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香港特首假選舉
 
我看香港特首假選舉
作者: 鍾祖康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2-04-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為什麼要玩假選舉馬騮戲?遠因是中國人自漢代後停止獨立思考兩千年,近因是低文明的中國硬要收回高文明的香港,必以胡天胡帝弄虛作假才能得逞。


美國華盛頓郵報引英國殖民高官談話指,香港公務員傳梁振英為中共黨員已多年,指他青年時代已加入共產黨。(華盛頓郵報)

我在二○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一篇沒有時間完成的文章裡說:「香港的特首欽選,無論是誰勝出,都只是一場戲。但現在似乎越來越多香港人覺得唐英年與梁振英大有龍爭虎鬥之意味了,而慢慢忘記了這始終是一場戲,不同的只是,唐英年勝出,是一齣爛戲,梁振英勝出,則是一齣好戲。」那時,唐英年正氣勢如虹,梁振英看來連入場陪跑的資格也難以得到。

二○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在博客裡說:「種種跡象顯示,曾蔭權暨唐英年利益集團陰溝裡翻船機會越來越大了。香港政壇有可能出現有史以來最大的笑話。」

現在,這場假選舉終於落幕了。若真的當戲來看,這場戲是精彩的,中國人連在經國治世那樣嚴肅的事情上也是當戲來演,怪不得Arthur H. Smith在其曠世巨著《中國人的特性》裡說,戲劇之於中國人,就如運動之於英國人,鬥牛之於西班牙人,中國人確實是好戲的民族。當然,在天地一戲場的背後,就是人生一悲劇,民族一悲劇。

就本質而言,這次假選舉依然在印證超級天才孟德斯鳩(Montesquieu 1689 ?755)於近三百年前,在其傑作《法的精神》(De L'esprit Des Lois) 裡對中國人的判語:「非常奇怪,中國人萬事以禮為本,卻是世界上最會騙人的民族。」(Ce qu'il y a de singulier, c'est que les Chinois, dont la vie est entierement dirigee par les rites, sont neanmoins le peuple le plus fourbe de la terre.)

在此,限於時間,我只能以點列形式說說我對這場假選舉的看法。

(一)這是一場由北京欽點梁振英與唐英年為可接受候選人,並再由中央暨香港中聯辦操控選情並粗暴拉票的假選舉,但香港的傳媒均按照中國政府的宣傳口徑稱之為「選舉」,而不是「假選舉」,或我鑄造的「欽選」,這是香港傳媒的墮落。

(二)為甚麼中國人會上演這樣完全不要臉的假選舉馬騮戲?遠因是中國人自漢代統一思想後停止獨立思考兩千年,近因是文明較低的中國硬要收回文明較高的香港,低文明統治高文明,是不可能的任務,必以胡天胡帝弄虛作假妄圖僥幸過關。

(三)要是特首真的是由一千二百個選委以不記名投票的秘密投票產生,則按理中央並不容易操控選委的投票取向。但事實上,看來中央確能指令選委即使在不記名投票中也跟隨黨的意旨。這現象非常值得研究。到底所謂秘密投票是否假的?其實早在二○○七年有選委想在曾蔭權連任特首的假選舉中投白票時,全國政協常委何鴻燊已經高調表示,一定有辦法查出誰在特首選舉中投下「白票」,當時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即馬上撲火,說「相信香港的選舉法例規定是周全的,是公正、公開、公平的。(白票)我相信是查不出來的。」大有「此地無銀」之味道。有待回答的問題是,有關選票事後會否做DNA 檢驗,以追查投票人的身份?又可否以高科技在選票上做手腳?可否在投票地點佈滿微型錄影機?有沒有選委被要求用手機拍下填寫好了的選票以作為認領中央報酬的證明文件?若北京當局真的沒有嘗試追查投票人的身份,也沒有利益交換,而選委依然跟奴隸主講信用,按照奴隸主的意思投票,則只能用奴性來解釋這稀奇現象了。

(四)北京對選票的操控到底去到一個怎樣的程度?有沒有可能,連底梁振英以六百八十九票當選,也是當局企圖克隆台灣六百八十九(萬票) 總統之作?以製造一個都是雙英對決,都落在六百八十九這數字上的美談?

(五)由於中央在這次假選舉中有「中途換馬」之嫌,這不但害得陪跑者焦頭爛額,也令被中央誤導而押錯注的香港超級富豪深感被愚弄。加上中央有大量資源長時間搜集候選人黑材料,並選擇性發佈黑材料以有效操控選情等等,這種種都嚴重衝擊現有的假選舉潛遊戲規則和陪跑制度,令日後假選舉的陪跑人選更加難求,中央或要為日後的假選舉構思新的套路。

(六)不僅有大量香港超級富豪反梁振英,罕有的是,連香港首富李嘉誠也高調反梁,推崇唐英年,當然不是因為李嘉誠認同唐英年講的要維護香港核心價值,而大概是李氏家族很滿意曾蔭權之馴服(其子李澤鉅也罕有地揭被揭發貪腐的曾蔭權大講好話),並相信與曾蔭權結成利益集團的唐英年會延續曾蔭權之路線。從這幫香港吸血鬼之瘋狂反梁懼梁,也許正反證了梁還是有其可取之處的。可以預期,在梁振英統治下,香港超級富豪將有所收斂。另一方面,香港平民也要交出一點自由,但同時民生上會比以前好過一點。基本上,梁振英是走李光耀路線,我相信李光耀也是他的偶像。

(七)梁振英若採較高壓的管治,對香港的民主發展未必是壞事,有可能激發香港人的抗爭意識。

(八)若教育局局長果然由大熱的資深香港地下黨黨員黃玉山出任,則香港教育將正式進入愛國洗腦的時代。

(九)梁振英靠中聯辦而得勝,在管治上難免要接受中聯辦的指導。而他為了爭取在二○一七年的特首假選舉或假普選中得到中央的祝福,將要在這一任內完成其他人未能完成的任務,譬如二十三條立法。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