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龍江鎘污染事件
 
廣西龍江鎘污染事件
作者: 鄭恩寵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2-03-1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在台灣大選熱鬧進行之際,廣西河池靜悄悄發生一場重大水污染事件,有毒鎘廢料大量滲入龍江河,危害數百公里居民飲水安全。當局懲處負責官員,但是未能解決環保體制的嚴重缺失。



廣西河池龍江河(圖)今年二月發現嚴重的鎘化學污染。使九代拉浪
漁民水不能喝,魚被毒死,生計陷於困境。

一月十五日,有劉三姐故鄉母親河之稱的廣西龍江河發生重大水污染,約二十一噸鎘泄漏,量之大罕見,波及三百多公里的河段,鎘污染高峰值超標八十二倍,導致廣西第二大城柳州市的飲水安全受到威脅。環保部、住建部、監察部等官員和專家趕到現場,設置七道防線,持續往江中投放石灰石、氯化鋁等中和物,調來四十多輛檢測車、近百台監測設備、二百名檢測人員參與應急檢測……

一年前的三月,同樣是龍江河發生污染,導致六千人飲水困難,竟至今未查出禍端。上游山清水秀的河池市有「中國有色金屬之鄉」的美譽,但已是頻發重金屬污染之地。

緊急調查、處罰官員,追查禍源

一月十五日,廣西宜山市龍江河浪水電站的水產養殖戶蘭威,發現網箱中的魚開始陸續死去時,並未意識到一場廣西歷史上最大的污染事故已發生,河池市環保局依照這「警報」對水質進行監測,發現鎘濃度異常。

鎘曾是造成上世紀七大環境公害之一日本富山縣「鎘痛病」的元凶,長期過量接觸會引起慢性中毒,致肝腎損傷,還可導致骨質疏鬆和軟化;短時間內吸收大量的鎘可引起急性中毒、會出現噁心、嘔吐、腹痛……一月十八日凌晨三點,污染消息才經河池市傳真至柳州市,晚報三天,柳州市環保局甘景村局長還稱:「污染規模幾何,污染源自何處,這些信息無從得知」。晚間,柳州市政府發出通知,龍江河沿岸居民不可取用河水。

一月二十四日起,柳州市發生搶購瓶裝飲用水事件。官方利用網絡、微博、手機短信播發實時水情。翌日,廣西當局稱,龍江河水質超標事件污染源已初步查明,來自廣西金河礦業股份有限公司。這家月銷售收入一點五億元的國有企業被停產,董事長等三人被拘留。

一月二十六日,污染團進入龍江下游的柳江。二十七日,廣西才啟動突發環境事件的三級應急響應。廣西自治區副主席馬要求動員一切力量確保水質達標:「全國不行,哪怕全世界的力量都要想法設法」。往常未曾用作生活用水的地下水源被緊急啟用,可日供八萬噸地下水,與柳州市日常每日三十萬噸相比,雖然捉襟見肘,但別無他法。

一月二十九日,鎘污染已進入柳州水源保護地。凌晨,柳州市人民醫院發出內部告示:「醫院一律不能下有關鎘中毒的書面診斷書」被網民曝光,兩天微博轉發已近萬……

一月三十日,廣西應急指揮部稱,鴻泉立德粉材料廠等相關企業的七名負責人已被刑事拘留,通報中已無金河公司,但河池市官方稱,目前重點鎖定嫌疑對象為鴻泉立德粉材料廠和金河公司,具體污染成因並未公佈。造成如此污染,究竟誰是元兇,至今成迷?二十一噸重金屬隔從何而來?眾多網民追究、指責。

一月三十一日,廣西紀委、監察廳、檢察院、公安、環保、安檢、國土等部門組成聯合調查組趕到河池市。二月一日,河池市就污染事件舉行第一次新聞發布會,何辛幸市長向公眾鞠躬道歉。二月三日,廣西區紀檢監察部門對河池市副市長等九人作出處理,包括河池市環保局局長在內的七人撤職。

指兩家化工廠防污排廢嚴重違規                                                      

二月三日,廣西龍江河突發環境事件應急指揮部新聞發言人、環保廳巡視員馮振年說,兩家企業分別違反了《環境影響評價法》、《水污染防治法》等相關法律。

經查,河池市金城區鴻泉廠以隱蔽方式進行生產、經營。二零零九年十二月,這家企業在轉手後,擅自將原來立德粉、硫酸和生產工藝改變為溫法提錮生產工藝,從湖南等地購入主要生產原料,打著生產立德粉的名義進行粗錮生產。該廠不掛牌閉門生產,整個生產工藝和流程布置均精心策劃,掩人耳目。其主要原料和出廠產品均用工業鹽包裝袋偽裝運輸,並向本地工人隱瞞產品和原料名稱;全廠的管理和技術人員均為外地人,敏感車間用鐵門鎖著,由專人負責,其餘工人不允許進入敏感車間;主要輔料如硫酸、鹽酸的運輸車輛根本不能進入廠區,而從外牆管道進入車間使用。

調查顯示,鴻泉廠沒有污染防治設備,將大量高濃度重金屬廢水、廢渣排放。該廠內有十多個大儲油罐,將含有高濃度鎘、砷、鋅等重金屬的強酸性廢液暫存於儲液罐,利用溶洞排放含高濃度鎘污染的廢水,並將設有暗管的地下溶洞用鋼筋混凝土蓋板掩蓋,規避監管。檢測顯示,儲液罐中的液鎘濃度極高。

經查,廣西金河治化廠渣場未按標準和要求建設,滲濾液對周邊地下水、土壤帶來嚴重污染。金河治化廠渣場的浸出渣和壓濾屬於危險廢物,其浸水液中鎘濃度超標。該廠將浸出渣,淨化渣等危險廢物和其它一般固體廢物混雜堆放於渣場,未按規定做到分類分區堆放;渣場未按危險廢物法定控制標準建設,渣場防滲防漏、防雨、防洪措施不完善,滲濾液對周邊地下水、土壤存在嚴重污染。該廠通過岩溶落水洞將隔濃度超標的廢水排放入龍江河。將排水溝通向廠區內山的溶洞。含毒廢液及廠區污水通過排水溝流入溶洞……

河池污染與廣西有色業大躍進

二○○一年六月,河池大環江河上游暴雨,三十多家選礦企業的尾礦庫被衝垮,歷年沉積的廢礦渣隨庫被衝垮,淹沒兩岸,萬畝良田盡毀;二零零八年十月,河池市金城江區東江鎮一家治煉企業含砷廢水外溢污染,四百五十人人尿砷超標;二○一一年八月,河池市南丹縣三十多名兒童患高鉛血癌……

坐擁儲量價值七百億美元的河池,錫儲量占全國三分之一,錮儲量為世界第一,銻、鉛、鋅儲量占全國第二。二○一零年產值有望突破三百六十億元。廣西全區共有四百六十五家同類企業,僅河池市就占三分之一。但在重金屬污染防控區中,河池涉砷企業一百零八家中僅有二十四家通過環保驗收。

以河池市南丹縣為例,八○年代初無序開礦勢頭大發,礦廠曾高達六百七十六家。二○一○年已有三家企業被發現污水收集系統不達標,部份含砷原料及廢渣露天堆放。三十多年無序開采,七十一座尾礦庫,聳立在特有喀斯特地貌上,滲漏、潰壩、隱患難以預計。

此次龍江鎘污染爆發前四天,環保部華南緝查中心剛到河池進行了一次緝查,結果卻是合格,成為笑話。

一九九九年,河池城東水廠砷污染,造成三千多人中毒;同年六月,暴雨洪水將多家選礦廠廢水尾礦沖入大環江,六百五十公頃農田受污染,三百八十公頃絕收廢棄,十年後沿岸稻田中鉛、鋅、砷的濃度仍超出國標。二○一一年九月,該市抽檢的一百五十四份食品中,鉛含量超標率百分之四十八,隔超標率百分之十一點七,尤其蔬菜、大米、玉米、麵粉、乾食品等受到鉛的嚴重污染……

一月十五日的龍江鎘污染發生後,人們將目光緊盯廣西。在記者的電話采訪中,正在外地開會的廣西有色集團公司董事長李陽通對此不願多談,但一句話卻道破實情,自治區領導「對集團做大做強廣西有色金屬資源,抱以極大的期望」。廣西有色金屬「大躍進」,是自中共十六大後的二○○三年形成,在二○○八年全面展開,成立廣西唯一的大型國有礦業有色企業集團公司。和中鉛、中國有色、五礦以及南方有色等地方企業展開「惡性爭鬥」。

廣西有色金屬資源將主戰場放在河池,該地集中了廣西一半以上資源。二○一○年廣西有色金屬企業五強中,河池企業占據三席。本次龍江污染不僅僅是河池政府,廣西政府和中央政府也「罪責難逃」。                                     

為何污染轉移和越治越污?

在廣西等西部地區的官員,複製東部的老路,以重化工業為主,側重規模大,賺錢快的公司是他們唯一的政績。

一月十六日,中國公共環境研究中心與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聯合發布二○一一年度「一百一十三個城市污染源監管信息公開狀況」報告顯示,中國信息公開仍處於「初級階段」,公眾難以有效獲取污染源監管信息。原因何在?湖南人大環保辦副主任劉帥認為,第一是不想公開,習慣潛規則;第二是不屑公開,缺乏民主意識;第三不願公開,便於暗箱操作;第四是不敢公開;第五是不會公開……

據報道,早在一九九一年,國家啟動太湖治理工程,二十年間投資百億以上,然而太湖水質惡化並沒有遏制。二○一一年十一月,水利部副部長李國英坦承,太湖流域六成以上飲水水源地水質劣於三類,「越治越污」……

今日中國環保監督成了搞笑的「遊戲」,一檢查都達標,一排放就污染,即便偶爾有被揭露,問責也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顯而易見,破解「越治越污」的關鍵不僅僅要治官,而根本是換制,制度比人重要。難怪人們對中共十八大按年齡論資排輩式的換人並不感興趣,而更多關注的是何時換制,如何改制?

中共不僅未搞清什麼是社會主義?而對甚麼是市場經濟和人民利益的ABC都尚未弄清。人民利益至少有五個基石,市場經濟、法治(非黨治)、民主、自由(含宗教自由)和人權,相互補充,缺一不可。今日中國的社會思潮之多、之複雜,十年來所罕見。各種花樣其多的觀點碰撞、爭議、互不相讓,讓高層改革的共識變為稀缺。當中共十八大正為所謂的「中國模式」志得意滿時,並沒有搞清改革體制才是化解矛盾和解決衝突不二法門,選舉制度是憲政民主和一個民族立於世界之林的基石。馬英九在勝選當晚說:「如果那四年做得很好,今天就不用選得這麼辛苦」。蔡英文在敗選後對支持者說:「台灣不能沒有反對聲音。」,這或許是「中國模式」與「台灣模式」的區別之一。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