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可能已經遇害
 
高智晟可能已經遇害
作者: 陳破空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2-02-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聲援法輪功的維權律師高智晟被中共當局抓捕已五年多。但始終不讓家屬會見一次,所謂緩刑,不僅在嚴密監禁中,而且屆滿時加刑原判。五年來面對國際的關注,當局的回應充滿疑點⋯⋯


● 2011年1月18日高智晟妻子耿和(中)在美國國會舉行記者會,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生死不明的高智晟。(互聯網)

中共迫害政治犯,手段不一,但讓高智晟長期處於失蹤狀態,並拒絕家屬探望,則是罕見個案。舉凡劉曉波、王炳章、胡佳、艾未未、陳光誠、陳西、陳衛、劉賢斌等,關押期間,家屬至少知其下落,或能探望,哪怕這種機會很少。其他「被失蹤」的維權律師,如江天勇、滕彪等,經過一段時間,或重新露面,或有跡可尋。

緩刑五年,高智晟失蹤三年

唯獨高智晟例外。呼籲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高智晟,於二○○六年八月十五日被當局抓捕,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三年、緩刑五年。二○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就在高五年緩刑屆滿前夕,中共宣布:「高智晟數次嚴重違反緩刑規定,法院決定撤銷緩刑,執行原判三年實刑。」

但,五年緩刑期間,高智晟並非自由身,而由一隊國安人員直接控制。顯然,真正違反緩刑規定的,是當局本身。其間,二○○七年九月二十一日,高遭特務綁架,投入一處暗室,施以酷刑和性虐待,凌虐達五十多天;二○○八年七月,北京奧運會前夕,高和全家被國安帶離北京,監視居住於新疆;九月返回北京家中;二○○九年一月九日,高的妻子耿和帶同兩個孩子出走境外;二○○九年二月四日,高被國安從陝北老家抓走,從此失蹤。

國際社會要求中共交代高智晟下落,中共當局或默不作答,或支吾其詞。至二○一○年三月底、四月初,高曾短暫現聲和露面,旋即又歸失蹤。又過了一年半多,到這回,中共宣布將高收監服刑。半個月後,二○一二年一月一日,高智晟的大哥高智義收到法院信件,通知他高被關押在新疆沙雅縣監獄。

高智義探監落空留疑團

於是,高智義會同耿和父親、耿和的兩個妹妹,一行四人,遙途輾轉,於二○一二年一月十日,到達新疆沙雅監獄,獄方竟宣稱「高智晟不想見你們」,又說「入獄有三個月教育期,如果表現好,可以見家人,如果表現不好,就不能見。」把他們打發回了旅館。次日,高智義一行再去,卻在距監獄幾公里外的檢查站就遭到攔截,警察以惡狠狠的吼叫阻止他們通過。

疑點重重。所謂「高智晟不想見你們」 ,明顯是謊言;所謂「三個月教育期」、「表現不好就不能見家屬」,聞所未聞,莫非是為高量身訂做的「規定」?如果高已經不在人世,這又是一個掩飾和拖延的絕招。而沙雅監獄,地處遙遠西陲,本身具備阻止家屬和其他人前往探視的地理條件。

自從高失蹤之後,國內外關注人士議論紛紛,一個最大的疑問是:高智晟是否還活在人間?國際社會不斷施壓,要求中共交代高的下落。面對如此巨大的疑問和壓力,按理,中共只須做一件簡單的事情:讓高的家屬正常探監。疑問豈不自消?然而,中共做法,似乎無論如何不讓家屬再見到高智晟。

況且,高智義一行輾轉四千公里,讓他們與高智晟見一面又會如何?中共真要「教育挽救」高,讓他見家屬,不正是感化機會?或者,讓家屬對高做工作,勸他以後不再給政府「生事」,又豈非「一舉兩得」?

問題在於,極可能,當局再也交不出高智晟這個人!如果當真因為高「表現不好」,緩刑期間,當局隨時可以撤銷緩刑,轉為執行實刑,為何要等到五年緩刑期滿?看上去,是當局要盡可能長期地關押高;但也可能,當局為了拖延交代高下落,盡可能長期地遮掩高已不在人間的事實。或許,三年之後,高實刑期滿,當局再找一個藉口,比如說高在監獄裡又犯下「新罪」,再判若干年並關押。如此,高被害真相,中共可以長期遮掩下去。

高智晟現聲,會不會是替身?

二○一○年三月初,高智義曾接到高智晟打來的一通電話。到了月底,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網上突然出現高的電話號碼,該日,國內幾名維權律師與高打通電話;三月二十九日,旅居美國的耿和及女兒先後與高通話,高說他正在五台山,「想過一段平靜生活」之後, 家屬還與「高智晟」通過幾次電話,至四月十七日,那個電話號碼突然失效,高音訊再度中斷。

這是高三年失蹤期間,妻兒唯一能聽到他「聲音」的短暫幾天。但「聲音」未必不能假造。以中共對高家庭底細的掌握,挑選專人,經長時間琢磨、反復演練、精心策劃,大可能做到以假亂真。這個短暫現聲的「高智晟」,未必就是真的高智晟。

幾天後,四月七日,高智晟露面,他約一位美聯社記者在北京一家茶館見面,說「只是聊聊」。美聯社報道時,公布一張由記者拍下的高智晟照片。對此照片,熟悉高的人,議論不一。有說是高本人,有說不是;有說像高本人,有說不像;有說高明顯受了摧殘,相貌大變。

既然連電影公司拍歷史題材,都能通過化妝、改型、模仿等技術製造歷史人物的神似效果,換成擁有巨大資源的中共當局,找一個替身,經整型、易容、化妝、模擬演練,假扮高智晟,也不無可能?可以懷疑,與美聯社記者見面的「高智晟」,也未必就是真的高智晟。

疑點還在於,寧願讓一個外國人與高智晟見面,也不讓家屬知其下落,所為何來?論政治風險,讓高與外國人見面、說話,豈不更大?一個外國人,一個不熟悉高智晟的外國人,要鑒別坐在他面前的這個人,是真的高智晟,還是假的高智晟,難度可想而知。

官方如此交代高智晟下落

從二○○九年二月算起,拒絕提供高智晟信息近一年之後,二○一○年一月二十一日,中共當局終於開口,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回答外國記者:「這個人(高智晟)按照中國的法律在他應該在的地方。」幾天後,馬某卻又改口:「中國十三億人,我哪知道他在什麼地方?」同年三月十六日,就在高智晟短暫現聲前後,中共外交部長楊潔篪對英國外交大臣說:「高智晟因為顛覆罪被判監禁」。

同期,中共還有一些小動作。二○一○年二月十日,互聯網上,忽現「高智晟在新疆」的兩張相片,一個化名「膠水」的馬甲,聲稱親眼見到高在新疆,「為公司業務奔走」。但經耿和識別,那兩張照片,是二○○七年一月高智晟在新疆時所拍。當局以舊照冒充新照,究竟想要遮掩什麼?

作為配合,「膠水」貼照後兩天,二月十二日,中共駐美國大使館主動向總部設在舊金山的「中美對話基金會」發送電子郵件,報稱「高智晟正在新疆烏魯木齊市工作。」

此前,對話基金會負責人曾當面向中國駐美國大使周文重詢問高智晟下落,據有關人士轉述,一聽到這個提問,周文重臉色大變,神態凝重道:「你提到的這個人,很敏感,我無法回答。」不久,二○一○年三月十九日,周文重被免去駐美大使職,轉任「博鰲論壇」秘書長。

中共官方閃爍其辭,或轉彎抹角,或前言不搭後語,且各處口徑不一,對它本身,有何益處?這等亂象,大約只能指向一個結論:高智晟遭遇不測,當局無從交代,只能東拼西湊,搪塞其詞。

筆者曾遇到混跡海外民運的中共代理人,提到高智晟,口氣特別,不僅含蓄有勸導他人不必為高出聲之意,還趁機把高貶損一番;至於高下落,則一口咬定高「還活著,沒有死」,「不久就會真相大白」,似乎很有把握。

從余杰遭遇推斷高智晟凶多吉少

近期,自由派作家余杰從中國到達美國,揭露自己曾遭中共特務綁架,連續幾天,飽受酷刑和性虐待等,其情節,與高智晟的遭遇,極其相似。這是異議人士遭受酷刑和變態性虐待的又一例,不僅是對高遭遇的間接證明,而且提供一個推論:連余杰這樣的文弱書生都遭中共下如此毒手重手,如高智晟這樣的熱血維權律師,境況只能更慘。

余杰是忍了胯下之辱、寫了保證書才勉強逃過大劫,相對剛硬的高則有更大可能被凌虐至死。余在出走前並沒有對外道出自身這番遭遇,但高卻於遭虐之後,以密信方式,對外界公布(二○○九年二月,高題為《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的陳述發表於海外)。而高、余受到的威脅都是:不得說出去,否則就死定了。如果高再遭凌虐,並因此死亡,也不過就是特務們兌現了他們的威脅而已。大概正是因為有了高智晟被折磨致死、以至於讓中共當局無法對外交代的前例,才讓特務們對後來的余杰留了一手,據余披露:當他被折磨得昏迷過去之後,特務們將他送到醫院搶救。

高智晟遇害的可能時段

綜上,高智晟有可能已經遇害。下令「收拾」高、並拍板「收拾」方案的,只能是中共高層。但中共高層未必下令殺害高,極有可能的是,那隊負責收拾高的特務,屢屢對高下重手,終至失去拿捏,導致高身亡。

推測高遇害的時間,或在二○一○年四月之後,如果短暫現聲和露面的高智晟是真身的話,那位美聯社記者與高見面後,曾做了及時報道;但二○一一年初,又報道出另一個版本,描述高屢遭酷刑的情節,高當時要求他先不公布此節,待高再次失蹤或到達安全地帶後再公布。美聯社記者的再版報道,正值胡錦濤訪美前夕,必令中共當局惱羞成怒。高由此可能遭中共特務們報復,毒打致死。

往早推測,高智晟也可能遇害於二○○九年九月,如果於二○一○年短暫現聲和露面的高智晟,是一個替身的話。二○一○年一月十五日,曾參與帶走高智晟的國保「孫處長」,打電話告知高智義:高智晟「迷了路」、「走丟了」,並說明具體日期是二○○九年九月二十五日。

高智晟一直由成群的國安、國保、特務控制,看管嚴密,豈能發生「迷了路」、「走丟了」這等咄咄怪事?或許,國保「孫處長」的話,應該翻譯成「整死了」、「沒人了」。正是在「孫處長」如此這般地通知高智義之後,才開始陸續出現有關高的行蹤消息。從二○一○年一月到四月,可謂密集。四月後,高再度「被消失」,音信戛然而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