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遭共產黨人圍攻
 
溫家寶遭共產黨人圍攻
作者: 陳破空

中南海

更新於︰2012-05-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胡溫習等人倒薄,激起反彈;其激烈程度,超乎想像。反彈首先來自黨內左派和保守派,在他們眼裏,扳倒“太子黨”大員薄熙來,仿佛“在太歲頭上動土”,開了不該開的先例,動搖了黨國根本。


薄案關鍵人物:英國商人海伍德。捲入薄家財色很深,終於喪命。海伍德娶了中國太太王露露(左)。

倒薄,胡溫遭遇激烈反彈

 

反彈,更出自普通中共黨員及其黨外支持者。胡溫習等人倒薄,非但令左派、極左派、毛左派暴怒,也極大地刺激了共產黨死忠者,即那些原教旨主義的共產黨人及外圍擁躉,在海外,就是親共人士,他們都是紅色王子、英俊小生薄熙來的粉絲。在他們眼裏,薄才是共產黨,胡溫不算;薄是正統,胡溫是叛逆。

由是,呈現一個吊詭:那些歷來蔑視人權、謳歌鎮壓的共產黨原教旨主義者,忽然要為薄熙來“維權”,要求對薄“公開審判”,譴責胡溫習等人以“政變陰謀”倒薄。一名叫做王錚的北京經濟管理幹部學院教師,甚至向最高法院舉報並要起訴倒薄的政治局常委會“涉嫌刑事犯罪”。對攤在薄頭上的罪名,他們一概不信,認定那是“栽贓陷害”,甚至使用了飽受打壓的中國民間反對派如民運人士的用語: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溫家寶遭共產黨人圍攻

在網上,領軍倒薄的溫家寶,遭到共產黨人、親共人士和“五毛黨”的群起圍攻,咒罵他是“亡黨亡國”(實為亡黨)的“瘟神”。毛左文人張宏良聲討溫家寶:“身為共產黨和共和國高層領導人,在任期間沒有唱過一首紅歌,沒有去過一個紅色景點,沒有引用過一句紅色語錄,沒有瞻仰過一次開國領袖……”由此,張宏良咒罵溫是“砍旗派首領”、“亡國之相”、“一代奸相”。

一個署名黎陽的寫手,拋出一篇題為《竊國大盜溫家寶》的“宏文”,在網上廣為散發。黎文洋洋數千言,從家庭歷史、個人經歷到經濟問題、政治問題、“裏通外國”,列數溫累累“罪狀”,揭發:“溫家寶念念不忘與共產黨的這一家族仇恨,祖父受迫害,父親受迫害……隨著權力越來越大,溫家寶再也不掩飾心中對共產黨的仇恨,反共本性一步步暴露了出來……”

真實的溫家寶,是否“身在曹營心在漢”?人們不得而知;但中共死忠者對溫的咒罵,登峰造極,已經超過任何民間反對派如民運人士對溫的批評。

空氣緊張,爆料“出口轉內銷”

正因反彈激烈,中南海才出現了“更緊密團結”和“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連篇喊話。胡溫要求全黨全軍“統一思想”,下令逐級逐個表態,毫不掩飾的焦慮,為文革後僅見。為此又遭來譏諷:胡溫以文革手段對付薄熙來的文革路線。

針對薄案發展,胡溫習等人,采取對境外媒體或網站放風、“出口轉內銷”的方式,點點滴滴,迂回輾轉,分次釋放;故而,“謠言四起”;而正式報道,則采取“午夜驚魂”形式,在最不引人註意的時刻,突然公開,以期達到一夜消化的效果。煞費苦心,無非都是為了減少震動、舒緩壓力,或曰:維持社會穩定。這說明,胡溫習等人倒薄,在黨內國內面臨的反彈、對抗、壓力,非同小可。

胡溫習倒薄,原本是一場權力鬥爭,不便說出口;如今,因左派反彈強烈,連路線鬥爭也說不出口,只能集中推說到經濟和刑事問題。盡管後者也是事實,卻讓胡溫習等人陷入兩難:只提經濟和刑事問題,無法讓左派服氣,他們會說,攤出來亮一亮,又有幾個高官沒有經濟問題、甚至刑事問題?不提路線鬥爭,又無法讓自由派服氣,重慶“唱紅”遭廢止,難道不是明擺著的政治鬥爭?

中國式權力交接,國際信譽破產

王立軍投奔美國領事館,谷開來謀殺英國商人,使薄熙來一案國際化。盡管中共呼籲外國媒體“不要炒作”,但國際媒體持久聚焦薄熙來醜聞,諸如美國《紐約時報》、英國《金融時報》等國際大報,幾乎每一、兩天,就會刊登有關薄熙來事件的新聞、進展和評述。而中共高層有意對外放風,實際上也給足了國際媒體炒作空間。

國際輿論的一個焦點還在於:薄熙來醜聞及其倒臺事件,讓所謂“中國特色”的現行政治制度,受到最大質疑。在此之前,中共一度讓國際上相信,不經選舉而由小圈子內定的中國領導人任期制、接班制,同樣可以維持一個國家的穩定,且更符合中國國情。

但薄熙來事件,跌破外國人眼鏡:一個原本要升入黨國最高領導層的薄熙來,竟是謀殺兇嫌、腐敗巨蠹,更要命的是,薄竟在黨內、軍內、警界、知識界遍招人馬,廣布爪牙,監聽最高領導人,收買最高領導人身邊警衛主管,並與更高層的周永康等人通謀,企圖以軍事政變手段,奪取黨國最高權力。這一切,讓中共統治的合法性,也連帶喪失邏輯而無法再取信於國際社會。

“江落石出”:十七年後預言成真?

中南海通過美國資深撰稿人放風:中共元老、前人大委員長喬石對扳倒薄熙來發揮了重要作用。這使人聯想到上世紀九十年代盛行北京的一個政治傳言:“江落石出”,意指江澤民會落敗於喬石。但隨後的情形相反,在1997年召開的中共“十五大”上,喬石被江澤民排擠出局,提前退休。喬石主張“以法治國”,即法治;江澤民提出“以德治國”,即人治。江壓倒石,意味著人治壓倒法治。

鄧小平曾立下一條潛規則:“婆婆只能有一個”。意思是,中共元老眾多,但必須有一人拍板,一般情況下,當政者只須請示這一個“婆婆”。因而,從胡耀邦到趙紫陽再到江澤民時代,要請示的這個“婆婆”,是鄧小平。到了胡錦濤時代,這個“婆婆”變成江澤民。這一回,傳言胡溫習等人請示了喬石並得到支持後,才堅定倒薄決心,大抵表明:江不再起多大作用。

或許,“江落石出”的傳言,經十七年後,終於兌現?鑒於喬石屬於改革派而江澤民屬於保守派,或也標誌著黨內改革派再次集結、成軍、重新出發?有關喬石發聲的傳言來自胡溫一派放風,這一動作本身,傳遞出一個信息:關於黨內事務,胡溫不再聽命於江。

隨後,又有美國媒體報道,江澤民於四月十七日進京,會見到訪的美國星巴克執行長舒爾茨。但由胡溫掌控的中共官方媒體,對此並不報道。江此舉,要顯示他仍有能力左右政局,但江畢竟老邁,影響力肯定大不如前。所謂“江系”,未必還有那麽嚴實有力,從薄、王反目護咬,就知道中共幫派義氣之脆弱和靠不住。

“六四”元老之後,權力格局翻覆

如果把“六四”時期的中共元老劃分成“鎮壓派”和“反鎮壓派”兩類,當時,“鎮壓派”占盡上風,“反鎮壓派”居於下風,故而八九民運以流血落幕。屬於“鎮壓派”的,包括鄧小平、陳雲、李先念、鄧穎超、薄一波、王震等黨內大鱷;屬於“反鎮壓派”的,則包括習仲勛、萬裏、以及彭沖等多名副委員長、張愛萍等多名上將;楊尚昆則屬於“被動鎮壓派”。

二十多年過去,眾元老之下一代,形格勢易。“鎮壓派”之後,堪稱雕零,舉凡鄧家、陳家、李家等,均無後起之秀,唯獨薄家出了個薄熙來,風頭一時,如今也以慘敗收場,薄氏既倒,“鎮壓派”之後,再無強人領軍。反觀“反鎮壓派”之後,羽翼正豐,習近平為王儲,遲早大權在握;其余如胡德平、胡德華(胡耀邦之子),葉選平、葉選寧(葉劍英之子)等,也都頗具影響。

倒薄,支持力量在民間

與黨員挺薄同樣吊詭的是,胡溫習等人倒薄的支持力量,不在黨內,而在黨外,包括自由派知識分子、主流民運人士、法輪功,以及渴望社會變革的民間大眾。

筆者說過:薄熙來倒臺,是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與中共最高當權者裏應外合與分進合擊的結果,不是指組織上,而是指精神上。多年來,海內外自由派知識分子對薄式“打黑”持續不斷的質疑、對薄式“唱紅”深惡痛絕的抨擊,構成了輿論上倒薄的強大聲勢。

按照薄熙來自己的話來說,就是:“敵對勢力在信息輿論方面可謂煞費苦心,我們哪裏出點事,它就會可勁兒地忽悠、造謠,其目的就是要搞亂人心。這個‘戰場’是隱形的,但鬥爭是激烈的。”

若不厲行政改,胡溫恐遭毛左派報復

親共者挺薄打溫,反共者倒薄挺溫,這一奇特現象,實為中共建政後、尤其文革結束後所罕見。既然,胡溫習倒薄,反彈力在體制內,支持力在體制外,要轉危為安,就只能超越體制,走向民間。民間有所期待,那便是:政治變革。而此時,條件相對成熟,政改,正是時機。

筆者先前闡明:胡溫目光,如果僅僅局限於黨內,倒薄之舉,恐埋下重大隱患。因為,現行體制,有利於左派或毛左派的生存與壯大,他們才是現行制度下的正統、法統,可以大聲嚷嚷而無所顧忌;相反,被視為現行制度“敵對勢力”的自由派,遭到“合法性”壓制而難以成長。

而“十八大”之後,胡溫等人大抵交權退休,只要現行制度不變,未來中共,並無法排除左派或者毛左派重新崛起的可能,一個薄熙來倒下去,另一個“李熙來”或“張熙來”可能異軍突起。一旦左派或者毛左派再度得勢,已經退休的胡溫個人,極可能遭到他們報復性清算。其禍不遠。

倒薄,猶如捅了馬蜂窩,胡溫習有進無退。當此之際,順應民意,推行政改,清剿毛左,除惡務盡,才是胡溫習應走的正道。否則,天與不取,反受其咎;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所有這些成語,都值得胡溫習等人記取和深思。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