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迅速轉向自保
 
薄熙來迅速轉向自保
作者: 姜維平

專題

更新於︰2012-03-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聞政治局已定王立軍為「叛逃事件」,對薄熙來處理則有分歧,胡溫習李,莫衷一是,以維穩為重,見好就收,無異於留下一顆定時炸彈。


2009年8月薄熙來(中)和親信王立軍(右)黃奇帆(左)視察重慶壁山縣公安單位。

自王立軍事件發生之後,薄熙來「唱紅打黑」和「民生共富」的騙局已被揭穿,海內外輿論普遍對其政治前程並不看好,據稱,二月二十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開會討論了王立軍的問題,已定性為「叛逃事件」,但薄熙來與其有何關係,應當承擔甚麼責任,由於相關證據還有待進一步查清,故沒有達成一致意見,訪美的習近平回國後的看法也不明朗。

從重慶媒體對薄熙來的報導看,他似乎正在力求自保,胡溫可能沒有以前中南海領導人的強勢,果斷處理薄熙來搞的「警變」,正在舉旗不定。但是,說他已安然過關,為時尚早,但不論如何,薄熙來的仕途已走到了盡頭,入常之夢破碎。

力求自保,以防被雙規

現在,薄熙來力求自保的底線,是不被中共高層整肅,他一方面在淡化和隱藏以前的「唱紅打黑」和「民生共富」等騙人的觀點,鸚鵡學舌地鼓吹胡錦濤提出的「科學發展觀」,迅速向胡核心轉向;另一方面是不斷邀請全國政協或人大的一些主要領導,如周鐵農,陳昌智,何厚鏵等訪問重慶,也邀請富士康的老闆郭台銘到訪,還簽署了《合作意向備忘錄》,說是雙方將共同組建世界級光機電前沿技術研發中心,實際是吸引人們眼球,轉移視線,妄圖從王立軍叛逃事件的醜聞中掙脫出來。

據重慶媒體報導,薄熙來二月二十三日再度主持重慶市委常委會議,聽取關於貫徹落國家主席胡錦濤「三一四總體部署」的情決匯報,薄熙來說,「三一四總體部署」是重慶發展的總綱,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我認為,胡的這一決策並非最近提出來的,以前,薄熙來是自搞一套,根本不把胡溫放在眼裡,但現在一反常態。說明了兩點,一是胡錦濤可能不想和他算總賬,或者說是沒有政治實力整肅他,只是抓住他的把柄,逼迫他退出入常的競爭,阻止他進一步上升,即見好就收了;二是薄熙來的確存在著貪腐和枉法的事,並已被同僚所查實,中紀委不借突發的「王立軍叛逃事件」,立即「雙規」他,把他送進牢房,已是高抬貴手,因此,薄熙來要顯示出感恩戴德,故其低三下四的表演,講話的主調大變,就順理成章了。

  但據我的瞭解,薄熙來不是知恩圖報的人,他目前的高調轉向完全是權宜之計,假如習近平力挺他,等到胡溫退休,李克強又無法說服習近平,可能控制不了政局,心毒手辣的薄熙來,只要條件允許,一定會東山再起,一旦卷土重來,胡溫只有死路一條。而且,即使他當了政法委書記,他也會再次大規模地「警變」。

胡錦濤謹小慎微,坐失良機

正因為這樣,王立軍叛逃事件提供的時機,對胡錦濤來說,真是千載難逢,這不僅是指團派可以除掉心腹之患,而且,是指中南海高層可以舉一反三,校正中國政改的正確的前進方向,但非常可惜,胡錦濤過於謹小慎微,他所謂的「不折騰」衍生了「不作為」,把許多事關中國前程的大事留給了習李,而其它人的厚黑、騙術和權謀都遠遠不及薄熙來。這樣一樣,就給未來留下了定時炸彈。

顯然,王立軍闖入成都美領館已是國際事件,中共高層不可能久捂不放,如果三月份人大和政協兩會召開前後一段時間,依然沒有官方公開的說法,那麼,薄熙來可能調離重慶,以人大副主任等閑職軟著陸,此後,王立軍「被神經病」的結論出籠可能性增大,但假如這樣,薄熙來的「重慶模式」就徹底地破產了,因為這一怪胎的主要內容是「唱紅打黑」和「民生共富」,「打黑」是以王立軍為主將的,是以枉法為特徵的;「共富」是與薄熙來的家族貪腐現狀尖銳矛盾的,是以謊言為支撐的。在這種情況下,再把王立軍進入美領館尋求庇護的行為,說成精神病患者所為,就等於承認了謊言是「重慶模式」的基礎,以前的一切都是病態者的瘋狂之舉。這是弄巧成拙,不打自招。

實際上,這是中共執政基礎的最好註腳。官方的媒體所言,從來都不是生活中發生了甚麼,而是當官的想告訴老百姓發生了甚麼,這不叫「輿論導向」,這叫強姦民意,如果在毛澤東時代,應當沒有問題,但現在再如此愚弄人們,就不合時宜了,誰會相信王立軍是情緒失控走到美領館的?即便他瘋了,帶著七十輛警車趕到成都的黃奇帆也是有病嗎?而且,更重要的是,這是一起中共建政以來首次在國內的高官叛逃事件,如果不把他重判治罪,那麼,這種精神病就會迅速流行,大大小小的參與內鬥的各級官員都會仿效,因此,我不認為《世界日報》所言的結論是實情。

薄緩兵之計以待東山再起

可能的情況是,王立軍從不被稱「同志」,「休假式治療」那天起,就已經被定性了,但對薄熙來的處理,卻在中南海內部引起軒然大波,至少有兩種不同意見,一種是把他與薄切割,讓他蒙混過關,退休了事;一種是把王薄栓成一串螞蚱,放到法律的火上烤著吃,由於「政治強人」時代已終結,胡溫習李,莫衷一是,此事必須中共十八大會議集體討論決定,所以,現在還要耐心地等待,而維穩又是第一要務,故此,薄熙來被架空之後頻頻亮相,他在借機力轉自己的命運,胡錦濤也在組織上對其釜底抽薪,還調動兵力警力雲集重慶,防止他破釜沉舟。所以,形勢相當詭異緊張。

但是,我認為,王立軍是他的得力打手,以其出逃盡顯薄熙來的勢力已眾叛親離,再整旗鼓,凝聚人心,已沒有太大的希望。問題是江澤民還有一口氣,習近平又是一個過於憨厚的領導人,從以往他在福建的經歷看,思想性格的漏洞易於薄熙來鑽空子,如果薄熙來與大大小小的太子黨結盟舉事,中國就可能走向動亂。因此,長痛不如短痛,胡溫不能聯手處掉薄熙來,將來恐怕釀成大禍,悔之晚矣!

二○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