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白領也要維權
 
高級白領也要維權
作者: 申 淵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2-04-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大陸七十萬退休高級白領是國家財富重要的創造者,但按計劃經濟的退休待遇嚴重不公,他們發動維權活動已四年,迄今當局未予解決。


羊城晚報漫畫:高級工程師悲嘆退休待遇地下。

二○一○年神州大地有二十萬人次維權大軍,二○一一年前三季度已達十八萬人次。在如火如荼的維權運動中有一隻鮮為人知的屬於中產階級的白領大軍,他們是全國企業七十萬退休三高(高級工程師、高級經濟師、高級會計師)。由於計劃經濟時代遺留下來的分配不公和政策缺失,他們的退休養老金只有政府公務員和事業單位同類人員的二分之一至三分之一,甚至不及政府機關和事業單位的勤雜工,現已成為社會突出矛盾。

企業退休三高維權活動高漲

二○一一年二月七日溫家寶在《新華網》與網友在線交流時承認企業三高群體養老金偏低,他說:「這些人現在的工資大多數也就是在一千五百元左右,應該說是比較低的」。又說:「同樣的學歷,甚至是高工、高學歷,退休工資都比自己在機關的同學、同行要低,這個現象是不合理的。」溫家寶承諾要解決企業退休三高的待遇問題並逐步機制化。可惜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堂堂總理的說話,由於多種體制上的原因而兌現不了。

企業退休三高維權活動起始於二○○七年底,部份有關人員用名「齊推高」建立了維權平台《退休高工之家》網站。翌年哈爾濱三百多企業三高人員高舉「強烈要求解決企業退休高工待遇低問題」的橫幅,到黑龍江省政府門前上訪請願,抗議養老制度「雙軌制」。二○一○年七十多名代表進京上訪,在人社部靜坐四天。哈爾濱、瀋陽、武漢、長沙、昆明、襄樊、淄博等地企業三高人員集體上訪此起彼伏,僅黑龍江一地一年內就有一千三百多人次共上訪達十三次之多。

至今年六月,各地退休企業三高已向中央和地方政府遞交一千多封抗議訴求信。上海市有數百名退休高工多次集體簽名向中央和地方政府先後遞交申訴書,要求提高退休待遇。參加簽名的有中共、民盟、九三、民建等各黨派成員,有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廠長、總工程師。二○一一年九月八日上海市召開「國有企業七百八十一名退休高工聯絡員會議」,參加會議的三十名聯絡員推舉出十名有中共、民盟、民建、九三等各黨派成員的聯繫人,中共黨員佔了一半。他們向國資委發出呼籲信,並將舉辦各種維權活動。

退休待遇分三等,相差達五倍

企業退休三高職工都是國企骨幹,工人階級的一部份。他們是社會財富和佔世界第二位GDP產值的直接創造者,他們中有兩彈一星(原子彈、導彈、人造衛星)的功臣。可是他們又是社會分配不公和制度缺失的直接受害者。值得注意的是在這隻白領維權隊伍中,有相當多的中共黨員。他們不顧中共嚴格的組織紀律,不怕黨紀處分,毅然站在維權抗爭的前列,起到共產黨員的「模範帶頭」作用。僅在上海市企業三高人員維權聯絡員中就有一半是中共黨員,這是維權運動中的新動向。

中共扭曲的退休養老制度沒有擺脫計劃經濟的模式,可概括為「兩軌三運行」,政府機關和事業單位沿用計劃經濟時代的退休金制度,由國家財政支付;企業退休金則由社會統籌,社會基金支付。由此產生了社會分配不公。

政策缺失形成了「三運行」的扭曲局面:政府機關即所謂「國家公務員」享受最高待遇,是三高中的貴族階層、一等公民;事業單位退休金次之,是二等公民;直接創造社會財富的企業單位待遇最低,淪為貧民階層、三等公民。一等公民的待遇是三等公民的三至五倍。上海是地區差價較高的城市,同樣職稱和職務、資質相當的三高人員,一等公民的退休金如果是六、七千元,二等公民是五、六千元,三等公民僅二千多元。因此,全國企業七十萬退休三高乃至五千萬退休職工是「兩軌三運行」 制度的最大受害者。、

中產維權反映嚴重的貧富懸殊

現今發達國家的社會結構都呈橄欖形,貧富兩頭小,中間大,中產階級是現代社會的穩定基礎。然而中國社會結構呈金字塔形,一小撮權貴高高在上,塔基是廣大貧苦工農大眾,經過歷次政治運動打擊和階級鬥爭風暴摧殘的中產階級相對軟弱。美國中產階級佔全國人口百分之八十,歐洲發達國家平均在百分之六十以上,俄羅斯有百分之三十九,台灣至少有百分之四十五。

在中國大陸,官方宣稱中產階級已達百分之二十。而在實際上,擠出水份,只有可憐的百分之八左右。所以在今天的中國,屢經摧殘、軟弱無力的中產階級也起而抗爭,加入弱勢群體的維權隊伍,有著不可忽視的現實意義。

十月十三日在美林全球財富管理與凱捷咨詢聯合發佈的二○一一年《亞太區財富報告》透露,二○一○年中國內地的富裕人士達五十三萬五千人,僅次於日本,為亞太區富裕人士第二大集中地。佔全國人口不到百分之零點四的權貴階層,平均擁有至少一百萬美元以上的資產(不包括房產、收藏品、消費和耐用品),掌握了全國財富的百分之七十以上,比上年度(二○○九年)猛增百分之十三點二,導致貧富差距嚴重失衡。

基尼係數是國際社會公認的衡量貧富差異的測試數據。歐美發達國家平均為零點三二,超過零點三八達危險狀態,零點四二以上社會將崩潰,會產生動亂。中國已超過零點四八。中共擴大貧富不均,不但危及中共最早奪取政權依靠的基礎──工農大眾,現在還危及了現代社會穩定的基礎──中產階級,迫使中產階級參加公民維權運動。

我們不知道誰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但是無論如何,中產階級的「起義」必然是壓垮駱駝的稻草之一。

二○一一年十一月一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