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城監獄消失了?
作者: 吳弘達

中南海

更新於︰2012-03-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已使用五十年的中共專政大墳場秦城監獄,當局決定關閉並徹底銷毀,這座曾是國民黨、共產黨和政治異見者的秘密監牢,是中共殘酷、黑暗、血腥統治的見證。拆毀改變不了罪惡的歷史。


中國最出名的政治犯監獄【秦城監獄】正門。1958年修建,位於京郊湯山。這裡關押過國民黨和共產黨的高級人物,外國人、知名人士。有四人幫、王光美、魏京生、劉曉慶⋯⋯拆毀,就是毀滅獨裁專政殘酷迫害異見者的罪證。

去年,共產黨北京政府悄悄決定關閉並且徹底撤除了北京市的秦城監獄。秦城監獄於一九六○年建成至今已五十年了,這是一座世上少見的政治監獄,現在北京政府決定加以徹底銷毀。建的時候,中共高度保密,知道的人很少,關了些甚麼人也不清楚。現在又要拆掉,是怎麼一回事兒?

秦城:中央級的秘密政治監獄

中國的勞改單位(監獄、勞教、看守所等)都由各省(直轄市)直接管理,中央一級政府沒有勞改單位。但是只有一所監獄︱︱秦城監獄,直接有中共中央負責。秦城監獄自五十年代後期開始,由前蘇聯設計,提供專家來華指導建立起來的。當時人們都知道,蘇聯「無私」地援助中國,共有一百五十六項工程,包括鞍山鋼鐵公司、第一汽車製造廠等工業項目。然而,實際上是一百五十七項,不是一百五十六項。秦城監獄是一百五十七個項目之一,但中蘇雙方隱瞞了這項工程。

秦城監獄建成後,第一批犯人是國民黨的「戰犯」,自此,不斷地增加新的犯人。國民黨的「戰犯」,不論真的假的,每人都有一份法院的判決書。這些「戰犯」一批一批地死亡或釋放,都消失了。再後來都是共產黨的「政治犯人」,例如,劉少奇的夫人王光美(關押九年)、北京市市長彭真、北京市公安局長馮基平(他是秦城監獄建設的中方負責人),這都是文化大革命時期進來的,都沒有法院判決。後來又有毛澤東夫人江青以及中共副主席王洪文、政治局常委張春橋、姚文元、林彪的「四大金剛」黃永勝、吳法憲、邱會作、李作鵬。到了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後,一百多個天安門事件的學生領袖,也關押入秦城監獄。近三十年來,北京市的市長陳希同,上海市的市長陳良宇,也是獄中的客人了。秦城監獄中唯獨沒有刑事犯罪的小偷、流氓或強姦殺人犯,五十年來都是清一色的政治犯。

去年,我連續寫了幾年的這本書《秦城監獄》決定出版了。忽聞秦城監獄要關了,又聞中共中央(司法部)又花了數億元在北京東郊蓋了一所嶄新的監獄︱︱燕城監獄。這所監獄同秦城監獄一樣,由中共中央管理,而不是由省市管理。顯然「雁城」接了「秦城」的班。

拆掉秦城就是共產黨銷毀罪證

秦城監獄要銷毀嗎?是因為它太陳舊了?或者說地點不合適?還是其他原因?共產黨要銷毀罪證,秦城監獄就必然關閉。

秦城監獄自建立到今天,五十年中不斷地擴建改建,規模十分龐大,監獄內部有不同層次的監禁設施,而且設施先進。秦城監獄各個監區都有不同的圈禁範圍,十分嚴格。即便不是囚犯,而是監守人員,哪怕工作多年亦不清楚監獄的各個部門。監獄有一般性的監房,還有一人一間,設有衛生設備,並有專門的放風設置;但也有暗無天日的小型禁閉室,和一套有臥室、外套間、有專用電視、衛生設施的高級牢房。據瞭解,還有專門折磨殺害犯人的場所等等。

一般外人無法見到牢區,因為監獄北面是大山,東面是監管人員的辦公場所,西面是一大片農田,沒有道路。南面是一片樹林,只有一條路穿越樹林可接近其豪華的正大門。但在未見到正大門前早有便衣在樹林外面的路口截住所有出入的人和車流了。監獄早在二十一世紀初開始已經設有「看守所」,秦城監獄在正大門上沒有「秦城監獄」的標誌。

銷毀這座監獄實際上銷毀了共產黨的罪證,今後不可能找到關押江青、王光美、彭真、天安門事件成員、國民黨戰犯場所了。也許這片土地已變成亭台樓閣,風景優美的旅遊勝地了。歷史在這裡沒有了蹤跡。

勞改和古拉格見證共產暴政歷史

中共搞這方面的工作非常注意,不惜花錢,不惜人力,說幹就幹,毫不遲疑。舉例說,一九九○年代我在美國國會指出,中國勞改隊大量地、公開地出口勞改產品到美國,北京政府馬上通過海關等部門聲明不准出口而改內銷,聲稱勞改產品僅供監獄本身所需,或供國內市場實際上從未停止過,一直到現在還是在大量出口。

一九九三年,我對美國的《華盛頓郵報》說:「我希望『勞改』(laogai)能成為世界各種語言的詞典上的一個詞,希望人們認識『勞改』是怎麼一回事。我希望勞改永遠停止下來。」約在二○○三年,《牛津詞典》首先把「Laogai」列入詞典。接著,德國、法國、意大利、荷蘭等國家先後做了同樣的決定。Laogai如今已成為一個通用的名詞了,Laogai即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勞動改造制度。今天,中共的「勞改」並沒有結束。

蘇聯的勞動改造制度被稱為「古拉格」(GULAG),這是蘇聯的異議分子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被勞動改造釋放後寫了一本關於蘇聯如何殘酷地鎮壓異議分子的書。蘇聯的勞改營被政府劃分為不同的等級,分散在全國各地。索爾仁尼琴採用了五個蘇聯名詞的第一個字母拼湊成一個字「GULAG」(古拉格),全世界都用這個名詞稱呼蘇聯的勞改營,GULAG就成為蘇聯斯大林的政治暴行,蘇聯時期的勞改營的代名詞。GULAG已經列入世界各地的詞典成為人們共識共用的文字了。

中國的勞改制度在中共統治的前五十年間十分通用,官方用,民間用,十分普遍。連八九十年代的大學的教科書都用「勞改」一詞,但在國外「勞改」(LAOGAI)一詞很是生僻,「勞改」雖已十分通用,但它並不是指某個勞改隊,而是中共制度中的勞動改造制度。

勞改和西方監獄性質根本不同

中國共產黨總是要維持它的制度,它就必須要有一個鎮壓系統,就如今天被關押在監獄裡的劉曉波、劉賢斌、陳衛、陳西、朱虞夫等異議人士。不關押這些人怎麼能「維穩」呢?

中共北京政府極其迅速地於一九九四年由司法部及人大常委下令取消「勞改」二字,不再使用「勞改」一詞,改為「監獄」。北京政府的意思,現在沒有「勞改」了,只有同西方一樣的監獄了。他們說「這便於在世界上的人權鬥爭。」我當時開玩笑說:

「全國的勞改隊換牌改為監獄,全國的各級勞改局改為監管局,全國的高等院校的勞改專業改為監獄專業,所有勞改出版物停止,或改名。這個費用實在太大了!也許把這筆費用給了我,我就不吱聲了。」

今天有些中國大陸出來的留學生對我說,中國現在沒有勞改隊了!的確,現在沒有勞改隊了。但是「勞改」作為中國共產黨的法制的一部分,也就等於毛澤東的六項言論標準及鄧小平的四項基本原則中的「人民民主專政」(無產階級專政)的一部分,無論今天的異議人士,以及今天的顛覆政府,煽動顛覆政府的壞分子,過去的右派分子,歷史反革命,現行反革命分子,思想反動分子,都是不可能存在的,都要被「勞動改造」的。

勞改怎麼能同西方國家的監獄相比較呢?美國的犯人可以信仰自己的宗教,可以贊成或者不贊成任何一個黨派,可以反對當今的政府或總統。請問中國的監獄中的犯人,哪怕是一個小偷,不涉及當今政治觀點的犯人,它可以不同意共產黨嗎?他可以信任何一種宗教嗎?更不用說那些被政府判有「煽動顛覆政權」的異議分子了。

「勞改」將同共產黨專政共存亡。

(吳弘達:致力於中共勞改研究的人權活動家)

作者電郵:exchange2060@gmail.com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