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水沁透的台灣大選
 
淚水沁透的台灣大選
作者: 金 鐘

專題

更新於︰2012-02-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九二共識」這張競選王牌,是中共多年以「和平紅利」鋪墊的一個蓄謀已久的戰略,其制定者,是連戰、宋楚瑜和胡錦濤。他們二○○五年已有簽約,馬英九只是一個賣力的執行官。


 ● 大選開票當晚,在台北板橋蔡英文競選總部前的青年支持者,看到敗局不可挽回,都情不自禁,泣不成聲。(網上圖片)

台灣第五次民選總統,一月十四晚開票揭曉,在台北市板橋的蔡英文競選總部外的民眾因敗選「在雨夜中哭成淚海」,「晚九時許,蔡英文在國際記者會結束後,走出競選總部向守候在外的群眾發表感言,不少支持者的情緒終於決堤,在雨中崩潰大哭⋯⋯」

這是《自由時報》的報導。那晚,我和作家蘇曉康一道,冒雨觀看了馬英九、蔡英文兩個競選總部開票後的情景。一邊是歡呼,一邊是悲傷,淚水和雨水流在一起。

充滿悲情的台灣大選

回想自一九九六年台灣第一次全民直選總統以來,我沒有缺席過的現場採訪印象,除了第一次李登輝高票當選外,每四年一次的大選每次都是「歡呼與淚水齊飛,勝敗共長天一色」。美國選總統,也目睹多次,沒有台灣這樣的悲情爆發。據報導,世界很多國家的大選都不平靜,發生很多事,但似乎也沒有這種台灣式的悲情。在個人的體驗中,覺得只有香港一九九七年「七一」的回歸之夜可以相比,那夜,也是大雨和淚水交織。香港人告別那個給了他們自由和人權保障的殖民地時代。

台灣人從威權制度下走出來,建立了自己的民主制度,每個人都有神聖的一票,為甚麼還有這樣多流不盡的淚水?這是這次觀選回來,不斷纏繞我的問題。

一個流行的說法是,台灣是一個安詳的社會,就是被一些人利用民粹主義,操弄族群,打悲情牌,造成了社會的分裂。誠然,政客形形色色,各出奇謀。但是,我們怎能忘記台灣民主的大背景,那就是它處在一個被千枚飛彈瞄準待發的奉行大一統的極權政府的虎視耽耽之下。一九九六年台灣首度民選總統,江澤民公然飛彈「演習」到台灣南北海域;二○○○年二度大選,朱鎔基一番惡狠狠的「台獨就是戰爭」的記者會談話;二○○四年制訂「反分裂法」以圖扼制陳水扁連任︱︱結果適得其反,李、扁因而凝聚民意高票當選。這都是台灣人記憶猶新的傷心事。

二○○八年,連宋上北京朝拜,「聯共反獨」,北京取得國親兩黨對「一個中國」的認同後,改變手法,以軟手段,利用台商,支持馬英九選總統,加上扁弊案,馬成功上位。雖然,馬宣佈「不統、不獨、不武」三不政策,並宣稱「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但畢竟將有台獨綱領的民進黨趕下了台。

可見,「國家認同」的危機,一直籠罩在台灣民主制度上空,換言之,台灣民主是在台灣人不能在自決原則下選擇國家的民主,是面臨被中國合併、征服的威脅下的民主,這是一種「非典型民主」,另類「鳥籠民主」。

這種民主來到二○一二年,形勢發生了變化。中南海認定他們降伏台灣的方式,可以在武力之外,另有選擇,那就是他們日益膨脹的經濟實力。以商圍政,甚囂塵上。兩岸直航、金融合作、司法互助、開放陸客旅遊、包銷南部農產品、簽訂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綠燈大開,使在亞洲金融風暴中受損不大的台灣經濟重新拉抬。馬英九在選前記者會講「賣茶葉蛋」的故事,幾乎成為口碑。他說開放中國觀光客後,賣茶葉蛋阿婆從一天一、二百顆,增加到五千顆。中國令歐美刮目相看的經濟產值,當然對台灣有巨大吸引力。這是拼經濟成為大選主軸的原因。

民進黨沒有放棄過拼經濟

但是,民進黨╲蔡英文是否不懂「拼經濟」的重要?他們反對九二共識是不是就是反對和中國的經濟交往?顯然不是。蔡英文在選戰中一再表示不會改變現有的經濟架構,不會反對ECFA繼續運行。她本人在倫敦政經學院拿到法學博士回台後曾為台灣加入世貿組織WTO工作了十五年,從翻譯做到首席顧問,直到陳水扁上台出任陸委會主任。

二○○八年馬英九當選總統,那次我來台北,為了解民進黨執政的經濟與兩岸政策情況,專程訪問了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教授,他以學者的專業態度,具體回答了許多問題。他說民進黨執政並沒有「鎖國」,經濟成長率五點七,比南韓還好。對大陸出超,一年賺七百億美元。失業率也低於日本、香港、美、中等國,建科學園區,發展高科技,高鐵通車,政府有大批人手處理民生問題。

在兩岸經貿上,扁政府也開放了很多項目。包機開始通航,客運規劃兩會談了八次,開放大陸觀光談了五次,技術問題都談完了,但是到簽協議時,對方耍起政治手段,要把政治的「一中」擺進來。如大陸觀光客,要寫「中國居民赴中國台灣旅遊」︱︱明明知道台灣不能接受被矮化成中國一省,故意拖延。

到了馬英九○八年上台,通過六次江陳會談,簽訂了多方面合作交流的十五項協議,台灣只得一句「主權獨立的國家」,各協議無政治語言,無政治前提,明顯給馬政府「讓利」,就是不讓民進黨在三通上加分。在外交上也緩和對馬政府的壓力,沒有新增與台斷交國,迫使一百六十個國家承認中國對台灣擁有主權。

蘇起發明的「九二共識」

可見,馬營打「九二共識」這張競選牌,是有中共多年的「和平紅利」作鋪墊的,是一個蓄謀已久的戰略,而這個戰略的制定者,不是馬英九,是連戰、宋楚瑜在二○○五年和胡錦濤簽訂公報時的「契約」,馬只是一個賣力的執行官。

「九二共識」又是一個甚麼貨色呢?它的發明者是蘇起,時在陳水扁當選候任的二○○○年四月。蘇起任陸委會主委,一九九九年,我曾拜訪過他。說甚麼記不得了,但有一點記得,我們坐下來,他就自我介紹:他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同年同月同日生,即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說他正好又做大陸委員會主委,似乎命中注定。說完哈哈一笑。其實,他的陸主委待阿扁當選也就下台,進了國民黨的智庫,後來馬英九上台他出任國安會副秘書長。傳患肝癌,治愈。最近《紐約時報》還有他的文章,說台灣已成為中國大陸民主化的範例。說中國經歷了革命三十年,經濟快速成長三十年。現在進入政治改革階段,可能也要三十年。

蘇起一再說「九二共識」是為了概括「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而提出的,並非兩岸正式的約定,十分模糊,沒有什麼討論價值。北京開始對此共識沒有興趣,後來,將其篡改為只有「一個中國」,沒有「各自表述」的共識,而使用起來。而且明示反對「各自表述」,而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當然是中共意欲「偷吃台灣」的一廂情願,民進黨當然拒絕接受。國民黨雖接受,也一定說明是帶有「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故而,陳水扁兩次當選總統,中共兩次聲明皆未提「九二共識」,直到馬英九二○○八年當選才提出。

打造九二共識如鬼魅般的恐懼

現在,由中共的反獨同盟軍,台灣藍營及其媒體高調宣示,「馬英九當選是九二共識的勝利」;投票前夕,由王雪紅等企業大佬來公開挺九二共識,只能說明「九二共識」四字已變成他們共同利益的一張護身符。他們在咒罵:沒有九二共識就沒有馬英九,沒有九二共識就沒有大陸紅利,就沒有茶葉蛋,就沒有直航,沒有王雪紅,沒有郭台銘!

中共已放言ECFA和一切利多,都是以「九二共識」為基礎。九二共識成了一張無敵王牌。但如魔術師一般,將這張王牌翻開來,只有四個大字:「一個中國」,沒有台灣,也沒有中華民國。同時放出一個低沉的聲音:「只要承認一個中國,甚麼都好談!」這個「九二共識」的橋段,媒體人洪美華形容說,就像湘西趕屍人前面走著一具僵屍。

坦白說,人們可以不必恐懼一個中國,如果這個中國和南韓一樣,和日本一樣。但是,這是一個沒有舌頭,沒有選票,沒有上帝的國家。白天滿街出沒的騙子、貪官、妓女、小孩被車輾也無人搭理;夜裡是七千萬冤魂在飄蕩。過去是無法無天,現在是潛規則橫行⋯⋯向這樣的國家稱臣,不令人害怕嗎?

對如此「一個中國」有感的人,他們只有哭泣。他們的票已經投出,他們還要忍受四年。可曾留意連戰在凱旋之夜,代表總書記來了,他感謝「所有台灣地區的人民,把國家的領導權交給國民黨」,「這是我們台灣地區所有同胞大家的決定」大家知道,大陸沒有總統,不允許台灣有總統,只可以有「地區領導人」。

原屬親藍的政論家南方朔,我已有二十多年沒有見他,這次大選,他一鳴驚人地撰文指責「馬用九二共識在嚇唬台灣人民,乃是一種非常不道德也不應該的態度。」他說馬政府有一個伎倆:用中共來嚇台灣人,用台獨來嚇北京,他就可以撿到便宜。他指馬英九已變成一名「恐懼販子」。

(二○一二年元月二十五日 香港)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