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北京的權爭網絡
 
重慶北京的權爭網絡
作者: 許 行

專題

更新於︰2012-03-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王立軍叛逃暴露中共高層權力鬥爭的複雜黑暗。光一個重慶,就交織著江系胡系、團派太子黨、周永康薄熙來密謀與中組部反制的種種矛盾與鬥爭,今年可能出現大裂變。


薄熙來在重慶的打黑幹將王立軍實際是黑打,製造冤案無數。

重慶副市長前公安局長王立軍奔逃成都美國領事館事件,不僅暴露出薄熙來追殺王立軍的一切黑幕,更揭露出薄熙來與周永康聯手企圖阻止習近平上位、爭奪黨最高領導權的密謀。從二月六日至十六日僅僅十天,驚天動地新聞接踵而來,高潮迭起,令人目不暇接。

黑打英雄,臨危倒打一耙

王立軍說,他是薄熙來嘴裡一塊口香糖,嚼得沒味的時候吐在地上,又不知黏在誰的鞋底。其實在中共官僚體制裡,差不多所有大小官吏都是上級官僚的口香糖,彼此都是相互利用關係和利害關係,決沒有道義可言。王立軍現在覺得自己是簿熙來嘴裡的口香糖,但他從遼寧鐵嶺被薄熙來召來重慶當打黑英雄的時候,對付前任公安局長文強及其手下幹部以及有關商人的鐵腕懲處,還不是威武一時?

他在重慶打黑,組成數百個專案組,先後抓捕近萬人,據四川作家鐵流說:王立軍對在押的人一樣慘無人道逼供訊,造成無數冤假錯案,其中李莊案就是一個典型例子,蒙冤的民營企業家多達六、七百人,被沒收的財產千億之多,都被化公為私,進入薄、王兩人腰包。今天他在薄面前似乎是受委屈,昨天又不知有多少人在他面前受委屈。所謂打黑,實際上是黑打。鳳凰網說:王立軍在警界三十多年,將八百多人送上刑場,將三千多人投入監獄,其中又不知製造多少冤魂和冤案。在中共官僚體制中,尤其是警政部門,都是手上沾滿別人鮮血,脫離不了刑訊逼供製造冤假錯案的罪孽。

不過今天,王立軍被薄熙來逼到死角,逃奔美國領館,作魚死網破掙扎,將薄熙來糗事全都抖了出來,甚至抖出薄熙來與周永康的密謀,揭開中共高層污穢的黑幕和可怕的宮廷鬥爭,客觀上可算是一樁對社會對人民有利的貢獻。

薄熙來雙輸:不能入常,又失重慶

究竟王立軍所揭的薄熙來糗事具體內容如何,除了中紀委約談人員和美國領事館以及美國官方知曉外,民間仍未全盤瞭解。不過從推理中可以判斷,去年年底,王立軍對中紀委約談所提供的薄熙來黑材料(不知有否包括薄熙來與周永康密謀奪權資料),對薄熙來說,一定是致命的打擊,所以薄熙來便企圖將王立軍加以人身消滅。可見在中共官場裡,當官的在互相利用、彼此利益共霑的時候,都是同志加兄弟,一旦利害衝突,便成了你死我活的仇敵。

現在可以肯定的是,自從中紀委約談王立軍之後,薄熙來的命運已經決定,不僅爭進十八屆中常委之夢破碎,連重慶地盤也不保了。這個結局正是胡錦濤等團派希望達到的目標,不過出於胡等意料之外,竟如此輕易和快速地拉倒這位重量級的重慶諸侯。不久前,網上流傳消息說,中央書記處書記兼組織部部長李源潮連同胡錦濤幕僚長令計劃一起策劃推倒薄熙來,由中紀委約談王立軍作為切入口,本來設想由約談中先抓住薄熙來的辮子,然後說服其他常委,徵得同意,再向薄熙來開刀,畢竟薄熙來是政治局成員,不同一般地方官。

但是事情完全出乎他們意料之外, 薄熙來在中紀委裡有內線,很快就知道王立軍向中紀委抖出他哪些黑材料,就將王立軍解除公安局長職位 ,表面上保持他的副市長身份,主管文教科衛,實際上已開始清除王立軍在公安系統的親信,並企圖以自殺、車禍等名義將他處死或人間蒸發,因此促使王立軍叛逃,也同時促成了薄熙來自己早日下台。

王立軍事件引起重慶地盤之爭

胡錦濤早已計劃由團派接手薄熙來的重慶地盤。兩年多前,即二○○九年七月,胡錦濤的親信李源潮以組織部名義安插團派人馬關海祥「空降」重慶,出任重慶江津區區委書記。這次薄熙來解除王立軍公安局長職位,李源潮便調派關海祥接替,作為往後團派的湖南省委書記周強接任薄熙來重慶市委書記的開路先鋒。但《美國之音》援引美國官員消息說,周永康開始暫時接替薄熙來主持重慶工作。這表示周永康要直接插手重慶事務,企圖保護薄熙來,也保護自己,遏止他袒護薄熙來奪權密謀的痕跡繼續暴露。

周永康插手重慶事務還有另一層意義,就是阻擋團派接管重慶。湖南省委書記周強接管重慶的消息去年底便已在流傳。周永康一插手,將來重慶落在誰手,便要看周永康與胡錦濤之間的爭奪,也就是江派與團派之爭,因為周永康是江澤民的姪女婿。重慶局面相當複雜,它既有薄熙來勢力,也有周永康、江澤民和賀國強的勢力,當然還有團派開始經營的勢力。賀國強在汪洋之前出任重慶市委書記,周永康過去曾任四川省委書記,與重慶淵源深厚。今年二月十三日江澤民外甥邰展出任重慶市政府副秘書長,派系關係錯綜複雜。

權力中心虛假平衡裂痕斑斑

中共這個政權,在對付人民來說是中央集權,但集權高層內部其實是裂痕斑斑。胡錦濤作為總書記,對付不了像周永康這樣的中常委。周永康在中常會裡可以得到吳邦國、賈慶林、賀國強、李長春等支持,背後還有江澤民靠山,即使王立軍爆出他與薄熙來有奪權密謀,胡錦濤也沒奈他何。胡錦濤現在的心境是,距離十八大交權只有幾個月,只要交權之前中國不出大亂子,便算平安大吉,反正周永康幫薄熙來想奪的是習近平的權,不是自己的權。

所以有一個怪現象,周薄密謀的消息傳遍世界,官方從來沒有人出來闢謠,不闢謠便反證此一消息可靠性的程度。但中常會對周永康此事始終毫無舉動,可見胡錦濤在中常會裡是完全無法制裁其他常委的。由此我們可以窺見中共這個最高領導核心──中常會裡面,各有各的權力板塊,誰也干涉不了誰,誰也拉不倒誰。這正表示,所謂「集體領導」實質上是黨內各派勢力互相湊合的虛形平衡,中途推倒任何一個板塊都會破壞虛形平衡,它必然是裂痕斑斑的。

因此我有一種預感,今年龍年,將會是一個很不平凡的年頭,或許應了《易經》所說,「亢龍有悔,盈不可久」。這個預感有兩個事實根據。其一是中國社會矛盾深化己達頂點,有可能爆發社會大動亂,甚至革命;其二是,在一個高度集權的黨裡,當它失去強人權威後,內部各派系有可能發生無法壓抑的龍爭虎鬥,打破內部協商的虛形平衡,演變成宮廷政變。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