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大選的最後一幕
 
目睹大選的最後一幕
作者: 李恆青

專題

更新於︰2012-02-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悲情投票轉為受冷靜利益支配。民進黨豁達從容地接受敗選,是憲政民主一大勝利,台灣從此奠定了堅實的憲政基石。

一月七日至十七日,應國立清華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的邀請,我、蘇曉康和鮑樸赴台灣參觀大選,這是我第一次到台灣。看到這場緊張而激情高昂的總統大選的最後一幕。

我們下榻的酒店在雙城街,在台北老市區,曉康告訴我,二十年前的台北街道不寬,兩邊是四五層的磚樓,幾乎沒有幾座高層建築;贊助人詹妮佛第二天就在台北一○一的觀景餐廳為我們接風,那曾是世界最高的三棟摩天大樓之一,高五○八公尺,地上一○一層,地下五層,設計師以吉祥數字「八」(發)作為設計單元,每八層樓為一個結構單元,層層相疊,宛若勁竹節節高升,象徵生生不息。台北真是一個充滿美食與誘惑的大都市。

選情緊繃、綠營一派樂觀

十號星期三按計劃去台南。早就聽說台灣的政治生態是「南綠地北藍天」;台南還是陳水扁的老家,民進黨大票倉。坐高鐵一小時四十分鐘抵台南,前台南縣縣長蘇煥智請我們吃台灣水牛肉,沸水涮燙,鮮嫩滑脆。蘇縣長退位後潛心研究大陸,專門赴斯坦福大學中國研究中心求教,他說台灣的未來將取決於中國的民主發展,乃民進黨眼光長遠者。

接下來我們分別拜訪了蔡英文蘇嘉全的台南競選總部,和台南市許添財立法委員競選總部,並尾隨掃街拜票。現任台南市長賴清德也趕來,登上了許添財的吉普車,敲鑼打鼓,以高音喇叭向市民廣播,好不熱鬧。陪同我們的葉小姐介紹:「進入最後衝刺階段,賴市長平均每天要花三個小時參加助選活動,都是在下班之後加班來完成的。」

綠營的競選總部是一個臨街的商鋪,開放式會議廳外帶兩個簡陋的小庫房,後院裡放了三個臨時廁所。這裡是蔡英文競選童話「三隻小豬」的發祥地,兩位市議員郭國文和邱莉莉斬釘截鐵「小英會贏一到三趴(趴:百分點)」,他們介紹了民進黨內部民調的一向的準確率;賴清德也說,新近在新營、永康、台南市區的民進黨三場造勢晚會,都創新高紀錄,而且二○○八年民進黨在這裡就是五席立委「全壘打」,這次他把握更大,力保蔡英文贏三十萬票。綠營的樂觀,加上藍營憂慮被宋楚瑜分票而敗選,坊間擔心,怕再出現「奧步」(閩南話「爛招」)如「兩顆子彈」,可見選情之緊繃。

王丹開課《中華人民共和國史》

十二日離投票還剩兩天,我們訪問了新竹的台灣國立清華大學,並旁聽王丹在這個學期的最後一課。從三年前開始,王丹在台灣科技大學、成功大學和清華大學開設「中華人民共和國史」,最近他將講義整理成自己的新書《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十五講》,我們看到這本書已赫然擺在誠品信義書店裡。王丹系統地講述了中國大陸一九四九年以來的歷史事件,今天最後一課題目是「中國向何處去?」

這個班有七十多個學生。能容納兩百多人的階梯教室,幾乎座無虛席,同學們還在陸陸續續地進來。王丹開始點名,連著點了三個學生的名都無回應,他驚訝道:「這下邊坐的這麼多人都是誰呀?」學生們一陣笑聲。

王丹這門歷史課的特點,是專揀中共修史的禁區來寫,十五講的題目包括:「為什麼大饑荒餓死幾千萬人,中共政權依然穩定?」、「應當重新評價《五七一工程紀要》」、「鄧小平挽救自己政治生命的四封信」等,一望而知是有心之作。總結了一學期來講述的六十年史後,王丹認為中國必將建立民主的政治制度,並提出自己的八項主張。這堂課內容豐富而精彩,講課結束在熱烈的掌聲中,同學們抓緊時間跟王丹老師合影留念。看到這一幕,作為王丹多年的老朋友,我真為他高興。

兩度赴板橋蔡英文競選總部

從新竹回台北,離投票只剩一天了。台北飄起了細雨。電視上有至少六個台全天播放與選舉有關的節目。這兩天選情詭異,電視上又開始討論棄保的問題了。連戰等幾個國民黨大老級人物粉墨登場,公開遊說親民黨候選人宋楚瑜退選。我明顯感到這樣的勸說很倒胃口,這不是公開羞辱選民的智慧嗎?這兩天,台灣的不少知名企業家也不同尋常地站出來力挺「九二共識」。像事先約定好了一樣,郭台銘、王雪紅等企業家輪流在電視上挺馬。選前之夜,各方都使出渾身解術爭取更多支持者。

晚八點半左右,曉康和我去了蔡英文位於板橋的造勢會場。離板橋體育場還有至少三個街口,計程車已經無法前進了。街道兩邊到處都是湧向體育場的人流,搖著印有蔡英文和蘇嘉全頭像或名字的小旗。口號聲、鼓聲、喇叭聲此起彼伏。據估計,今晚有超過十萬群眾參加了最後的造勢。前總統李登輝抱病前來為小英站台,李遠哲也帶領著一群科學家站到了舞台上,民進黨幾乎所有重量級人物都來了。「小英,凍蒜」的口號聲響徹夜空。幾個去凱達格蘭大道馬英九競選總部的朋友打來電話,那邊造勢現場聚集了幾萬人,馬英九在晚會結束前二十分鐘才從台中趕到,人氣明顯不如「小英」。

各方的選情分析都能在電視上看到。基本意見是,今年的選情?異常緊繃,多少有些詭異,無論藍綠都說自己有較大勝算,雙方的勝負應該在一趴之內。按台灣選舉法的規定,到晚上十點,所有與選舉有關的活動都必須停止。

十四號星期六,投票日。上午台北出太陽。街頭已歸平靜。從電視上看到,三位總統候選人都分別在各自所在的選區投票點與選民一起排隊投票。傍晚六時整,投票停止,計票工作全面開始。

我乘捷運又趕到板橋蔡英文總部去。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民眾,還有越來越多的人流湧來。小廣場上架起了一個小舞台,背景是個大型投影電視,播放開票結果,廣場的另一側也有一個大屏幕投影儀,方便觀看選情。選票陸續開出,三位候選人的得票數,馬領先,蔡緊隨,宋落後,支持者的神經也越繃越緊。天上飄起了細雨,助威的口號聲,吶喊聲,和著小喇叭的「嘟嘟」聲卻沒有絲毫的減弱。雨越下越大,廣場上有人在發雨衣。我也要了件塑料雨衣,和人群一起站在雨裡。

台北的雨水和淚水

選票開出一百萬時,馬英九贏兩萬多票。這個差距一直保持到開出大約一千二百萬時(台灣本次選票總數有大約一千三百多萬),蔡英文落後七十八萬票。這時,電視上出現了馬英九競選總部的畫面,馬英九對著電視鏡頭說:「我們贏啦!」板橋這裡的小廣場上一片寂靜。我周圍的幾個「小英」的支持者已是淚流滿面,但大家都不出聲,任淚水混著雨水往下流。時間在靜靜地流逝著,周圍的人群都那裡嚴肅凝重。只有主持人早已沙啞著嗓子,語音哽咽,不能自持。大約四十分鐘過去了,蔡英文蘇嘉全和蘇貞昌、謝長廷、游錫堃等民進黨巨頭一起來到舞台上。蔡英文面色凝重,在她文弱的外表下,你可以感到一股堅強。她接過麥克風,撩了撩額前濕漉漉的短髮,開始了她的落選講話:

「我們承認敗選,也願意接受台灣人民在這次選舉裡面所做的決定。我知道,很多支持者聽我這樣講或許會覺得心碎,可是在這裡,我們還是要恭喜馬總統。希望他在往後四年,要傾聽人民的聲音⋯⋯四年前,我們曾經是這麼的絕望,我們所要挑戰的山頂,曾經被認為是遙不可及。但是,我們咬著牙,整個黨團結在一起,在這四年,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這一次,我們已經接近山頂,我們還差一里路⋯⋯(全文見本期專題)

誰是真正的贏家?

十六號星期天。我們趕到設在台北市議會後面的「華人民主書院」,這裡將舉行書院的第一次結業典禮,然後是「選後研討會」。

大家一致認為,這次台灣大選,雖然情勢緊繃,但從頭到尾沒有發生任何異常,尤其民進黨豁達從容地接受敗選,無疑是憲政民主的一大勝利,台灣從此奠定了堅實的憲政基石,乃全台灣人民之福。

對於選情預測與結果的巨大反差,與會者亦有睿見。書院校長、香港城市大學鄭宇碩教授說,以往台灣的大選,選民投票常受悲情支配,這一次卻很不一樣,明顯是冷靜的利益支配居多,這當然可以視為是選舉文化的一種成熟。

大選結果,民進黨該大勝的地區只是小勝(台南和高雄),該小輸的地方卻變成大輸(台北)。探討民進黨敗選的原因,大家有幾個共同的觀點:第一、民進黨對大陸政策缺乏一個清晰、完整、全面的論述,最終頗被「九二共識」所斫傷;第二、蔡英文與阿扁弊案切割不徹底,可能是中間選票大量流失的原因。

另外,技術誤差造成對選情的誤判,帶來錯誤的選舉策略。如果民進黨在最後階段不是過於樂觀,而是舉哀兵,結果可能是截然相反。民進黨的組織建設鬆懈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十七號星期二。清晨九點,我們乘坐的飛往華盛頓的班機已經衝上藍天。從舷窗向下望去,台灣就像一顆璀璨的明珠鑲嵌的蔚藍的太平洋上。台灣真的好美。我不禁憧憬:什麼時候中國大陸也能像台灣一樣美麗?        

二○一二年一月十九日

(李恆青:原清華大學學生,曾參與一九八九年的學生運動。現居美國華盛頓。從事財經審計工作。)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