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修補黨內關係
 
薄熙來修補黨內關係
作者: 姜維平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2-01-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現在的薄熙來,就像動物園裡的孔雀一樣,不停地開屏,把他身上最漂亮的羽毛,展示給別人看,一會是宴請外國前政要,一會兒是接見海內外媒體人士;總理沒當上,卻搶在李克強之前會見鮑爾森;總書記沒當上,搞個「國賓護衛隊」過把癮,你看把他忙乎的!

外面壓力大重慶高唱民主法制

  《重慶日報》報道說,十二月十九日,中共重慶市委三屆十次全委會開幕,專題研究社會主義民主法治建設。比較全國其他省市,沒有一個開全委會鬧這麼大動靜的,而且,明明重慶在民主法制建設方面是全國倒數第一,卻偏偏往讀者的傷口上撒鹽,你搞得好,為甚麼會出現方迪案,一個林業局的幹部,就是傳播了有關「一坨屎」的順口溜,不過幾十個字,就冒犯了「薄澤東」,就被王立軍下令抓起來,勞教一年!

  薄熙來的辦法是,第一,他先利用媒體,把自己塗粉抹脂打扮一番,他說,這些年能取得一些成績,民主法治是重要的動力和保障。吹噓以中央加強民主法治建設的精神為指導,緊密結合重慶的創新實踐,是重慶的經驗。至此,顯然由於海內外對重慶的批評聲音較大,中央做了批示,他不得不做做樣子,以緩解李俊案的骨牌效應,薄熙來搞個全委會,像孔雀那樣把長尾巴高高地翹起來!

  第二,薄熙來找出了擺平各派勢力,和安撫各方面指責的辦法,他知道老百姓的意見,海內外的議論都沒用,他能不能保住官職,進入常委,關鍵是要把中南海高層和地方的前大員籠絡好,於是,他高調引用小平同志講民主,必須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引用江澤民同志、錦濤總書記和諧社會的教導。請注意,他把鄧小平,胡錦濤的姓都去掉了,以示親近,卻唯獨留著江澤民的姓,以示尊敬。難怪一九九九年,他親自選擇方案,要鑫鑫廣告公司的老闆李佩安把大連交通要道的商品廣告,全部改成江澤民彩色畫像,以取悅來訪的江澤民。李老闆為難地對我說,我和廠家是有合同的啊!薄熙來不理,不僅不賠償一分錢,而且下令法院不得受理這方面的案件!

  同樣的破壞法制的行為,現在又蔓延到了重慶,又有數以千萬計廣告費的投入打了水漂,只因薄書記一句話,市區交通要道的廣告牌,都要撤下重換,內容清一色是「五個重慶」,光李俊的俊峰集團就損失了五十萬,當地法院一律不受理合同糾紛,這是搞民主法制嗎?難怪垂死掙扎的江澤民,近日發表文章提倡官員學外語呢,他是表示,在汪洋和薄熙來之間,選擇會外語的薄書記吧!

  但是,中南海的領導權還掌握在胡錦濤手裡,他拉郎配似的叫汪洋和薄熙來握手言商,找個廣西墊背,甚麼廣渝經濟戰略合作,還不是在政治上和稀泥,向外界顯示黨內的團結罷了。也就是說,外界可能誇大了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區別,其實,在維護一黨專制的問題上,他們向來是沒有分歧的。

重複吳邦國反西方的五不搞

  請看,薄熙來首次公開自己的觀點與「五不搞」一樣,他說,在民主法治的實踐中,要把握好幾個原則。我們是人民當家作主的共和國,決不能走西方這條路。邦國委員長在今年「兩會」上明確提出「五個不搞」:「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權鼎立和兩院制,不搞聯邦制,不搞私有化」,就是我們黨莊嚴的政治宣言!

  接著,他開始安撫地方官員,他說,二是直轄以來,歷任市委、市政府都十分注重民主法治建設,為我們打下了重要的基礎。德鄰、海清同志強調依法治市,制訂了一批新法規,確保了直轄之初經濟社會穩定有序;國強、敘定同志推進決策民主和基層民主,還規定了律師事務所每年免費為群眾辦案的件數,降低老百姓打官司的成本;鎮東、鴻舉同志制定了一系列地方性法規,並建立行政首長問責、政務信息公開、決策聽證等制度模式;汪洋、鴻舉同志建立市委常委會定期向民主黨派通報工作制度,並推行社區居委會直選。

  這就是說,他想用這些奉承話,擺平所有的人,這等於說,雖然五百多個黑社會團夥,都是你們長期養育的,我就不追究了,雖然,文強是踩著張君的腦袋向賀國強匯報的,他臨死前,我叫王立軍到死牢去秘談了幾個小時,他出具了檢舉揭發的材料,王立軍錄了音,甚麼內容不用講了,十八大前,我就不說了,你們知道該怎麼做!薄熙來反話正說,一貶一捧,如同對待沃爾瑪一樣,多麼老辣啊!就把重慶的歷任領導,尤其是胡錦濤的愛將賀國強和汪洋,搞得老老實實的。這就是中國的政治!孔雀開屏一樣四面生輝啊!

  薄熙來的權術還沒玩完,他還有一塊最大的心病,是溫家寶與他意見相左,但搞定溫總理,必得抓住胡書記,於是他在聯繫群眾,瞭解群眾意願上,讓錦濤總書記先說,家寶總理後說。顯示溫還是得順從錦濤總書記。

  儘管他把所有用得著的黨內大佬,都忽悠個遍,唯獨漏了兩個人,是習近平和李克強,這正說明了他心裡不服呢!瞧,薄熙來是一隻爭強好勝的孔雀,在開屏的時候,不僅使出渾身解數,而且,充分發揮了當官的「大智慧」,把鮮艷的羽毛,先修理得一絲不苟,然後再全力展開,向黨內各派代表,轉圈地展示,其目的就是一個:十八大上位。等他真的把權力拿到手,立即翻臉不認人,像孔雀把羽毛一收,他非用尖利的嘴,啄傷政敵不可!

二○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於多倫多梅西學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