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家敦再預言中國二零一二年崩潰
作者: 四 海

咖啡座

更新於︰2012-02-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章家敦再預言中國二零一二年崩潰


 

  十年前美國華裔作家章家敦預言中國將於二○一一年底崩潰。但此話後十年,中國經濟發展氣勢如虹,很多人認為章家敦的預言破產。但殊不知到二○一一年底中國真的敗像畢露。而章家敦更在年底十二月二十九日的美國《外交政策》上斷言,中共的垮台就在二○一二年。

在這篇題為《中國即將崩潰:二○一二年版》的文章中 ,章家敦指有利中國經濟的國內因素和國際環境已變,中國經濟可能步上日本式持久經濟衰退,甚至經濟崩潰,而且社會抗議活動激增,愈來愈暴力,新的一年中國很可能發生失控而迅速蔓延開來的動亂事件。他說,中共正開始新一輪將持續數年的政權交班期,更加無力應對日前的連串重大挑戰。他預測中國很可能出現突尼斯和埃及這樣的人民革命。

 

波蘭前共產黨政府被裁定為犯罪集團

一月十二日,波蘭法院作出裁決,三十年前年前實施戒嚴令的前共產時代的領導人被裁定為「犯罪集團」。華沙法院判處波共政府下台前的最後一任總理八十六歲的基塞恰克有罪,緩刑兩年,因他在波蘭實施戒嚴時任內務部部長和情報組織頭子,是戒嚴的主要責任者。八十八歲的雅魯澤爾斯基,為波蘭共產時代的領導人,曾擔任波蘭總統,由於患癌症,沒有出席法庭,被缺席審判。

波蘭法院從二○○八年開始審理此案,至少有九名共黨頭子被起訴。法院裁定,雅魯澤爾斯基和一小撮波共頭子構成了一個非法的犯罪集團,他們在一九八一到一九八三年非法實施戒嚴,嚴重限制了人們的自由,取締團結工會,將數百上千的異見人士投入監獄,許多異議人士受到酷刑,有一百多人喪生,其中包括抗議戒嚴被警察開槍殺害的九名礦工。波蘭團結工會創始人及波蘭非共後的總統華里沙稱,在法律上追究波共的罪責不是為了報復,而是為了實現波蘭社會轉型的正義。

 

金正日長子金正男指中共監視他

被金正日放逐的長子,現任北韓頭子金正恩同父異母長兄金正男與日本友人長達七年的電郵通訊曝光,披露金正男因建議北韓改革開放失去父親信任,而中共既在保護他也是監視他。

與金正男通電郵的日本人五味洋治,曾任《東京新聞》駐首爾特派記者,二○○四年調派北京後在北京國際機場偶遇金正男而建立友誼。兩人通電郵長達七年,有一百多封電子郵件並有兩次面談紀錄,五味洋治將發表據此撰寫的著作《我和父親金正日》 。據五味洋治說,金正男指金家三代世襲是世界笑話,中國政府是為了北韓內部穩定才認可三代世襲這樣的接班格局。他受到中國的保護和監視,這是他不可避免的宿命,因而他常去離中國大陸最近的澳門。這位被廢黜的金家太子與他的異母弟金正恩從來沒有見過面,說對他不了解,但認為金正恩體制不會長久,很可能會面臨權力鬥爭。他還說,不改革北韓會垮掉,搞改革北韓政權也會垮掉,北韓當局難以取捨,但為了保權不會放棄核計劃。

 

旅英詩人楊煉獲義大利文學獎

因六四流亡海外,現居英國倫敦的《今天》雜誌詩人楊煉獲得義大利二○一二年諾尼諾國際文學獎,楊煉於一月二十八日赴義大利領獎。諾尼諾國際文學獎是義大利著名酒莊諾尼諾創於一九七五年,原為倡導義大利地方文化傳統而後發展成聲譽卓著的國際文學獎,歷年得主皆是享有國際知名度的文學家。該獎評獎委員會現由二○○一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奈保爾擔任主席。另一位中國作家《棋王》的作者鍾阿城一九九二年曾獲此獎。楊煉是因他的詩作獲獎。授獎詞稱讚楊煉是一個全方位流亡和有深刻距離感,遠遠超越出我們的時空的詩人,指他的詩意創作構成當代中國思想的高標之一,是奠基於中國的千古文化之根,在一種並非僅僅疏離於自己土地的漂泊中,把生存和寫作的景觀推到極致。

 

中共派特工欲刺殺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一月上旬整整十天在印度佛教勝地菩提迦耶主持時輪金剛法會,來自全球各國五十萬佛弟子共襄盛舉,其中包括港台、新加坡和中國大陸的佛教徒。來自中國的上萬藏人和上千名漢人參加。據台灣與會者講為保護達賴喇嘛安全和讓這個五十萬人的佛教界盛會順利舉行。印度政府做了高規格維安。其間曾傳出中共派殺手欲對達賴喇嘛不利的消息。

一月七日印度時報發自孟買的報導,稱印度安全部門接到情報說來自中國藏區的六名以商務簽證進入印度的中共特工,可能對達賴喇嘛圖謀不軌。其中一人護照名Tashi Phuntsok。因這六人是青年藏人,有可能接觸到一般漢人去不到的地方,如印度各地的流亡藏人社區。孟買警方已獲令,若有中國護照遺失或發現來歷不明中國護照都要立即上報。孟買警方已將情報通知西藏流亡政府,並會在達賴喇嘛訪問孟買時加強保護達賴喇嘛的維安工作。

 

紅色高棉受審中共後台被揭露

總部在東京的亞太國際時事雜誌《外交學者》報導,殺人如麻的紅色高棉惡魔喬森潘等正在受到聯合國國際法庭審判,中共支持這個殺人政權與其勾結的黑幕細節也被公之於眾。

在最新的審判中披露了中共在紅色高棉的一項殘酷奴役工程中扮演的角色。這是一九七八年在柬埔寨中部城市磅清揚附近建造的一個機場,佔地三百公頃,跑道長一點四公里 。這個機場是為中共空軍的重型轟炸機使用的,在旁邊一座山中隧道中儲藏有中共軍需和機場控制塔的設備。為建造這個機場,紅色高棉動用了三萬奴工,環境惡劣如地獄,許多奴工因為不堪忍受而選擇各種方法自殺,包括撞向迎面而來的貨車、上弔、投水和服毒。到工程完工後,倖存奴工全部被殺害,其屍體埋葬在機場附近和大山中。法庭傳召的一個證人當年在機場當看守,其妻兒在路邊賣飲料。他作證說,親眼見到這一場大屠殺,還看見來了許多中國人。據學者分析,該機場可能是供中共空軍空襲越南之用,越南後來出兵柬埔寨很可能就是要阻止中共使用這個機場而先發制人。因為越南突然出兵,這個機場最後被廢棄。《外交學者》報導說,已知中共至少派了五千人以技術援助的名義到柬埔寨支持紅色高棉。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