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三人的呼籲
 
唯色三人的呼籲
作者: 唯 色

特稿

更新於︰2012-03-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就在北京人大張燈結彩的時刻,藏人為自由和理想而自焚的消息再度傳來,犧牲者已達二十六人!次次令人悲痛欲絕。第十六位自焚者——安多果洛的索巴仁波切的遺言講到:“如佛陀當年捨身飼虎一般,其他犧牲的藏人同胞也是如我一般,爲了真理和自由而捨生取義。”這是舉世罕見的奉獻!足以對藏民族産生經久彌遠的影響,我們將永遠銘記。躺在塵俗享受中的13億中國人應不應該低頭想想為什麼藏人選擇死亡?

籲請停止自焚: 壓迫再大也要留住生命

 

藏人自焚的消息接踵傳來,已達二十六人!次次令人悲痛欲絕。

第十六位自焚者——安多果洛的索巴仁波切的遺言講到:“如佛陀當年捨身飼虎一般,其他犧牲的藏人同胞也是如我一般,爲了真理和自由而捨生取義。”

這是舉世罕見的奉獻!足以對藏民族産生經久彌遠的影響,我們將永遠銘記。

自焚表達了藏人的意志。二十六起自焚,已經表達得足够充分。但是表達意志不是最終目的,而是要把意志變成現實。

只有活著的生命,才能把意志變成現實。如果再繼續自焚,每一個生命都是不可挽回的損失。

因此,我們請求,從現在開始,不要再自焚。每一個藏人都要珍惜生命,堅强地活下來。再大的壓迫之下,我們的生命都是重要的,都是需要留住的。自焚本身改變不了我們的現實,恨我們的人私下詛咒“燒光才好”,改變現實是靠我們活著去奮鬥和推動,是靠活著的我們去做水滴匯成大海的努力,是靠千千萬萬不死的藏人才能傳承我們民族的精神和血脉!

我們呼籲,藏地的僧侶、長老、知識分子和民衆,請守護你們的同修、信徒、鄉親和家人,避免再發生自焚。

我們促請,與藏人有關的組織機構,馬上投入行動,把遏制當前自焚擴大和加速的趨勢作爲當務之急。

我們相信,藏人的未來,唯有靠藏人自己!

嗡嘛呢叭咪吽!

唯色(作家,北京)

阿嘉·洛桑圖旦晋美加措(阿嘉仁波切,美國)

嘎代才讓(詩人,安多)

注:如果您願意對這份呼籲表達認同,可以用唯色博客(http://woeser.middle-way.net)的留言跟帖,或唯色的臉書、推特(@degewa )、Email:Putixin2010@gmail.com 留下您的名字,能同時注明您的身份和居住地最好。如果您不願意公開,請注明。謝謝。


自焚藏人被污名化

文/唯色

回溯境內藏人的自焚,2009年2月27日在四川省阿壩縣發生第一起,2011年3月16日在四川省阿壩縣發生第二起這之後。人數與日遞增,多達二十多位;地點涉及多處,包括安多和康,以致我不敢在文章中寫下明確的自焚人數,因爲又有可能發生。


對于境內藏人的自焚,中國政府尷尬至極,因爲一直以來,它總是宣稱它“解放”了西藏的“翻身農奴”,讓藏族人民從此過上了幸福生活,可是這麽多境內藏人自焚,從17歲到41歲,有男僧有女尼也有仁波切,有農民有牧人也有孩子的父親,難道不都是被偉大的共産黨“解放”了的“翻身農奴”的後代嗎?那麽,他們怎會不顧一切地自焚呢?


爲了抹黑藏人的自焚是對殖民暴政的反抗,爲了掩蓋境內藏地遭到空前高壓的事實,中國政府及其喉舌新華社采取污名化的手段,對自焚藏人進行道德上的毀損,企圖使他們的形象沾上污點。比如,指自焚藏人或患有“癲癇病”、“精神方面有問題”,或是小偷,或“有不正當的男女關係”,或夫妻之間有矛盾,等等。甚至很惡毒地誹謗藏人自焚是“達賴集團給錢買尸”。新華社還煞有介事地聲稱自焚藏人已“被治安民警及時施救”、“傷勢穩定”,但是迄今爲止,沒有一個被他們“施救”的自焚者生還。


有網友反問:共産黨說自焚的人,1、是受邪教擺布了,我只想問所有黨員一句話,假設共産黨擁有無限的魅力而其本身非邪教,你願意爲它自焚嗎?2、是受金錢刺激了,我只想問所有黨員一句話,假設共産黨用金錢鼓動你,你願意爲它自焚嗎?


我們已經習慣了中共喉舌的無耻行徑,他們對自焚藏人不遺餘力地污名化,只是爲了繼續欺騙自己國家的人民,繼續欺騙全世界。這倒也有效果,如中國個別維權人士就參與其中,譏諷說“自焚的藏人爲中國漢人做了什麽?”但也有清醒之人,如中國的人權律師滕彪就在推特上批評:“藏人自焚這件事上,除了極少數幾個例外,中國公共知識分子們集體啞火、裝聾作啞。房間裡的大象,沉默的共謀。他們和行凶者一樣無耻。”

當然,中國政府很清楚這樣的污名化對于藏人不會有效,爲此拉薩各單位開會傳達“上面”的指示:自焚已從四川藏區蔓延到了我區的昌都地區,蔓延到了青海藏區,離藏區的中心拉薩是越來越近了,必須動員所有力量,嚴防在拉薩發生類似自焚事件。


而在全藏地的許多城市、村莊和寺院,都在爲民族的英雄兒女祈禱。甚至許多寺院和僧舍,許多藏人家裏,都供奉著自焚藏人的一張張照片。當我在博客上貼出他們的照片,寫下他們的生平和自焚經過,一位年輕藏人這樣留言:“我把每一位自焚同胞的名字、背景和事迹都記在我的日記本裏,也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裏,我要銘記我們民族的英雄兒女,要爲他們供油燈、念心咒,表達由衷的敬仰和尊崇。”

2012/2/19

(本文爲自由亞洲電特約評論,幷由自由亞洲電藏語專題節目廣播。)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