」。於是我可以斷定,黃奇帆就是我文章中所寫的「姓黃的上海市經委副主任」。可能他當時身兼這個職務,或者當時資料欠準確。而後來的「消失」就是「借調中央辦公廳工作」。這個借調可圈可點,因為當時的中辦主任是江澤民心腹曾慶紅,他「調黃離山」,空缺就讓江綿恆「趁虛而入」,打下江綿恆的第一桶金,也就是第一家公司。至於區區數百萬元,哪一個銀行都會借給江澤民的公子,買下上億元的公司,這數百萬算什麼?這就是「空手套白狼」。

謀殺案可以切割、保住黃奇帆

我那篇文章繼續說道:「江綿恆手上掌握的電信網路公司還有中國三大信公司之一的中國網通,以及這些公司屬下的上海資訊網絡、上海有線網絡、上海網通等。上海好多大企業,包括航空公司、地鐵公司、隧道公司等,紛紛聘請他做董事以壯聲勢,他的財源也滾滾而來。他還能將公司避過規限注入到在香港註冊上市的上海實業而對外發展。而在香港上市的鳳凰衛視,也引入江綿恆做策略股東,佔有部分股權。」江綿恆還與台灣「經營之神」王永慶大公子王文洋合組公司。由此可見,黃奇帆是江家父子「悶聲大發財」的大恩人,如今恩人有難,江家豈可撒手不管?何況如果黃奇帆也被雙規,江綿恆發家的歷史難免也要被逼供出來,對江家及上海幫大為不利。

然而怎樣才能更好保住黃奇帆,乃至整個上海幫的利益呢?博訊等海外媒體的報導,在曾慶紅策劃下,四月初趁胡錦濤出國,江澤民突然在北京現身,還在軍內發表秘密講話,顯然要遏制薄熙來事件擴大為黨內的清洗運動而危及他們利益集團。

薄案五人組不會輕易放過薄熙來

四月十日北京公佈的薄熙來、谷開來涉及謀殺英國商人海伍德事件而立案調查,是雙方的妥協,也各有用意:作為胡溫的用意,這種涉及刑事的謀殺案,殺人償命,無從寬赦,無從翻案;從江澤民角度,既然是刑事案,只涉及幾個人範圍,不必擴大整肅而成為政治事件,這樣不但可以保住黃奇帆,如果薄熙來不知情,也可不必對他判刑,甚至可以「受蒙蔽無罪,反戈一擊有功」。

四月十八日新華社發表《刑事案件而非政治鬥爭》的評論,人民日報的環球時報十九日也聲稱「任何地方政府都無法把本地做法上升為可與黨的路線博弈的所謂『路線』,『路線鬥爭』無從談起」。顯然這些代表了江澤民派系的意見,但不是在北京公佈立案調查後立即定調,而是遲了幾天,顯然在文宣方面江派不太佔優勢。問題是胡溫既然扣押了三十九個人,當然不會只涉及殺幾個人的刑事案而已。而能起較大作用的可能是專案組如何查案定調。開始撤下薄熙來的重慶市委書記時,傳出由政治局常委中的中紀委書記賀國強與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負責專案,但是四月十日以後的報道,專案由中央書記處書記承辦,原因很明顯,賀國強是再前一任的重慶市委書記,周永康又涉嫌是薄熙來的後台,都理應迴避。

有報道說,現在小組由五人組成,其中包括三位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何勇(中紀委第一副書記)、李源潮(中共中央組織部長)、令計劃(中辦主任、兼掌中央警衛局第一政委),以及政治局委員王樂泉(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國務委員孟建柱(公安部長)。前三人明顯是團派色彩,其中負主要責任的應該是何勇,他是當年調查賴昌星案的主角。以這個班子情況來看,應該不會將薄熙來案縮小在謀殺案範圍。即使胡錦濤不想惹太多事情,恐怕也不大可能,因為誰都不想以後被薄熙來秋後算帳。

因此胡溫與上海幫的鬥爭還會繼續。而太子黨難免要分裂,由於太子黨在政治、經濟、軍事領域的優勢,分裂後哪一派實力更大,會影響到薄案的走勢,其中習近平的取態非常重要,因為他已被確認為未來總書記,有「正統」的優勢,就如當年清除四人幫,華國鋒的地位那樣。如果不徹底結束薄熙來的政治生命,習近平未來的總書記生涯,也會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