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金、中國助金為虐
 
殺金、中國助金為虐
作者: 焦國標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2-03-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朝鮮有一位二十六歲的女舞蹈家,得過人民功勛獎章,趁到中國演出的機會逃脫,跟遼寧一個農民結婚生 子。兒子不到一歲時被發現,朝鮮要求遣返,中國警方送人到邊境。朝方人手裏拿著一根鐵絲,一把榔頭,人在界橋上一交接完,就當著中方的面用鐵絲穿過她的 臉,用榔頭敲碎她兩個膝蓋,拖走了。金家不亡,天理何在?一個爲中國人生了孩子的朝鮮女人,能把中國的地壓塌嗎?多一個她能把中國人的生存空間塞死嗎?中 方爲什麽一定要把她交給魔鬼?


金正日去世時發布的北韓人「痛失領袖」的照片,不讓毛死的同類照片專美。

 

世界六十億人,恐怕五十九點九九九九億人希望金正日早日死掉,好讓朝鮮人民儘早丟掉這個重 軛,可是人叫人死天不肯,天叫人死活不成,某日一打開電視機,說金正日死了,國際政治天空中一朵令人噁心的烏雲,就這麽隨著電視機按鈕嘎嘣一聲,隔梁翻跟 頭上那一間去了,多輕鬆啊,實在簡單極了,你不能不發自內心贊美上帝偉大。耶穌說,只要上帝不允許,哪怕一根頭髮,都不會掉下來;世界至巨至微,無不在上 帝掌控之下,包括金正日和卡扎菲的生死,所以根本無須爲任何邪惡政權犯愁犯堵。

南韓政府表示哀悼,莫名其妙!

金正日是歐美民主世界的心病,必須除之而後快,可是人手除之談何易,無辜者的血流成河而暴君獨夫還未必能除掉。然而在人不行,在神無所不行,上帝只動一動小手指頭,這個國際政治惡棍就完蛋了,而且找不到任何報復、怨恨的對象。

專制國家只能依靠領導人生命本身的自然淘汰律,老一代死了,人民才可能看到國家變化之機,實在是可惜。死人按理應該 表示哀悼,可是對于薩達姆、卡扎菲、希特勒、金正日、卡斯特羅之流之死,我們只好不那麽講人情,祝賀一番了。是獨裁者自己先把自己混成讓人恨其早死的惡 棍,不是我輩不講人情。商朝老百姓就曾咒詛紂王說:“你這個日頭什麽時候死啊,讓我與你一起死我也願意!”

對于金正日死亡,韓國政府只向北韓民衆表示哀悼,而不向北韓官方和金家表示哀悼,真是莫名其妙。不向北韓官方和金家表示哀悼,做得對;向北韓民衆表示哀悼,實在匪夷所思。北韓人民的大害蟲死了,本是人民彈冠相慶的時候,你哀悼什麽?邏輯不通,匪夷所思。

極權最大的罪惡是反人性,金正日死,他的大兒子都不能參加吊喪,反人性啊!不過,像金正日這種無人性的東西,遭遇長子無法撫棺送別父親的憾事,也是應得的報應。

金家三代世襲,是對全人類的侮辱!

北京吊唁金正日稱:“金正日同志是朝鮮勞動黨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偉大領導者,他把畢生精力獻給了朝鮮人民建 設朝鮮式社會主義强盛國家的偉大事業,建立了不朽的歷史功勛。”“金正日同志雖已溘然長逝,但他將永遠活在朝鮮人民心中。”看到CCTV裏這樣唁文,我恨 得想撞墻!這樣措辭,極大地傷害了我這個中國人民的感情!不是我一人有此感,一博友這樣說:“看來它真是不能代表中國人民了——它太反人民了。”唁電還 說,金正日同志是中國人民的親密朋友,他以極大熱情繼承和發展了由兩國老一輩革命家親自締造和培育的中朝傳統友誼,同中國領導人結下了深厚友誼,有力地推 動了中朝睦鄰友好合作關係不斷前發展,中國黨、政府和中國人民對金正日同志的逝世深感悲痛,中國人民將永遠懷念他。學者吳祚來就此“鄭重申明,金不是我的 好朋友,他殘害朝鮮百姓,是我的敵人。”我也必須聲明,金也是我的敵人。

抱熱狗屎取暖,只會把自己弄臭

有人說中國對朝鮮的殘害遠超俄國對波蘭的殘害,初看這句話,我極受震撼!作爲中國人群體的一員,那一刻,我突然感到自己竟被中國統治者搞得罪孽深重。我願意歷史風水輪流轉,讓朝鮮有朝一日也殘害中國,就像今天中國殘害朝鮮一樣。

中國有個認識誤區:朝鮮民主了對中國不利。實際上相反,朝鮮民主了更有利于中國。試想,如果朝鮮像韓國一樣民主富 裕,何害于中國?中國幷不需要朝鮮這個防震墊。中國若與美國爲鄰,絕對比與金家的朝鮮爲鄰更安全,最起碼不用擔心朝中之間爆發移民潮。金家的朝鮮就是中國 的一個皮外腫瘤,害了雙方,也醜了雙方。

有人說如果找伴娘你肯定會找個比你醜的,中國需要朝鮮襯托,這樣起碼能保持倒數第二的位置而不至于墊底。有道理。但是豈不聞李笠翁言“真色何曾嫉色,真才始解憐才”嗎?拉這樣的陪襯就說明中國不是真色真才。

世界上的民族分兩種,一種是瓜蔓民族,一種是喬木民族。所謂瓜蔓民族,民族心理和文明狀態像瓜秧,只會在地上爬,直 不起來,艱難匍匐在自然力和政治力之下。喬木民族相反,用科學掙脫自然力,用民主掙脫政治力,下扎厚土,上指藍天。區分瓜蔓民族與喬木民族的一個重要指標 是哭喪。金正日死,毛澤東死,全民哭得在地上打崴崴,不哭的該死,就是標準的瓜蔓民族特徵。博友王玄烈先生據此跟帖雲:“瓜蔓民族瓜蔓抄,匍匐種類匍匐 活。”

金政權這樣殘殺一名被中國遣返的女性

網上一個貼子,說朝鮮有一位二十六歲的女舞蹈家,得過人民功勛獎章,趁到中國演出的機會逃脫,跟遼寧一個農民結婚生 子。兒子不到一歲時被發現,朝鮮要求遣返,中國警方送人到邊境。朝方人手裏拿著一根鐵絲,一把榔頭,人在界橋上一交接完,就當著中方的面用鐵絲穿過她的 臉,用榔頭敲碎她兩個膝蓋,拖走了。金家不亡,天理何在?一個爲中國人生了孩子的朝鮮女人,能把中國的地壓塌嗎?多一個她能把中國人的生存空間塞死嗎?中 方爲什麽一定要把她交給魔鬼?

2011民主增量大盤點:這一年,獨裁者殺了一個(利比亞卡扎菲),死了一個(朝鮮金正日),判了一個(突尼斯本阿 裏),滾了一個(也門薩利赫),審著一個(埃及穆巴拉克),亂著一個(叙利亞阿薩德),瘋著一個(伊朗內賈德),癌著一個(委內瑞拉查韋斯),衰著一個 (古巴卡斯特羅),嚇著一個(您自己填)。越明年,獨裁者將在這個星球所剩無幾。

文章來源:民主中國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