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酷刑勝過渣滓洞
 
薄熙來酷刑勝過渣滓洞
作者: 汪海濤

專題

更新於︰2012-04-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重慶打黑採取文革專案組方式,秘密關押、酷刑逼供,無法無天,嚴格保密,薄熙來倒台,恐怖真相才逐漸公開。

薄熙來打黑誣陷北京律師李莊一案,在中國引起巨大爭議和迴響。調查薄熙來重慶打黑真相的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童之偉說,李莊案實際只是重慶打黑深不可測的黑幕冰山之一角。薄熙來倒台後,黑幕逐漸披露在陽光之下,無數冤案,及其恐怖的酷刑,在在令人觸目驚心。重慶的酷刑甚至還有老虎凳,很多受刑者熬刑不過而試圖自殺。網上評論說,薄熙來的酷刑勝過渣滓洞!

曾被薄熙來迫害下獄的李莊在微博上披露,薄熙來在遼寧和重慶兩地都製造無數冤案,薄熙來倒台後,他每天接獲大量來自重慶和遼寧的申訴電話,把他當包青天,要求他幫助翻案。網友說李莊已成為重慶黑打受害者的投訴中心,求助電話應接不暇。李莊說「大量的刑訊逼供,屈打成招的申訴案子,聽說後非常震驚,有的令人髮指。」

秘密判刑、迫害致死、不為人知

李莊在他的博客中,提到一位記者高應樸,在二○○九年底僅因為在自己的QQ上寫過幾篇日記批評了重慶的打黑,被秘密判刑三年,而且不許其上訴和對外公開,其妻還按照重慶有關領導要求寫了書面保證不透露案子。現高應樸仍在服刑中,但外界一無所知,鄰居朋友問起高的下落,高妻只敢說人在伊拉克做生意。

據網友披露,重慶地區因批評重慶打黑被勞教者甚多,多數不為人知,海外知道的只有一個方竹筍案。甚至一位資深警察因反對打黑被迫害致死。另外有個警察蔣萬淵 ,當兵十九年,營級軍官轉業,僅僅因為在「天涯重慶」上發三個小帖,表示對王立軍和薄熙來的不滿,就被開除警察公職,勞教半年。出獄後開了個小雜貨店艱難養家糊口。王立軍事件發生後記者找他訪問,發現他仍然相當恐懼,害怕再次惹禍。

李莊當初是因為他為重慶當局定性為黑社會團伙嫌疑人的龔剛模辯護時,發現龔剛模被警方刑訊逼供,而被重慶當反咬一口說他唆使嫌疑人作偽證而被下獄。重慶當局為阻止李莊的律師助理馬曉軍出庭為李莊辯護而軟禁了馬曉軍。薄熙來倒台後,馬曉軍對重慶政府提出行政起訴。據馬曉軍說:龔剛模當時痛苦地對他和李莊說:他的口供都是當局編好以後逼他簽字的,不簽字他們就打。龔還稱,在看守所外一民兵訓練基地他曾被吊打了八天八夜,大小便失禁,還被裸體吊打,要他手捧大便,用內褲擦地板。

紐約時報發表酷刑資料令人震驚

薄熙來下台後,有天李莊正接受兩家中央媒體訪問,突然接到一個重慶受害者來電,李莊遂與記者一同收聽。來電話者哭訴說:李莊大哥,您知道嗎?他們把我家××抓進去後,七天不讓睡覺,好幾天不讓吃飯、喝水,吊了兩天啊(哽咽)……甚至把××的愛人也抓去關了三十多天……您知道嗎?很多女的抓進去,不讓用衛生巾,有的下面已經爛掉啊……。」

有關重慶酷刑之恐怖,三月二十七日美國紐約時報發表了龔剛模同案被告樊奇杭受酷刑的資料,細節令人極度震驚。

二○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樊奇杭被處死,罪名是黑社會老大,及一宗殺人案的幕後指使人。樊的律師朱明勇稱樊奇航既不是黑社會老大,唆使殺人的證據也完全不成立,樊的口供完全是酷刑屈打成招。本來是一宗單純殺人案,只牽涉兇手、受害者和指使者三人,但重慶當局為了把案子做大,偽造打黑政績,把此案硬性與黑社會團伙掛鉤,結果牽連三十多人。當年為救樊奇航一命,朱明勇冒著自身的危險公佈了樊寫的血書《我的生命誰做主--來自監獄的血書》,以及樊奇航自訴被酷刑經過的視頻。政法大學教師滕彪等五十多維權人士還聯署寫了封公開信給最高檢察院,為樊奇航喊冤。但最終未能救得樊奇航一命。

據朱明勇說,他曾建議樊奇航學龔剛模舉報他的律師李莊教唆作偽證來檢舉他,這樣朱去坐牢一兩年,樊則可以撿回一條命。因為龔剛模檢舉李莊,最後判無期徒刑而保住了自己的生命。但為人正直的樊奇航拒絕律師為他犧牲 ,說寧願一死也不誣陷朱。

在紐約時報公佈的這個視頻中,雙手戴著手銬身穿囚衣在鐵欄後的樊奇航向朱明勇述說了他遭受的慘無人道的酷刑 ,稱他被扣上手銬吊起來腳尖點地,十多天不准睡覺,手銬扣得太久已嵌進肉裡,警方要一個多小時才從肉中扯出來。他說 :「在這裡受到這種非人的折磨的確讓我有生不如死的念頭,我自殺過兩次。曾經有一次我休克了,然後他們用水把我澆醒,結果我就把自己的舌頭咬斷了。他們(負責審訊的人)看見我的舌尖還沒完全斷就直接把我的舌尖給扯斷了,兩天後舌頭化膿,他們才送我去醫院。」「在我被抓到現在,所有的筆錄都是辦案人員刑訊逼供造成的。你不知道,我在他們所謂的審訊基地接近半年的時間,我就沒像正常人睡過覺。」他在鏡頭前展示了遍體鱗傷的身體。

李俊坐老虎凳審訊四十小時

紐約時報三月訪問了被薄熙來打成黑老大而逃亡海外的地產商李俊。李俊稱他在成都郊區買了一塊地,扯上薄熙來的好友當時的成都軍區政委張海陽(中共軍頭張震兒子)。結果他被王立軍以賄賂軍方罪名將其逮捕,羅織其「黑老大」罪名。在押期間,李俊遭受坐老虎凳的酷刑,連續審訊四十小時,李俊回憶當時慘狀說「我只想死!」

關於重慶使用酷刑屈打成招的案子,其他律師也有披露。薄熙來控制的媒體不但一口否認 ,還指責這些正義的律師是抹黑重慶當局。中國京衡律師集團董事長兼主任陳有西律師憤怒回應說「我在重慶考察,有了第一手材料。可以負責地告訴你,這個電話裡說的內容是小兒科。無辜高級警察坐老虎凳十多天的事例都發生了。善良的人民需要真相。等著吧。那時的《重慶日報》和《華龍網》是作惡幫兇。」

中共上台後,曾大肆渲染國民黨在重慶紅岩渣滓洞、白公館的監獄折磨共產黨囚徒是如何的恐怖。但網友看了被披露的重慶打黑黑幕,不禁嘆道:薄熙來的酷刑勝過渣滓洞!華府布魯金斯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李成說,「簡直是紅色恐怖!」

繼承文革專政體制四千人入獄

據童之偉教授調查報告,重慶打黑二○○九年成立二百多個專案組,大規模集中抓捕秘密關押嫌疑人。次年打黑再次升級,專案組增加到三百二十九個,重慶公安局跨區域調警察一萬餘名,集約強力開展「打黑除惡」。重慶華龍網報導說「共摧毀十四個重大黑社會性質組織,立案偵辦涉黑涉惡團夥三百餘個」 。童之偉教授指出,重慶這些數量龐大的全權型專案組織及其活動方式,直接繼承了文革的專案組體制,是憑感覺抓人,秘密關押,先抓人後取證,活動全程貫穿於偵查、審查起訴和法院審判的各個階段,其活動違反憲法、法律規定之處甚多,有些甚至有明顯的刑訊逼供犯罪嫌疑。很多無辜者家破人亡,一貧如洗,陷身黑牢,甚至人頭落地。紐約時報說,在這場黑打中有四千多人被關進監獄。

這其中究竟有多少是喊冤受屈者?有多少受到刑訊逼供的酷刑?又有多少人含冤而死?至今尚不清楚。網上很多人認為,絕大多數受到酷刑,至少一半人是被冤枉的。此外 ,像方竹筍、高應樸、蔣萬淵這些因言論獲罪的人士又有多少?也至今無人知道。

薄熙來倒台,重慶打黑被否定,重慶公檢法大換班。就像文革結束平反冤假錯案一樣,重慶也需要一場大規模的平反冤假錯案使含冤受害者會得到昭雪,但那些被剝奪生命的,比如樊奇航等,待正義得到伸張,可憐他們已不能死而復生。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