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三哭(散曲)
 
薄熙來三哭(散曲)
作者: 萬潤南

專題

更新於︰2012-03-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薄熙兒帶過哭相思】哭先父

我為十八大上台,唱紅一片,不惜殺戒開。我為此心狠手辣,以黑打黑,祭出祖宗牌。可憐我費盡心機把同僚害,才盼得一些影兒來,又誰知命蹇事多乖。真奇怪,假包公,二鍾馗,狗奴才,為啥衝進美國領館一頭栽?只能讓你休假來免災。老爹啊!教我如何向你來交代。當年我大義滅親,拳打腳踩。你的狗頭沒少 挨,我心仍向你膜拜。你昧著良心逼耀邦下 台,欠下了一屁股禍國殃民債。老薄家青出於藍,如今瓜瓜更加有風采,我這番栽進陰溝,風流已不再!

【哭皇天帶過烏夜啼】哭先帝

重慶模式已吹破了牛皮,唱紅打黑成了一場猴戲。先帝啊!你不知俺搞鬼費心思,入常不容易,如今一筋斗翻到陰溝裡。下本錢萬萬千,沒撈到絲毫利。實指望有一天,我能為太祖爭口氣。誰知道不留意,汪洋大海沖了我薄水稀。他搞廣東模式,讓烏坎百姓選自己,放鬆媒體管制。如今我心如灰死,痛徹心脾。細想我真無知!

收起我的錦囊妙計,散了我的猴戲班子,假裝悠閑溜到雲南和海鷗嬉戲。留下的殘兵敗將,我將狠命地打氣。偉大的、先皇幽靈啊!求你地下保佑,助我文革再起,腥風血雨。嗚呼噫嘻!

【哭途窮】哭自己

俺本是太子黨裡的小老弟,哭親爹,哭先帝,如今輪到哭自己。皇天啊!俺費了多少心機,才爬上這把交椅,忍叫我一筋斗翻進陰溝裡。哎喲啊咦!孤負了薄老爹的殷切,烏有的預期。我自以為天下第一,中南海的班底,應該有我一席。看胡混無為而治,溫情抹眼淚哭泣。誤邦國,周不康,賈東西,他們都不及我薄來稀。再看那,將要接班的春風習習,銀樣蠟槍頭的克強李,我打心眼裡就不服氣。我在山城唱得紅歌起,打黑用酷吏。原以為入常有戲,卻接二連三出問題,如今死黨發神經鑽到領館裡,一聲霹靂驚天地,我如今成了眾矢的。俺算是休矣啊休矣!抬眼兒望著北京城裡的大佬,嘶聲兒喊著鄧家的老弟,咱們本是同根,能否助我一臂?即將要招牌換記,希望能留我一席。我知道自己不是甚麼好東西,但尚存一息,便鑽營到底。烏有鄉裡,努力鼓噪,鼓噪努力。能否上位,全靠你、你、你,耍到底,明天也許就會日出西。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